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镇妖司

返回首页黄河镇妖司 > 第9章 水老鸦

第9章 水老鸦

  “起来!起来!起来!”
  
  这天夜里,我们刚刚落睡,就被工头叫到甲板上。
  
  二麻子咬着香烟站在那里,分发给我们一人一根绳子,让我们捆绑在腰上,然后又各自分发了一支强力手电。
  
  我的心里登时明白,这二麻子是想让我们下河帮他淘宝。
  
  果不其然,二麻子吐着烟圈,明确告诉我们,花这么高的工资请我们来跑船,就是为了让我们帮忙淘宝的。
  
  这已经出船两三天了,网兜里什么收获都没有,二麻子越来越心急,今晚准备开展“人肉搜索”。
  
  他知道我们这群娃子都很精通水性,而且年纪不大,比较好控制,所以招了一群十多岁的少年上船。
  
  二麻子说出真实目的,周波第一个站出来表示反对。
  
  之前周波经历了“蛇头手镯”的事情,对黄河下面的东西很是忌惮,好不容易死里逃生,万一又寻到什么邪乎物件,那可是吃不了兜着走。
  
  周波说:“我们的工作是采砂,又不是淘宝,这工作我干不了,你找别人去!”
  
  二麻子也不着恼,嘿嘿笑了笑:“我这人嘛,很民主的,你不想干也行。但是,你的工作合同还没到期,你现在离开的话,属于毁约,按照合同,你得支付我三倍的毁约金。一天五十,一个月一千五,三倍的毁约金就是四千五!”
  
  “你……你……”周波涨红了脸,气得说不出话,四千五对于我们这群十来岁的少年来说,无疑是一个天文数字,根本就不可能还上。
  
  二麻子那副无赖的嘴脸确实挺欠揍的,不过上船的时候,白纸黑字确实写得很清楚,我们也没想到他竟然会来这一招,真是“无商不奸”啊!
  
  我们都被二麻子算计了,可是现在知道已经迟了,二麻子不会让我们轻易离开的。
  
  “还有人要退出吗?”二麻子的目光从我们脸上扫过。
  
  没有人说话,四千五的天价赔偿金,旁边还有凶神恶煞的打手,我们这群少年的境况,可能跟非洲黑奴差不多,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在黄河古道上,经常会看见鱼鹰,当地人称作“水老鸦”,一些渔民将其驯化以后,利用鱼鹰帮忙捕鱼,效率非常高。
  
  此时此刻,我们这群少年,就像是一群水老鸦,被二麻子逼着下水找东西。
  
  扑通扑通!
  
  一群半大的孩子,就跟下饺子似的,相继跃入黄河。
  
  下面的水很浑浊,能见度很低,即使带着强力手电,也没有太大用处。
  
  一直忙碌到半夜,我们累得筋疲力尽,却依然一无所获。
  
  二麻子气得破口大骂,骂我们是废物,饭桶,让我们滚回船舱里去。
  
  我们心头有气,却又不敢发作,转身就往船舱里面走。
  
  二麻子突然叫住我,让我单独留下来。
  
  周波很仗义,想要留下来陪我,却被工头赶回船舱。
  
  周波低声对我说:“二麻子如果为难你,你也不要怕,我爷爷好歹是村长,不信治不了他!”
  
  我留在甲板上,二麻子绕着我走了一圈:“你小子有些古怪,这么热的天,每天都穿着长衫子。刚才下水的时候,所有人都脱了衣服,你为什么不脱?”
  
  我皱了皱眉头,说了句:“这是我的习惯!”
  
  自从我的双手戴上蛇头手镯以后,我便没有穿过短袖,我怕蛇头手镯露在外面太过显眼。
  
  其他人从未注意过这个细节,没想到二麻子竟然注意到了。
  
  “把衣服脱下来!”二麻子用一种不容抗拒的冷峻口吻。
  
  “大家都是男人,你居然叫我脱衣服?变态!”我没好气的骂道。
  
  “不要跟老子废话!”二麻子走上前来,粗暴地撕扯我的衣服。
  
  我拼命挣扎,指甲在二麻子的脸上留下几道血印子。
  
  二麻子很生气,立即招呼旁边的两个打手过来按住我,生拉死拽脱下我的外衣。
  
  我被死死按在甲板上,像条死鱼,无法动弹。
  
  二麻子一眼便看见我手腕上的蛇头手镯,眼睛一下子就绿了,满脸的贪婪之色,让我把手镯给他看看。
  
  我自然是不肯,二麻子挥拳砸在我的脸上,砸得我眼冒金星。
  
  二麻子戳着我的鼻子骂:“妈的,这玩意儿不是我家的东西吗,怎么会在你的手上?我爹妈死的时候,你把手镯偷走了是不是?”
  
  周村长跟二麻子详细讲过麻子叔和麻嫂的死因,二麻子自然是知道蛇头手镯的,现在他看见蛇头手镯在我手上,一口咬定是我偷走了手镯。
  
  我也没法解释,因为这对蛇头手镯,是莫名其妙出现在我家卧室的,但是这话说出去,谁会相信呢?我现在就算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嫌疑。
  
  二麻子正准备强行抢走蛇头手镯的时候,工头突然跑过来,神情激动,说网兜里刚刚网到了一个大物件,让二麻子赶紧过去看看。
  
  二麻子听说网到了大物件,顿时笑逐颜开,他撂下几句狠话,让我老实点,不然就弄死我之类的,然后招呼上几个手下,跟着工头快步走到甲板最前面。
  
  我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鼻子火辣辣的,二麻子刚刚那一拳,砸得我鼻血长流。
  
  这时候,甲板前面传来欢呼声,一团黑漆漆的物件从黄河里捞出来,放置在甲板上。
  
  不过,欢呼声很快戛然而止,因为那团黑漆漆的物件,竟然是一口黑漆棺材,漆面还很新,应该没在黄河里浸泡多久。
  
  二麻子脸上的笑容逐渐冰冷,回手就给了工头一巴掌,骂他捞了个晦气玩意儿。
  
  在黄河上跑船的人,最忌讳碰上两种东西,一种是棺材,一种是浮尸。
  
  二麻子让工头把棺材扔回河里,工头可能是为了讨好二麻子,竟然鬼迷心窍的说:“麻子哥,反正棺材都已经捞上来了,何不打开棺材看看,也许里面还有值钱的陪葬品呢?”
  
  二麻子继承了爹妈的基因,是个非常贪财的主儿,听工头这样一说,立马眯起眼睛,冰冷的脸上又渐渐有了笑容,他拍了拍工头的肩膀,示意工头动手开棺。

黄河镇妖司:http://www.longfu8.com/11/112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