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二十章 肥虫逆转,分神夺舍

第二十章 肥虫逆转,分神夺舍

  我的眉间一跳,感觉到有一道身影在黑暗中踏步,狂奔而来,周身隐隐散发着青色光芒,而在来人身前一米处,有一大团浓黑如墨的雾气在旋绕。借着远处幽绿的安全通道灯光,我能够从雾气中,看到杂毛小道那张削瘦而不屈的脸庞来。

  老沈大讶,吃惊地喊道:“你怎么可能冲出我布置的九宫迷格玲珑阵?我……”

  就在此人大惊失色的时候,突然感到有一点儿不对劲,菊门一滑,有一物钻入腹中,拼命扯动。虽然这具身体的痛觉意识已然被切断,似乎并无妨碍,但是内中那物,似乎在开始与他抢夺身体的控制权,这方是根本所在。

  至此,他僵直木然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惶然。

  然而困境并不能够阻止对手的进攻,但见老沈怪笑一声,搓身而上,速度更如鬼魅,极尽全身之力,趁着我疲于躲闪的一个间隙,轰出一脚来,正中我的小腿处。

  “啊……”

  我惨叫一声,连人带剑,在地上滑行七八米,脑袋重重撞在了一台塑料薄膜包裹起来的机器上面。

  砰——我的耳朵发麻,然后感觉脑袋似乎硌到了尖角,破了口,眼前一黑,感觉整个人都要被剧烈爆炸弥漫出来的疼痛给淹没,人几乎就要昏迷过去。

  不过我深深地知晓,此时倘若要是昏迷过去,我这辈子都没有再醒过来的可能,当下也是将舌尖一咬,精神顿时一振,睁开眼睛,挣扎着爬起来。预料中即将而至的攻击并没有到来,在我面前,一道身影挡住了四个中邪魔怔的家伙,不让他们得以寸进。

  这人正是杂毛小道,刚刚转眼就消失不见了的他,此刻又出现在我的面前,拼命嘶吼着,劲气吐发,有那青光冒出,接着光凭拳脚,与这四人较量着。

  面对着这样凶猛的拼命四人组合,杂毛小道似乎也有一些吃力,他一边战一边退,连头都来不及回过来招呼我:“小毒物,你丫没事吧?”

  我左手往脑后一摸,热乎乎、湿漉漉,拿回眼前来一看,一手的鲜血,我感觉头晕得厉害,使劲甩甩头,但见一道如同空中游蛇般的黑雾,在我头顶盘绕,然后朝着我脑后的伤口钻来。我虽然不知道这东西是什么玩艺,但还是下意识地伸手去阻挡。第一百三十四回

  那黑雾穿透了手掌心,接着我感觉到自己好像被一坨翔甩在脑袋上,熏臭,是那种积年老粪坑所蕴含的极品味道,其底蕴是化学药品所不能够比拟的,五味杂陈。接着我的头皮一阵发麻,有一股强烈的意志开始侵袭我的大脑,我的眼神一直,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被别人操控了一般。

  更加奇怪的事情是,我竟然觉得这种感觉,似乎常常发生,习以为常一样。

  当然,这只是很短暂的一段时间,我瞬间就明白了,这股游蛇一般的黑雾,其实应该就是一段意识体,如同侵入老沈、谢一凡、罗喆和保安队长身体里的那种。对头应该是想吞噬我的意识和思想,把我变成木偶一样的东西,任其操控。

  只不过,我堂堂陆左,岂是这么容易就范的?

  我二话不说,顿时双手就结了一个“内狮子印”,口中高呼了一声:“洽!”

  因为心中又是愤怒,又是惶急,此番的感受似乎真正能够沟通到了未可知之处,真言一出口,音波震荡,我所有的血液、细胞、肌肉、骨骼悉数都被这磁场所波及到,顿时感觉从身体到灵魂,轰然热烈,像被热开水泼过一样,忍不住大声叫喊起来。

  这一番剧痛过后,我感觉浑身神清气爽,仿佛刚刚从桑拿房里出来一般,浑身污垢,一经洗脱,然后似乎还有一身惊恐的叫声,隐隐在空间里面回荡。

  一只温暖的手抓住我的肩膀,我还有些迷茫,伸手去反击,很快就被拨开,那声熟悉的声音又喊了一便:“小毒物,你丫没事儿吧?”我抬头,看见杂毛小道那张极有特色的脸孔上面,写满了焦急。

  点了点头,我看见他身后逼近一道黑影,快速奔来,大叫小心,然后伸脚踹去。

  这一脚,踹中来人的小腿处,使得他重心失衡,砰的一下,直接撞上了我刚才磕到的机器上,顿时间,一大滩的鲜血就迸射出来。“嗬!”我大声叫了一下,感觉神魂稳固,阴寒全消,于是朝他问道:“什么情况这是?”

