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四十六章 宝窟法王,洛氏东南

第四十六章 宝窟法王,洛氏东南

  往日鬼妖婆婆招待这小喇嘛江白,全部都在塔外,此番为了照顾我们说话,便将他迎进了佛塔中来。

  这塔中地方很小,大家勉强就座,我们问起后续事宜,小喇嘛江白说众人一回返寺中,立刻着手进行了大搜查,根据我们所提供的情报,将邪灵教安插在日喀则的暗线全部拔除,并且请出了寺内潜修、不问世事的宝窟法王,说明事由。

  法王大怒,当夜穷搜百里,找到受伤的邪灵教妖女那藏身之处,一番激战,几乎已然生擒此人,只可惜当时又出现了一个顶端厉害的妖人——这人不是邪灵教的掌教元帅,便是残留宿老,用以伤换伤的办法,拼得一线生机,逃入了大雪山中。

  不过在临别之前,法王已经在那个妖女的身上打下印记,她此生若是再入藏地,法王均能够感知得到,必当究极千里,让其伏诛……

  我们诧异,说宝窟法王,这位是谁?

  小喇嘛江白露出了敬仰的神情,说法王是白居寺佛法最精深,也是修为最高的上师,寺内虽说派别众多,但是他却做过很多人的上师,可以说是白居寺的第一人。不过法王修的是密宗最神秘功法中的枯禅,终日盘坐于地下五十米的地洞中,不吃不喝,人如枯木,一晃眼,便是好几年——此秘法虽然玄妙艰险,然而倘若功成,到达彼岸,必将成就果位,无上神通。

  本来白居寺的众喇嘛不想唤醒修枯禅的法王,恐有惊扰,但是伦珠上师与法王,亦徒亦友,此番伦珠上师虹化失败,神识破碎,宛如风中之烛火,余人皆无把握,唯有求助宝窟法王,用无根水,将其浇醒,这才有了后面之事。

  我点头明了,说了这么多,其实这宝窟法王,便是白居寺内那老怪物级别的喇嘛,平日里不出现,唯有事关存亡的时候,才会有踪影。

  不过听到这个法王一出山,便将邪灵教洛右使和前来接应的绝顶高手逼入大雪山中,我心中不由得生出许多敬意——这洛右使的实力,我也是有看到过了,确实是生猛恐怖,难怪虎皮猫大人会说她已经得到了她外公的七成真传。

  我虽然不太清楚邪灵教的组织架构,但是能够成为右使,即使因为她外公是邪灵教曾经领袖人物的缘故,但是她的综合实力,至少也已经能够比肩十二魔星的级别,而周身宝贝,更有甚之,这也是她能够力拼诸多喇嘛和飞尸的缘故,当然,这也与喇嘛们投鼠忌器、怕她玉石俱焚有关系。

  然而这法王一出手,便能够找到最擅长隐匿身形的洛右使,而且还将前来接应的绝顶高手,一并撵入了大雪山中,不敢再出,这是何等的实力?

  难怪大师兄对神秘的藏地讳莫如深,要知道,这仅仅只是一个白居寺的底蕴而已。

  在藏地,比白居寺高明的寺庙,至少有一双手这么多。

  世界便是这样,都是相对公平的,唯有执著于事,方才能够修为精深。

  既然白居寺开展了轰轰烈烈的驱逐邪教运动,而茅山的追击又随着三长老或死或伤而结束,那么我们便可以渡过一段相对稳定的时光。想到这里,我们的心不由得都放轻松起来,询问小喇嘛此番前来,所为何事?

  江白看向了旁边默然不语的鬼妖婆婆,然后说道:“宝窟法王说了,伦珠上师倘若要转世重修,唯有选在祁峰雪山上,承受山神的祝福,方才能够不受那劫难。祁峰雪山,婆婆熟络,还请婆婆看在伦珠这一世修行的艰辛和佛心,陪着我们跑一趟。”

  听江白如此说,鬼妖婆婆并没有说话,而是陷入了沉默。

  这两人之间的关系有些复杂,江白的前世,是这鬼妖婆婆的主人,而今生,却仿佛是祖孙一般的亲人。我们看得出来,这鬼妖婆婆,似乎有一些为难,不过她斟酌了好一会儿,才叹息道:“你这孩子,既然你已经答应别人,那么就走一遭吧,何时走?”

  江白说需要在佛堂里面祭祷三天,然后出行,她点头说好。

  见到鬼妖婆婆答应,江白又瞧向了我们,郑重地施了一礼,说昨日见到两位出手,回去之后又查询了一番,才知道你们的来历,果然是中原一带,新近出现的年轻高手,昨日倘若不是你们在,只怕也不会如此顺利,寺里面托我带一个话,就是无论事态的发展会如何,白居寺永远都会是你们落脚的地方,不离、不弃。

  我们都摆摆手,说何必如此客气,我们也只是适逢其会而已,当不得如此盛赞,昨日众位喇嘛的表现,精彩绝伦,让人震撼,倘若不是对手的诸多手段,纷呈迭出,又以伦珠上师残魂安危作威胁,只怕未必能容那妖女逃遁。

  江白叹气,说跑终究还是跑了,说多无用,更显得我们这边无能。

  他问我们三日之后,要不要同去?

