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三十二章 千里传音,暗河浮尸

第三十二章 千里传音,暗河浮尸

  刘学道说话的语气很轻松,然而却将枯瘦如鸟爪的右手,高高举起。

  他已经准备一掌,拍在杂毛小道的头顶上:“不要怪我,怪只怪你们太厉害的,小小年纪,竟能够将茅同真给弄得快废了……”我见到这节奏,连忙从石床之上翻身爬起来,往怀里猛掏,却什么都没有莫着,唯有闭着眼睛,大声喝了一声:“禅!”

  九字真言中的最后一个字,表示佛境,我心即禅,万化冥合之意,寻常并不能够抵达,若强行攀升,虽然有极大的加成,但是对自己也是一种损伤。

  然而我却不管不顾,一字念及,顿时感觉浑身的血液都在燃烧,腹中的下丹田位置,也有热力喷涌而出,肥虫子也在我的身子里下死力,三力叠加,一瞬间,我竟然有一种大地都在脚下的断然拔高感,双掌平放于前,足下如有弹簧,飞身而过,朝着刘学道奋力一击。

  妈的,杂毛小道倘若在我面前,被这老乌龟给拍死了,我他妈的活着,还有什么颜面?

  拼命而已,干了!

  见到我这气势,刘学道脸上的那轻松表情终于开始严肃起来,本来准备拍向杂毛小道的右掌,翻了几个巧妙的弧度,玄妙得很,蕴合至理,下盘交错稳住,然后朝我迎来。

  两掌交击,我身体里蕴积的力量往前狂泻,而对方那处,也有巨大的力量狂涌而来。

  这两股力量一对决,恍如关公战秦琼,莫名凶煞,整个空间中又是一震,砰!

  这声势,竟然不比邪灵教洛右使,与红袍大喇嘛的那一击,弱上几分。

  巨大的反震力将我复拍回去,斜斜地掉在了杂毛小道旁边,胸口如擂大锤,轰,我腑脏闷得厉害,喉头一甜,一大口鲜血喷出,眼前便是红彤彤一片。

  我这一击,受了重伤,然而那个刑堂长老却也是并不好受,巨大的力量将他给推得连番后退,蹬蹬蹬,他退了七八步,倘若不是极力稳定身形,人便已然跌入了河水里去。

  我躺在杂毛小道旁边,想翻身起来,却发现每一块肌肉,都酸软乏力,微微抬头瞧了一眼,但见刘学道喘着粗气,缓步走上前来,凝声说道:“二十年了,二十年,自从我就任这个位置以来,还没有人能够让我受过伤。果然不愧是能够让我下山的角色,小小年纪,竟然有这么恐怖的潜力。不过,那又怎样,你这种修行而不重修心的旁门左道,荒蛮之属,再厉害,还不是要栽在我的手下?”

  他的那一双手,不断地颤抖着,似乎是被我刚才所震到,又似乎在积蓄功力,那本来就如鸟爪般恐怖的手,此刻呈现出了青黑色,似乎还闪现出金属的光芒来,让人心中胆寒。

  随着他缓慢走进,我能够嗅到那死亡的味道,逐渐将临,而就在这个时候,我旁边的杂毛小道突然出声道:“刘师叔,你既然是过来擒拿我们的,何必摆出一副杀气腾腾的凶蛮样?”

  刘学道眉头皱起,停在了我们两米之前,看着脸色惨白的杂毛小道,问道:“你待如何?”

  杂毛小道突然笑了,说在刘师叔面前,我一身业技,都处处受限,早就没有啥拼斗之心,你既然只是奉命缉拿,我自缚手脚即是,何必闹成这般模样?

  刘学道颇具玩味地笑了笑,说是,原本杨知修他姐姐央求我的时候,便是将你们擒下,押送官方,还她儿子一个清白。我以前欠岷山老母一个人情,此次本是小事,便答应她,倘若茅同真和徐修眉抓不到,就顺手办了。

  他拍拍手,继续说:“然而没有想到,你们竟然会这么厉害,进步神速,前两个月还被追得跟野狗一样,到处乱蹿,不一会儿,竟然能够配合着邪灵教的妖人,单挑长老了;而且就在刚才,陆左竟然将茅同真打得心灰意冷,将我弄得受了内伤,倘若一直如此下去,天下十大高手里面,你们必能够占上一席之位。于是我就想,我要不要留这么两个敌人呢?”

  杂毛小道叹气,说职责所在,我们并不恨你。

  矮个儿的刘学道摇了摇头,说别拖延时间了,克明,你在茅山待了十多年,我太了解你这个人了。我知道你们在积气,准备最后一搏,不过,你们说,我会给你们翻盘的机会么?——放心,我不杀你们,只是让你们变得……相对安全一些!

