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四十章 旱魃,棺开

第四十章 旱魃,棺开

  在此处的喇嘛,并非来自一个地方,有白居寺的,有日喀则的,也有拉萨的,有人认识这鬼妖婆婆,有人却根本没有听过,她说的话,自然不是个个都买账。

  不过这话音一落,一个小喇嘛江白、一个老喇嘛般觉,还有另外一个带着黑框眼镜的老喇嘛,都偏开了一线,大阵生机陡现,洛右使也没有再多言,她咧嘴一笑,说了一声多谢,接着,竟然将右手上面握着的的秀女剑,反手一下,捅入了自己的小腹处。

  她的这行为,让我和杂毛小道都大吃了一惊,有点儿跟不上这个女人的思路,不知道她为何要自残。

  然而这一剑过后,洛右使猛然将剑拔出来,一道三丈的鲜血迸射,人就已经化作了虚无。

  “血遁!”

  在我们身后平躺昏迷的刘学道不知道何时苏醒过来,他瞧着洛右使此刻的奇怪行为,适时为我们答疑道。在他的语气里,充满了惊讶,显然这一招,有着太多的神奇,和不可能之处。

  当那一道鲜血迸射,化作红线,接近虚无的时候,一直沉默的鬼妖婆婆咧着没有几颗牙齿的嘴巴笑了:“走便走,留下东西来吧!”她伸手一抓,从虚空中,抓出了一颗黑黝黝的石头来,顺手一拍,冷哼道:“再留下点教训!”

  虚无的空间中,出现了一声闷哼,十分低沉,显然那血遁而走的洛右使,被这一击,受了很重的伤。

  而当鬼妖婆婆将那颗罗浮镭射珠拿在手上时,一直悬停于空中的舍利子佛珠,也陡然变得暗淡无色,跌落下来,被鬼妖婆婆一把抄住,然后甩向了站立在岩地之上的小喇嘛江白。这舍利子的佛光一消失,那头飞尸和剑脊鳄龙也开始醒转,飞尸萎缩的眼睛,死死盯住了鬼妖婆婆手中,黑漆漆的罗浮镭射石。

  没有二话,它携着一团黑雾死气,便直扑而来。

  鬼妖婆婆将罗浮镭射石收入怀中,伸掌一拍,与那尖锐的爪子对击一下,然而这飞尸即使是到了此刻,力量和速度也冠绝所有,鬼妖婆婆本来停止的身子,又被打得佝偻,连退了好几步,到了我们这边来。

  所幸那些喇嘛倒也反应迅疾,立刻再次锁阵,利用谐和之力,将这两个家伙给封印牵制在此间,难以寸进。

  藏有伦珠上师虹光的罗浮镭射石在手,没有人想着再去追寻洛右使,即使她身受重伤,那也是以后的事情,此刻,所有人的目标,就是将面前这头恐怖的飞尸,给封印住。不然,倘若给它逃脱出去,定然是一场大祸害。

  七位喇嘛将法阵的范围收拢,不再留出缺口来,只是紧紧锁着,不让逃脱。

  然而法阵的力量,对灵体的束缚力远远大于实体,锁在阵中的这两位,一个是成了精的水兽,一个是体魄合一的僵尸,并不会为这真言叠加的法阵,所钳制太多,在碾路机一般暴力的剑脊鳄龙带领下,这个七人残阵,有一些摇摇欲坠的感觉。

  我和杂毛小道都疲倦欲死,勉力站在诸位喇嘛身后,瞧着面前这简直可以说是恐怖的飞尸,面面相觑,都有一种不敢相信的感觉。这飞尸,怎么会这么厉害?而且还越战越勇!

  要知道,我们在青山界中央祭殿时,实力可不如此刻,而它,却曾经被我一番胖揍,现如今丑小鸭变成了白天鹅,让我们以为认错了人。

  喇嘛们布的金刚阵虽然有些支持不住,但是他们每个人,却都已经在这么长的时间里,将浓烈的战意提升上来,当那头剑脊鳄龙再次冲上前来的时候,那个大喇嘛移形错位,与般觉上师,换了一方。

  此刻的般觉上师,浑身金光环绕,宛若佛陀附身,见这畜牲扑上前来,双手便结了一个大金刚轮印,当头印下。

  在密宗的理论里,双手的十指,对外与法界佛性、宇宙本体而相通,对内,则与五脏六腑相连,手印结出诸般法,便能够借助到佛陀菩萨的神通。而这大金刚轮印,在整个大手印的体系里面,属于最富有攻击力的一式,再加上老喇嘛般觉此刻的金刚法身,一击之威,天地扑卷而下。

  饱受伤害的剑脊鳄龙,被这么一番拍中,脑袋顿时就往下砸去,轰然印在了下面的岩石地上,龟裂一般的纹路,蔓延了好几米,尾巴那根锋利的骨锥高高举起,想要朝着般觉上师这里扎过来,然而这老喇嘛自信得很,根本就不瞧它。

