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镇妖司

返回首页黄河镇妖司 > 第27章 二十年前

第27章 二十年前

  二十年前。
  
  那个时候的华夏大地有些动荡,各路妖魔鬼怪也趁机冒了出来。
  
  黄河古道上出现了一条鲤鱼精,据目击者讲述,那条鲤鱼精体型足有卡车头大小,在黄河里游动起来的时候,就像轰隆隆行驶的火车头,但凡遇上它的船只,无一幸免。
  
  这条鲤鱼精在三门峡一带,兴风作浪好几个月,造成十数起船毁人亡的悲惨事故。
  
  更恐怖的是,很多船员连尸体都找不回来,有人说,那些船员落水以后,都被这条鲤鱼精给吃掉了。
  
  鲤鱼本身是要吃腐肉的,但是这成了精的鲤鱼,指不准更喜欢吃活人肉。
  
  附近的渔民苦不堪言,也曾组织过敢死队,由那些捕鱼经验丰富,精通水性的汉子组成船队,对鲤鱼精进行围捕。
  
  但结局很令人痛心。
  
  前去的三艘渔船,尽数沉没,一艘渔船被鲤鱼精一头撞沉,还有一艘渔船给鲤鱼精的鱼尾拍翻,最后一艘渔船最惨,虽然网住了鲤鱼精,但是被鲤鱼精拖着船在黄河里跑,最后触礁沉没。
  
  等救援队赶到的时候,河面上只漂浮着一些残肢断骸,景象惨不忍睹。
  
  正当老百姓一筹莫展的时候,黄河古道上驶来一艘乌篷小船,船头甲板站着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男子。年轻男子一袭青衣,生得浓眉大眼,十分俊俏。
  
  他背负着双手,后腰插着一根破旧的赶牛鞭,如同标枪般扎在甲板上,任由乌篷小船乘风破浪,他的身体都不会发生半点摇晃。
  
  后面的故事就很精彩了,青衣男子单挑鲤鱼精,在黄河古道里激战了一天一夜,河面都被鲜血染成了红色。最后,那条作恶多端,体型巨大的鲤鱼精,就像是抛锚的潜水艇,翻着肚子浮出水面。
  
  人们焦急地寻找青衣男子的身影,到处都找不着,就在人们以为青衣男子遇难的时候,青衣男子竟然从鲤鱼精的肚子里钻了出来,一身青衣已被染成了血衣,满脸傲然地站在鲤鱼精的肚子上。
  
  两岸百姓夹道欢迎,锣鼓喧天,鞭炮齐鸣。
  
  青衣男子的威名也在一夜之间传遍黄河两岸,他的名字叫陈天骄。
  
  天骄,一代天骄。
  
  这个天资过人的孤胆英雄,便是我从未谋面的父亲,陈天骄。
  
  那是陈天骄第一次出手,就打响了名号。
  
  那个年代,还不流行追星,更没有什么歌星和影星,但陈天骄却成了黄河古道上的明星,谁要是跟陈天骄吃过一顿饭,喝过一顿酒,说出去都倍有面子。
  
  至于那条鲤鱼精,被愤怒的村民们分了尸。村民们将庞大的鱼骨架子拆散以后,在黄河边上修建了一座鱼骨庙,纪念陈天骄的功德,直到现在那座鱼骨庙的香火都还很旺盛。
  
  可是,天才终究逃不过老天爷的嫉妒,陈天骄后来遇上了一个人,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而陈天骄遇上的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我的母亲,黎牧然。
  
  老爷子只用了四个字来形容我母亲的模样:倾国倾城。
  
  自古英雄配美人,当拥有绝世容颜的黎牧然出现在陈天骄身边的时候,陈天骄动心了。
  
  两人在一起,也算是郎才女貌,是黄河古道上出了名的神仙眷侣。
  
  后来有一天,黎牧然的真实身份暴露了,她竟然是九黎族当中,黎字一族的圣女。
  
  黎牧然向陈天骄坦白,她和陈天骄的相识并不是偶遇,而是一场刻意的安排。
  
  黎牧然接近陈天骄,主要是为了寻找两件东西,一件是镇河铁牛,一件是黎字一族的魔器,摄魂妖钟。
  
  但是,在真正接近陈天骄以后,黎牧然是真心爱上了陈天骄,为了陈天骄,她不惜放弃自己圣女的尊贵身份,跟九黎族反目,同时也放弃寻找镇河铁牛和摄魂妖钟,只想留在陈天骄身边,做一个普通平凡的女子。
  
  不得不说,黎牧然是一个敢爱敢恨的女子,为了爱情,她放弃了所有。
  
  面对黎牧然的坦白,陈天骄选择了原谅,因为他是真心深爱着黎牧然,黎牧然为了他放弃所有,他发誓要好好保护这个女人,不让她受到任何伤害。
  
  后来,黎牧然怀孕了,生下了一个大胖小子,那就是我,陈阿九。
  
  那时候我还在襁褓之中,陈天骄为了给妻儿更好的生活,经常跟着老爷子巡河,处理各种邪乎事情,名号越来越响,生意也就越来越好。
  
  眼看着我们一家人的日子越来越幸福的时候,一场大祸却降临在我们头上。
  
  神秘的黄河九门得知九黎族圣女藏身在石磨村,高手齐出,趁着老爷子和陈天骄外出巡河的时候,来到石磨村,偷袭了陈家院子。
  
  黎牧然虽然厉害,但终究寡不敌众,怀抱着婴儿倒在了血泊中。
  
  当老爷子和陈天骄闻讯赶回石磨村的时候,连黎牧然的尸体都没找到,因为黎牧然的尸体已经被黄河九门抛尸黄河,厅堂地上的血泊里面,只有一个婴儿饿得哇哇大哭。
  
  爱妻惨死,陈天骄一夜白头。
  
  陈天骄跪在黄河边,哭了三天三夜,不停地呼唤黎牧然的名字,嗓子都喊哑了,眼眶里的泪水也已经干了。
  
  最后,带着无比的愤恨,和对爱妻深深的思念,纵身跃入滚滚黄河。
  
  一代天骄,就此消失在了黄河古道。
  
  如果陈天骄能够好好活下去,以他的天赋,肯定会名垂青史,只可惜造化弄人,一个天纵奇才,最后竟落得跳河身亡的悲惨下场。
  
  从此,黄河古道上再也没有那对神仙眷侣。
  
  跑船的水手偶尔会听见黄河上传来凄凉婉转的歌谣: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君恨我生迟,我恨君生早。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恨不生同时,日日与君好。
  
  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我离君天涯,君隔我海角。
  
  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化蝶去寻花,夜夜栖芳草。
  
  这是黎牧然生前,最爱吟唱的歌谣。
  
  这原本是一首诗,但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黎牧然,用过人的音乐天赋,将这首诗谱写成了爱恨缠绵,凄美悠扬的歌谣。
  
  歌谣没有名字,黎牧然给它取了个名字:《黄河谣》。
  
  一艘乌篷小船,船头站着一个年轻俊美的青衣男子,船尾坐着一个倾国倾城的美艳女子。女子雪白的脚丫轻轻拍打着水花,脸上挂着笑,嘴里吟唱着《黄河谣》。青衣男子头戴斗笠,微闭着眼睛,满脸的幸福,跟着女子轻轻唱和。
  
  这幅画面,永远定格在二十年前。

黄河镇妖司:http://www.longfu8.com/11/112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