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九章 事务所前的两个人

第九章 事务所前的两个人

  收敛好情绪之后,我尴尬地解释了一番,雪瑞虽然并不怎么相信我的理由,不过见到杂毛小道、小妖和朵朵陆续上了楼来,却也端正起态度来,与我保持距离,没有再闹。

  晚间吃饭的时候简四说得简略,而在藤蔓和花香环绕的花厅里,雪瑞跟我们说起了我们去年十一月份走了之后,不到一个月,便有一个中央的调查组前来事务所,进行调查,并且持续一个月的时间,所有人的行踪和电话,都被监控了。

  后来一个叫做林齐鸣的人前来事务所,总算将那些个麻将脸给轰走,接着又有一个叫做董仲明的男人,过来给事务所办理股份转移的相关手续,说是获得了我和杂毛小道的同意,暂时将事务所的主导权转移到雪瑞名下,这样才可以维持所里面的正常运转。

  雪瑞人毕竟是年轻,所以求助了她父亲李家湖和股东顾老板,得到认可之后,方才答允。

  说到这里,雪瑞跟我们小心解释,说当时也只是权宜之计,这个茅晋风水事务所,无论到了什么时候,都是你们两个人的,没有了你们,这事务所就没有了灵魂,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存在的意义。

  我们笑,说都是同生共死的老朋友,谁还会计较这个?

  雪瑞告诉我们,说听到我们出事的消息后,她托了好多人,帮着打听我们的下落,当得知杂毛小道在滇南丽江落网了之后,当时就急得不行,就准备离开东官西进,准备去营救的,结果被大师兄派着董仲明过来拦住了,并向她保证,说我们两个不会有事的。

  后来才知道我和杂毛小道入了藏,从此音讯全无……

  雪瑞几乎是咬着牙说地这些话,看着我和杂毛小道精神抖擞,气场强劲,眼神锐利而清明,便知道这半年的时间里,功力已然有了长足的进步,害她白白地担了心。

  知道雪瑞还饿着肚子,朵朵很自觉地去冰箱里面找来了食材,给她做了一顿简单的两菜一汤,闻到这久违的香味,雪瑞一双眼睛都亮了起来,食指大动,连筷子都来不及拿,便捻了一点儿吃,大呼“好食”。

  她埋怨我,说自从尝过了朵朵的手艺,她的胃口就被养刁了,再吃别人做的饭菜,就索然无味了,总感觉少了一些什么东西。

  待这个小姑娘吃完饭,我问起她父亲的事情,雪瑞告诉我,说事情好像跟李致远,也就是那个许鸣有关系,郭佳宾就是勾结了那个家伙,将一批玉石调了包,结果他父亲的大部分流动资金都陷在了里面,十分麻烦。不过他父亲近日都在缅甸,托了契努卡黑巫僧联盟的头脸人物出马斡旋,至于情况怎么样,这个可能要到时候才知道。

  事情竟然有这么复杂?我们都表示了惊讶,并且对雪瑞说,此事如果需要我们两个出手,尽管吩咐——就现在的许鸣而言,对我们根本就构不成什么威胁的,不过就是个小角色。

  雪瑞问我们现在是什么处境,已经恢复自由身了么?

  杂毛小道摇头,说暂时还不行,现在最重要的证人失踪了,而案件也牵扯到了茅山宗内部的斗争中,现在的茅山宗话事人一日不倒,估计我们便很难有出头之日,当然,杨知修垮台的日子也不久了,并且东南这一片地界,都是我大师兄的地盘,有他罩着,虽然不至于横着走,但也不用担心会随时都会有警车前来,将我们给铐上车离开。

  我们现在,只需低调地做事做人,缓缓以图——民不举官不究,这个世界上的逃犯万千,没有几人会一直盯着我们瞧的。

  雪瑞指着我和杂毛小道,说听闻你们两个在逃亡途中,将茅山宗的三个长老都给挫败收拾了,一时间名声大振,这说话的口气,倒也牛了许多呢。

  我汗颜,说以讹传讹,瞧这架势,是准备捧杀我们么?——俗话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那咬文嚼字的东西各有所长,但总不能够撸上袖子分个胜负,武却不行,随便就可以打个桃花开,这世界上人分千种,未必个个都淡泊名利,倘若是有这么一两个对我们看不惯的狠角色找上门来,那岂不是麻烦死?

