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镇妖司

返回首页黄河镇妖司 > 第13章 报应

第13章 报应

  胸腔里的氧气快要用完了,我赶紧浮出水面。
  
  见我从水里冒出脑袋,二麻子有些意外:“陈阿九,你居然活着回来了?”
  
  工头说:“老黑下去就死了,陈阿九却活着回来了,这更加证明,陈阿九就是幕后真凶!”
  
  我看了工头一眼,无语的摇了摇头。
  
  在他们的心中,已经认定我是凶手,所以不管我怎样解释,他们依然不会改变这个想法。
  
  “下面是什么情况?”二麻子问。
  
  我如实回答他,说船底下面有一大团诡异的头发丝,这些头发丝就像水草,死死缠住了采砂船,所以采砂船无法动弹。
  
  二麻子随手把匕首抛给我,我问他这是做什么,二麻子说:“你说做什么?不把头发丝清理掉,采砂船怎么开得动?你下去,把船底的头发丝清理干净再上来!”
  
  “你……”我握着匕首,不知道说什么好。
  
  就在这时候,一个厚重苍老的声音从远处的河面上飘来:“阿九,上船!”
  
  我听见这个声音,一下子红了眼眶。
  
  此时此刻,这个声音对我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老爷子来了!
  
  我唯一的亲人,老爷子来了!
  
  循声望去,黑漆漆的河面上出现了一点昏黄的光亮,只听突突突一阵响,一艘乌篷小船如利箭般从黑暗里射出来,飞快靠近采砂船。
  
  那艘乌篷小船浑身乌黑,跟黑夜融为一体。
  
  来到近处,但见老爷子独自一人站在乌篷小船的船头,双手叉腰,如同一尊雕像,眉宇间透露出威严的气势。
  
  对于跑船的人来说,是不会把船身弄成黑色的,尤其是乌篷小船,印象中都是用来拉死人的。
  
  老爷子因为经常处理黄河古道里的一些邪乎物件,其中也少不了死尸之类的邪物,所以他开着乌篷小船并不是什么稀奇事儿。
  
  老爷子右手自腰后抽出一根鞭子,那根鞭子是我家的赶牛鞭,之前周波背上长头发的时候,老爷子就用这根鞭子治好了周波的怪病。
  
  老爷子手法娴熟,凌空一甩鞭子,长鞭破空而至,就像一条灵蛇,缠住我的胳膊。
  
  然后老爷子沉声发力,就像拔萝卜一样,一下子将我从河里扯出来,腾身落在乌篷小船的甲板上。
  
  老爷子的身形不算高大,有些削瘦,上了年纪,背也有些微驼,由于常年跑船,皮肤也比较黑,但是此时此刻,老爷子的背影在我眼中,却是无比高大威猛,竟隐隐有种泰山般的气势。
  
  看见老爷子,我再也藏不住心中委屈,哇的失声痛哭。
  
  老爷子没有回头,沉声说道:“阿九,你记着,男子汉大丈夫,有两件事情不能做!不能在外人面前哭,那样只会显得自己懦弱。不能给外人下跪,那样会失去做人的尊严!”
  
  我点点头,紧咬嘴唇,硬生生止住哭声。
  
  古语有云:“男儿有泪不轻掸”、“男儿膝下有黄金”,原来是这么个道理。
  
  老爷子站在小船甲板上,昂首挺胸,眼神如刀,冷冷盯着采砂船上的二麻子。
  
  二麻子被老爷子盯得心里发毛,主动开口道:“三爷,你是懂门道的人,你来说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你又来解释解释,蛇头手镯为什么会出现在陈阿九的手上?这一切到底是谁在搞鬼?”
  
  老爷子没有理会二麻子,也没有做出任何解释,一个猛扎跃入水中,消失在水面上。
  
  河面上静悄悄的,没有人说话,我们都知道,老爷子这是处理船底的头发丝去了。
  
  我的心弦绷得紧紧的,两眼紧紧盯着水面,一口大气都不敢喘,生怕老爷子发生意外。
  
  不过还好,片刻以后,老爷子浮出水面。
  
  老爷子浑身湿漉漉的,显得有些疲惫,他对二麻子说了句:“可以开船了!”
  
  二麻子将信将疑,立即让开船师傅去试试。
  
  很快,采砂船的马达轰鸣声重新响起,采砂船在水面上缓缓移动,竟然真的能够行驶了。
  
  谁也不知道老爷子刚才去水下做了什么法,竟然让采砂船摆脱了那些头发丝的纠缠。
  
  采砂船重新启动,船上传来阵阵欢呼声。
  
  我目送着采砂船从面前缓缓驶过,周波站在船尾甲板望着我,眼神有些复杂。
  
  我知道,从周波看见我手腕上的蛇头手镯开始,他已经不再信任我了,我们的友谊出现了裂痕。
  
  “阿九,回家!”
  
  老爷子启动乌篷小船,突突突往石磨村方向开去。
  
  天明时分,我们满身疲惫的回到石磨村。
  
  我太累了,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简单冲了个凉,什么东西都没吃,倒床便睡。
  
  这一觉足足睡了一天一夜,直到第二天清晨才爬起来,终于恢复了些许元气。
  
  我牵着老黄牛,准备去地里干农活,就看见很多人往河滩边聚集,像是出了什么事。
  
  我跟过去才知道,二麻子死了!
  
  二麻子死在自己的采砂船上,死状很古怪,跪在甲板上,七窍流血,低着头,像是在忏悔。
  
  又过了两天,那头用来镇河的大铁牛,竟然被一辆大卡车送回来了。
  
  我们还以为是周村长努力的结果,后来一问才知道,是有关部门主动送回来的,之前那支运送大铁牛的考古队,在路上出了车祸,具有丰富经验的卡车司机,竟然驾着车冲下了山崖,车上所有人全部遇难。
  
  有关部门把大铁牛从山沟沟里吊起来以后,觉得大铁牛太过邪门,于是赶紧派人送了回来。
  
  对于镇河铁牛的回归,老爷子非常高兴,赶紧让周村长安排人手,驾驶着二麻子的那艘采砂船,载着大铁牛去了黄河上,重新把大铁牛放入黄河。
  
  办完这事,老爷子长舒了一口气,心情也好了许多,回来的时候还特意切了些卤肉,让我陪他喝一杯。
  
  老爷子放下酒杯说:“镇河铁牛回来了,我也就放心了!”
  
  我给老爷子斟上一杯酒:“爷,你说二麻子的死,还有那支考古队的车祸,是不是也是因为这头镇河铁牛?”
  
  老爷子抬头望了一眼夜空中的明月,眯着眼睛,幽幽说道:“因果轮回,一切都是报应!”

黄河镇妖司:http://www.longfu8.com/11/112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