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三十九章 臧边鬼妖,举手破阵

第三十九章 臧边鬼妖,举手破阵

  若是光论肉体强度,整个大厅之中,除了那个完成金刚法身的老喇嘛般觉,没有人,敢和这头浑身都充满了凶戾气息的剑脊鳄龙去硬碰硬,所以当它从水中一跃而起,挥动四肢,朝着石厅中央,疯狂冲来时,我们都侧身让开了道路,任由它冲了进去。

  我瞧这头畜牲浑身的戾气,便知道江白小喇嘛之所以会发出惊讶的叫声,就是因为剑脊鳄龙已然脱离了他的控制。

  一道身影从我身边飞掠而过,我一把抓住了小妖朵朵的胳膊,问怎么回事?

  小狐媚子一脸的气急败坏,说这畜牲刚才一直往水底深处沉,然后伏卧在那里,结果有一口黑色棺材漂了过来,那畜牲就有点儿不听话了,她见那棺材内里,蕴积着让人恐惧的力量,也不敢上前查探,只想着偷偷潜上来,告知与我,哪知这头畜牲发了疯,使劲朝着前方游去,便是那九尾缚妖索,也拉扯不住这畜牲。

  不知往前行了多久,小妖终于下了决心,手里黑了起来,那畜牲疼得直翻腾,终于肯回返,还与一艘古怪的小艇擦肩而过,回到这边来的时候,那畜牲就造起了反,居然拼着神经瘫痪的危险,也要挣脱了小妖的束缚,冲上前去……

  小妖气愤地大叫道:“待小娘将它重新捆上一回,让它晓得我的厉害!”

  她本是个不服气的性子,然而我哪里敢让她上前冒险,赶忙拦住她,好言相求,使得她由怒转喜,终于肯留下来,“照顾”我和杂毛叔叔。

  这边撇下不谈,那剑脊鳄龙冲入迷雾之中,嗷嗷一声叫唤,立刻就是天翻地覆的闹腾。

  几秒钟之后,我终于发觉了,它冲入此间,并不是要对付那些实力稍弱的恶鬼,而是联手布置金刚胎藏阵的众位喇嘛。但见黑雾隐没间,那头剑脊鳄龙伸出大嘴,朝着一个持法器、念咒诀的喇嘛咬去。

  然而能够困住这么多恶鬼,以及青山界飞尸的阵法,哪里是这么一头畜牲,所能够凭借着蛮力而破的?那个闭目念咒的喇嘛口中念念有词,突然间就睁开了眼睛,手中举托的曼陀罗,光芒尽显,立刻有一道看不见的阻隔,将这畜牲给狠狠地挡了下来,不得再进一步。

  不过即是如此,那剑脊鳄龙狂猛一咬,却也使得其余六位喇嘛,身子一震,同气连枝。

  我突然间就想明白了,这阵中的双方,洛右使以及青山界飞尸,虽然一个想抢黑色石头,一个不愿意,但自然都不想被人当作斗兽,不但给瞧了个干净不说,而且还要在最后的时刻,被人渔翁得利,所以洛右使才会想逃,而青山界飞尸,虽然不想逃,但是却也要召集助手,前来搅浑水。

  那剑脊鳄龙出现于天湖时,老喇嘛般觉便告诉我,说它并不是土著,而是别的地方,迁徙至此,而与它同时出现的,是我在湖底里所见到的那樽黑曜石棺柩。两者一起诡异出现,自然是有着极深的渊源,天然的联系。

  黑雾中的战斗依旧在持续,日渐激烈,双方似乎都拼了老命,而剑脊鳄龙对这个大阵的破坏,已经到了疯狂的境地,完全不管自己会受到什么样的伤势,只管撞,奋力撞,将这阵法,给撞个崩溃了再说。

  而且此货也是极为狡猾,它只朝一个人攻击,它的目标恰恰就是最早之前出现的那个大喇嘛,他曾经因为和洛右使对掌而受了一些内伤,此后无论是追击,还是布阵防守,都一直是在勉力维持,打酱油的角色,哪知被这畜牲盯上了。

  虽然有旁人分担,但是他也承受了大部分的压力,没有几分钟,身子就开始摇摇欲坠起来。

  时间渐渐过去,囚笼里面的客人们开始了最后的疯狂,而我们面前压力,也开始增加起来,那些汹涌而来的恶鬼,一波比一波更强悍。

  虽然我的恶魔巫手能够吸收负能量转化,但是这无休止的攻击,使得我摇摇欲坠,几乎就要跪了。

  就在我和那个大喇嘛同时往后退,都有些挺不住的时候,一声苍老的、低沉的、绵绵回荡的声音,响了起来:“群贤毕至、高朋满座啊,这么齐全的盛会,怎么没有人,来知会我这老婆子一声呢?”

