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十七章 停用厂房恐怖记

第十七章 停用厂房恐怖记

  面对着这陡然荡过来的黑影子,我并不着急反击,而是往后面连退了几大步,谁知正好和紧紧跟上来的张静茹撞道到一起。

  好在我们两人的平衡感都足够好,并没有跌到在地,瞧这黑影子晃到我身前几寸处停下来,然后顺着又回了去,这时我才发觉“它”是一个被吊起来的人,脖子上面有一根白色尼龙绳,所以才会这样晃晃悠悠。

  我感觉脸上冰凉含腥,摸了一把,是血,已然冷却了的血液,有说不出来的腥臭。

  员工出入口的小门洞开,黑乎乎的一个死人吊着晃荡,这场景有说不出来的诡异,待那个死人稍微停住的时候,我才发现,这个人竟然是之前陪我们一起去停尸房查探死者的江门风水师助理小雷。

  只见此刻的他已然死去,双目被剐,猩红的舌头伸得长长,四肢垂立,有滴滴答答的血顺着身子流落下来,在门口这里汇聚成了一滩血浆,有股浓烈的恶臭散发——我们是在晚上差不多十点、十一点左右分别的,没曾想到相隔不久,他就已然变成了一具死尸,惨死于此。

  我们正在心中惊异,想找寻他的同伴,身后有灯光打来,原来是谢一凡、罗喆和四个园区保安开着园区参观电瓶车过来了。下了车,他们匆匆赶了过来,谢一凡大喘气说道:“姜大师,刚才的事情我已经通知了我们李经理,目前正在现场处理,这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们这么急过来……啊!”

  他话还没有说,正好看见被吊死在员工出入口前的小雷,与其狰狞铁青的脸面对面地瞧上了一下,吓得一屁股跌坐在地上,放声大叫起来。

  不过他的叫声只起了一个高音,就被一双手稳健地给捂了回去。杂毛小道死死地盯住黝黑的厂房里,淡淡地说道:“不要闹,将人撵跑了,到时候你们公司说不定就会一直鸡犬不宁呢……怎么样,心情平复一点儿没有?”

  谢一凡眼睛睁得大大,深呼吸,然后猛地点头。

  杂毛小道放开手,然后指着旁边吓得呆住的几个工作人员,提醒道:“有时候惊叫虽然能够舒缓惊恐和高压的情绪,但是也能够引来不测。所以你们最好还是平复自己的情绪,不要将脏东西招到身上,遭来横祸。”

  看着面前这一群人如同呆头鹅一样机械的点头,杂毛小道叹了一口气,没有再理会他们,而是转过头来问我:“小毒物,还在里面么?”

  我点点头,说在的,我们进去瞧一瞧,到底是何方神圣,在此捣鬼吧。

  说完话,我将背上掩藏住的鬼剑取了下来,缓步朝着门口走去,杂毛小道回头望,问谢一凡,说你们这厂房里面灯光的总开关,在哪里?谢一凡回过神来,慌忙回答说为了省电,厂方里面除了应急开关,其他的都已经停了,他需要打电话给总控机房。

  我们没有再等,绕过门口正中吊着的小雷,缓步走进了厂房里面去。

  进入厂房的一共四人,都是我们这些风水师,其余人瞧着门口这尸体,瑞瑞不安,进退不得。员工出入口对面的房间是更衣室,我往里面望了一眼,没有发现,便直接走进了厂房里的长廊。整个空间昏暗,静悄悄的,只有隔十几米有一盏幽绿的灯光——那是消防应急灯。

  借着这幽幽的灯光,我们在厂房里面穿行着,路过一个又一个的车间,里面都是黑乎乎的,一直走到了长廊的尽头,我凭着肥虫子的指引往二楼的楼梯爬去,而身后则传来一声喊叫:“喂,在这边啦!”

  我回过头,但见那个穿这蓝色修身旗袍的美女叫住了我,指着左边的一个车间说道:“在这里,你们上楼干嘛?”我笑了笑,说我感觉应该在楼上。说完我继续往上走,身后传来了那个女人气愤地喊叫:“哎,你这个人怎么这个样子,一点纪律性都没有……”

  转过楼梯,我们来到二楼,杂毛小道在我背后嘿嘿笑,说那女人是不是有点儿害怕了啊,非要叫住你——对了,你确定真的是在二楼?

  我点头,说肥虫子在二楼前面的一片区域,至于是不是,我就不知道了。

  我话刚刚说完,从思维末端传来一阵古怪的悸动,暗叫一声不好,快步往前跑去。杂毛小道不明就里,跟在我后面喊怎么了?我闭上眼睛,能够感觉到一股庞大的压迫力正在施加于肥虫子的身上来,心中焦急,说有敌人,正在集尽全力围攻肥虫子,我擦,整个家伙很厉害啊。

  肥虫子遇伏,我心中焦急得要死,顺着长廊快步往前跑,然而刚刚冲到拐角处时,便感觉前面阴风一阵,下意识地往后一躲,但见一个脸如平板的黑影朝着我袭来,黑暗中,一道极细的凌厉锋芒,陡然出现。

  我几乎是180度的铁板桥弯身,避开这攻击,便听到身后一道风声响起,杂毛小道冷冷地喝道:“大胆邪物,敢尔!”