  果然,当那尾锥曲到离老喇嘛还有一米的地方时,突然就像被抽掉了整个脊椎骨头一般,软弱地掉落下来,摔到了另外一边,口鼻之处,皆有鲜血流了出来。

  我站得远,但是却能够感受到这头剑脊鳄龙的生机,正在缓慢消失,再无踪影。

  身边这大家伙陡然落败,那头青山界飞尸也急了,手往前招。

  呼——

  空间中有一声呼啸,般觉上师身子一矮,一樽巨大的黑曜石棺柩,擦着他的头皮飞进了场中来。他红色的喇嘛帽跌落,刚刚捡起来的时候,便听到咔嚓一声响,青山界飞尸已经不见了身影,而整个空间里,气温开始逐步地升高起来。

  我们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向了安然躺在石厅中央的那樽黑曜石棺柩,这口被符文铜钱剑射出许多眼口的大棺材盒子,周身开始散发出了灼灼的热意,有一种将我们周围的这些人,给烤干的恐怖感觉。

  突然间,我的心一凝滞,陡然想到,刚才与洛右使那恶鬼墓令牌召唤出来的恶鬼一番缠斗,这头飞尸想来是吸收了不少阴灵之气,滋补得很,虽然得不到罗浮镭射石中的虹化力量,但是在这重重包围里面,这飞尸莫非是准备铤而走险,冲击一下旱魃的境界?

  我这思索刚刚想到,便听到那鬼妖婆婆一声大叫:“赶紧开馆,倘若这僵尸真的蜕化成了旱魃,我们谁也对付不了,只怕要请来山神库拉日杰,方可将其降服了!”

  鬼妖婆婆的这一声提醒,将所有人都震惊住了——居然还真的是旱魃?

  难怪如此热浪滚滚,此物倘若成型,那高高巍峨的雪山,只怕也要被溶化,大量的雪水冲积,整个藏区,那就是一场灾难了!没有人敢耽搁,离得最近的般觉上师一步跨前,准备将那巨大的石棺给掀开来。然而既然是正在蜕化,那石棺自然是大股吸力存在,封闭得紧紧,般觉上师此刻便是用了巨力,也断然是掀不开的。

  一时间,四五个红袍喇嘛冲上前去,稳棺的稳棺,抬脚的抬脚,准备赶紧将这口棺柩,给打开来。所有人一阵忙乱,然而一时之间,使尽各种手段,却总是打不开来,毫无办法。不过那樽沉重的棺柩在此之前,曾被刑堂长老刘学道,用自己的法器击打出了十数个孔洞,使其不能够保持真空,形成那马德堡半球式的模型。

  鬼妖婆婆一挥手,让所有人走开,待人走散,她抚摸着这樽可以吸进一切负能量的黑耀石棺柩,发烫,火热火热的,气浪逼人。她回头看了可爱的朵朵一眼,又看了小喇嘛江白一眼,那眼神中,流露出了千般情感,与决绝。

  然后这些浓郁感情,在一瞬间收敛,那个鬼妖婆婆身形一晃,从那孔洞,倏然钻进了棺柩之中。

  在我们所有人的关注之中,那棺柩在平静了一两秒钟之后,开始剧烈地抖动起来。

  哐啷啷、哐啷啷,石棺在地上不停地颤动,偶尔还从地上跳高半米,里面的斗争让人产生了无限的联想,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所以越加地让人心焦。朵朵从相逢的惊喜中回过神来,看着这剧动的石棺,大叫一声“干娘”,便想冲上前去。

  我一把拉住她,说别上前,小心!

  她回过头来,泪水涟涟地说:“可是,可是干娘在里面啊!”小妖凑过头来,问什么干娘?

  朵朵担忧地望着那樽石棺,抽抽噎噎地说道:“你们都走了,结果朵朵知道了,哭得心都碎了,可是外面有阳光,我又不敢出去,就一直一直哭,然后干娘就安慰我,我就不依,最后她没有了办法,就说让我作她的干女儿,她便带着我来找你们,我就答应了,然后她嘱咐了我一些东西,就带我来了。干娘她人很好的,对朵朵也好……”

  我有些哭笑不得,这鬼妖婆婆,老态龙钟,年纪一大把,存在于世,几乎一百多年,她认朵朵当干女儿,不知道是她占便宜呢,还是朵朵占便宜?——要知道,我们喊那鬼妖婆婆,可都是叫“婆婆”啊?得,这辈份……

  不过紧要时机,这等小事也容不了我多想,石厅里的空气越来越灼热,一众喇嘛,如临大敌,死死地围着这樽石棺,不敢有任何疏忽,小喇嘛江白也将降魔杵拿了出来,远远地朝着我喊道:“陆左、萧居士,这旱魃一出,整个藏南地区都要遭殃,江白还恳请两位伸出援手,务必将此獠扼杀在萌芽状态,解救万民于水火!”

  我拱手,说自当如此!

  话音刚落,只见那黑色石棺突然停了下来,那棺盖砰的一声,朝天飞去,然后两道身影,从里面飞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