  话音刚落,一道强劲的飓风从石厅的出口处,席卷而来,呼,只一下,便将那笼罩在场中的黑气给全数吹散,显露出了石厅下,本来的面目——洛右使蜷缩在场中,在她身边,有二十多头形态各异的恶鬼环绕,青山界飞尸化作了一团浓郁不散的黑雾,正承受着那些恶鬼的冲击。

  而那头剑脊鳄龙,则一退一进,不停地攻击着脸色苍白的大喇嘛。

  作为人类,果然还是比较适应清晰的视野,瞧完了场中的一切,我们的眼前一花,只见一个佝偻着腰身的藏族老太太,牵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子,出现在了我们身前。

  这边身形一稳,我便被一道身影给扑到在地:“陆左哥哥!”

  来人自然是佛塔之中的鬼妖婆婆,还有我们家的朵朵。

  再次相逢,朵朵哭得跟泪人一般:“哇哇哇,死陆左哥哥,臭陆左哥哥,你这个大骗子,你骗了朵朵,你要把朵朵抛弃了……啊!”

  这小萝莉眼泪鼻涕糊成一团,说得激动,一口,朝着我手臂咬下。

  啊……我忍不住疼,大声尖叫起来——这个牙尖嘴利的小丫头,咬得地方,竟然是小妖这狐媚子,给我留下来的伤口处。这小姐妹儿俩,还真的是心灵相通,连咬人都咬一块儿,我原本已经到了崩溃边缘处,此刻一番疼痛,不由得眼皮子发黑。

  不过抱着朵朵柔柔的身子,我所有的负面感觉,都仿佛被缓解了一般,心里面,被满满的幸福感所填充着——本以为要隔三年、或者再也见不到朵朵了,却不知道,我们会这么快相见。

  刚刚从被“抛弃”的激愤心情中,平复过来的朵朵,瞧见我这般模样,心儿不由得又软了,拉着我的手哭道:“陆左哥哥,你怎么了,受伤了么?”

  我情绪变化太激烈,激动得说不出话语来,旁边的小妖一把抱住了朵朵,开心地大声叫唤:“朵朵,朵朵……”

  瞧见小妖激动的模样,朵朵一阵委屈:“小妖姐姐,朵朵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们了呢,呜哇……”

  两个小萝莉抱在一起,失声痛哭,而朝着缺口拥挤过来的这些恶鬼,全数都被带着朵朵前来的鬼妖婆婆,给扛住。她老人家其实并没有怎么动手,只是手指前伸,划出了几个藏文佛经来,当这些隐隐发亮的符文一接触到了前冲而来的恶鬼,悉数化作了消融的冰雪,根本就无从前进寸步。

  她如此并未收手,而是前跨一步,低声叫道:“江白助我!”

  悬空而立的小喇嘛江白点头答应了一声:“是,婆婆。”

  话音一落,他将脖子上面的舍利子项链取了下来,握于手中,快速念了几句,然后手腕一抖,那舍利子便飞向了半空中,鬼妖婆婆回过头来,瞧了一眼哭得雨落梨花的朵朵,喊了一声:“朵朵我儿,心守静虚!”

  话说完后,她佝偻的身子突然挺立起来,射出一道黑亮的光芒,激打在了那空中的舍利子上。

  我的眼睛,几乎一直死死地盯在了那舍利子上,只见黑光一入内里,它突然就静止了,大约在两秒钟之后,从这舍利子中,突然散发出一股五光十色的虹光来,四处扩散,漫天的佛音缠绕连绵,不绝于耳。

  这景象,与小喇嘛江白在湖底里展现出来的一般,但是又有着很大的区别,因为我分明从这里面,感受到了强烈的杀伐超度之意。

  持续的光明诞生,这舍利子中激发的佛光,普照在了每一个人的心头,春阳融雪,那些从恶鬼墓令旗中,跳脱出来的诸般恐怖恶鬼,皆被如此一照,扭曲了身形,再也不复之前凶猛模样,而是如同那灼热的冰淇淋,软软地化开,连路都走动不得。

  三秒,仅仅只有三秒时间,那些给予所有人沉重压力的恶鬼,竟然全数消融,成为了青烟一缕;而那悬空而立的古怪令旗,也在那一瞬间,符文飞速流动,然后有黑烟生成。

  倏然间,令旗化作了一团火焰,周围有细碎的爆炸声,噼哩啪啦,像电流交击的声响。

  啊——洛右使一声凄厉惨叫,口中喷出一口血,吐在了同样僵直不动的青山界飞尸脸上。

  吐完之后,她的身体似乎清明许多,右手作了一个古怪的手势,卡在飞尸脖子处的飞剑终于飞抵了她的手上,不过因为沾污了太多脏物,此飞剑已然不能够再次飞行。

  洛右使环绕一周,看着周围这些喇嘛,还有我们,从脖子处掏出那颗罗浮镭射石,高高举起,厉声说道:“让出一条通道,不然我与这石头,同归于尽!”

  在那舍利子力量的照耀下,飞尸和剑脊鳄龙都被定住不得动弹,然而这光芒渐渐微弱,即将消失,瞧着洛右使这是要拼命的节奏,鬼妖婆婆点头,说道:“你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