  我算了一下时间,如果是三天的话,我们身上的伤基本就能够养好了。伦珠上师虽然在此之前,跟我们并无交情,但是作为一个能够虹化的藏密高僧,怎么说,也是要去送一下的,这既是尊重白居寺,也是对力量的敬畏。

  于是我瞧了一眼杂毛小道,他自然明了我的心思,点头,说可以,到时候,我们也去送一下吧。

  此事谈妥,小喇嘛跟我们又闲扯了一番,他说与我似乎十分熟络,仿佛上辈子好像遇见过一般。

  江白的上辈子,便是降服鬼妖婆婆的那个老喇嘛,当时我便来了兴致,问这转世重修的感觉,是不是像重新过第二次人生一般?

  江白摇头,给我指出了误区,这所谓转世重修,消除的是因果,保留的是最根本的自我、本我和真我,生命本源,至于意识和记忆,那都只是前世星星点点的碎片,不多,所以如同一个全新的自我,只有经过无数轮回,方能够将这些世的前因后果参悟通透,修成了正果;当然,有些修行夺舍重生者,那就另外说……

  转世重修一事,十分玄妙,难以言叙,江白用了几个很晦涩难懂的藏语佛揭,给我解释了一会儿,我表示不能理解,他哈哈一笑,说现在不知道也没事,你用有一天,会懂得这些的,就如同洛东南一样。

  江白突然提及了这么一个陌生的名字,让我有些意外,问洛东南是谁?

  他“呃”了一声,好像有两种意识在交替一般,愣住了神,好一会儿,说我有说过“洛东南”么?

  我点点头,江白无语,而旁边的鬼妖婆婆则帮他解释,说他偶尔会说出让人吃惊的话语,而自己却并不知晓——这洛东南是百年前的一个高手,曾经到过藏地,跟江白的前世,有过交情。她也见过,是个顶尖神秘的人,曾自言应该有过十八世的修行,所以后来改名叫作洛十八。

  鬼妖婆婆回忆道:“他在中原,应该是个很出名的角色——哈哈,这真的是笑话了,便是藏地布达拉宫那曾经的主人,也不过十四世;而那“智勇双全的高贵的大学者”,也不过十一世,他何德何能,胆敢出此狂言……”

  鬼妖婆婆在旁边絮絮说着,我却和杂毛小道面面相觑。

  她口中所说的那个人,可是我敦寨苗蛊的太师祖,有着汉蛊王之称的洛十八?原来他本来的名字叫,作洛东南啊;原来洛十八,是他的自称啊……

  ********

  世间就像一个圆环,当你上升到了一个层次,你就会发现,它永远比你想象的要小。

  关于我太师祖的事情,我知道得不多,巴颂口中提及过一次,蚩丽妹提过一次,至于其它的,都是零零散散,使得他一直笼罩在神秘的迷雾中,唯一使他和我能够紧密联系到一起来的,是我外婆龙老兰留给我的那本《镇压山峦十二法门》。

  他那洋洋洒洒,超过正文的备注,昭显出他的才华洋溢,以及绝世聪颖。

  十二法门,以及山阁老的《正统巫藏-携自然论述巫蛊上经》,这是我立身之根本,然而读得越多,我越发现自己的浅薄,根本就没有能够理解里面的精髓,仿若《道德经》,有种字字珠玑,千般释义的感觉,却无处可查证。

  我最终还是没有能够从鬼妖婆婆口中,得到太多关于洛十八的消息,并不是她不愿,而是她所知甚少;至于小喇嘛江白,他完全不知道自己便是这个话题的挑起者,坐在旁边不久,然后就告辞离开。

  之后的我,心事重重地坐在佛塔外面的一处小山包里,看着远处藏民的定居点,有几个穿着破旧的藏族小孩在快乐地跑来跑去,笑声播洒与这天地间。他们是那么的快乐,简单得如同一滴水,而我,却感觉天地之间,都有一双看不见的手,在我所不知晓的深处,掌控着我的人生。

  杂毛小道并没有安慰我,也没有跟我谈论任何关于我们敦寨苗蛊一脉的事情,在他看来,一个真正的男人,总有一些事情,需要自己去面对。

  我抱膝而坐,平静地看着藏区那荒凉而辽阔的高山,沉静,高贵,如同唯一,我便这样一直看啊看,脑子里一开始乱糟糟的,想着很多事情,到了最后,我心如止水,然后饿了。

  在我脚下的不远处,香气四溢,那是杂毛小道在烤羊,而那羊和调料,是他去附近藏民家中买来的。

  他撅着屁股,烤得十分认真,我站起身,笑了,快步跑下山坡,大声叫道:“那啥,我要条后腿啊,烤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