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三十五章 金钱剑破,妖女莫走

第三十五章 金钱剑破,妖女莫走

  刘学道被刚才那黑曜石棺柩里面突然喷溅出来的黑色浓雾所伤,大叫一声,翻身栽倒,我心中还在埋怨他太过于草包,对抗我的金蚕蛊如此厉害,对这本来就有些恐怖的棺柩,却竟然无半点防备,导致着了道,然而没成想他竟然强忍着剧毒,摇摇晃晃站了起来,果然不愧是高人。

  虽然并不喜欢他,但是大敌当前,还是要一致对外的好,于是我悄声问道:“你还好吧?”

  刘学道并不看我,眼睛死死盯住面前这具普通女人模样的青山界飞尸,嘴里面似乎还在嚼裹着什么东西,话语里,有些含糊不清:“无妨!看风格,这僵尸可不是本地所产,你们认识?”

  他显然听到了刚才杂毛小道的话语,故而才有此一问。

  那头青山界飞尸,似乎也有些忌惮面前这个矮瘦老头,所以止步不前。

  不过虽是如此,但是这头青山界飞尸的脸上,开始逐渐往外生长出白色的尸毛,一点一点,肉眼可见。随着这白毛的生长,她的气势越来越恐怖,形如滔天。

  杂毛小道缓步移到我们身边,仿佛刘学道这儿,有更多的安全感一点,听得他问起,便答道:“是。这头僵尸我们曾经在苗疆的十万大山门户见过,却不知道它是如何不远千里,斗转星移,至此处来的?”

  刘学道手上终于滑现出了一件法器,是一把满是铜锈的铜钱剑,

  这剑的长度,与洛右使的秀女剑一般,上面除了有用纯阳的浸血红线绑制外,还有好多细碎的符文,用金花绘制,附着在了剑身上,让人瞧见了,有一种心神完全被吸引入里的古怪感觉。这感觉比我的鬼剑,来得更加强烈。

  这铜钱剑无论是构造,还是符文的精致繁复,都比我所见过的,要高好几个层级,显然是最高明的匠师制作而成——比如李道子。

  这符文铜钱剑的出现,使得我们面前这头青山界飞尸,瞬间就变得暴躁不安。它仿佛受到了巨大的威胁,纵身,便朝着我们这边扑来。两道黄符燃烧,一道是刘学道所燃,一道是杂毛小道所点,似两条不羁的火鸟,朝着那青山界飞尸,围绕而去。

  这符纸有能够抑制死气的作用,然而对于这头不知积累了多少年岁月的僵尸来说,或许有点儿用,但终究只是杯水车薪,很快,那飞尸倏然就冲到了我们面前。面对这等实力的邪物,刘学道的情绪也似乎有一些不稳定,手中的符文铜钱剑往前刺了三个小点,大喝一声:“起……灵!”

  声音爆起,我在往后疾退的当口,瞧见那古朴破旧的铜钱剑上的符文,在那一刻,仿佛活过来一般,迅速涌聚,然后化作了一道铜钱状的巨大金光,朝着青山界飞尸击去。

  那青山界飞尸来得也疾,根本无法闪避,与那金光相撞——轰!

  这金光仿佛专克制此类邪物,青山界飞尸往后退了几步,那铜钱状的金光随着刘学道口中的念念有词,化作了无数空洞的丝网,将这具已然浑身白毛的僵尸,给紧紧捆束住。

  那金色光辉围绕,似乎只此一招,便已降魔。

  然而场面上如此好看,但是刘学道脸上却并没有半点喜容,他的眉头紧紧皱起,已然凝成了一个深深的“川”字,而对面的那头青山界飞尸,则面无表情,静静地看着……我。

  呃?它为什么会瞧向了我呢?是因为我上次曾经揍过它,所以忌恨上了么?

  然而在这紧要时刻,哪里有我思考的半点儿余地,但见那金光越绷越紧,越绷越紧,在最后的一霎那,突然有棉帛破裂的声音传出来,所有的金光,烟消云散,那僵尸如若猛虎出了笼,带着让人背脊发麻的声音,呼啸而来,刘学道用铜钱剑往前一劈,金光闪耀,然而却被一巴掌给挡开,掏心而来。

  刘学道与这飞尸硬拼了一手,浑身发麻,而我们在旁边,根本就插不上手,唯恐被误伤了自己。

  正当我琢磨着掏出震镜之时,头顶上响起了虎皮猫大人惊悸的叫声:“小毒物,趴下!”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出于对肥母鸡一贯的信任,我还是往前一扑。

  半秒钟之后,当我与冰凉的地面接触时,头顶有巨大的风压传递而来,擦着头皮飞过去,而我耳边则传来杂毛小道焦急地大喊:“刘师叔小心!”

