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镇妖司

返回首页黄河镇妖司 > 第23章 来者不善

第23章 来者不善

  三笑和尚。
  
  一个人能够把杀人这种事情说的轻描淡写,可见此人绝非善类。
  
  正所谓“善者不来来者不善”,三笑和尚既然找上我们,必定有他的目的。而在这之前,我们跟三笑和尚从未有过交集,所以我猜测三笑和尚肯定是为了青铜妖钟而来。
  
  现在小货船上只剩下我和老爷子两个人,对方有十数人,如果真的发生摩擦,我们决计讨不到好处。
  
  老爷子面不改色,问三笑和尚道:“你找我有事?”
  
  三笑和尚脸上堆着笑,这种笑里藏刀的人最为可怕。
  
  三笑和尚说:“你是三爷,我是三笑和尚,咱俩的名字里都带着‘三’字,也算是有缘。三爷是个爽快人,我也是个爽快人,实不相瞒,今日来找三爷,是想和三爷做笔买卖!”
  
  “买卖?”老爷子挑了挑浓眉:“我又不是生意人,你要做买卖,只怕是找错人了吧?”
  
  三笑和尚嘿嘿一笑,背负起双手,眯眼瞅着老爷子:“今年发大水,我们没啥活干,但是这么多兄弟要吃饭呀,迫于生活的无奈,我们只能做一些文物买卖补贴家用。前几日听闻马头村挖了个青铜钟,最近青铜器皿的市场行情比较好,所以我们寻思着把这口青铜钟收购了。只可惜我们晚了一步,赶到马头村的时候,才得知青铜钟被三爷给带走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口青铜钟此时应该在这船上吧?”
  
  说这话的时候,三笑和尚的目光越过我和老爷子,落在货舱的那块大帆布上,那块大帆布下面,笼罩着青铜妖钟。
  
  跟我猜测的一样,这个三笑和尚果然是为了青铜妖钟而来。
  
  排教的人行事,自来都是我行我素,黑白通吃,只要他们看上眼的东西,威逼利诱,巧取豪夺,无所不用其极。
  
  三笑和尚没有动手直接抢夺青铜钟,都算是很客气了,如果不是老爷子的威名在这里放着,以三笑和尚这群人的德性,只怕早就用强了。
  
  老爷子也不含糊,点点头道:“你们排教可真是什么生意都敢做呀!没错,那口青铜钟确实在这船上,可是,那口钟并不是用来买卖的。所以,三笑排头,请回吧!”
  
  “呵呵,三爷,瞧你这话说的,兄弟们不也是为了吃口饱饭嘛!”三笑和尚虽然在笑,但那笑意却越来越冷,他说:“三爷,你放心,我三笑和尚做买卖,童叟无欺,只要你把青铜钟卖给我,价钱好说,绝对不会亏待你!”
  
  老爷子摸了摸胡子,哈哈笑道:“如果这是一口普通的青铜钟,马头村何需请我出面处置?说句不好听的大实话,即使你们带走这口青铜钟,你们也没命消受!”
  
  老爷子此话一出,登时激怒了那些排教汉子,其中一个汉子指着老爷子破口大骂:“老头子,别他妈敬酒不吃吃罚酒,跟你谈买卖是给你面子,我们排教看上的东西,就没有搞不到手的,你别逼老子动手!”
  
  “滚蛋!”三笑和尚甩手给了那个汉子一巴掌:“你算个什么东西?竟敢对三爷无礼!”
  
  三笑和尚这一巴掌没有留情,那个汉子的鼻血都被扇出来了,半边脸颊肿起老高,满脸愤怒的瞪着我们。
  
  三笑和尚冲老爷子抱了抱拳:“三爷,不好意思,我的兄弟不懂礼貌,多有得罪!”
  
  顿了顿,三笑和尚话锋一转,眼神愈发变得冰冷:“三爷,你知道我们排教的汉子,常年都在这黄河上跑生活,邪乎东西见得也不少,你用不着唬我们,我就不信这口青铜钟还能把我们吃了?”
  
  看这三笑和尚的意思,今儿个非要强行“买走”青铜钟,有那么一瞬间,我真想让老爷子把青铜钟卖给他们算求。让这群贪婪之徒全都被青铜妖钟勾走魂魄。
  
  可是,老爷子肯定不会这样做。
  
  明知道青铜妖钟是个邪物,还让青铜妖钟流到外面去害人,这种事情老爷子做不出来。
  
  果不其然,老爷子的回答斩钉截铁:“请回吧三笑排头,这口青铜钟我是不会卖的!”
  
  面对老爷子的“冷酷”,三笑和尚也收敛起了笑容,他说:“三爷,说句不好听的,这口青铜钟是黄河古道里的东西,也不是你的私人物品,按照我们的行事风格,直接抢走便是。但出于对你的尊重,我才提出跟你做个买卖。所以,你最好能够聪明一点!”
  
  三笑和尚这番话充满了浓浓的威胁意味,他是在给老爷子下最后的“通牒”。
  
  老爷子也是个人物,面对这群如同豺狼般的排教教徒,竟无丝毫胆怯之意,冷冷回应道:“你不用威胁我,我说的很清楚,我是不会跟你做买卖的,这口妖钟,我会把它沉入黄河,不可能让它流到外面继续害人。你们因贪婪而死我并不同情,我只是不想害了其他无辜百姓的性命!”
  
  三笑和尚眯起眼睛:“这么说,咱们的买卖……谈崩了?”
  
  老爷子打了个哈哈,面色一沉:“我什么时候跟你谈过买卖?”
  
  “好!好!!很好!!!”三笑和尚拍了拍手:“三爷,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我们下面的买家都已经联系好了,所以今天这口青铜钟,我们是要定了!”
  
  三笑和尚话音一落,后面的那些教徒纷纷围拢上来,他们的袖口里面泛着明晃晃的寒光,每个人都藏着一把尖刀。
  
  我有些害怕,拉了拉老爷子的衣角,老爷子挺直腰板,缓缓抽出赶牛鞭,将我护在身后。
  
  老爷子低声对我说:“阿九,你听着,待会儿如果势头不妙,你就独自跳河逃走,你水性不错,应该能够逃生。他们的目标是青铜妖钟,不会太过为难你!”
  
  我咬了咬嘴唇,坚定地说:“不,爷爷,我不会独自逃走的,我要跟你在一起!”
  
  说完这话,我也发了狠,从船舷上捡起一根长长的铁钩拿在手里,这根铁钩原本是用来钩货物箱子的工具,前面的铁钩很锋利,也算是一件伤人利器。

黄河镇妖司:http://www.longfu8.com/11/112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