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四十一章 王

第四十一章 王

  这突如其来的一下,所有人的神经都紧绷起来,眼睛死死地盯着空中,那两道身影。

  首先落地的,是一个矮小而佝偻的身影,那是鬼妖婆婆,只见她身上那藏族老妇人的打扮,几乎都是一片焦黑,灼烧的痕迹明显,而她整个人,都处于一种淡淡的虚无状态,精神极度萎靡。而另一个身影,则悬浮于半空之中。

  此刻的飞尸,已经如同之前的那个普通女人,一般模样,没有了白毛,也没有了黑毛,身上的绸衣悉数燃烧殆尽,只有一团黑色的死气,将它的几个重要部位,紧紧遮住。

  它的面孔如新,似那刚刚剥开的煮鸡蛋,光洁细腻,只是这美丽的皮肤,仅仅蔓延到了胸口以下,便依然还是干腊肉一般的古尸模样——显然,它蜕变为旱魃的进程,生生被那鬼妖婆婆给打断,使得它元气大伤,眼中那红光陡现,蕴含着浓浓的怒火,几乎能够将人整个儿,都给燃烧。

  悬空的飞尸,高高在上,如同君王,俯瞰着我们所有人。

  不过它只是匆匆扫量了一圈,便收回视线,死死地盯住了破坏它大事的鬼妖婆婆。

  我们在下方看着,总是感觉有一些怪异——凡事都在于对比,以前的飞尸,恐怖则恐怖矣,因为它是整体的,所以感觉上去,还是比较自然;而此刻,上身宛如普通女人,胸口一下,一具干瘪瘪的腊肉尸体,怎么看,都感觉实在是太不和谐。

  僵持几秒钟,大战由一个来自拉萨的喇嘛,和这飞尸的较量中展开来。

  这个喇嘛修为高深,早就已经酝酿好了一口气,腾的一下,便冲上半空。他手中的,也是一柄降魔杵,不过跟小喇嘛江白的红铜材质不一般,他这降魔杵,主干的材质,却是拿骨头制成,瞧这尺寸,我估摸着很有可能,是人的大腿骨——藏传佛教很多法器,都是取自于人的身体,这个跟藏民献舍的理念相同。

  那降魔杵,似乎是件了不得的法器,上面莹光蒙蒙,似玉,象牙白的环叮铃铃地响,让我直皱眉,这等工艺品似的法器,能够拿来拼斗么?

  然而他很快就让我见识到了,腾空而起的拉萨喇嘛,降魔杵携着一股念力,直杵飞尸心窝,那飞尸情绪正处于爆发之期,极其不稳定,暴躁、不安,见有人攻来,一声尖啸,它的声带在刚才蜕化的过程中,似乎有了一些恢复,让人的耳膜嗡嗡直响,脑袋发晕,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看见那个拉萨喇嘛已经跌落在了暗河旁边,浑身猩红色喇嘛袍,悉数尽碎。

  但是,他手中那柄玩具式的降魔杵,在与其正面交锋对抗的前提下,竟然没有损毁,安然无恙。

  凡事有第一个,便会有第二个,第三个……

  危难当前,这里的所有喇嘛,对于刚才那个跌落河边的同道惨状,视而不见,涌上前来,有能力腾空的,早已出招,没有能力的,则在下方做法,各自施展藏密中不传之神通,一时间手段纷飞,花样百出。

  朵朵不舍地放开了我的胳膊,上前抱住身子隐若的鬼妖婆婆,娇声问道:“干娘,你怎么样了?呀,怎么这么烫?”

  那鬼妖婆婆脸色苍白,不过却并没有多少担心,淡定地朝围上前来的我们,解释道:

  “这具僵尸,也不知道是何年何代的,存世至少也有千年,而且它被葬在了绝佳的养尸地,避过一百年、五百年和一千年各一次的天劫,保住了性命,但神识却已消减,厉害,十分厉害,它倘若能至旱魃境地,整体就会拔高一个境界,如人成神,到时候,能够制约它的,整个藏地,除了那几尊山神,恐怕就不出五个手指了!——只可惜,嘿嘿,它被我打断了蜕化的过程。此刻,只要加紧,定能够将其超度!”

  鬼妖婆婆说得自信,然而我们面前的那些喇嘛,却并没有按照她剧本上面来编排,几息之间,又有两个喇嘛被拍翻在了地上。即使成不了旱魃,这头飞尸也已经得到了旱魃那种灼热的属性,整个空间中,如同待在锅炉房里面一般,闷热难挡。

  瞧见喇嘛们已经落败三人,而小喇嘛江白一边在拚死抵抗,一边瞅向这里,我望了一下杂毛小道,他点了点头,咬着舌尖,站起来,然后与我并肩子,冲上前去。

  飞尸已然停落在了地上,身如鬼魅,正在与几个喇嘛拼斗,我与杂毛小道断然插入,将其纠缠。

  我以前在神智不清的情况下,还曾经挫败过这头飞尸,此刻的心理优势也有,口中九字真言一遍念,将身体调节至最佳的状态,点燃恶魔巫手,然后朝着朝我这边退过来的飞尸抓去。

  然而我这信心满满的一抓,并未见效,那头飞尸连身子都没有转动,直接以背部迎击,朝着我的手撞来。

  在接触的那一霎那,我感觉自己像是被一辆东风重型卡车撞上一般,下盘不稳,人就朝着石壁上飞去。巨大的落差让我心头吐血,这飞尸为何会如此厉害,它往日,可不这样啊?