  我抬起头,只见刚才被青山界飞尸推到暗河中的那樽黑曜石棺柩,竟然倏然回转,轰然撞向来刘学道。正在与青山界飞尸缠斗的刘学道避无可避,唯有口中喝念了一声“咄”,一副巨大的金光真人,从他的背脊后勃发,生生扛住了这一撞。

  轰……

  背部遭到重创,刘学道飞身前扑,正好跌入那个青山界飞尸的怀里。这一下可好,对于投入自己怀中的对手,青山界飞尸哪里有放过的道理?当下就张开大嘴,一口,朝着刘学道的脖子咬去。

  经过与刘学道这弹指几霎那的拼斗,那青山界飞尸已然浑身白毛,寸长,脸上也开始有了青黑色的尸斑,牙齿尖锐而长,我不敢确定刘学道是否能够扛得住这一咬。虽然对于此老,我极为不喜,但是他若死了,我们就只有共赴黄泉的下场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当下我也来不及爬起来,掏出震镜,朝着前方就是一照:“无量天尊!”

  蓝光笼罩,飞尸果然停顿当场,刘学道一个翻身,挣脱开去,然而时效过短,还是被一把抓到衣角——刷,青山界飞尸尖锐的指甲,在刘学道的右侧大腿上,抓了了一大块血肉来。

  “啊……”刘学道一声惨叫,一边往后面退却,一边捂着伤口,而另外一只手,则手掌翻飞,似乎正在持咒。

  见到几招便能将我们治得服服帖帖的刑堂长老刘学道,在此刻,似乎拼不过那头青山界飞尸,我不由得心中发慌,眼睛瞅向了石厅的通道处,想着赶紧跑。然而杂毛小道却掏出了怀中的血虎红翡,运劲激发,刚才并无动静的血虎红翡,此刻却是红光大盛。

  在吞噬了白虎阵灵之后,那头吊睛白额大虫的身形似乎更加庞大了,咆哮一声,朝着青山界飞尸扑去。

  就在那血虎即将扑倒青山界飞尸的时候,那家伙竟然身形一纵,往着洞顶飞腾而起。

  而刚刚悬停在平地上的那口棺柩,突然一摆方向,里面一口黑气喷出,将血虎吸了进去,紧接着,沉重的黑曜石棺盖闭合,将血虎封得死死。里面有雷鸣一般的撞击声响传出,然而那棺柩却巍然不动,我们都傻了眼,尼玛,这黑漆漆的棺柩,居然也是一件法器?

  嗖、嗖、嗖!

  刘学道开始施展自己的绝技无影剑,三道黑线,接连击打在在了飞尸身上,这种无坚不摧的符器施展在了飞尸身上,竟然只是将它给击打得连连后退,用处却并不是很大。

  瞧到刘学道如此不给力,我不由疑虑地看向了杂毛小道——这茅山宗实力前三的名头,似乎有些名不符实啊?

  然而杂毛小道很快就给了我答案:“刘长老这一辈子研究的,都是克制门中子弟,和其他道派的功夫,至于对付邪恶之物,倒不是很在行——不过关键在于,这飞尸,太厉害了,差一点儿,就能够成就旱魃之位!”

  的确,从青山界那耶朗祭殿中的布置来看,这青山界飞尸自然是极端恐怖的养成之物,直指长生,当时也几乎是将我们所秒杀,现在回想起来,当初能够在它手下逃脱性命,倒也算是幸运之极——我到现在都不知道,当初到底是怎么跑出来的?

  那么,我们今朝,还能够逃脱得了么?

  那边的刘学道,即使是在且战且退,也还是关注到了我们两个的谈话,闪身从我们前面退过,大声喊道:“你们两个小子,还不来帮忙?”杂毛小道往旁边躲,略微不满地说道:“刘师叔,要不是你将我的雷罚重损,又将我重伤,此刻我倒是能够给你搭一把手。只可惜……”

  他的血虎栽进了黑耀石棺柩中,着急得要死,但是又靠近不得,说话也便不怎么客气了。我也随声附和,说就是,倘若不是您老人家刚才抵死相逼,此刻我倒还是有些余力,只可惜……

  刘学道能够听出我们口中的嘲讽之意,也知晓自己刚才的表现,让我们给小瞧了,顿时被激得面色一黑,斥责道:“你们两个小子年纪轻轻,可知晓此物的厉害?旱魃一出,赤地千里,便是那谪仙人,也要费尽一番手脚,而此物离那千年不出的旱魃,差不过一条线……也罢,倒让你们,瞧一瞧我的本事!”

  他右手一招,那柄符文铜钱剑便凭空飞上了头顶,嚓,红线断裂,一股束缚已久的力量陡然爆发出来,铜钱剑便化作了无数金黄色的光芒,如雨瀑,铺天盖地地朝着前方击打而去,场面一时火爆之极。

  那青山界飞尸见此情形,顿时就吓了一跳,白毛覆裹的僵硬脸庞开始抽动,不过它却也是有所准备,往后一退,那樽黑耀石棺柩便挡在了它的前面,噗噗噗噗……雨打芭蕉,那石棺不住颤动,终于在持续的打击之下,漏出了几个孔洞来。

  石棺泄漏,立刻有一声虎啸传出,而在石厅的另一边,也有一个苍老的声音高喊:“妖女莫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