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事儿

邪事儿 > 作品正文卷 第一章 仓库管理员

作品正文卷 第一章 仓库管理员

    高中毕业那会,我爸妈离婚,法院把我判给了我爸,不知道是不是离婚的打击,让他迷上了酗酒赌博。

    上了大学之后,几乎所有的生活费都是我自己打工兼职赚来的,但总有青黄不接的时候,刚开始的半年,我妈多少补贴我一点。

    到了现在,我就像是个孤儿一样,稍微有些时间,不是在打工,就是在去打工的路上。

    浏览着论坛上的各类招聘信息,一条红色的标题出现在论坛的首页,格外醒目。

    “夜班仓库管理员,晚八到早六,包吃住,月薪四千带提成。”

    一看发帖信息,正是五分钟前。

    而且下面连回帖的消息都没有。

    这样的好机会,怎么可能少得了我。

    电话接通,对面传来仓库老板沙哑的声音,像是磨树皮一样,给人的感觉很不舒服。

    说了我打电话的来意,对方要我现在就过去面试,甩给我一个地址之后,就挂断了电话。

    我想着,这么难得的机会,再加上报酬这么丰厚,看时间已经下午五点了,没有多想就打车过去了。

    到了地方我才发现,这里已经是郊外了。

    你好,我就是刚才打电话来应聘的。

    坐在门房嘬着烟屁股的男人名叫秦琼,也是这间仓库的主人,见我过来只是抬头看了我一眼。

    半响之后,才悠悠的开口:小子,看你应该还是大学生吧,不要看我这里工资高,就觉得自己能胜任,在我这里,只要胆子大,一万我都能给你开。

    你要是想来打哈哈白领工资,我劝你趁早还是滚蛋,不要为了那点钱,再把自己的命搭进去。

    啥?

    我开始好奇起来,到底是什么活,还能把自己的命搭进去。

    “走吧,我先带你去仓库看看,再决定要不要干。”秦琼说道。

    仓库就在这小屋的旁边,看着秦琼打开仓库的大门,一股子腐朽的霉味扑面而来,当我看到仓库里面的东西后,下意识的退后了好几步。

    秦琼见我这个表情,脸色挂着不屑的冷笑。

    仓库里面,摆放的全都是清一色的棺材,在仓库的角落之中,还有一口朱红的棺材,格外诡异。

    秦琼走了进去,我跟在后面。

    一进仓库,我就觉得浑身不舒服,鸡皮疙瘩起了一身,但在秦琼面前根本不敢多说什么。

    带我转悠了一圈,我们两个站在了仓库门口。

    咋样,干不干,要是觉得害怕,你就可以走了。

    秦琼轻蔑的声音,让我很不舒服,不就是看棺材吗,殡仪馆哭丧我都还去过两次呢。

    不过,棺材这么晦气的东西,应该没有人会来偷吧。

    “干,什么时候可以开始上班。”

    听我要干,秦琼眼底闪过一丝诧异,盯着我看了有半分钟,要不是我轻咳几声,他还要盯着我看。

    可能他也没有想到,我会真的干这份工作吧,毕竟在他们这些人眼里,大学生是浮躁的代名词。

    “不着急。”秦琼开口,并没有直接说什么时候让我开始上班。

    “小子,你想干,老哥给你这个机会,不过有一点你得给我记住喽,因为是夜班,仓库里面什么东西你也看到了,加上晚上只有你一个人守夜。”

    “胆子小的人,吓个屁股尿流的都算是幸运的了,而且这里还有几条规矩,你得给我记住。”

    “这俗话说的好,阎王叫你三更死,谁敢留你到到五更,人死是不分时辰的,所以晚上来购买棺材的也不少。”

    “不管什么人前来,按照他给的尺寸出棺就行,一口棺材两万块,不论大小。至于其他事情不用管,就算是要你搭把手抬下棺材,都不可以,还有刚才在仓库你都看到了,所有的棺材都是放在长条凳上的,棺材未出仓库门,千万不能碰到地,明白吗。”

    “要是晚上没人的话,你就在这里睡觉,仓库这些地方是老鼠圣地,你要是听到仓库里面有什么声音,不要好奇的进去看。”

    我说的这些,你都记住了?

