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一章 妈,我回来了

第一章 妈,我回来了

  虽然之前和小喇嘛江白等白居寺的主事人商议好五月回暖的时候,一起参与打捞天湖中那沉于灭法时代的遗迹,特别是那一尊罕见的铜佛像,不过大师兄这消息一传过来,我们的心就不由得信马由缰,奔放起来,只想着赶紧出了藏区,回到自己熟悉的地方去。

  藏区虽好,但是比起我思念已久的亲人和朋友,那又变得不是那么有吸引力了。

  毕竟,我们都是活在这尘世中的俗人,终究还是逃离不过这滚滚红尘。

  离打捞约期还有二十来天,我们犯了愁,杂毛小道问我的意见,我想了一想,说我们从去年12月初开始逃亡,到现在,半年时间都过去了,我在家里面的老爹老娘,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我甚至连他们在黔阳,还是在晋平都不知晓,往日还不觉得,此番想来,思念的潮水一波接一波,将我给淹没。

  我把我的真实意图告知了杂毛小道,他叹息了一声,没有再说话。

  我骤然想起来,我面前的这个好兄弟,听得那铁齿神算刘的话语,为了怕给家里面的亲人惹祸,七八年未曾归家,好像连电话都不敢打。我这与家人失去联系小半年,都已经急得魂牵梦萦,真不知道杂毛小道是怎么熬过来的——难不成,这就是他流连花丛的真正原因?

  试图用身体上面的快感,来消除精神上面的痛苦,这个法子,貌似和吸毒一般,用处真心不大。

  我们当天中午就做了决定,准备近日离开藏区,于是辞别了一直对我们照顾有加的南卡嘉措,去了佛塔,跟两个朵朵和虎皮猫大人说明缘由。对于这个决定,小妖朵朵和虎皮猫大人都表示十二分的赞同。

  这两个,一个是唯恐天下不乱的性子,平淡的生活对于她来说,简直就是慢性毒药;至于虎皮猫大人,它倒是淡泊洒脱得多,只可惜大人嘴刁,那泡过的龙井茶叶和原味恰恰瓜子,藏区哪里有供应?

  酥油茶喝多了,大人的脾气尤为暴躁,惹火了,连那鬼妖婆婆也敢骂。

  我们平日里敬它及时救场,功劳卓著,也就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可是鬼妖婆婆哪里惹得?结果好是一番争执,这两个老家伙都是人中龙凤,成精的人物,一番斗争,简直就是让我们都惊呆了。那手法极为不堪,为了维护两者高人的形象,故而省略,不做描述。

  相比这前两者,朵朵倒是真的舍不得自家的干娘,问我们能不能留下来,陪伴鬼妖婆婆呢?

  我点头同意,说你若是想留下来,自可以留,我们办完事情,再来看你便是。然而朵朵又纠结了,她小小的脑袋瓜儿,虽然经过了鬼妖婆婆的醍醐灌顶,开启智慧,但是这大部分都限于修行方面的进步,思维上,还是一个小孩子而已,于是愁眉苦脸地纠结着。

  当天晚上我们在佛塔过的夜,鬼妖婆婆对朵朵的功课,要求得特别多,小萝莉直呼头疼,不过却也不含糊,双腿盘坐,悬空而立,默默地对月华吞吐气息。

  鬼妖婆婆找到我们,说准备离开这里么?我点头说是,我们在外面的事情,风声差不多已经过去,是到了要给自己翻案的时机了;而且这大半年来,我们一直处于逃亡和被追杀的旅途中,连家乡的亲人,都没有半点联系,此刻既然事情已了,那么就不由得归心似箭……

  鬼妖婆婆点头,表示理解,说天下无不散的宴席,她早就预料道有这么一天,不过真正到来,终究是有些不舍——她这儿,冷清了好多年了,这段日子里,倒是最热闹的时间。她生性喜静,一心礼佛,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却十分享受这种气氛,突然间没有了,心里面不由惆怅得很。

  我安慰她,说如果舍不得朵朵,就把这小丫头留在此处,让她好生调教便是。

  我说的这话有些语气不稳,鬼妖婆婆也听出来了,说算了,我知道的东西,朵朵已经差不离知晓,所差的,也就是时间,和那一点点机缘而已了;而且,你身上还有朵朵需要的气息,这种气息是你吃进肚中的那人参果,你们所有人都可能不知道,但是身为鬼妖,却能够明了这一种气息,如同磁场,离你越近,越能够被普度到,所以,朵朵跟着你,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我没有多说话了,只是拉着鬼妖婆婆如同鸟爪的枯手,无尽地感激,说有时间,一定常来看她。

