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镇妖司

返回首页黄河镇妖司 > 第29章 母爱如山

第29章 母爱如山

  我默然闭上眼睛。
  
  是呀,同为黄河九门,如何报这血仇?
  
  我终于能够理解老爷子心中深深的无奈。
  
  如果凶手是其他人,就算踏破华夏大地,老爷子也要为自己的儿子和儿媳报仇。
  
  可是,杀死黎牧然的不是别人,而是同宗同门的黄河九门呀!
  
  倘若老爷子不管不顾,势必会挑起黄河九门的内讧,黄河九门一旦分崩离析,谁来镇守黄河?
  
  九黎族蠢蠢欲动,如果抓住这个机会发难,黄河九门如何抵抗强大的九黎族。
  
  黄河下面的封印一旦被毁,蚩尤之魂复活,那整个华夏大地岂不是生灵涂炭?
  
  到那时候,老爷子就会成为全天下的罪人!
  
  所以,老爷子不能动,为了民族,为了天下,老爷子只能做出这样的选择。
  
  况且,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黄河九门真的有错吗?
  
  没有!
  
  黄河九门跟九黎族是几千年的世仇,九黎族的圣女来到黄河执行秘密任务,难道黄河九门无动于衷吗?
  
  他们只不过是尽忠职守,尽了自己守护黄河的义务,何罪之有?
  
  正如老爷子所说,黎牧然是九黎族的圣女,但却是黄河九门眼中的妖女。
  
  然而,黎牧然又错了吗?
  
  黎牧然也没有错,她出生在九黎,这是她的命,那她这一生理应担起九黎族的使命,她来到黄河,执行九黎族的任务,错了吗?
  
  如果黎牧然一定有错,她就错在爱上了陈天骄,错在背叛了九黎族。
  
  换言之,黎牧然并不是死在黄河九门之手,她是死在了爱情,从她爱上陈天骄的那一天开始,就注定了这样的悲剧。
  
  即使黄河九门不除掉她,九黎族也不会放过她这个叛徒。
  
  说到底,这起悲剧的发生,谁也怨不上,因为这就是一场错误的孽爱。
  
  陈天骄和黎牧然分属于两个完全对立的阵营,他们本该是兵刃相向的仇敌,然而他们却相爱了,这才是最根本最关键的错误。
  
  可是,爱又错了吗?
  
  陈天骄和黎牧然追求爱情错了吗?
  
  他们也没有错,如果再让他们重新选择,他们还是会选择这样的结局。
  
  真正的爱情,早已超越生死,你生我便生,你死我便死,宁可生死相随,也不阴阳两隔。
  
  我为父母这份伟大的爱情骄傲!
  
  想通这个关键,我心里的怒火便慢慢消散下去,发热的脑子也渐渐冷却。
  
  “爷,你能再跟我讲讲九黎族吗?”我抹了一把眼泪问。
  
  老爷子往旱烟杆里加塞了一点烟丝,幽幽吐着烟圈,继续说道:“上古时期,九黎族甚至一度比炎黄部落还要强盛,只可惜蚩尤最终还是战败了。
  
  九黎族神秘而又强大,许多古老的巫术,就是九黎族流传下来的。
  
  九黎族一共由九个部落组成,蚩尤战败,九黎分崩离析,散落华夏大地,经过后世的演变和发展,逐渐形成了九个家族。
  
  每个家族的领导者叫族长,家族里面设一个‘圣女’,至于圣女是怎样选拔的外人也不太清楚,反正圣女在族里,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同时圣女的修为也是极高。
  
  最大的家族姓黎,你的母亲黎牧然,便是黎族的圣女。
  
  圣女叛变,成为黄河九门的儿媳,这令九黎族颜面扫地,尤其是黎字一族,尊严尽失,所以当年即使黄河九门不杀黎牧然,九黎族也不会放过她的。
  
  除了黎族以外,还有屠、邹、蚩、卓、韦、刑、符、姜等八大家族,九黎族人的身份也非常隐秘,隐没在华夏大地的各个角落,但是他们对于复活蚩尤这个梦想,从未放弃。
  
  数千年来,九黎族发动过数场战斗,最后都被黄河九门击退。
  
  大约五百年前,九黎族突然销声匿迹,放弃了这种无休止的战斗,开始休养生息,华夏大地,以及黄河古道,也因此过了几百年的安生日子。
  
  不过就在百年前,九黎族又开始重现江湖,所以这百年以来,黄河九门一直不敢放松警惕,尤其是近几十年来,九黎族的活动更加频繁。
  
  那口青铜妖钟,也就是摄魂妖钟,便是你母亲黎族的魔器,当年跟黄帝大战的时候,沉入了黄河。
  
  你母亲当年选择叛出九黎族,就是不希望这场持续千年的战斗继续下去,她虽然是九黎族的圣女,但她并不想复活蚩尤之魂,破坏这大好河山。
  
  所以,刚才你母亲带走摄魂妖钟,重新沉入黄河,我也就放心了,因为我知道,你母亲绝对不会再让这口摄魂妖钟流落于世!”
  
  我点点头,突然觉得母亲无比伟大,即使化成厉鬼,她的心里也充满大爱。
  
  如果她还活着,她一定是全天下最美丽最善良的女人。
  
  我抚摸着手腕上的蛇头手镯,这是母亲作为圣女的贴身之物,现在母亲把蛇头手镯传给了我,我看着蛇头手镯,就能感觉到母亲在我身边。
  
  我也终于明白,为什么蛇头手镯在其他人手里就是要命的邪物,而在我这里,就成了我的护身符,因为这是我母亲的东西,我的母亲不会害我,就算化成厉鬼,她也在保护我。
  
  老爷子眺望着河面,叹了口气,面色凝重地说:“无论黎牧然是人还是鬼,她始终都是你的妈妈!想当年她力战而死,也要护你在襁褓之中。现在她变成了厉鬼,我想她也是深深爱着你的!还记得刚才她抚摸你脑袋的时候吗?她在哭!”
  
  我的心狠狠地揪了一下,老爷子这番话再一次戳中了我的泪点,我的眼眶又红了起来。
  
  是呀!
  
  无论黎牧然是人是鬼,她终究是我的妈妈,这点是无法改变的。
  
  母爱如山!!
  
  即使成为厉鬼,妈妈仍然记得我,她流出的血泪充分说明,她依然爱着我!深深地爱着我!
  
  我伸出双手卷成喇叭状,对着滔滔黄河大喊三声:“妈妈!妈妈!!妈妈!!!”
  
  稚嫩的声音在江面上飘荡,妈妈,你能听见吗?你能听见儿子的呼唤吗?你能听见儿子对你最深切的思念吗?
  
  妈妈!
  
  这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字眼,这个我从小就深藏在心中的字眼,今时今日,我终于喊出口了!

黄河镇妖司:http://www.longfu8.com/11/112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