    我点点头,表示记住了。

    秦琼看我点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但最后还是没有开口。

    “你叫什么名字。”

    江辰!我开口答道。

    “名字不错,一会有饭菜送来,吃饱喝足之后就算开始上班了,记住我说的这些。”

    “对了,仓库角落的那口红棺材,不要让任何人碰。”

    秦琼留下这么一句话,点了根烟离开了。

    这里处在郊外的位置,我下午来的时候就没有多少人,加上现在天色渐暗,更没有人了。

    七点一刻,送饭的人来了。

    “呦,夜班的又换人了。”

    处于客气,我只是笑着点了点头。

    送饭的老头将饭菜放下,就转身离开,结果刚走没两步,又折身返回趴在窗户上剜了我一眼。

    “小子,这些饭菜要是吃不完,不要胡乱处理,用柜子里面的黄纸包起来,明天早上我来收。”

    我点点头,送餐的才离开。

    等老头的身影消失,外面的天色算是彻底暗了下来。

    饿了一下午,我迫不及待的打开饭盒,结果一股子浓重的膻味扑鼻而来,差一点我就吐了。

    别说吃了,就是闻一口都反胃的不行。

    实在是吃不下去,我打开柜子准备去拿黄纸,结果哗啦一声,一柜子的纸钱撒了出来,全是一百面值的冥币,除了这些还有不少的香烛。

    我嘞个擦,这大半夜的看到这些东西,要说不害怕那是假的。

    将饭菜包好扔到窗户边散发气味,反正晚上也没人,我就躺在床上玩起了手机,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就睡了过去。

    等我再起来的时候,是被一阵拍门的声音吵起来的。

    门外站着一个骨瘦如柴男人,面无表情,脸色还异常的惨白。

    “有事吗?”我开口询问,但又不敢前去开门。

    “我女儿出车祸去了,来买一口棺材。”这男人说着,从怀了掏了两沓红钞票扔了进来。

    一看来生意了,我不敢懈怠,收了钱打开仓库的门,带着这男人走了进来,仓库的灯很昏暗,只能勉强看清四周的情况。

    棺材上都贴着黄纸,上面标注了尺寸。

    “能不能把尺寸给我,我帮你找合适的棺材。”我小声的问道,毕竟人家是死了女儿。

    谁知,这男人只是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选多大尺寸的,不过我女儿的个头和你差不多。”

    这男人说了这么一句,顿时我就感觉浑身的不舒服,但又说不上是哪里不舒服。

    我一米八五的个头,要是和我一样的话,那就简单了。

    “要不,就选这口棺材吧。”我指着面前的这口棺材,一米八五左右的身材,躺进去应该刚好。

    那瘦弱的男人看了几眼,满意的点点头。

    “你是找人来一起抬呢,还是明天给你送货呢。”

    我看这瘦弱的男人一个人,这一口棺材的重量在二百公斤左右,少说都要三个人才能抬动,这一个男人,怎么带。

    “我自己应该可以背的动。”

    背?

    就在我愣神的时候,这男人将棺材板盖上,双手一抱就扛在了肩膀上。

    看着他背着棺材出了仓库,我也跟着出来,正准备关门的时候,身后传来一声巨响,吓得我一个激灵,转身过来的时候,发现棺材被放到了地上,而且还是打开的状态。

    这一幕看的我后背直发凉。

    这瘦弱的男人看吓到我了,赶紧的赔不是,手伸口袋拿出一个红包,就往我的手里塞。

    “小哥,我有个不情之请,在我们那里,家里未出嫁的女儿去了,在第二天中午之前是要下葬的,这口棺材的大小我不确定能不能用,你的身材和我女儿差不多,能不能劳烦你躺进去帮我试一下,这一千红包,算是我的一点心意。”

    “要是棺材不能用,我来回折腾这么一下,不知道要耽误多少时间。”

    我靠,这人不会是神经病吧,棺材这东西,能随便躺吗。

    见我不收红包,这男人又拿出一个红包。

    “你是个好人,我求你帮帮我。”

    说着,这男人就朝我跪了下来,不管我怎么拦都拦不住,我让他起来他也不听。

    这小老汉看着骨瘦如柴,身子是真的重。

    看着打开的棺材,我有些犯难,秦琼说让我不要帮任何忙的,但是现在……。

    “我只想女儿走的舒服一点,请小哥你帮我这一次。”

    砰砰砰,说着就是三个响头,如此大礼,真的受不起啊,对方跪在地上软磨硬泡了半个小时,我都受不了了。

    “行吧,我就帮你躺一下。”最终,我还是心软了。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我让这男人站在远处,我害怕我躺进去之后,他会突然盖上棺材板闷死我。

    鬼使神差下,我就站在了棺材里面,准备躺下试试。

    可就在我准备躺下的那一刻,我侧头看了那男人一眼,不知道是角度问题还是什么,我竟然发现这男人一脸阴笑的看着我,弄得我心里毛毛的。

    等我坐起仔细去看的时候,发现这男人竟然主动转过身背对着我。

    我躺下试了一下,不大不小正好合适。

    等我从棺材中坐起,却看到那男人站在棺材跟前,面无表情的看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