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镇妖司

返回首页黄河镇妖司 > 第15章 透明棺材

第15章 透明棺材

  不知道是不是天冷的缘故,这口透明棺材表面,竟然还飘荡着一层寒烟。
  
  当时我个头比较小,就蹲下身来仔细观看棺材里面的情况。
  
  棺材里面的那具死尸,着实把我吓了一跳,给我造成了很长时间的心理阴影。
  
  那具死尸也分不清楚是男是女,他(她)浸泡在一汪有些泛黄的液体里面,体表包裹着一层鱼鳞。
  
  我原本以为那层鱼鳞是一件像鱼鳞一样的奇怪衣服,后来我仔细一看,惊惧地发现,那鱼鳞竟是从死尸体内长出来的,巴掌大的一片,跟鱼一样,鳞片和皮肉是连在一起的,那这具尸体,到底是人的尸体……还是鱼的尸体?
  
  如果说他是人吧,他又长着鱼的特征;如果说他是鱼吧,他看上去又像是人的形态,这到底是个什么古怪东西?
  
  而且,我第一次看见棺材里面竟然装着水,尸体泡在水里,就像医学实验室用福尔马林泡着尸体器官,让人心里发毛。
  
  老爷子神情凝重,围着透明棺材走了三圈。
  
  旁边那些围观的村民都在议论纷纷,有大胆的人提议把棺材打开看看,也有人说这口棺材不能动,还有人说棺材里那具半人半鱼的尸体,很可能是传说中的鲛人云云。
  
  周村长被吵得不行,大吼一声:“都给我安静,听听三爷怎么说?”
  
  老爷子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左手掐了掐指头,让在场属龙的人留下,其余人全都离开河滩。
  
  村民们也不知道老爷子葫芦里装着什么药,带着满腹疑惑离开河滩。
  
  河滩上留下几个属龙的村民,老爷子又说:“女同志,以及腊月间的龙都走吧!”
  
  几个属龙的女人离开了河滩,腊月间的龙也就是农历十二月份的龙,这个月份生的属龙人,也跟着离开。
  
  当时正值农历腊月,用老爷子的话讲,腊月间的龙留在这里不太好,会有些冲煞。
  
  这样几轮淘汰下来,只剩下了四个属龙的汉子,一个少年,一个青年,一个中年,一个老年。
  
  老爷子看了四人一眼,说了句“甚好”,然后问四人讨要了他们的生辰八字,并摸出四张黄符,直接咬破右手食指,蘸着指尖血,将四人的生辰八字一一写在黄符上面。
  
  最后,老爷子将这四张黄符,全都贴在那透明棺材上面。
  
  接着,老爷子让人送来绳子,命令四个属龙人将这口透明棺材重新抬回河里。
  
  河面泛起咕噜咕噜的泡泡,透明棺材很快沉入河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送走透明棺材以后,老爷子就跟周村长建议说:“今年的清淤工程就进行到这里吧,暂时停止了!”
  
  周村长还想问个究竟,但是老爷子摆摆手,显得很疲倦的样子,一句话都没说,径直回了家。
  
  后来,村子里也没发生什么怪事儿,平平安安过去了。
  
  那四个属龙的汉子之后的命运好像都不错,那个少年考起了一所名校;那个青年去省城做生意发了财;那个中年老来得子,还收获了一对龙凤胎;而那个老年,迄今都八十来岁了,依然长寿,身体矍铄,儿孙满堂。
  
  我长大以后,也问过老爷子那口透明棺材的事情,老爷子仅用一句“天机不可泄露”就把我敷衍了过去。
  
  问了几次,老爷子不肯说,我也懒得追问了。
  
  经过半天行船,我们抵达了马头村。
  
  之前我提起过马头村,也就是发生过尸抱船事件的那座小村庄。
  
  马头村因为地理位置比较好,自古以来都是一个船只停泊的码头,久而久之这里有了人气,便形成了村落,后来就取名“码头村”。再后来,马姓家族成了这里的主要村民,码头村也就改名成了“马头村”。
  
  当然,还有一种说法,说是这个口岸形似一个马头。
  
  自从那次尸抱船事件以后,村子里便修了一座祠堂,供奉上了那些死者的灵位。
  
  慢慢地,这座祠堂就成了马头村的“公墓”,但凡村里的人过世,就会在祠堂里添加一个灵位。
  
  本村人都认为,祠堂里祖祖辈辈的亡魂能够庇护他们,所以对这座祠堂非常看重,祠堂里也是香火不断。
  
  一下了船,马村长亲自前来迎接,然后将我们带到了村里的祠堂,他说黄河古道里捞出的那个古怪东西,就放在祠堂里面,因为他觉得那东西有点邪乎,所以想用祠堂的香火气息来暂时“镇住”那个东西。
  
  老爷子向马村长询问那是一件什么东西,马村长一边走一边比划:“喏,一口……这么大……的青铜钟……比寺庙里的晨钟还大……能够罩几个人在里面……我们用了好几台拖拉机才把它拖上来的……”
  
  比晨钟还大的青铜钟?!
  
  老爷子面色冷峻,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加快了脚步。
  
  远远地,我们便看见了那座祠堂,掩映在一片竹林的后面,风吹过,那片竹林就哗哗作响,空气中飘散着一阵阵香火味。
  
  我们还没走进祠堂呢,忽听祠堂里面传出咣当咣当两声响,那声音沉闷悠长,在竹林里久久回荡。
  
  我们一听就知道,这是有人在敲打那口青铜钟!
  
  马村长皱起浓眉,不悦道:“我不是命令任何人都不准乱碰那口青铜钟的吗?这是把我的话当成耳边风吗?”
  
  马村长当先走到祠堂门口,就听嘻嘻哈哈的笑声,一男一女两个半大孩子,一前一后从祠堂里跑出来,逃入竹林里面。
  
  一个中年汉子从祠堂里追出来,手里还挥舞着一把扫帚,差点一扫帚砸在马村长的脑袋上。
  
  “马长顺,你在干嘛?”马村长冲那中年汉子厉声呵斥道。
  
  名叫马长顺的中年汉子赶紧放下扫帚,马村长很生气,问他:“我不是让你们看好青铜钟,谁也不准碰的吗?刚刚是谁敲响了青铜钟?”
  
  马长顺挠了挠脑袋,一脸愧疚的说:“村长,这事儿怪我,我刚才打了个盹,没想到朱家两小子偷跑进祠堂玩,敲响了青铜钟,我这才惊醒,就抄起扫帚把他们赶出来了!”

黄河镇妖司:http://www.longfu8.com/11/112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