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镇妖司

返回首页黄河镇妖司 > 第16章 丢魂

第16章 丢魂

  “马长文呢?就算你睡着了,马长文不是还在吗?他为什么没有阻止那两个孩子?孩子不懂事,难道马长文也不懂事吗?”马村长一边训斥着一边走进祠堂。
  
  马长顺跟在马村长后面,小心翼翼地回答说:“马长文一大早就回家休息去了!”
  
  “回家休息?”马村长皱起眉头:“没我的同意,这是擅离职守!”
  
  “他好像生病了,脸色很差,精神状态也不好,我就让他回去了!”马长顺解释道。
  
  “平时不是挺健壮的一个人吗?”马村长嘀咕了两句,然后回头对老爷子说:“喏,三爷,这就是从黄河古道里挖出来的青铜钟!”
  
  一口青铜大钟,伫立在祠堂中央。
  
  跟马村长描述的一样,这口青铜钟确实很大,泛着古老的幽光,散发出浓浓的神秘之感。
  
  青铜钟表面刻满了各种各样奇怪的花纹,还有一些蝌蚪状的符咒图案,密密麻麻,神秘中又透露着深深的诡异。
  
  最令人悚然的是,在这口青铜钟上面,竟然刻着九颗蛇头。
  
  那九颗蛇头狰狞可怖,雕刻得栩栩如生,仿佛有九条恶蛇要破钟而出,蛇头已经钻了出来,蛇身还在青铜钟里面。
  
  我只看了一眼,便情不自禁地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突然,我心中一动,这青铜大钟上的九颗蛇头,看上去为什么这样眼熟呢?
  
  一道闪电划过我的脑海,我浑身一震,一把撸起袖口,露出手腕上的蛇头手镯,但见蛇头手镯上的九颗蛇头,竟然跟青铜大钟上的九颗蛇头一模一样!
  
  我怔怔地站着,心乱如麻,这九颗蛇头究竟寓意着什么?我所佩戴的蛇头手镯,跟这口青铜大钟,又有何神秘的联系?
  
  老爷子背负着双手,绕着青铜大钟不停转圈,每转一圈,他的脸色就凝重一分。
  
  三圈过后,老爷子的面容已经冷峻的如同一块坚冰。
  
  马村长忍不住问道:“三爷,你可知道这口青铜大钟是什么来历?”
  
  老爷子停下脚步,盯着青铜大钟上的九颗蛇头,缓缓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魔器!”
  
  “啥?魔器?”马村长一脸问号:“魔器是什么东西?”
  
  老爷子没有正面回答马村长的问题,他说:“这玩意儿,普通人碰不得,马村长你做得很好,第一时间把这东西封存了起来!”
  
  马村长点点头:“三爷,那依你的意思,这件……魔器……应该如何处置?”
  
  “从哪来回哪去,找艘大一点的机动船,最好是货船,我亲自开船把这口青铜钟送回黄河里去!”老爷子这话说的斩钉截铁,不容抗拒。
  
  马村长跟老爷子说了很多感谢的话,然后让马长顺赶紧出去联系货船。
  
  马长顺刚刚走到祠堂门口,迎面而来一个人影,正好跟马长顺撞了个满怀。
  
  马长顺哎哟一声,捂着胸口摔倒在祠堂门口,但见来人是个三十出头的妇女,面容焦急,满脸的哭哭啼啼。
  
  马长顺扶着门槛爬起来:“长文嫂,你这是干啥呢?”
  
  长文嫂哇的一下痛哭出声,对着马村长就喊:“村长……马长文……我家马长文……快不行啦……呜呜呜……”
  
  一听这话,马长顺急得第一个跳了起来:“马长文早上说他不舒服,我让他回家休息,怎么……怎么才半天时间就不行了?他这是……这是什么病来得如此猛烈?”
  
  长文嫂抹着眼泪:“我也不知道呀,村长,你赶紧去我家看看吧!”
  
  马村长叹了口气,让老爷子在祠堂稍作休息,但老爷子不肯,说既然来了,就跟着一块儿去看看马长文。
  
  马长文的家离祠堂不远,直线距离也就一百多米,两分钟就走到了。
  
  我们在卧房里面,见到了已经卧床不起的马长文。
  
  墙上挂着一些照片,照片上的马长文穿着军装,英姿勃勃,是个非常健壮的军人。
  
  马村长跟我说,马长文以前当过兵,身体素质非常好,退伍回村以后,一直担任马头村的民兵队长,一年四季从不生病,没想到这一生病,竟然就起不来了。
  
  马长文躺在床上,那张脸惨白如纸,毫无生气,我第一感觉便是,这是一张死人脸!
  
  马长文眼窝深陷,呼吸急促,连坐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一副病入膏肓的样子。
  
  马长顺赶紧扶住马长文,让他躺下,马长顺跟马长文关系不错,而且本来也是堂兄弟,看见马长文这副样子,马长顺登时就红了眼眶:“长文……你……你这是生了啥病啊?”
  
  马长文张了张嘴巴,想要说点什么,但是又提不上劲,看那样子随时都有可能断气。
  
  长文嫂哭着说,马长文的身体一向很好,早上从祠堂回来,他说身体有点不太舒服,可能在祠堂里守夜的时候着了凉,直接躺到床上便睡了。
  
  睡到傍晚的时候,长文嫂想要叫马长文起来吃点东西,却发现马长文已经不行了。
  
  长文嫂也不知道马长文患了什么病,赶紧跑去找村里的大夫,大夫来看了看,也没辙,直接让长文嫂准备后事,长文嫂吓得六神无主,于是跑来找到马村长。
  
  马村长向老爷子求助:“三爷,你神通广大,你能不能看看,长文他这是患了啥病呀?”
  
  老爷子伸出手,扒开马长文的眼皮看了看,又摸出一匝红线,缠在马长文的手腕上,就像医生把脉一样,轻轻拨弄着红线。
  
  马村长他们屏息凝神的看着老爷子,不知道老爷子这是在做什么。
  
  半晌,老爷子停下来,摇头说道:“他这不是病!”
  
  “不是病?那是什么?”众人诧异的看着老爷子。
  
  老爷子收起红线,缓缓说道:“他这是……丢了魂……”
  
  丢魂?!
  
  老爷子一口说出马长文的病结所在,马村长他们面面相觑,也不知道“丢魂”是个什么情况。
  
  长文嫂咚的就给老爷子跪下了,哭喊着说:“老神仙,求求你救救我家长文吧!”
  
  老爷子竖起手掌,示意长文嫂不要说话,然后转头问马长文:“你在祠堂里的时候,有没有碰上过什么怪事?”
  
  马长文转了转眼珠子,像是有话要说。
  
  老爷子将马长文扶着坐在床上,伸手按在马长文的后背心,马长文终于从喉头里憋出一句话:“昨晚……守夜的时候……我看见……看见自己的影子……在青铜钟里面走来走去……”

黄河镇妖司:http://www.longfu8.com/11/112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