  杂毛小道见我虽然一脸鲜血,但是眼神清亮,放下心来,一边应付周遭的攻击,一边沉声说道:“此处应该是掌管南方整个邪灵教鸿庐,十二魔星中闵魔的休养之地,去年他与镇虎门张伯拼了个两败俱伤,我本以为他要消停几年,没想到他居然会在这密集之地,利用工人沉闷的怨气和惨死者天魂养伤。你需得小心了,十二魔星,个个都是当世之人物,手里面都有着各自的技艺或者绝学,这闵魔平日里极端神秘,非亲近者不得一见,不知虚实,今天一看,他应该是练就有类似于‘分神夺舍大法’之类的法门……”

  听到杂毛小道的述说,砸在机器上面的那个人爬了起来,是谢一凡,只见他的脸上全部都是鲜血,狰狞地桀桀怪笑道:“果然不愧是茅山自陈老魔之后的又一天才门徒,你竟然能够知晓‘分神夺舍大法’,不错,不错,此番虽然弄不成陈老魔,但把你弄陨落了,只怕那闭死关的陶晋鸿也会吐血三升而亡了!”

  他的声音与平日里根本不同,而与刚才老沈所发出来的语调,是一模一样的。

  我的心顿时往下一沉,尼玛的,邪灵教十二魔星啊,这样顶级的存在,我们如何可以与之硬抗?这个闵魔居然可以化身千万,每一个被他附身成功的人,都是另外一个他,这到底怎么打?

  我的心情还没有回复,敌人又再次冲了上来。

  我和杂毛小道背靠背,战了几个回合,都因为束手束脚,投鼠忌器,发挥不得。如此下去也不是办法,杂毛小道朝我叫道:“这样不行啊,小毒物,把鬼剑给我,我来布阵驱敌!”这鬼剑在我手上,并不能够发挥它最大的功效,所以杂毛小道这么一说,我立刻将鬼剑反转,平递给他。

  手上一握木剑,杂毛小道的眼睛一亮,整个人顿时就变得无比自信,他嘴角含笑,精神洋溢,稳声道:“这个家伙的本体并不在此间,小毒物,帮我扛一下,我将这空间隔离开来!”

  他说罢,身子便倏然跳出战圈,脚踩罡步,步踏斗星,左手配合着简单而凝炼的印诀,念念有词,开始做起法来。

  杂毛小道腾身出了战圈,我这里的压力陡然就大了几分,拳影爪风,在我身周密布,全部都是不要老命,个个都有着中邪之后的恐怖巨力,虽然分出了一个保安队长去追逐杂毛小道,但是我坚持了半分钟,还是有些抵不住。

  就在我一拳将谢一凡给再次撂倒的时候,罗喆从我的身后冲上来,将我给拦腰抱住,使劲往机器上面撞去。

  我被他推着冲向机器,即将撞上之时,伸脚抵住,却不曾想罗喆张开嘴巴,一口腥臭的气息扑来,准备将我脖子咬下。我被束缚了双手,唯有用还有创口的后脑勺,去硬磕罗喆,磕了两下,感觉脑壳昏昏的,迷糊得不得了。

  在我即将陷入危机的时候,身后紧紧贴着我那具散发着寒气的躯体陡然被扯开,我回过头,但见四人中最为凶猛的老沈突然出手,将罗喆给拉扯开去。我有些惊喜,但见这家伙骤然反水归正,将罗喆拉开之后,硕大的拳头高高举起,然后朝着他的肚子死命地擂去。

  瞧着这个行为略为诡异的老沈,我能够从他身上嗅出肥虫子的味道来,想来是在他体内的肥虫子终于战胜了闵魔寄生在其体内的意识,然后将老沈身体的操控权给夺了回来。连续的受创,让我的头有些迷糊,不过肥虫子的得手也代表着形势陡然逆转,最为厉害的老沈变成了我方成员,至于其余三人,刚刚被附身,刚才已经被我和杂毛小道伤得不轻,实力不济。

  顿时间,我信心满满,俯身过去,将爬起来的谢一凡给压住,双手结了“内狮子印”,以“切克闹”的节奏,不断地拍击他的额头,试图将里间的意识给镇压住。

  就这般,罗喆被肥虫子控制的老沈压制,谢一凡被我打得丝毫没有还手之力,而另外一个保安队长,则追着杂毛小道迷踪不定的身影追寻,跑得脸色铁青,但是练一片衣角都摸不到。

  时间又过了几分钟,被我压制在地上的谢一凡突然没有躲闪我的大手印,眼睛开始变换得莫测迷离,口中似乎有痰,嗬嗬地咳弄一阵,笑了:“果然不愧是江湖闻名的左道组合,我倒是小觑你们了,看来这小孩子过家家的玩意,真的对付不了你们!那么……”

  他的声音开始拉长,似乎在积蓄气力,我的心莫名地慌了起来,一瞬间就想到了刚才浑身骨肉化作满天血雨的行政部经理李皓,一阵让人窒息的心悸狂涌上来。

  然而我刚想跳起来,结果被谢一凡伸手紧紧拉住衣袖,死命也挣脱不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