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四十五章 一生,有你

第四十五章 一生,有你

  听到问话,刘学道回转过身来,看着杂毛小道,眼神里面,流露出了复杂的情绪。

  这情绪,不知道是欣赏,还是别的什么东西,反正有一种难言的东西在里面。这茅山两代人,隔着一米的距离,眼瞪眼,互看着,然后这个矮个儿老道士将快要跌倒的徐修眉抻了抻,眉头皱起,淡淡地说道:“是谁,很重要么?”

  杂毛小道眼睛发亮,很坚定地点了点头,说是的,对于我来说,等同救命之恩,所以十分重要。

  刘学道那似乎僵直的脸上,开始流露出了微笑来。

  这个老头子居然也会开玩笑:“是么?那么,那我还是不告诉你为好……哈哈!”他见到杂毛小道露出了十分失望的表情,感觉甚为快意,摇头晃脑地扬长而去,口中还用金陵口音高歌曰:“世人都晓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

  此歌乃《红楼梦》中那跛足疯道人所念,名为《好了歌》,词中的悲愤和无奈,正好表达了他此刻的心情。这歌声并不动听,仿若苍凉的呐喊,有一种信天游的感觉,然后这身影渐渐化作一个黑点,消失在了山坡尽头。

  刘学道的离去,让我们的心中,莫名地多了一些惆怅——即使他在此之前,还是我们的敌人,而且将我们弄得伤痕累累。我们的伤感,或许还是延续于火娃的离去。

  这个小虫子,跟肥虫子一个德性,不过似乎更加暴躁些,平日里还不觉得,但是当它飞入了那黝黑的山洞中,我的心中,就有些空落落的,不知道怎么说才好,总之就是心烦意乱。

  苗疆小伙伴里面,从此就少了一位可以帮忙看包,随时准备毁尸灭迹的沙僧似人物。

  唉,火娃啊火娃,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小喇嘛江白等人并没有离开,他们似乎有一种秘密传递消息的法门,过了不到半个小时,就又来了二十几人,有穿着红色喇嘛袍的僧人,也有一些普通藏民,其中最醒目的一个人,竟然是带着古怪面具的家伙。这个人,浑身死气缭绕,不过看着,又不像是修行者。

  待喇嘛们上前过去交流的时候,我们才知道,他居然是一个天葬师。

  除了一个带黑框眼镜的喇嘛离开,去督办追踪邪灵教右使的相关事宜外,其余人等,并不着急离开,而是开始利用附近的石块,堆砌出一个简陋的天葬台来。

  藏传佛教认为,人死后,灵魂和尸体不是一起脱离这个世界的,灵魂还有一个“中阴”状态。一般需要停尸三至五日,除了设灵堂、祭台、燃酥油灯,祭献各种食品外,还要另请僧人,从早到晚地诵念《度亡经》经,来超度亡者的灵魂。

  不过此刻的革日巴上师之死,情况似乎有一些特殊,几个喇嘛围在一起,商量了一番,才会导致现在的情况发生。我并不解其意,只是和杂毛小道、朵朵、小妖、鬼妖婆婆、虎皮猫大人等一干闲杂人等,盘腿而坐在了岩洞口,然后等待着相关的程序进行。

  因为是我们所不熟悉的天葬,而且周边有这么多职业的宗教人士,所以也轮不到我们插手。

  来人中带来了作法事所需要的相关材料,我看见那头剑脊鳄龙腹中被掏空,接着被十几人喊着号子,拉到了天葬台之上,横陈躺着,然后那个身穿黑衣、脸戴面具的天葬师开始在众位喇嘛的经文中做起了扶乩一般的舞蹈,神经质地抽动了十几分钟后,将这死去的革日巴上师,剥个精光,然后在他的背脊之上,划伤了一个晦涩难懂的宗教图案。

  这个图案的主体,其实就是个“卍”字,至于其他的,我们便不是很明了了。

  再此之后,剖腹、取脏、切肉、剥去头皮、割掉头颅,骨头用石头砸碎并拌以糌粑,肉切成小块放置一旁……一切都跟我往日了解到的过程,一般无二。

  眼看着之前还和我们并肩作战的革日巴上师,被剁了个稀碎,那场面让我们十分惊讶。虽然很早就知道了天葬的风俗,但是他们这般对待尸体,倒是让我有一种感同身受的代入感,觉得自己仿佛也被分成了无数的碎肉,那种沉重的心里压力,让我们话语也在胸膛中,怎么也说不出来。

