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镇妖司

返回首页黄河镇妖司 > 第11章 尸抱船

第11章 尸抱船

  尸抱船,是黄河古道上一件古怪而恐怖的事情。
  
  常年在黄河上跑船的人,十之七八都遭遇过尸抱船。
  
  所谓“尸抱船”,就是黄河下面的死尸,拖住了行驶的船只,迫使船只无法动弹。
  
  当然,能够拖住船只的死尸,肯定不是普通死尸。
  
  黄河下面的死尸多如牛毛,有些死尸怨气不散,便成了船员口中的“水拔子”。
  
  这种水拔子可以在黄河下面行走,寻找替死鬼。
  
  我听老爷子讲,如果你在黄河下面,看见河底有一串串脚印,那便是水拔子留下的。
  
  普通水拔子也许只是拖一下船,要不了多长时间,他就会松手。
  
  如果碰上厉害的水拔子,很可能把船都给你弄翻了。
  
  七十年代末的时候,上游的马头村就出过一件大事,一艘机动船,载了二十多个马头村村民,要去对岸的集镇赶集。
  
  当时是冬天,河面上飘荡着白茫茫的浓雾,机动船行驶到河中央的时候,发动机还在轰鸣,船只却一动不动的定在了水面上。
  
  据其他船上的目击者所述,那艘机动船诡异的在河面上转圈,河里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拖着那艘船,不等附近的船只赶去救援,那艘机动船很快就发生侧翻,最后船底朝上,倒扣着沉了下去,将船上的二十多个村民全部扣在河底,老老少少一个都没能活下来。
  
  有关部门来调查事故原因,也没调查出个所以然,后来听有经验的船员说,这艘机动船应该是遭遇了恐怖的尸抱船。
  
  对于尸抱船的传闻,我们并不陌生,所以当开船师傅说出尸抱船的时候,船上众人全都变了脸色。
  
  二麻子常年跑船,也算懂得一些跑船的规矩,赶紧让工头从船舱里提出一只大红公鸡,就地抹了脖子,沿着采砂船走了一圈,将公鸡血洒在河里。然后斩下鸡头,取出一只瓷碗,碗里盛满生米,将滴血的鸡头放在碗里。同时点上一炷香,跪在甲板上拜了三拜,把香插在生米里面,连同那只瓷碗一起扔进黄河。
  
  有个马仔好奇的问二麻子这是在做啥咧,二麻子说:“你懂个锤子,这是老一辈跑船人传授的‘秘方’。如果碰上尸抱船,用鸡血加生米,就能驱走下面的水拔子!”
  
  大红公鸡血有辟邪驱煞的功效,二麻子的做法也是合情合理。
  
  但令人感到意外的是,采砂船依然无法动弹。
  
  “妈的,谁下去看看,到底是水拔子作怪,机械故障,还是被水草缠住了!”二麻子有些怄火了。
  
  出来一趟,什么宝贝都没捞到,反而捞到自己爹妈的棺材,现在想要返航,竟也回不去了,二麻子气血冲头,两只眼睛瞪得通红。
  
  如果真的是机械故障,或者是被水草缠住都还好说,万一真的是水拔子作怪怎么办?谁下去谁就得死呀!
  
  所以,面对二麻子的目光,船上众人纷纷低下头,没有人敢下水。
  
  “一群鼠辈!就你们这点破胆子,怎么跟我混?”二麻子啐了口唾沫,转身从休息舱里提出一个皮箱子,箱子打开,里面码放着好几摞钞票。
  
  二麻子随便抽出一摞扔在地上,撂下话,谁敢下去看看情况,这摞钞票就是谁的。
  
  俗话说得好,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有的人是因为贪财,有的人是真的需要钱,为了钱,他们甘愿卖命,甘愿铤而走险。
  
  静默片刻,一个黑黑瘦瘦的工人走出来,收下了那摞钱。
  
  我不知道他的名字,大家都叫他老黑,我听说老黑的家里挺惨,还有个患病在家的老母亲,他挣这笔钱,也许想为老母亲治病。
  
  老黑没有二话,喝了一口烧刀子,把钱递给一个工友,让他帮忙保管好,然后纵身跃入黄河。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我们都在甲板上焦急地等待。
  
  然而,老黑就像是石沉大海,下去之后便再也没有音讯,就像消失了一样。
  
  我们的心渐渐沉了下去,厉害的水手也许可以在水下憋气几分钟,但不可能憋气十分钟,二十分钟,甚至半个钟头吧?
  
  半个钟头以后,工头抿着嘴唇,幽幽说了句:“老黑……没了……”
  
  一阵河风吹过,我们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二麻子的脸颊狠狠抽搐了一下,这一次,即使他拿出再多的钱,也没人敢下水了。
  
  无奈之下,二麻子让开船师傅回到驾驶舱,向过往船只发送求救信号,希望有路过的船只能够拖我们一把。
  
  天色渐渐黑沉下去,发送了数次求救信号,都没有受到回复。
  
  洪灾刚刚过去不久,几乎都没有人出来跑船,只有我们这艘采砂船,孤零零地漂荡在黄河上。
  
  我们躺在船舱里面,翻来覆去睡不着,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太过诡异,没有人睡得着。
  
  周波把我叫起来,让我陪他一起去船尾撒尿。
  
  我知道周波心里害怕,于是便陪着他出去。
  
  刚走到船尾,周波正准备扒拉开裤子,忽然看见船尾立着一个人,把我们吓了一跳。
  
  我喊了一声谁在那里,但是那人一声不吭,一副充耳不闻的样子。
  
  我皱起眉头,朝着那人走过去,没走两步,就吓得一跤摔倒在地上,一边惊呼一边往后滚,差点把周波撞下河。
  
  周波将我拉起来,问我见鬼了吗,我指着船尾那个人影,结结巴巴地说:“老黑……老黑……”
  
  “老黑回来了?!”
  
  周波疑惑的嘀咕了一声,然后拉亮了船尾的灯泡。
  
  一盏灯泡幽幽亮了起来,昏黄的灯光下,但见老黑浑身湿漉漉的杵在那里,两只眼睛浑圆睁得老大,眼珠子一动不动,嘴巴微张,嘴里像是含着什么东西。
  
  周波喊了两声老黑,老黑没有任何反应。
  
  我咽了口唾沫对周波说:“快去叫人!你没看出来,老黑……已经死了吗?”
  
  周波这才反应过来,叫了声“妈呀!”,屁滚尿流的往船舱里跑,一边跑一边喊:“老黑死啦!快来人呀!老黑死啦!”

黄河镇妖司:http://www.longfu8.com/11/112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