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镇妖司

返回首页黄河镇妖司 > 第7章 泥脚印

第7章 泥脚印

  夜色很沉。
  
  老爷子站在河滩上,看着渐渐远去的采砂船,脸色铁青。
  
  原本以为这件事情到此结束,谁知道老爷子抬头看了一眼夜空,幽幽说道:“一切才刚刚开始!”
  
  老爷子自言自语,声音很小,但却让我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
  
  回到家里,我去冲了个凉,然后爬到床上准备睡觉。
  
  刚刚躺下,突然感觉脑袋下面磕的慌,像是有什么东西。
  
  随手一摸,就摸到一个冰冷冷的物件,我很困惑,我这个人从不喜欢在枕头下面放东西,这是个什么东西?怎么会出现在我的枕头下面?
  
  我用手指感受了一下这个物件的形状,一股森冷的寒意立即从后背心里窜出来,我几乎触电般从床上弹起来,同时掀开枕头。
  
  蛇头手镯!
  
  那只莫名消失的蛇头手镯,此时竟安静地躺在我的枕头下面。
  
  我的脑袋嗡嗡作响,一片空白,整个人就像傻掉了一样,呆坐在床上。
  
  怎么会这样?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蛇头手镯不是在麻子叔他们手上吗,怎么会出现在我的枕头下面?这是有人在恶作剧吗?
  
  我心乱如麻,枕头下的蛇头手镯,就像一颗定时炸弹,随时都会爆炸。
  
  等我回过神来,我吓得屁滚尿流,连忙冲出卧室去喊爷爷。
  
  老爷子来了,看着枕头下的蛇头手镯一言不发。
  
  “爷……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好怕呀!”我可怜巴巴地望着老爷子,满脸恐惧之色。
  
  老爷子将蛇头手镯放在我平时做作业的小方桌上,安慰我不要害怕,并且神色凝重的叮嘱我:“待会儿你闭着眼睛睡觉,不管听见什么声音,都不能睁开眼睛!等到鸡鸣之时,方才可睁开眼睛,切记切记!”
  
  “爷……我……我是不是被什么脏东西缠上了?”我哭丧着脸问。
  
  老爷子说:“你放心,他(她)应该不会伤害你,可能……只是想看看你……”
  
  我心中咯噔一下,老爷子像是话中有话,我正想问老爷子所说的他(她)究竟是谁,老爷子却转身走出卧室,随手关上房门。
  
  卧室里面只剩下我一个人,那盏昏黄的电灯泡让我心里发怵。
  
  我想起老爷子的叮嘱,赶紧关上灯,闭眼睡觉。
  
  外面的虫鸣鸟叫吵得我心烦意乱,久久无法入睡,偶尔还传来野猫的叫声,撕心裂肺,让人头皮发麻。
  
  我的脑海里闪过许多念想,一会儿是浑身长满头发的周波跑来找我,说他快不行了,让我救救他;一会儿又是麻子叔和麻嫂两口子,从棺材里爬出来,嘴里不断吐出头发丝;一会儿又是老爷子出现在我面前,我拉着老爷子的衣袖,拼命问他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老爷子一直绷着脸,始终不肯开口……就这样迷迷糊糊挨到半夜,寂静的黑夜中,忽听吱呀一声响,像是有什么东西推开了我的房门,一股阴风也随之倒灌进来,卧室里气温骤降,我打了个激灵,一下子从睡梦中惊醒,下意识就想睁开眼睛。
  
  幸好这时候,老爷子的叮嘱及时在我的耳畔回响:“不管听见什么声音,都不能睁开眼睛!”
  
  我暗暗一咬牙,赶紧闭上眼睛。
  
  人是有第六感的,黑暗中,我清楚地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正朝我慢慢移动,最后停留在我的床边。
  
  实话讲,此时此刻,我睡意全无,而且浑身的每一根汗毛全都倒竖起来,神经紧绷到几乎痉挛,小心肝也提到了嗓子眼,仿佛只要一张嘴巴,小心肝就能飞出来。
  
  我发誓,这绝对是我这辈子,最恐惧,也是最难熬的几分钟。
  
  强烈的恐惧感令我无数次想要睁开眼睛,但我终究还是忍住了。
  
  床边传来吧嗒吧嗒,像是滴水的声音,我的鼻子闻到阵阵水腥味,因为我们常年生活在黄河边,对这种水腥味非常熟悉。
  
  到底是什么邪乎东西,从黄河古道里爬上来了?
  
  在极度的恐惧中,我都快崩溃大哭了,我在心里疯狂的叫喊:“不关我的事,蛇头手镯不是我拿来的,不要来找我……不要啊……”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可能几分钟,也可能几个时辰,甚至是几个世纪。
  
  终于,外面传来嘹亮的鸡叫声。
  
  我长这么大,第一次觉得鸡叫声如此亲切。
  
  以往躺在被窝里的时候,总是被公鸡的啼叫吵醒,让我烦不胜烦。
  
  但是现在,毫不夸张的说,我真想抱着院子里的那只大公鸡,狠狠亲上一口。
  
  老爷子说过,等到鸡鸣之时,我便可以睁开眼睛。
  
  憋了一晚上,眼睛又酸又痛,等我小心翼翼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外面的天色已经蒙蒙亮了。
  
  卧室房门关得严严的,一点也不像被推开过的样子。
  
  我摸着脑袋爬起来,浑身像是被水泡过一样,冷汗顺着发梢往下滴。
  
  回想起昨晚发生的一切,感觉就像是一场幻梦。
  
  可是,就在我下床的时候,忽然瞥见床边有一滩水迹,那滩水迹里面,明显映出一对泥脚印。
  
  也就是说,昨晚不是梦,真的有“人”站在我的床边,一言不发,冷冷盯着我。
  
  妈妈呀!
  
  我一下就炸毛了,拖鞋都顾不上穿,光着脚丫,踉踉跄跄往外跑。
  
  由于太过慌张,跑过小方桌旁边的时候,不小心撞倒了小方桌,连人带桌子一起摔倒在地上。
  
  原本放在方桌上的蛇头手镯也随之掉在地上,更让我惊恐万分的是,此时我的身旁,竟然静静地躺着两只蛇头手镯!
  
  这是什么情况?!
  
  我记得很清楚,昨晚老爷子把枕头下面的那只蛇头手镯,放在了小方桌上,怎么一夜过去,竟又多出了一只蛇头手镯?!
  
  这两只蛇头手镯,明显是一对,造型确实很精美,但上面的蛇头却又透露出一种诡秘气息。
  
  多出来的这只蛇头手镯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难道……难道是昨晚那个“人”送来的?!
  
  我愣愣地坐在地上,半晌都回不过神来。
  
  老爷子听见声响,推开门走进来,见我跌坐在地上,忙问我怎么回事。
  
  我神色木然的举起那两只蛇头手镯,脸上的表情就像吃了屎一样:“爷,手镯……多了一只!”

黄河镇妖司:http://www.longfu8.com/11/112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