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镇妖司

返回首页黄河镇妖司 > 第24章 百鬼日行

第24章 百鬼日行

  三笑和尚冲老爷子啪的一抱拳:“三爷,对不住了!”
  
  三笑和尚一挥手,那些白衣黑裤的排教汉子,纷纷从袖口里拔出尖刀,如同恶狼般朝着老爷子扑上来。
  
  这些排教汉子手里的尖刀只有寸长,刀刃如纸一样薄,刀柄位置有隐形的血槽,一旦尖刀刺中目标,就会造成目标大量失血,所以这种尖刀又叫放血刀,平时用来杀鱼,打斗的时候用来杀人,一刀下去就是个血窟窿,非常阴狠的一种兵器。
  
  一个排教汉子握着尖刀窜上来,我看他扑向老爷子,顿时脑子一热,举起铁钩就迎了上去。
  
  那个排教汉子大概没想到我一个半大孩子居然敢抢先动手,当下躲闪不及,被锋利的铁钩刺中胸口,顿时惨叫着倒在甲板上,胸口瞬间就被鲜血浸红了,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旁边一个排教汉子见状,大骂一声,纵身向我扑上来。
  
  这些排教汉子都是刀口上舔血的恶狼,不仅经历过严格训练,也有着丰富的战斗经验,刚刚那人被我刺中,是被我打了个措手不及,无论是比格斗底子还是比战斗经验,我都不是那些排教汉子的对手。
  
  所以,当这个排教汉子突然向我扑来的时候,我竟有些懵逼,一时间不知道该怎样躲避。
  
  眼看明晃晃的尖刀已经逼近我的胸口,我早已经呆若木鸡,脑子里一片空白。
  
  说时迟那时快,耳畔响起清脆的鞭响,赶牛鞭凌空画了个漂亮的“S”,硬生生抽打在这个排教汉子脸上。
  
  这个排教汉子想要谋害我,老爷子自然没对他客气,一出手便是杀招,这一鞭力道极大,把那排教汉子腾空向后抽飞出去,那张脸皮开肉绽,满脸的血肉模糊,就算不死也是破相了,在地上捂着脸疯狂嘶吼,痛苦不已。
  
  这一鞭不仅抽飞了那个排教汉子,也让我从惊吓中回过神来。
  
  自鬼门关走一遭以后,我的胆子一下子大了起来,心里再也没有半点畏惧,我看得准确,猛然刺出铁钩,正中一个排教汉子的小腿,那人脚下一软,翻滚着从船舷边上栽落下去,发出扑通一声响。
  
  三笑和尚有些急了,骂了句“废物!”,就想亲自上阵。
  
  这时候,忽听身后传来扑通扑通的落水声,那十多个排教汉子,就像下锅的饺子,相继落入水中,惨叫声此起彼伏。
  
  三笑和尚猛地愣住了,茫然环顾四周,扯着嗓子喝问:“他妈的,发生什么事啦?”
  
  “水鬼……排头……有水鬼……”一个落水的排教汉子大喊了两声,脑袋便咕咚咚沉入水中,消失在水面上。
  
  我惊奇的探头张望,但见黄河之上,竟然出现了一片极其诡异的景象。
  
  河面上莫名其妙地飘了氤氲的黑气,就像浓雾一样,迅速笼罩了我们所在的这片水域。
  
  原本的朗朗乾坤,一下子变得天昏地暗。
  
  浑浊的水面上渐渐出现了无数的黑色漩涡,那些漩涡大小不一,最大的直径近五米,最小的也有一米,那些漩涡相互拉扯着,就像在江面上布下的一张巨网,又像是密密麻麻的马蜂窝,看得人头皮发麻。
  
  当然,漩涡并没有什么可怕的,黄河上跑船的人,再大的漩涡都见过。
  
  最可怕的不是漩涡,而是在每个漩涡的中间,都有一个水鬼冒出来,在那种大漩涡里面,更有十几个水鬼簇拥在一起。
  
  放眼望去,江面上冒出的水鬼密密麻麻,没有上万也有数千。
  
  这些水鬼仿佛都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死灰色的肌肤,惨白的脸庞,就像木头桩子一样挺立在水中,不沉下去,也不浮出水面,这么多亡魂竟然没有发出半点声响,就那样无声无息地盯着船上的人。
  
  水面上飘荡着黑色的雾气,那一张张死人脸在雾气中若隐若现。
  
  “妈妈呀!”我吓得腿肚子钻筋,连站都不太站得稳了,这是什么情况?大白天的,竟然活见鬼了?!
  
  那些排教汉子,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人,但在此时此刻,竟全都吓得魂不附体,有人甚至丢掉尖刀,跪在甲板上磕头。
  
  就连三笑和尚,也是脸色巨变,说话的声音都在颤抖:“百鬼日行……这是……百鬼日行啊……”
  
  按照常理来讲,鬼是不能见光的,所以鬼魂都在半夜出没,长这么大,我只听说以前在邙山那边,发生过一次“百鬼夜行”,就是很多很多的鬼魂在夜间出没。但是,这么多的亡魂大白天浮现在黄河上,这样的“百鬼日行”可谓是闻所未闻,恐怖离奇到了极点。
  
  “排头,怎么会……怎么会出现百鬼日行?”一个排教汉子惊恐地询问三笑和尚。
  
  三笑和尚紧咬着嘴唇,神色难看的说:“百鬼日行就是众多鬼魂在大白天里出现,我们都知道,鬼都是怕见到光的,这么多鬼魂在大白天冒出来,违背常理,确实是诡异莫名!我估计这些水鬼是被一个更加可怕的厉鬼操纵着,那厉鬼用鬼雾遮挡了阳光,所以这些水鬼大白天的也敢冒出水面了!”
  
  “那么……那么这些水鬼又是什么来头呢?”另一个排教汉子插嘴问道。
  
  三笑和尚指着河面说:“从古至今,不知有多少生灵葬身滚滚黄河!所以,这几千号水鬼也不过是沧海一粟罢了!”
  
  “快听!这是什么声音?”一个排教汉子突然说道。
  
  众人闭上嘴巴,凝神倾听,远处的河面上传来一阵若有若无的歌声。
  
  那歌声空灵缥缈,婉转凄凉,忽而拔高,忽而压低,如泣如诉。
  
  四周变得更加安静,那歌声也愈发清晰起来,竟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君恨我生迟,我恨君生早。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恨不生同时,日日与君好。
  
  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我离君天涯,君隔我海角。
  
  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化蝶去寻花,夜夜栖芳草。
  
  ……

黄河镇妖司:http://www.longfu8.com/11/112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