  打得赢还好说,倘若打不赢,落败了,那就更加难过,而且还会凭添对头……

  好久没有见面了,我们在花厅里聊到了凌晨,女人们精神奕奕,而我和杂毛小道则呵欠连连,困得不行,可见在心理上,应付女人比应付追杀还要难对付。

  雪瑞见我们都困得不行,便将我们踢出花厅,让我们都滚到楼下睡去,至于小妖和朵朵,她们要夜谈到天明。

  我们如蒙大赦,纷纷告辞,下了楼梯,我准备回威尔的房中歇息,杂毛小道却是精神抖擞,将自己衣冠整理抖擞,拉住我,说小毒物,长夜漫漫,无心睡眠,不如我们去那红尘世界,颠扑一番,将这几个月的霉气都一洗而空,你看怎么样?

  瞧着这家伙眉飞色舞的兴奋模样,我叹气,说算了,我是真困了,要玩你找老万吧。

  我刚一转身,他又拉住了我,右手拇指和食指不断搓动,猥琐地笑着,我知道这位大爷身上没有银两,我们的银行卡被冻结了,跟雪瑞拿肯定是要被扁死的,无奈之下,我只有返回房间,将上次亚也给我们留下来的跑路基金拿了一些,然后递给了他。

  他嘿嘿一笑,拍着我的肩膀说好兄弟,然后转身离开。

  我叹气,本以为这兄弟经历了这么多事情,性格变了很多,然而一回到这繁华都市,那不正经模式一开启,又变成了如此这般的模样来。

  一夜无话,次日的早餐时间,在三个女人狐疑的目光中变得气氛紧张。

  朵朵指着正在旁若无人地大吃大嚼的杂毛小道说:“萧叔叔又去找坏女人了……”

  在这小萝莉面前,老萧倒也还要一些面子,赶忙反驳道:“谁说的,不是,萧叔叔是出去办事儿了,正经事呢!”朵朵说那怎么有一股香粉的味道?杂毛小道答曰:是给那些可怜无依的小姐姐们送温暖去了,自会沾上一点儿胭脂气,无妨,无妨……

  旁边正在用刀叉切牛排的小妖不怀好意地看着我,我莫名其妙地回了她一眼,但见那银质餐刀,已然无声无息地将那骨瓷餐盘,给切了一个角来,这个小狐媚子阴恻恻地说道:“你要敢学杂毛叔叔,不给朵朵树立一个好榜样,你就等着吧……”

  她笑得邪恶,话还没有说完,我的冷汗已经湿了一身。

  用完餐,我们准备去事务所跑一趟,见一见事务所里面的人,也算是稳定人心。

  雪瑞的红色奔驰小跑只有两个位,而我的蓝色帕萨特又因为枪击事件后,返厂维修的时候低价处理了,雪瑞问要不要叫老万开公司的车过来接我们,我说不用了,你载小妖去,我们坐出租得了。

  此行不谈,到了位于第一国际的茅晋风水事务所,我们受到了最热烈的欢迎,所有的员工都在门口等待,欢呼震天,老万和小俊激动地冲上前来,将我和杂毛小道抱得喘不过气来。

  相比之半年前,事务所的人事又发生了一些变动,苏梦麟被顾老板抽调回香港去支持总公司事务,顶替他的是另外顾老板另外一个老手下王铁军。老王这个人办事的手段一般般,并不如苏梦麟那么八面玲珑,当然,这个也符合常理,而且顾老板也跟我们解释过,毕竟我们离开了,他把手下大将搁在这人,确实有些大材小用。

  除此之外,事务所多了两位风水师,这我们也是知道的,一个是香港来的李悦,梅花精算出身,祖籍福建莆田,一个是赵中华介绍过来的唐道,习的是《滴天髓》、《增删卜易》的路子,算不上神通,但也还是能够撑一撑场面的。

  我们此次回返,自然不能说这俩老板的身份还是在逃犯,只是说年前去了西川藏区办事,闹了些误会,现在误会解脱了,于是就回来了,不过我们现在的身份特殊,在全国各地都有生意,不一定会在这里常待,只有碰上那棘手的事情,方才会亲自处理。

  欢迎会后,雪瑞搬了一堆账目到我的办公桌前,说要跟我对帐单,讲一讲经营,杂毛小道听到这个就头大,便表示自己就不参与了,他要出去,跟事务所的每一个成员谈心,说了些鼓励人的话语,增强凝聚力。

  如此忙忙碌碌到了中午,老王去附近的餐厅订了一个包间,吃了一顿简单的工作餐,以示庆祝。

  中午回来的时候,我们发现事务所门口有两个男人正在守候,穿得西装笔挺,一个年龄四十来岁,戴着眼镜,另一个是小年轻,都文质彬彬的,见到我们一伙儿人返回来,那个中年男人走上前来,稍微鞠了一个躬,朝着我们问道:“请问你们是茅晋风水事务所的员工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