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镇妖司

返回首页黄河镇妖司 > 第8章 淘宝

第8章 淘宝

  老爷子看着那两只蛇头手镯,脸颊的肌肉不自禁地抽搐了两下,然后对我说:“阿九,从今天开始,你把这两只手镯戴上吧!”
  
  什么?!
  
  我使劲挖了挖耳朵,一度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老爷子这是几个意思,居然要我戴上蛇头手镯?!
  
  一只蛇头手镯就要了麻子叔两口子的命,现在竟然要我戴上两只?
  
  而且,蛇头手镯摆明是一件邪物啊,所有人都避之不及,谁碰谁死,老爷子为什么还要让我戴上它?
  
  “爷,你……刚才说什么?”我不敢置信地问。
  
  老爷子蹲下身,主动将蛇头手镯套在我的手腕上,我惊恐的想要挣脱,但是老爷子的力气很大,那双手就像铁钳一样,捏得我生疼。
  
  终于,蛇头手镯套在了我的手腕上。
  
  其实,除了一点冰冰凉以外,也没有其他什么感觉。
  
  但可能是因为心存恐惧,我浑身密密麻麻冒出了鸡皮疙瘩。
  
  我望着老爷子,巴巴地说:“爷,这东西……会死人的……”
  
  老爷子看了我一眼,一脸严肃:“其他人碰到这东西会死,但是你不会!”
  
  老爷子平时不喜欢开玩笑,现在这一脸的肃色,更不会是开玩笑,但他这句话搞得我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其他人戴上蛇头手镯就会出事?而我戴上就不会有事呢?难道我跟别人有什么不同吗?
  
  面对我疑问的眼神,老爷子并没有过多的解释,他只淡淡说了句:“不用怀疑,你是我孙子,我不会害你!”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平静下来,再没有什么邪乎东西出现在我的房间里,而我戴上蛇头手镯以后,也并没有什么不适。
  
  只是我老是做一个奇怪的梦,我梦见自己漂在黄河上,周围是一片白茫茫的浓雾,浓雾里面,有个女人的声音在呼唤我:“阿九……阿九……”
  
  我茫然四顾,隐约可见浓雾里面,有一道红色的人影在晃动。
  
  我拼命朝着那道人影游过去,想要看清楚那个女人的模样,但是不等我靠近,那道人影就会渐渐消失在浓雾里,声音也会渐渐远去,留下我一个人在黄河里,怅然若失。
  
  我跟老爷子提起过这个梦,老爷子也没有多说什么。
  
  没过几天,老爷子接了一单活,要出去十天半月。
  
  老爷子走了以后,家里又只剩下我一个人,正闲的发慌,周波来找我我看见周波精气神都还不错,身体应该是慢慢好了起来,打从心底为他高兴。
  
  “怪病好了?”我问周波。
  
  周波点点头,主动掀起衣服让我看他的后背,后背上的“黑蛇胎记”已经不见了。
  
  周波说了很多感谢老爷子的话,然后拎出两瓶好酒,说要送给老爷子。
  
  我说老爷子不在家,推辞了半天,拗不过周波,这小子把白酒往桌上一放:“陈阿九,这酒我又不是给你的,是给你爷爷的,不关你的事啊!”
  
  周波话都说到这个份上,我也不好多说,见他满头大汗的样子,于是进屋给他倒了一杯凉白开。
  
  周波喝完凉白开,转头问我:“哎,对了,这一天天的在家闲着也是闲着,想不想做暑假工,我听说二麻子的采砂船在招人!”
  
  其实我对暑假工还是比较感兴趣的,但是我不是很喜欢二麻子这个人,听说二麻子在招人,我就推辞说不去。
  
  周波说:“你先别急着拒绝啊,听我把话说完,二麻子开的工钱很高,而且工钱是每天结算,一天五十呢!”
  
  周波伸出五根手指,在我面前晃了晃。
  
  五十块一天?这么高?
  
  我听了就有些动心,那时候普通人家一月的工资才几百块,我们一天就能挣到五十块,这是什么概念?就算只干一个月,也能挣到一千五百块,对我们来说,绝对算得上一笔巨款。
  
  “工钱怎么这么高?不会搞什么邪门歪道吧?”我略显担心地问。
  
  周波说:“嗨,这事儿我已经问过我爷爷了,我爷爷都说,二麻子的采砂船是正规生意,不违法的。只是采砂船上的工作环境比较辛苦,加上这又是三伏天,而且还刚刚经历了一场洪灾,很多工人都不愿出来,采砂船上急缺人手,所以二麻子才开出这么丰厚的工钱。
  
  阿九,你到底去不去的,你要去的话,回头我跟二麻子说一声。不去的话,我就去找其他人了!”
  
  周波起身拍拍屁股准备离开,我咬咬牙,一把拉住周波说:“去!我去!”
  
  我之所以答应去做暑假工,有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二麻子开出的工钱确实诱人;第二个原因,中考已经结束了,如果考上了高中,还得面临一大笔学费。如果考不上,那我就得闲赋在家一段时间。换句话说,不管考上与否,我都需要一笔钱。
  
  当天晚上,我就跟着周波去见了二麻子,简单的体检之后,二麻子便让我们上了采砂船。
  
  船上除了我和周波,还有好几个同村的少年,全都是十六七岁年纪,都来采砂船上做暑假工。
  
  采砂船上的工作条件和生活环境确实比较艰苦,工作的时候,烈日当空,一天下来,几乎能晒脱一层皮,每个人都跟油烫鸭子般黑得发亮。休息的时候,船舱里又闷又热,连电风扇都没有,一个个就像抽屉里的人肉包子,热得浑身冒油。
  
  不过,看在高工资的份上,这些苦我们都忍了,每天的工资一到手,所有的汗水都变成了糖水。
  
  可是,在采砂船上干了两三天后,我便发现二麻子“醉翁之意不在酒”。
  
  洪水虽然退去,但是洪水的余威仍在,二麻子却在这种时候着急出船,他的心思自然不是为了采砂,而是为了黄河古道下面的那些东西!
  
  二麻子打着采砂的幌子,其实是为了来黄河里淘宝。
  
  其他人只能在河滩上捡漏,而二麻子自己有船,所以他可以借着采砂船的掩护,直接到黄河古道里淘宝。
  
  毕竟,黄河下面的宝贝东西太多了,太令人眼馋,即使是二麻子这样的有钱人,也成天惦记着黄河下面的那些东西。
  
  我本来想撂担子不干的,但是已经上了二麻子的“贼船”,回也不回去,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黄河镇妖司:http://www.longfu8.com/11/112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