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镇妖司

返回首页黄河镇妖司 > 第26章 红衣新娘

第26章 红衣新娘

  青铜妖钟重新沉入黄河,但我的心中却没有半点喜悦。
  
  因为这跟我们计划的不一样,青铜妖钟被这些水鬼抬走的,天知道他们会抬去哪里。
  
  我忧心忡忡的看了老爷子一眼,却没想到老爷子收起赶牛鞭,抬头眺望着黄河古道上面的那顶大红花轿,从喉咙里艰涩的喊出两个字:“牧然,是你吗?”
  
  喊出“牧然”两个字以后,老爷子又自问自答道:“我知道是你!”
  
  牧然?!
  
  这是红衣鬼新娘的名字吗?
  
  老爷子知道鬼新娘的名字?!
  
  老爷子……他……他真的认识那个鬼新娘?!
  
  我极其震惊的看着老爷子,脑海里的疑问如雪花飘落。
  
  老爷子为什么会认识这个鬼新娘?
  
  为什么之前他一直不说?
  
  他到底在隐瞒什么?
  
  “爷!你……你认识她?!”我半张着嘴巴,怔怔地看着爷爷,脸上的表情十分复杂。
  
  老爷子背负着双手没有说话,河风把他的衣衫吹得猎猎作响。
  
  但见红衣新娘从大红花轿里面走出,然后自河面上缓缓走过,看上去她走得好像很慢,但实际上她的身影快如闪电,瞬间就来到我的面前。
  
  阴风扑面,我蓦地打了个哆嗦,整个人立马僵住了。
  
  红衣新娘的身上并没有那种恶心的腥臭味,反而散发出淡淡的脂粉味。
  
  此时此刻,红衣鬼新娘就站在我的面前,我跟她之间相距还不足一米。
  
  奇怪的是,我并没有一点害怕的感觉。
  
  站在鬼新娘的面前,我反而感到一种宁静安然。
  
  鬼新娘伸手摸了摸我的脑袋,有两滴水珠落在我的头上。
  
  我抬起头,发现鬼新娘竟然在哭!
  
  那两滴水珠竟是鬼新娘的血色眼泪!
  
  我怔怔地看着鬼新娘,不明白她为什么会哭,她是为我而哭吗?可是……我压根就不认识她呀!
  
  鬼新娘的脸上罩着红盖头,看不见她的面容,但是强烈的直觉袭上心头,这个鬼新娘就是出现在我梦境中的红衣女人!
  
  “你是谁?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梦里?”我开口问道。
  
  但是,红衣鬼新娘并没有回答我,她渐渐向后飘退,那一抹红色身影离我越来越远,就像一团模糊的雾气,我想抓住她,但却怎么也抓不住,这跟我梦境里的景象几乎一模一样。
  
  红衣鬼新娘踏浪而行,那首熟悉的歌谣又在江面上飘荡: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君恨我生迟,我恨君生早。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恨不生同时,日日与君好。
  
  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我离君天涯,君隔我海角。
  
  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化蝶去寻花,夜夜栖芳草。
  
  一曲歌罢,鬼新娘的身影消失在黄河古道上,那顶大红花轿也跟着沉入黄河。
  
  鬼雾渐渐飘散,黄河里的那些水鬼很快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排教的大货轮沉没了,我们所在的小货船却还完好无损。
  
  老爷子驾驶着小货船,突突突地往回走,船上的气氛无比沉闷,让人感到窒息。
  
  谁也没有想到,事情最后竟然是以如此出乎意料的方式结束。
  
  河风徐徐,晨曦穿过迷雾。
  
  我带着一种近乎质问的口吻询问老爷子:“爷,那个……那个红衣鬼新娘到底是谁?你是不是认识她?你到底隐瞒了我多少事情?”
  
  老爷子远眺着河面,幽幽说道:“有些事情,我一直没有告诉你,本意是为了你好!”
  
  “为我好?”我冷笑着别过头,生气地说:“我感觉自己像个傻子!”
  
  老爷子沉默片刻,突然问:“你真想知道?”
  
  我点点头。
  
  老爷子说:“刚才你看见的那个红衣新娘,她叫……黎牧然!她是……你娘!”
  
  轰隆隆!
  
  老爷子这句话,仿佛晴空里炸响一记惊雷。
  
  我浑身一震,差点从船舷边滚下去。
  
  这一刹那,我的身体仿佛被人抽空了,就连灵魂也被抽离了出去,在天空中飘荡了半晌,这才回到体内。
  
  我使劲挖了挖耳朵,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老爷子,以为是自己听错了:“爷,你……你……说什么?!”
  
  老爷子面色平静,重复了一遍:“她叫黎牧然!她是你娘!”
  
  之前我猜测,红衣鬼新娘之所以没有伤害我,是因为她认识老爷子的关系,但是我做梦都没有想到,红衣鬼新娘竟然是我的……娘!
  
  打从我记事开始,我便没有父亲和母亲,老爷子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
  
  小时候我特别羡慕其他小朋友,玩脏了回去,有妈妈给他们洗衣服。下雨天,有爸爸给他撑伞,背他们回家。逢年过节的时候,一大家子人围坐在一起,吃着火锅,喝着烧酒,其乐融融,好不幸福。
  
  然而我们家,一年四季只有我和老爷子两个人,老爷子还经常出去巡河,有时候春节我都是一个人过的,在家煮碗面条,卧一个鸡蛋,就算是年夜饭。
  
  这么多年,我一直渴望着家的温暖,一直渴望着父亲和母亲温暖的怀抱。
  
  我也曾追问过老爷子,为什么别人都有爸爸妈妈,而我没有爸爸妈妈?
  
  老爷子每次避而不谈,或者是岔开话题,虽然我猜到其中必然藏着什么隐情,但我万万没有想到,我的母亲,竟然变成厉鬼,漂荡在黄河古道里面。
  
  以前,我总是幻想,想象自己的母亲是一个温柔婉约的美丽女子,美得可能像那些电影明星。
  
  但是,此时此刻,老爷子却告诉我,我的母亲是个鬼!
  
  所有美好的幻想,在这一刻都被击得粉碎。
  
  这个残酷的答案,对于年幼的我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冲击。
  
  我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一下子瘫软坐在船舷上,扯着嗓子嚎啕大哭,边哭边喊:“不!她不是我娘!她是一个鬼!她不是我娘!她不是……”
  
  我抱头痛哭,眼泪如雨点般落下。
  
  我活了十六岁,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痛苦过。
  
  老爷子厚重的声音从驾驶舱里传出:“我一直没有告诉你真相,就是怕你接受不了。不过,你已经长大了,有些事情你终究是要面对的!”

黄河镇妖司:http://www.longfu8.com/11/112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