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镇妖司

返回首页黄河镇妖司 > 第30章 乔家人

第30章 乔家人

  从马头村回来,我足足躺了三天三夜。
  
  确切地说,不是躺,而是昏睡。
  
  不分黑白昼夜的昏睡,感觉这三天的瞌睡,从十几年加起来的睡眠还要多。
  
  我很疲惫,不仅仅是身体上的疲惫,这种疲惫是从灵魂骨子里渗透出来的,有时候感觉自己仿佛在床上化成了一滩水。
  
  迷迷糊糊的,一直都在做梦。
  
  梦里几个熟悉的画面在反复切换,一个画面是离魂之境的青铜门,一个画面是百鬼日行,还有一个画面就是大红花轿。
  
  梦境中,我听见我娘在呼唤我的名字:“阿九……阿九……”
  
  我的眼泪流了下来,我沿着河边奔跑,一边跑,一边喊:“娘!娘!”
  
  跌倒了又爬起来,爬起来又跌倒。
  
  但是我追不上,也拉不住她,眼看着那一袭红影如水汽般消失在黄河上,我的眼泪决了堤。
  
  等我醒来的时候,已是三日后的晚上。
  
  浑身上下都是冷汗,枕头都被泪水浸湿透了,我从床上爬起来,冲了个凉,有种大病初愈的感觉。
  
  老爷子熬了稀粥,做了驴肉火烧,叫我出去吃饭。
  
  我拜过黄河大王的画像,便坐下来狼吞虎咽。
  
  现在我终于知道我们为什么每天要拜祭黄河大王了,因为这是我们黄河九门的信仰。
  
  我三天三夜没吃东西,早就饿得饥肠辘辘,肚子里面就像有一口大石磨,在不停地转啊转啊。
  
  我甩开膀子,一口气吃了十个驴肉火烧,这才把腹中饥火压了下去。
  
  这一趟回来,我成熟了不少,知道了黄河九门,也知道了九黎族,还知道了滚滚黄河下面,最古老的秘密:蚩尤之魂。
  
  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突然从门口传来:“想当年天骄是何等的天赋之才,怎么生了个儿子,却是一个饭桶呢?”
  
  我怔了一下,陈天骄的儿子,那不就是在说我吗?我在自己家里吃顿饭,居然被人骂是饭桶,心中顿时燃起一肚子火气,抬头便问:“谁的嘴巴这么臭?”
  
  但见院子门口走进来两个人,前面一人跟老爷子差不多大年纪,但却保养的非常好,皮肤白皙,一点皱纹都没有,跟老爷子那张满是皱纹的脸庞比起来,确实年轻不少。
  
  老爷子的面膛很黑,沟壑纵横,就像一张老树皮,一看就是劳动人民的面相。
  
  走进来的这个人,脸颊微胖,白里透红,一看就是富贵人家。
  
  来人生得白白胖胖,穿着一件中式小马褂,手里拿着一个玉烟斗,跟老爷子的旱烟杆比起来,完全不是一个档次。
  
  而他抬手的瞬间,差点亮瞎我的眼睛。
  
  这个白胖子的十根手指上,戴满了翡翠宝石玉扳指,一身的土财主气息。
  
  我搜肠刮肚想了想,确定自己从未见过这个白胖子,这个白胖子肯定也不是石磨村的人呢。
  
  白胖子后面跟着一个年轻人,应该比我大一点,大不了多少,估计十八九岁的年纪,身材修长,皮肤保养的也是极好,长得倒也白嫩英俊,不过这样的小子在我们农村人眼里,就是“小白脸”。
  
  这个少年穿着一袭干净的白衣,腰间扎着一条金蟒玉带,玉带中央的一颗猫眼石,在夜色中熠熠发光。
  
  少年的扮相简单干净,却掩饰不住他那一身贵气,俨然是一个富贵人家的公子哥。
  
  少年虽然跟在白胖子后面,但是昂首挺胸,脑袋一直微微上扬,带着一种趾高气扬,盛气凌人的感觉,这种感觉让我很不舒服。
  
  我看了老爷子一眼,心中疑惑,这素不相识的两个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不会是上门找麻烦的吧?
  
  老爷子放下筷子,抿了口小酒,对着白胖子笑了笑:“我家阿九吃得多,那是青春期长个头。这男孩子嘛,如果不长壮一点,白嫩细瘦,别人还以为是个小娘们呢!”
  
  “你……”白胖子面上闪过一丝愠色,他又不是傻子,当然知道老爷子这话含沙射影,是在骂他身后的少年。
  
  不过那少年城府挺深,面对老爷子的挖苦,脸上也没有太大的表情波澜,小小年纪如此沉得住气,这小子日后绝对是个人物。
  
  老爷子一向不多话的,但是这个白胖子进门就骂我是“饭桶”,老爷子明面上没有跟他动怒,但是嘴上却跟装了刀子似的,三两句话便把那白胖子怼的作声不得。
  
  老爷子帮我出了口恶心,我这心里高兴的很,端起稀粥咕咚咚喝了一大口,又狠狠咬了一口驴肉火烧,故意把咀嚼声弄得很大,用一种挑衅的目光望着白胖子。
  
  白胖子也是个见过世面的人,虽然被老爷子怼了,但也不动火,脸上反而还堆起一丝笑容,冲老爷子抱了抱拳,问候道:“数年未见,三爷还是这么精神矍铄啊!”
  
  听白胖子这番话,看样子他跟老爷子是旧相识。
  
  老爷子也抱了抱拳,冷冷道:“我们这种劳动人民,日子再苦,精神也不能垮。若是哪天精气神垮了,说不准就被人趁机灭门了!”
  
  乔八爷的笑容僵在脸上,他的笑容原本就很虚伪,听闻老爷子这席话,他那虚伪的笑容也挂不住了。
  
  乔八爷冷哼一声,甩了甩衣袖道:“三爷,话可不要说得这么难听,二十年前的那件事情,难道是我们做错了吗?别忘记了,我们的职责是镇守黄河!”
  
  我心中一惊,乔八爷说出镇守黄河这句话,莫非乔八爷竟是黄河九门的人?他刚才提到的二十年前的那件事情,指的是我父亲和母亲的事情吧?
  
  我脑子一转,想起黄河九门里面,其中有一门姓乔,镇守山西河段,赫赫有名的“乔家大院”便是他们的大本营。
  
  如此说来,面前这个白白胖胖的乔八爷,竟是黄河九门里的乔家人,怪不得一身的珠光宝气。
  
  乔家富贾一方,乔家大院现在都成了知名的旅游景点,所以乔家的实力在九门中都是名列前茅的。
  
  我心中奇怪,这乔家人突然跑我们陈家来做什么?

黄河镇妖司:http://www.longfu8.com/11/112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