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镇妖司

返回首页黄河镇妖司 > 第12章 头发丝

第12章 头发丝

  河水拍打着船舷,哗哗作响。
  
  然而船尾甲板上,却是死一样的沉默。
  
  十几二十人,愣是没有一个人说话,每个人表情都像吃了屎一样难看。
  
  虽然我们都知道老黑凶多吉少,但是没有人能够想到,老黑竟然以这样一种方式“回来”。
  
  与其如此,我们宁愿他不要回来。
  
  在河里溺死的老黑,是如何爬上船尾甲板的?
  
  而且一个已经死去的人,又怎么能像木头桩子般立在甲板上?
  
  二麻子壮着胆,走到老黑面前,然后绕着老黑走了一圈,老黑的尸体不断往下淌水,吧嗒吧嗒。
  
  工头对二麻子说:“麻子哥,老黑的嘴里……好像有东西……”
  
  二麻子掰开老黑的嘴巴,瞅了瞅,伸出手指,从里面夹出一团黑乎乎的东西。
  
  所有人都瞪大眼睛,老黑嘴里,竟然塞着一团浓密的头发丝!
  
  没有人注意到我的表情,我仿佛被雷击了一样,踉跄着后退一步。
  
  头发丝!
  
  又是头发丝!!
  
  难道说,这几天所遭遇的一切,都是“蛇头手镯”在搞鬼?!
  
  蛇头手镯一直都没有放过我们?!
  
  我的内心掀起惊涛骇浪,靠着船舷大口大口地喘气,不停打着干呕,却又什么都吐不出来。
  
  扑通!
  
  老黑的尸体被二麻子重新推下甲板,落入黄河,随波漂流。
  
  突然,二麻子一个箭步冲到我面前,一把揪住我的衣领,将我重重摔在甲板上。
  
  周波见状,赶忙上前制止,二麻子却从腰间掏出一把明晃晃的匕首。
  
  周波毕竟是个半大孩子,看见匕首,登时不敢动弹,只是惶恐地望着二麻子,问他要做什么。
  
  “你家老爷子跟我说过,这一切的祸事都是一只蛇头手镯引出来的,是不是?”二麻子眯着眼睛问周波。
  
  周波点点头,脸有愧色,因为蛇头手镯是他捡回来的,祸事也是他最先惹出来的。
  
  当!
  
  二麻子突然将匕首插在我的脑袋边上,吓出我一身冷汗。
  
  二麻子抬手扇了我两个耳光,抽得我的耳朵嗡嗡响,然后他一把扯开我的衣袖,怒吼道:“你们看!”
  
  两只蛇头手镯,在黑夜里显得十分刺眼。
  
  众人看见我手腕上戴着的蛇头手镯,齐齐发出一声惊呼。
  
  尤其是周波,用一种极其震惊的眼神看着我:“阿九,蛇头手镯……手镯怎么在你那里……而且……而且还变成了一对?!”
  
  “我也不知道……蛇头手镯自己找上门来的……老爷子让我戴上它……”我无力地解释着,虽然我说的是实话,但我知道,我的解释无人相信。
  
  二麻子冷笑两声:“你当我们都是傻子吗?以前我的船上从未出过事,自从你上船以后,祸事不断。陈阿九,你老实交代,这一切是不是你在搞鬼?”
  
  “不……不是……”我默然闭上眼睛,拼命摇头。
  
  “哼,不是你?!那你怎样解释手镯的事情?”二麻子将匕首架在我的脖子上,神情狰狞,仿佛随时有可能割断我的脖子。
  
  四面八方传来刺耳的骂声:“陈阿九,死到临头了还嘴硬!”
  
  “麻子哥,宰了他,为死去的老黑报仇!”
  
  “是呀,弄死他,不弄死他,他就会弄死我们!”
  
  “把他扔到河里去,要不然他还会祸害我们!”
  
  眼泪无声滚落,我紧紧攥着拳头,心里充满委屈,但我懒得解释,因为我知道我的解释十分苍白。
  
  二麻子将我从甲板上拽起来,一边比划着匕首,一边恶狠狠地对我说:“祸事是你搞出来的,现在,你去搞定开船的事情。搞定了,我就暂且饶你一条狗命。搞不定,你就去跟老黑陪葬吧!”
  
  二麻子说完这话,一脚踹在我的屁股上,将我踹入河里。
  
  哗啦!
  
  我跌入翻涌的黄河,众人站在船尾甲板上,表情冷漠的看着我。
  
  此时此刻,所有人都认定我是“幕后真凶”,所以没有人同情我,甚至,他们巴不得我死在黄河里。
  
  不过,从内心深处来说,我并没有怨恨他们。
  
  这一连串的祸事,都源自于蛇头手镯,现在,蛇头手镯出现在我的手里,我肯定具有重大嫌疑,如果这对蛇头手镯落在别人手里,我的态度肯定也跟二麻子他们的态度一样。
  
  二麻子弯下腰,用匕首咣咣敲打着船舷,然后用刀尖指着我,冷冰冰地说:“是死是活,你自己选!”
  
  工头取下一支强力手电,丢给我。
  
  我抿了抿嘴唇,深吸一口气,一个猛扎潜入水里。
  
  水下黑漆漆的一片,伸手不见五指,我拧亮手电,手电的光在浑浊的水里并不是很明亮,但是那微弱的光亮却像是一团希望之火,让我感受到一丝淡淡的温暖。
  
  事情已然这样了,就算是死,我也要死个明白,看看这水下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过,老爷子说过,这对蛇头手镯的主人好像并不会害我,要是害我的话,我早都死了,怎么可能活到现在?
  
  既然蛇头手镯的主人不会害我,那我也没什么好怕的。
  
  想到这里,我的心情反而平复了不少,朝着船底游过去。
  
  我原本以为,船底下面可能会立着恐怖的水拔子,但令我没有想到的是,船底下面竟然包裹着一大团浓密的水草。
  
  我游到近处,才发现面前漂浮的并不是水草,而是一大团浓密的头发丝。
  
  那头发丝像是从河床下面长出来的,又浓又密,看上去就像是一团在水里渲染开来的墨汁,数量多得惊人,几乎覆盖了整个船底,把船底缠绕得死死的。
  
  如果不是亲眼目睹眼前的异象,我简直不敢想象,头发丝的力量,竟然可以拖住一艘采砂船。
  
  这些诡异的头发丝究竟从何而来,它们明显比传闻中的水拔子还要恐怖。
  
  刚开始我还怕自己被那些头发丝缠住,但我很快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当我游向那些头发丝的时候,那些头发丝居然自动让开,它们不仅不攻击我,反而还放我通行,这是怎么回事?

黄河镇妖司:http://www.longfu8.com/11/112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