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镇妖司

返回首页黄河镇妖司 > 第3章 怪病

第3章 怪病

  对于蛇这种东西,农村人见怪不怪。
  
  每年春夏季节的时候,农村的田里,柴房里,经常都能抓到蛇,大多都是无毒的菜花蛇,谁家抓到蛇,都会招呼上左邻右舍,在田里弄点新鲜蔬菜,把蛇打理干净切段,往铁锅里一烧,斟上二两小酒,那滋味美极了。
  
  但是盘在周波后背上的,并不是寻常时候见到的菜花蛇,而是一条乌黑的小蛇。
  
  我担心这蛇有毒,于是就地找了根树杈子,准备将蛇弄下来。
  
  我用树杈子戳了一下周波的后背,周波哎哟叫了一声,满脸诧异的问我这是在干啥。
  
  我就跟周波说:“你背上有条蛇,我帮你弄下来!”
  
  周波怔了怔,伸手在后背上挠了挠:“没有啊!”
  
  不会吧,一条蛇盘在周波后背上,他怎么会没有感觉呢?
  
  我上前两步,凑近了看,发现周波背上的这条黑蛇,并不是一条真正的蛇,倒像是一个纹身。
  
  我问周波是不是去纹身了?
  
  周波更加诧异:“纹身?你怕是古惑仔看多了吧?”
  
  我一想也是,这十里八村的,连个纹身师傅都没有,周波去哪里纹身?
  
  于是我又问周波:“你的背上是不是有胎记啊?”
  
  周波皱起眉头:“我的身上有没有胎记,你小子难道不清楚吗?”
  
  我和周波从小玩到大,经常一起下黄河洗澡,确实不记得他的背上有什么胎记。
  
  既不是纹身,又不是胎记,那他后背上的“黑蛇”是怎么来的?
  
  周波自己也看不见自己的后背,被我说的心里发毛,加快脚步往家里走,说要回去照照镜子。
  
  回到家里,老爷子已经回来了,煮了一锅稀饭,切了半斤卤肉,让我赶快洗手吃饭。
  
  吃饭的时候,老爷子问我跑哪里玩去了,我也没瞒着,说跟周波一块儿出去了,老爷子并没多说什么。
  
  虽然昨天老爷子跟周村长闹得不太愉快,但老爷子并不是小心眼的人,他不会阻止我跟周波来往。
  
  农村里没啥娱乐活动,吃完晚饭,看一会儿电视,早早摸到床上眯瞌睡。
  
  一闭上眼睛,周波后背上的那条“黑蛇”就在我的眼前晃动,让我感觉心里毛毛的,半天都睡不着。
  
  迷迷糊糊挨到半夜,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突然将我从睡梦中惊醒。
  
  这三更半夜的,谁还来窜门呢?
  
  老爷子也醒了,披上外衣打开院子大门,我们很意外,因为门口竟然站着周村长。
  
  周村长满脸愁容,不由分说,拉着老爷子就往外走,口吻里带着一丝恳求:“三爷,快跟我去看看,我家孙子周波……他生病了……”
  
  我一听说周波病了,也赶紧披上外衣跟了出去。
  
  周波肯定病的很厉害,周村长才会半夜找上门来。
  
  老爷子说:“病了就去村里的卫生所看医生呗,找我做什么?”
  
  周村长急得嗓子都沙哑了:“看了医生,医生说……这个病有些古怪……他治不好……”
  
  我心里咯噔一下,再次想到周波背上的那条“黑蛇”,他的怪病,该不会来自于那条黑蛇吧?
  
  老爷子被周村长一路风风火火拉到家里,进门之前,老爷子对周村长说:“周老头,今晚我可不是卖你面子,我来这里,纯粹是看在阿九和你孙子的情分上!”
  
  周村长尴尬的点点头,将老爷子迎进院子。
  
  昨天傍晚的时候,周村长把我们赶出了这个院子,今晚又主动把我们请了回来。
  
  周村长带着我们来到周波的卧室,卧室里点着一盏昏黄的灯,一进门就看见周波在床上翻来滚去,不停地用手去抓挠后背,声音十分痛苦。
  
  老爷子三两步走到床边,让我帮忙按住周波,然后扒下周波的衣服。
  
  在扒下衣服的一瞬间,我一个没忍住,啊的叫喊出声,一张小脸刹那间变成了白纸。
  
  但见周波后背上的那条“黑蛇”,愈发的明显,就像是与生俱来的胎记,已经深入骨髓。而在这条“黑蛇胎记”上面,竟然密密麻麻长出了乌黑的头发丝,并且还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既恶心又恐怖,看得人头皮发麻。
  
  头发丝不停地生长,奇痒无比,周波不断的用手抓挠,整个后背已经是鲜血淋漓。
  
  我只看了一眼,便扭过头不敢再看。
  
  周波的怪病确实是普通医生治不好的,后背上长出头发,这也太他娘的古怪了!
  
  周村长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恳求老爷子一定要救救周波,差一点就跟老爷子跪下了。
  
  老爷子让周村长找来一根麻绳,先用麻绳捆绑住了周波的双手,让他不能继续抓挠后背,然后再让周村长蒸一屉糯米,糯米蒸好以后,老爷子直接将热气腾腾的糯米贴在周波的后背上。
  
  只听一阵滋滋声响,周波的后背冒起缕缕黑烟,背上的头发丝登时缩回去了不少,周波的脸上露出愉悦舒服的表情,整个人也渐渐安静下来。
  
  没过多久,那些糯米都已变成了黑色,就像浸了墨汁似的。
  
  老爷子扔掉糯米,周波随即长吁一口气,满头满脸都是冷汗,精神状态明显好了不少,意识也要清醒了许多。
  
  周村长激动的说:“嘿,三爷,你可真是活神仙啊,我代我孙子谢谢你……”
  
  周村长对着老爷子就要磕头,却被老爷子一把拦住了,老爷子面沉如水,一点高兴的表情都没有,冷冷说道:“别高兴的太早,治标不治本,我只是暂时让他好过一点,要不了多久,那些头发丝又会长出来!”
  
  一听这话,周村长那张脸顿时就僵住了:“三爷……这……这究竟是咋回事呀?”
  
  “咋回事?我怎么知道咋回事?这得问问你孙子,他这两天究竟去做过什么?”老爷子扭头看着周波,两道犀利的目光就跟刀子似的,冰冷地射向周波的脸庞。
  
  周村长急忙上前拍了周波一下,让他赶紧把这两天做的事情如实交代出来。
  
  周波嗫嚅了一会儿,把这两天做的事情,一五一十全都讲了出来,包括带着我去河滩捡漏。
  
  老爷子听说我背着他去河滩捡漏,狠狠瞪了我一眼,吓得我赶紧低下头。
  
  听完周波的讲述,好像一切都很正常,并没有什么怪事。
  
  老爷子却皱起眉头,继续追问周波:“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我,没有说出来?”

黄河镇妖司:http://www.longfu8.com/11/112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