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镇妖司

返回首页黄河镇妖司 > 第4章 蛇头手镯

第4章 蛇头手镯

  老爷子的眼神很凌厉,有种穿透人心的威慑力。
  
  周波不敢应对老爷子的眼神,低着头躲闪。
  
  老爷子冷哼一声,转身就朝门外走,周村长赶紧拦住老爷子。
  
  老爷子说:“他不说实话,我没法了解真正情况,怎么治?”
  
  周村长跺了跺脚,来到床前,对着周波就是一巴掌,急得眼眶泛红:“你是不是作死呢?你还隐瞒了什么事情,赶紧说出来啊,你都快死了……”
  
  周村长气得捂着胸口喘气,周波这才抬起头,用一种愧疚的眼神看了我一眼,跟我说了句对不起,然后他说:“阿九,我跟你撒了谎,其实那天在芦苇丛捡漏的时候,我……我捡到了一件东西……但是我没有告诉你……”
  
  我顿时恍然:“今天那一书包的零食,就是那件东西换来的?”
  
  周波紧抿着嘴唇,用力点了点头。
  
  老爷子背负着双手转过身,厉声喝问道:“你到底捡到了什么东西?”
  
  周波吞吞吐吐的比划着:“一只手镯……银手镯……很精致……像是女娃子的东西……不过手镯的造型有些邪乎,上面雕刻着九个蛇头……我看着不太舒服,就拿到村口的小卖部去当掉了……”
  
  听闻周波的描述,我也觉着那只手镯邪乎得紧,一只手镯上面,竟然雕刻着九个蛇头,戴在手上多吓人呀!
  
  周村长问老爷子:“三爷,你……你可知道这是什么东西?我孙子的病……是不是跟这只手镯有关?”
  
  老爷子呆呆地望着头顶上方那盏昏黄的灯泡,仿佛压根没有听见周村长的问话,一个人自言自语:“她回来了……她回来了……”
  
  老爷子这话的声音不大,在他说这话的时候,那盏老旧的灯泡滋滋的闪烁了几下,让卧室里的氛围变得十分古怪。
  
  卧室的房门突然被一股阴风撞开,我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冷颤。
  
  现在正值炎炎夏季,怎么会打冷颤?
  
  我正想问老爷子在自言自语说什么,忽听咚的一声,周村长竟然硬生生跪在老爷子面前,抓着老爷子的裤腿恳求道:“三爷,求求你救救我孙子吧!求求你救救他!他的爹妈常年在外面打工,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怎么向他的爹妈交代呀?”
  
  周村长好歹也是一村之长,村长跟人下跪,我这还是头一次见到。
  
  但见老爷子脸色铁青,转头叫了我一声,让我去把家里牛棚里的那根赶牛鞭取来。
  
  我心中一百个不解,这都什么时候了,老爷子不急着救人,却让我回家取赶牛鞭,这是几个意思?
  
  但老爷子的一言一行肯定有他的道理,我也没有多问,撒丫子跑出卧室,一口气跑回家里。
  
  半夜的乡村小道上一个鬼影都没有,清冷冷的残月挂在天上,四野俱寂,只能听见自己的喘息声。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我跑起来的时候,总感觉后颈窝凉飕飕的,像是有人在后面吹气似的。
  
  我家的后院搭着一个牛棚,里面养了头老黄牛,跟着我们好些年了,吃的睡的,精神状态一直都很好,我回去的时候,它正打着盹。
  
  一根破旧的赶牛鞭就插在牛棚外面,打从我记事起,这根鞭子仿佛就存在,老爷子也一直没有换新的。说来也怪,这根赶牛鞭看上去破破旧旧的,但它就是不烂,坚韧的很。
  
  我拿着赶牛鞭往周村长家里跑,回去的路上,后颈窝便没有感觉到冷气了。
  
  来回只花了半炷香的工夫,赶牛鞭已经送到老爷子手里。
  
  老爷子抖了抖赶牛鞭,一股无形气势一下子散发出来,仿佛年轻了十多岁。
  
  然后,在我和周村长惊诧的目光中,老爷子扬起手腕,赶牛鞭重重抽打在周波的后背上,发出噼啪一声响,周波登时发出杀猪般的嚎叫。
  
  “忍着!”老爷子对周波说。
  
  周村长这才恍然,原来老爷子是在救周波,于是赶紧找来一张毛巾,让周波咬在嘴里。
  
  我的心里相当奇怪,这赶牛鞭,难道还能医治周波的怪病?老爷子的治病手段,未免也太过奇特了吧?
  
  噼啪!噼啪!噼啪!
  
  老爷子口中振振有词,对着周波连续抽打了十数鞭,终于停下来,将赶牛鞭插回腰间。
  
  说来也怪,经过这一番鞭笞,周波后背上的那些头发丝,竟然全都消散了,就连那个“黑蛇胎记”,也变得暗淡了不少。
  
  周波顿时轻松了不少,两眼一闭,一头栽倒在床上,昏睡了过去。
  
  “这……这便好了吗?”周村长惊奇地问。
  
  老爷子摇摇头:“我能做的只有这些,能不能活下去,这得看他自己的命!”
  
  说完这话,老爷子转身走出卧室。
  
  周村长慌忙跟了出来,拉着老爷子询问:“我孙子究竟是什么病呀?是不是招惹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老爷子停下脚步,直视着周村长的眼睛:“我昨天就跟你说过,那头青铜铁牛是用来镇河的,动不得,一旦铁牛不在了,黄河古道里的邪乎东西就会冒出来。周波这件事儿,只是个开始,你赶紧想办法让上面把铁牛送回来,再不送回来,祸事还得继续!”
  
  周村长长叹一口气,他的背影在朦胧的月光下,显得苍老了不少。
  
  回去的路上,我问老爷子,周波的怪病是不是跟那只蛇头手镯有关?
  
  老爷子点点头,语重心长的对我说:“你现在知道我为什么一直不让你去捡漏了吧?你们只知道黄河古道里的宝贝,却不知道黄河古道里的邪乎物件,周波的遭遇,就是最好的例子。一旦捡到邪乎物件,那就是惹祸上身。如果他没有捡到那只蛇头手镯,也就不会有事,但是他捡到了,命中注定有此一劫!”
  
  顿了顿,老爷子又说:“蛇头手镯是祸根,必须得把蛇头手镯找回来。明天去小卖部看看,周波说他把蛇头手镯当给小卖部了。如果不能把蛇头手镯取回来,更大的祸事还在后面!”

黄河镇妖司:http://www.longfu8.com/11/112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