  当天夜里,鬼妖婆婆又去找了正在练功的朵朵,两个人叽叽咕咕大半夜,也不知道说些什么。

  次日清晨,我们出发,朵朵果然还是抓着槐木牌,紧紧跟随着我,泪眼婆娑地跟鬼妖婆婆告别。

  在离别的那一刻,这个厉害之极的神秘婆婆,不再是一位稀罕的鬼妖大拿,而就像孩子即将远行的普通老人,眼睛里有着闪烁的泪光,不断地挥手,直到我们走过了山口,还看到佛塔前方的坪子前,有一个佝偻而瘦小的身影,在朝我们挥手。

  路漫漫其修远兮……想到鬼妖婆婆这些日子来,对我们真诚的帮助,再看着她那孤单矗立的身影,我的心情不由得难过起来,摸了摸胸口的槐木牌,眼泪不知不觉地就流了出来。

  如杂毛小道所说,我并不是一个感性的人,可以流血,但极少流泪,然而我终究还是忍不住哭出声。

  这是一个厉害的鬼妖,也是一个可怜的婆婆,她所在意的一切,都已经随着时光和往事,化作了尘土和充满灰垢的记忆,即使那人转世重修,变成了小喇嘛江白,然而当年的那些情感,也如同岁月,被埋葬在了没有人记得的地方。

  斗转星移,物是人非,百年孤独——正如百年之后的我,和朵朵、小妖。

  我们离开佛塔,走了十几里路,来到了大路上,远远地,就见到一个身影在奔跑,挥手高喊师父。

  我停下了脚步,但见莫赤匆匆跑过来,脸色不正常的红。

  他跑上前来,气喘吁吁地告诉我们,在得知我们离开之后,他跑到了最高的山峰,找寻我们的身影,不为别的,就是想道一声别。我笑了,说我在南卡嘉措家里,留下了一些修行的方法,是汉文,你倘若有时间,仔细参详便是,说不得我们以后会回来,还要考较你呢……

  莫赤扬起手上的一个小册子,上面是我对于九字真言,和从江白小喇嘛哪里得到的一些藏密修行法门,他高声说在他手上呢,他一定好生修行,不懈怠,绝对不会辜负两位师父的培养。

  与莫赤惜别,我们又去了白居寺,这个时节的游客多了起来,好在门口的僧徒认识我们,知道跟上师们混在一起的,都是大人物,倒也没有要收我们的门票。进了寺才知道小喇嘛江白去了日喀则,不知道做什么去了,很神秘的样子。

  般觉上师知道我们即将要离开,可能不能协助白居寺挖掘遗像的工作,他表示了理解,告诉我们,自治区政府得到上次勘探的消息之后,很振奋,已经专门调拨了资金,准备用现代化的设备,以及专业化的队伍,来完成发掘工作,所以不用在意。

  他已然得知我们的身份和事情,对我们出藏的事情比较关心,叫来了小僧徒尼玛,让他拿来了一块藏红色的小唐卡,交到了我的手上,说这是一件信物,倘若以后碰到与白居寺亲近的喇嘛或者藏民,都可以凭借此物,获得帮助。

  我接过来,表示了感谢。

  离开白居寺,我们在县里面跟董仲明通了电话,董秘书告诉我们,说自从江湖传闻中茅山三老折在了我们手里面之后,总部就传出了一个声音,说是人才难得,虽然碍于杨知修的面子,没有撤销通缉令,但是相关的追查力度,也开始减缓了,没有那么步步紧逼,所以大师兄便提议让我们回来,给家人和朋友报个平安,而且还准备跟我们见上一面,讨论一下如何洗清罪名的事宜。

  我们说近期准备离开,董仲明说可以,他已经通知了司机老孟,随时都可以入藏过来接我们。

  谈话到了最后,董仲明突然问我,说你认识一个叫做“许映愚”的人么?

  我摇头说不知道,谁啊?董仲明含糊地说是总局的一个大佬,特别关心我,而且最近上层同情我们的声音,也都是他发出来的,以为有关系,所以问问。我说哦,真不认识。

  我们在江孜住了一晚,然后乘坐上次送我们入藏的司机老孟的车,出了西藏。望着那高远辽阔的深山在身后远走,我的心,不由得有些空。出了藏,我归心似箭,通过董仲明得知,我父母并未在黔阳,已经回了晋平乡下,于是一路周折,在四月末的一天傍晚,回到了家乡大敦子镇。

  因为身份敏感,我略微有些小心,在镇子边缘徘徊了好久,不敢接近。然而当远远地看到我老娘那有些佝偻的身影,出现在我家门前时,我的心在一瞬间,被击了个粉碎,热泪肆流。

  妈,我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