  我飞临半空中的身子一顿,然后滑落下来。

  我抬头一看,却是小妖朵朵,这小妮子并没有瞧我,而是用双目,紧紧凝视着前头那个大展神威的飞尸。

  此刻与那飞尸交锋的,却是老喇嘛般觉。

  因为劲气鼓涨的缘故,他整个人看起来比平日里要年轻许多,脸上的皱纹也舒展了,整个人呈现出一种金刚之躯——秘密大乘佛教,又称为怛特罗佛教、密宗、金刚乘,依《大日经》、《金刚顶经》建立三密瑜伽,事理观行,修本尊法。

  此刻的般觉,正是此法的巅峰状态,浑身上下,坚如金刚。

  何谓金刚,金刚是指人们通常概念中的钻石,这样的强度,自然不会恐惧飞尸那一双锋利光寒的利爪,两者一旦纠缠,那就是好一番的龙争虎斗,让人应接不暇,插不得手。

  在两者之外,包括小喇嘛江白,还有一个受伤的喇嘛,总共四人分处各地,小心翼翼地盯着双方,等待两人的身影一错开,便扑上前去。我扫量一眼,但见杂毛小道在我对面不远处,手持鬼剑,正缓缓爬起来,想来是在我之后,给拍飞了出去。

  般觉上师与这飞尸剧斗一番,感觉力道太猛,略有些扛不住,回望左右,叹了一口气,说:“想来贫僧就要圆寂于此了……”

  他这一声感叹之后,眼神之中,就充满了决绝,双手回旋如圆轮,口中一鼓一吸,呈诸天曼妙法身相,眉头之上,皱纹重叠,突然又生出一条如同眼睛般的深壑来。我愣住了神,却听到不远处的鬼妖婆婆疑声叹道:“大金刚锁轮法身,这般觉是准备用自己肉身为容器,牺牲自己,禁锢僵尸么?”

  但见般觉老喇嘛额头突然长出了这一条很深的皱纹来,如眼,里面一道白色的光芒陡现,射在了他前方的飞尸身上。

  这光芒并没有任何攻击力,然而却如同一根粘稠的丝线,将两者勾连。

  那飞尸被这么一沾,仿佛预见了莫大的危险,身子一振,便想往上方飞去,然而它的身子刚刚一浮起,便如同被戳破的气球,开始缩小起来,仅仅几秒钟,那飞尸便从一米六几的个儿,缩至了一米五,而且还在继续收缩。

  这奇异的现象使得它顿时吓住,双脚踏在地上,方才阻止。

  我们心头震惊,没想到般觉这老喇嘛,居然能够将面前这强敌化至微尘,将其吸收入体禁锢?

  然而就在我们准备欢呼雀跃的时候,那头飞尸一双眼睛,突然就变得通红,有无边的热力,从它的身子里,催散出来,在它脚下的立足之地,那岩石变得通红,几乎就要融化成了岩浆,而勾连在两者面前的那根虚无白线,也开始燃烧起来,从中间断开,黑色的冷火,倏然朝着般觉上师那处,蔓延而去。

  江白小喇嘛大叫不好,这飞尸准备强行催动旱魃修为,与我们同归于尽了!

  我们吓得半死,同归于尽我不知道,但倘若这诡异火焰蔓延到了般觉上师额头处,此人定然报销。

  我来不及思考,将震镜掏出,大声喊道:“无量天尊!”

  这一声大喊,催动了一大篷蓝色光芒照出,居然将般觉上师那根白线上的火焰给扑灭,而且重重击打在了飞尸身上——凝!它被一下定住,般觉上师后退几步,脸色安然祥和,双手却开始疯狂地结印,同样在做这事的,还有其余四个能够坚持的喇嘛。

  不过蓝光消逝之后,那头飞尸的注意力,终于转移到了我的身上来。

  它刚一凝视,倏然就飞到了我的面前,火炉底里的灼热温度,将我的毛发给烤得卷曲,它平伸一掌,以不容我闪避的气势,若泰山,朝我拍来。我避无可避,咬牙拍出一掌。

  我心里很清楚,这一掌拍出,我必死无疑。

  然而一个黑点,出现在了我们两人之间。

  双掌交接,飞尸凝结住了身形,就着档口,无数手印,打在了它的身上,一柄鬼剑也斜冲而来,时间仿佛凝固了一般,接着这头飞尸睁开了眼睛,如此明亮,它轻轻地叹道:“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