  我滚落在地,翻身起来的时候,见到黑暗中一张幽黄的符火燃烧,将袭击我的那个黑影子给整个点燃,如同焰火。

  没有雷罚的杂毛小道依然凶猛,这符火宁静安详,然而对这凝如实质的鬼物却有着极大的杀伤性,如同那火星子掉入油桶中,轰然一下,火焰大盛。在那冉冉的火光中,我突然想起来,这张五官统统挤在了一起的平板脸容,不就是谢一凡给我们看到资料其中的一个员工么?

  他们死后,竟然还被人炼成了厉鬼,这是怎么回事?

  我的脑筋还没有扭过弯儿来,便又有三道黑影从转角处冲了出来,张牙舞爪,形如最恐怖残忍的鬼魅恶魔,朝着我们扑来。刚才只是猝不及防,没有准备而已,此番恶鬼扑来,经历过大风大浪的我哪里会怵这等小阴沟?

  脸上略为一冷笑,我点燃了恶魔巫手,力量从心脏处涌集而来,流至双手,蓝色光芒将我这一双手给映得鬼气森森,面对着一个矮个儿女性幽鬼,我先是退后一步,然后猛然跨步上前,一举抓住她的双手,紧紧握着。

  被我控制住,这恍惚的黑影子青面狰狞,现出古怪而邪戾的笑容,牙齿张开,朝着我的脖子处就咬了过来。

  我以前说过,类似此等灵体,与人本来是两个不同的世界,并不能够伤人,也无交集,我的恶魔巫手可以直接抓住灵体,便是十分神奇,而这些鬼物能够作用于物,那必定是被邪恶之人炼制过,方能够有此效果。

  我的手上传来了巨大的反抗力道,仿佛我捉住的不是一头女鬼,而是一匹暴烈的马驹,此番又张嘴咬来,我倒也不慌,恶魔巫手一激发,将这恶鬼的神魂都够燃烧如灰烬,再无力道,头冲到一半,便软软地趴在了我的脖子边,如同恋人一样依偎着。

  我认识这个女鬼生前的模样,她是孔阳女友的小姐妹,在会议室里我见过照片,不漂亮,但是长得蛮乖的,可惜如今竟变成如此模样。

  就在我将怀中这头女鬼点燃魂消的时候,杂毛小道已然三下五除二地将旁边这两个恶鬼,给焚烧超度了。毕竟是还没有怎么成型的灵体,纵然是被精心炼制了一番,也并不用费我们什么手脚,快速地将其解决完之后,我们冲进了里间的车间里。

  这是一条流水生产线,术语也叫做一条“拉”,往日堆积着货物和元件的地方此刻已经被清空了,就剩下机器,被塑料薄膜封住,等待订单来的时候,再行开工。这条拉的空间很大,大部分都是黑乎乎的,唯有中间的一个地方,有着暗淡的金光传来。

  我的心一跳,提着鬼剑便冲了过去,二十几米的距离,飞快奔往,半途中,一阵耀眼的金光有如太阳般闪耀,接着有破帛撕裂的声音传来。

  我冲到近前,但见整个空间里只有肥虫子的小小身影,除此之外,旁边还残留着些许阴寒之气。

  杂毛小道冲到我的旁边,看着得意洋洋的肥虫子,吸了吸鼻子,说好浓重的鬼气,看来肥肥跟此处鬼物发生了好一场恶斗。

  我皱眉,说是那头小鬼么?他摇头说不知,刚要再说些什么,突然左耳一动,眼睛左右转动了一下,心虚地说道:“小毒物,你听到了什么没?”我四处打量一番,说没有啊,你听到了什么?他缓缓地说道:“好像有一个女人在尖叫……”

  我们对视一眼,异口同声地喊道:“张静茹!”

  杂毛小道拔腿就往房间的门口跑去,而我则招呼着肥虫子,然后冲到走廊上来,朝着楼梯口跑。

  很明显的调虎离山之计,虽然不知道这幕后之人到底在搞什么,但是从被吊死的小雷身上,我们可以知道他并不是一个和善之人。匆匆来到楼下,我们正想朝着刚才张静茹、姜大师所走的车间跑去,突然发现路口处有人影闪动,厉声问道:“是谁!”

  对方跑来几个身影,领头一个高声大叫:“陆先生,萧先生,是我,谢一凡,我们怎么出不去了,所有的门都被堵住了!”

  出不去了?我没有明白过来,突然看到他们身后出现了一个身影,缓步朝着他们走来,便高声喊道:“小心背后!”

  谢一凡等人转过身,惊讶地喊道:“咦,李经理,你怎么过这里来了?现场处理好了?啊,不对……”

  谢一凡话音还未落,走在最后面的一个保安突然被行政部经理李皓抱着脖子,一口咬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