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镇妖司

返回首页黄河镇妖司 > 第22章 排教

第22章 排教

  “呜——呜——呜——”
  
  一阵刺耳的汽笛声响,将我从上古时代拉了回来。
  
  眼前突然投下一团阴影,抬头一看,一艘大型货轮竟然横亘在黄河上面,挡住了我们的去路。
  
  那艘货轮就像一座小山,无论我们的货船怎样鸣笛,对方都没有丝毫要避让的意思。
  
  我皱起眉头,在心里问候了货轮船长的祖宗十八代。
  
  那艘货轮不按航道行驶,是一种极其危险的驾驶行为,眼见对方拒不避让,我们的小货船没有办法,只能被迫逼停。
  
  双方船只根本不是一个重量级,我们的小货船如果撞在那艘货轮上面,立马就得船毁人亡。
  
  负责开船的汉子非常生气,从驾驶舱里冲出来,火冒三丈,踮着脚尖破口大骂。
  
  老爷子面色平静,冷冷说道:“来者不善!”
  
  我皱起眉头,这艘货轮摆明是故意挡道的,难道是来找我们麻烦的?
  
  我和老爷子初来乍到,这两天都待在马头村,不可能在黄河上得罪什么人,莫非对方是来找船上四个汉子的麻烦?
  
  但是开船的汉子却说洪灾过后,他们这还是第一次出船,哪里会得罪什么人呢?
  
  对方不是冲我们来的,也不是冲那几个船员来的,那他们为什么而来?
  
  我和老爷子对望一眼,两人眼神交流了一下,同时想到一个问题,难道……对方是为了那口青铜妖钟而来?
  
  这时候,货轮的甲板上突然升起了一面旗帜。
  
  旗底为白色,上面有一个浓墨般的黑色大字:排!
  
  令我没想到的是,刚才还在破口大骂的四个船员,在见到这面旗帜以后,竟然脸色大变,像是碰上了什么可怕的事情,扑通通全部跪在甲板上。
  
  我吓了一跳,赶紧问老爷子这是怎么回事,老爷子面沉如水,冷冷说道:“排教拦路!”
  
  排教?!
  
  我心中一凛,没想到今日在黄河古道上,竟然碰上了传说中的排教。
  
  但凡在水上讨生活的人们,乃至临江临河的广大百姓,“排教”的名号几乎是家喻户晓,就算是我们这些后生小辈,也听闻过不少排教的传奇故事。
  
  排教,源于江上放排的排工。
  
  所谓放排,是位于江上游的林场向下游运送木料的一种手段,上游林场的工人先是将山中溜下来的大原木滚到江里,用竹绳和大铁钉将三层大原木捆成一个木排,然后将十几个大排连成一串,并且在其中的一个木排上放上一些生活必需品,搭上一个小帐篷,排工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就生活在木排上,负责把这一长串的木料运送到下游接货人的手上。
  
  放排的工作十分艰辛,上游江中的水道里水流湍急而且礁石遍布,排工的水性要求极高,而且无论早晚都不得休息,一个不当心,连排带人整个撞在礁石上,就是粉身碎骨。几天下来,紧绷着的神经和大量消耗的体力,都足以让这些五尺高的汉子形容憔悴。
  
  相传排教的始祖,是唐朝时的法师陈四龙,传说他祖籍湘阴,非僧非道,法术自成一家,为人行侠仗义,因为有感于排工们生活的艰辛困苦、朝不保夕,从而发下宏愿,在有生之年治理洞庭水路,清除礁石、斩杀水怪,并且教导排工们在木排上摆上大鼓、按上橹,在放排时打鼓助威以祛邪祟,并且用橹来引导方向,久之,兼成一派。
  
  排教之中不设教主,而是由排头来管理一切,所谓排头,便是在竹排上击鼓施法之人,因为放排的生活朝不保夕,从而养成了排工们好凶斗狠的性格和对排头近乎盲目的信仰,这样的特色让排教具备了非常强大的凝聚力,而排教上千年的源远流长,也让这些排头之中藏龙卧虎。
  
  所以,时至今日,排教的势力非常强大,乃江湖三十六门当中,最大的一个门派,“有水的地方就有排教”,这句话一点都不含糊。
  
  不过,随着社会的发展,排教也在跟随时代的脚步转型,他们除了放排以外,还囊括了水运,渔业,采砂,索取保护费等一切水上生意。
  
  排教人数众多,势力庞大,关系网深厚,黑白通吃,普通船员和百姓自然是不敢招惹。
  
  相传头几年在黄河上,一个拥有十几艘采砂船的大老板,自恃兵强马壮,拒不向排教臣服,还屡次跟排教作对抢生意。最后惹火了排教,被一夜灭门,二十多具尸体血染黄河,采砂生意瞬间崩盘,最后全部被排教接手。
  
  类似的传说数不胜数,排教凶狠的形象早已深入人心,所以这些跑船的汉子,对于排教是非常畏惧的。
  
  刚才他们辱骂了排教的人,生怕招来杀身之祸,吓得直接跪下了。
  
  嗖!嗖!嗖!
  
  几根钢索从货轮上面飞出来,钢索前端挂着铁钩,当当当一阵响,那些铁钩就像爪子一样,牢牢抓住小货船的船舷,令小货船无法动弹。
  
  紧接着,货轮的船舷外面放下几根粗绳,数名排教的汉子就像训练有素的特种兵,抓着绳索滑下,稳稳落在小货船的甲板上。
  
  这些个汉子都是风里来雨里去的人,穿着清一色的白褂黑裤,露出黝黑壮实的身板,眼睛里闪烁着凶悍的光。
  
  排头自后面走出,生得肩宽膀圆,顶着一个亮闪闪的光头,嘴角挂着笑。
  
  他的嘴角有条疤,当他笑起来的时候,那条疤就像裂开了一样,非常丑陋,给人一种凶狠之感。
  
  这人的模样让我有些害怕,我不由自主地退到老爷子身后。
  
  排头在甲板上走了一圈,连续飞起几脚,将船上的四个船员扑通扑通踹入黄河,然后也不顾他们的死活,笑嘻嘻走到我们面前。
  
  排头冲着老爷子抱了抱拳:“这位便是大名鼎鼎的陈三爷对吧?”
  
  老爷子昂首挺胸,气场很足:“不知阁下是哪位排头?”
  
  排头摸了摸光溜溜的脑袋,嘿嘿笑道:“在下绰号‘三笑和尚’,因为我这人有个习惯,在杀人之前喜欢大笑三声!”

黄河镇妖司:http://www.longfu8.com/11/112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