  他缓步走到我们两个跟前,平淡地看着我们,摇头叹气,说在这末法时代,亲手扼杀两个有可能成就非凡的顶级天才,这种感觉真不好受啊,不过,这都是命啊,你们不要怪我了。

  他的双手合十,口中念念有词,然后一字一句地说道:“无、尽、业、火、消!”

  此言一出,他的手上出现了一种极为古怪的力道,仿佛化学元素中,最活泼也是最不稳定的氢分子,随时都能够将我们体内的能量引爆,毁去一生修为。我已然来不及祈祷,唯有寄希望于金蚕蛊,大声求救,然而当肥虫子冲出来撕咬时,却被刘学道双目一凝,竟然定在了当场。

  肥虫子奋力挣扎,那些暗金色的氤氲光芒不断游出,然而却始终无法突破刘学道的炁场牵制,口中吐出了一点儿毒液,这毒液呈黑色,跌落地上,顿时一股浓烟冒出,凶煞得很。

  然而这也没有效用,刘学道浑身周遭,又有道力将自己团团包裹,并不会被这些东西伤及。

  我终于对修行者中顶级的高手,有了最切身的体会,我们这样的,在他们的眼中,还真的就像是没有长大的孩童,可以随意拿捏一番。

  刘学道俯下身来,将手中的两团动荡不安的劲力展现给我们看,然后轻声抱歉道:“对不住了,两位,忍着点疼啊……”

  这个传闻中冷血无情的刑堂长老,此刻谆谆善诱,如同那幼儿园大班的阿姨,而在那一刻,我能够想到的所有法子,在这绝对力量面前,都已然没有什么效用,撇头看向杂毛小道,正好碰到他灰败的脸,眼睛里面,全部都是绝望。

  这一场战斗并不惊险,因为我们所有的手段,都如同儿戏一般。

  这是最后的时间了么?我们就这样,要失去所有的筹码,从此成为废人,然后任人宰割了么?

  我心死如灰,所有的豪情壮志,在那一刻都烟消云散,闭上眼睛,没有再作抵抗。

  然而我等了半天,那一掌,终究还是没有拍到我的头上。

  这种等死的状态实在是让我难受,于是我睁开了眼,发现本来蹲身站在我们面前的刘学道,又回到了刚才站立的两米开外,一双耳朵在不停的抖动,嘴唇还在嚅动,似乎在跟谁说着话。不过他这声音几乎憋在了肚子里,我又看不懂唇语,所以有些发愣,不晓得这个老家伙为何在最后临门一脚的时刻,作出这般的怪状来,难不成仅仅只是为了让我们更加恐惧,方才会如此作态?

  我心中胡乱猜测,不过刘学道似乎真的在跟某人对话,如同请神入魔一般,不过瞧他这表情,似乎十分恭谨,显然跟他对话的这个人,是一个地位极高,或者他所十分尊敬的一位。

  杂毛小道也睁开了眼睛,瞧到刘学道这般模样,一开始还在疑惑,过了几秒钟,眉头皱起,迟疑地猜测道:“这是……千里传音?”

  听他这般说,我顿时就感觉到无比高级——在古代,修行者之间,没有手机,没有电话,也没有QQ,传信又实在太慢,有大能者,便利用灵界无空间,皆是附于气泡上面一个虹膜的理论,创造了这一法门。不过我以前听说,只以为是扯淡,此刻一见,又仿佛真有其事一般。

  不过见刘学道忙着聊天,有所疏忽,我心中想着机会来了,于是一点一点地往后爬开,准备朝着石厅的出口跑去。

  然而我没移动一米,刘学道右手袖间有一截黄色出现,接着一道黑光,打在了我身后的半米处,出现了一个黑黝黝的深坑。我浑身僵直,再也不敢动弹。

  当然,这时间并没有持续多久,刘学道终于神情一敛,肃容,瞧了一下满脸惴惴的我和杂毛小道,叹了一口气,说还真的是天不绝你们,既然他都这样说了,今朝便放过你们吧,我不知道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不过你们既然不是茅山门下,自然也轮不到我这个刑堂管事来胡乱插手,好自为之吧。

  他挺起腰身,说这次为了你们两人,倒是交恶了这高原上的喇嘛,也罢,我去参加追捕邪灵教护法右使的任务,免得被人挑了理。

  这老头儿一番话说完,转身欲走,而我和杂毛小道面面相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然而那刘学道刚刚越过篝火,准备朝着甬道处走去时,这暗河中水波荡漾,突然浮出了一具尸体来。刘学道目光如炬,只一眼,便大惊失色地叫了起来:“徐长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