  很快,这一切完成之后,原本属于革日巴上师的碎肉,被全数填充到了剑脊鳄龙掏空了的肚子里。

  他们的这种做法,也让我十分惊异,要知道,为了表示自己的灵魂纯净,一般是不会把死者跟这般妖物,放置在一起的。不过没有人跟我们解释这里面的原理,天葬师开始呜呜地吹响了海螺,这声音沧凉荒野,让人心情随着这大山一起,有一种莫名的感动。

  过了一会儿,天空开始飞来了一群黑点,那个天葬师似乎很激动,朝着周围的几个喇嘛说了一句话,那些喇嘛的脸上居然露出了笑容,说了几句,结果我们的头顶一暗,一大群光头秃鹫就降临到了临时垒起来的天葬台中,在那个天葬师的引导下,开始争抢吞噬起了上面的尸体来。

  我在这里面,居然看到了之前被朵朵降服的那头白背兀鹫,这厮吃得十分欢快,不时和旁边的秃鹫抢食争夺着。

  鬼妖婆婆盘坐在我们的旁边,经过之前在黑曜石棺柩中与飞尸的一番争斗,此刻的她,身子便有些单薄,掩藏不住,流露出和朵朵一般的鬼妖气息,虽然凌厉了许多,但与我们之前所见的朴实无华,似乎差了一些高手的低调。

  她告诉我们,这神鸟都是分族群和就食范围的,一般不会越界,不会有这么多秃鹫出现,而它们此时出现了,说明革日巴上师之死,得到了神鸟们的同情。

  我表面点头,其实心中还在腹诽,说这些鸟儿,不过就是饿了肚子,闻到这边有食物上门,便挤过来了而已。

  不过瞧着这些身手高超的前辈,对于神佛之事,都是如此的谨慎而尊重,我也不便说得太多。

  在那些秃鹫有些疯狂的争食中,很快,革日巴上师的尸体被分食一空,然后它们才开始吃起了旁边这头五米长的剑脊鳄龙来。不过这东西忒大,并不是一顿两顿能够吃完,然而随着天葬师口中的海螺和鸣哨不时响起,不断地有好多黑影子,出现在了上空。

  我闭上眼,能够感觉到在这古怪的嘈杂中,那一种别致的静,是那种对生死的超脱和淡然。

  不但是对死者,而且也是对生者。生亦何欢,死亦何苦,就是这种让人动容的宁静。

  天葬仪式完结之后,小喇嘛江白过来招呼我们,说我们是不是已经跟那个老道士达成协议了,要不要随同他们,一起返回白居寺去?我和杂毛小道商量了一番,觉得虽然刘学道放过了我们,但是并不代表我们已经可以光明正大地出现在公众场合里,虽然追兵的力度已经被削至了最弱,不过我们还是要夹着尾巴行事才好。

  不然说不定哪个大佬脑子抽筋,又摆弄我们一道,那可就不好了。

  于是我们协商了一下,决定先返回鬼妖婆婆的佛塔中,暂且住下,养养伤,修身养息什么的,白居寺但凡有什么事情,随时可以通知到我们。

  小喇嘛江白还要忙着布置清洗藏地邪灵教的事务,多少也要让阻挠伦珠大师虹化的罪魁祸首,付出代价,而且他还需要将罗浮镭射石中的伦珠上师残魂转世,以及相关的准备和处理,并无多少时间和精力,于是点了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

  天葬完毕,我们随着大部队开始回撤,这座山头,是我们在天湖旁所仰望远处的雪山处,遥遥往下走,到了半路,我们开始与众人分开,然后走了差不多一个小时,这才溜达到了天湖边。

  湖边的战斗迹象仍在,不过茅同真和龙金海,都没有再见到踪影。

  我们在湖边的草丛中摸索一番,将之前放置在这里所带的背包和给养找到,然后沿着山脉腹地,返回了鬼妖婆婆所居住的佛塔之中。这一路上,鬼妖婆婆倒也和一个普通的藏族老妇人一般,叨叨絮絮,不断地跟我说起我们走了,朵朵发现情况之后的绝望和可怜,像一个被人抛弃的孤儿.

  那声音,就连她佛塔最顶层上面的灰,都给震落了好些个儿。

  鬼妖婆婆叹气,语重心长地说:“生离死别,这些东西老婆子也体会得多,所以特别能够理解朵朵的痛苦,重见光明固然重要,但是一直和喜欢的朋友们在一起,这个对于朵朵的意义,比前者更加重要。”

  我点头,表示知晓,问以后怎么做?

  鬼妖婆婆说她这里有一整套心法,这几日会传授给朵朵,以后可以勤加练习,并且不断从我的身上吸收能量,假以时日,必定可以达到目的。我说好,当夜,我们草草吃了一些糌粑,在佛塔住下,感觉从未有的疲累。

  次日上午,听到佛塔外面有人高声喊,却是小喇嘛江白,又来拜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