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事儿

邪事儿 > 作品正文卷 第二章 你相信有鬼吗

作品正文卷 第二章 你相信有鬼吗

    这一下,把我可吓得够呛,人吓人吓死人,绝对不是一句玩笑话。

    “谢谢你!”

    说着,就将他手里的两个红包扔在了地上,也不管我要不要,就背着棺材离开了。

    这男人我是真的佩服,骨瘦如柴的竟然能背得动二百公斤的棺材,还能做到脸不红气不喘,像是扛了一袋棉花一般。

    不过,看他离去的背影,竟然还是两只脚惦着走路的。

    回到门房之中,竟已经是凌晨三点钟了。

    躺在躺椅上,我看着手里的红包,拆开之后发现,真的是两千块。

    这一晚上收到的红包,就顶的上我半个月的工资了,说实话还真的有些小激动啊。

    将红包的钱还有卖棺材的钱收好,我再次睡了过去。

    清早六点整,我被一阵敲门声吵醒,起来一看发现门外站着一个二十五六岁的男人,剃着光头,眼角还有一道刀疤,正一脸不爽的看着我。

    “你是谁,是来买棺材的?”我开口问道。

    “我买你大爷,开门。”

    谁成想,对方还是个暴脾气。

    我将门打开,两个人坐下聊了起来,这个人叫赵猛,是这仓库的白班管理员,不到半个小时我们两个就聊熟了。

    “兄弟,昨晚上,没发生什么事吧?”赵猛用试探的口气说道:“不瞒你说,上个夜班管理员就是在这仓库里面被吓死的。”

    “早上还是我来的时候发现的,面目狰狞,死不瞑目啊。”

    赵猛说这些的时候,我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我故作镇定,谁知这赵猛趴在了我的肩膀上,将声音压得极底开口说道:“他死的前一天告诉我,晚上经常能听到仓库里面有女人的轻叫声,但每次进去查看,都没有任何线索,等他从仓库出来,那个声音就又出现了,你也小心点,这仓库白天没事,到了晚上,邪的很。”

    赵猛说完,一脸严肃的看着我,看他的样子不像是在说假话。

    昨晚上我在这里一切正常,没有听到任何声音,要不是我睡的太死,就是赵猛在说假话。

    “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我无语的说道,接着拿出两万块钱放在桌子上:“这是昨晚上卖出去的一副棺材钱,秦琼来了你交给他,我先回去睡了。”

    赵猛见没有吓到我,哈哈一笑目送我离开。

    回到学校,加上正好是周六,来到水房洗漱完之后我就躺下睡了。

    傍晚,我被闹钟声吵醒,感觉浑身酸软,没有一点力气,好不容易起床下来,结果一看镜子,把我自己给吓了一大跳。

    我的这张脸,黑青黑青的,和包青天的脸色都差不多了。

    难不成是宿舍的人故意整我?

    拿着洗面奶来到水房,对着大镜子洗了好几遍,可脸上的黑就是下不去。

    难道是熬夜的问题?

    没有多想,收拾完东西,我来到学校门口的大排档,点了两份炒饭,顺手从包里掏出一百块递了过去。

    “同学,这个玩笑可不好开的,你拿冥币给我,是来晦气我的吗。”收钱的阿姨不瞒的开口。

    冥币?

    我看着手里的百元大钞,刚才看上去还是真钞票的,怎么这一下就变成冥币了。

    我打开背包,一看昨晚上装在包里的钱,全都变成了冥币。

    这怎么回事,昨晚上的两千块钱红包,我一直装在背包里,回来之后特意收到了柜子里,宿舍的人不可能这么过分,为了整我给我的两千块钱换成冥币吧。

    而且他们三个家境都不错,不是缺钱的主。

    如果不是他们,那这又是怎么回事。

    拿了炒饭,用手机付了款,我赶紧离开了大排档。

    坐在公交车上,我看着背包里面的冥币,实在想不通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昨天晚上激动的和柜子里面的冥币拿错了?

    现在,唯一的解释只能如此了。

    来到仓库,秦琼已经在等我了。

    在看到我的脸色之后,秦琼的表情瞬间变得僵硬起来,眉头紧蹙到了一起。

    审时度势的本事我还是有的,加上秦琼看我的表情,我就知道出事了。

    不用说,肯定是因为冥币的事情。

    秦琼从柜子里面拿出来一块镜子,扔到了我的手里。

    “你自己看看!”秦琼低沉的开口。

    我拿起镜子看了一眼,心中震撼无比,从学校出来的时候,我的脸色是黑的,现在竟然变成了惨白色。

    这怎么回事?

    我开口问道,秦琼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朝我扔过来一团蹂在一起的黄纸,上面还带着些许膻味。

    这不是我昨晚上我包裹晚饭的黄纸吗。

    在秦琼的注视下,我将纸团打开,里面的饭菜已经没有,但是在黄纸的另外一面,印着不少凌乱的黑手印。

    这是?

    我满心震惊,这黄纸是经过我的手的,昨晚上还是干净的一张,怎么现在,变成了这个样子。

    似乎是看出了我的疑惑,秦琼深吸一口气,开口说道:“你惹上麻烦了。”

    麻烦?

    我看着秦琼,难道不是那两万块钱的事?

    “早知道,昨天就应该让你滚蛋。”秦琼极其不爽的开口,心中满是不忿。

    这我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呢,这狗东西就开始在这里满嘴喷粪,人家上断头台的,好歹也有一个罪名,死也死的明明白白。

    到了我这里,什么罪名都没有。

    秦琼打开柜子,满满当当弄了一箩筐的香烛纸钱推到我的面前。

    “这些东西,过了晚上十二点,你就拿到路口烧掉,等到纸钱烧完,点燃蜡烛插到路口的左右两边,至于这一把香,点燃之后你就拿在手里,走三步往地上插一根,一直到门房,将剩下的香插在门口就行。”

    “这个过程中,不管身后出现什么声音,你都不要停下和回头,更不要答复。回到门房之后,就剪一撮你的头发,用包饭的这张黄纸包着点燃,扔到门房外面,接下来就是睡觉,不管是谁叫你开门,都不要开,听到没有。”

    最后一句,秦琼的嗓音极大,把我都吓得打了一个激灵。

    虽然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但我多少都猜到了一些。

    难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怪之说?

    看我在发愣,秦琼一把将那张满是黑手印的黄纸拍在了我的身上。

    “不听话的东西,死了也是活该。”

    留下一句话,秦琼就走了。

    我一个人坐在门房,站也不是坐也不是,不知道是错觉还是什么,我总觉得有人站在我的身后朝着我的脖子吹气,就算是背靠墙站着,那股感觉还是存在。

    我想问问秦琼这是怎么回事,但想起他离开时那凶神恶煞的眼神,最终摇摇头还是算了。

    拿出手机,我开始在网上搜索是不是真的有鬼,结果看到一篇贴子,说人要是招惹到脏东西,就会感觉周身阴冷,和我现在的感觉差不多。

    越往下看,越是害怕。

    我靠在椅子上,不敢看向外面,只能期待时间过得快一点。

    前半夜,倒是没有什么事情发生,眼看时间到了十二点,我看着放在床边的一箩筐纸钱香烛的,路口距离仓库这边不远,差不多有二百米的距离。

    可是外面漆黑一片,要说不害怕那是假的。

    十二点!

    我抱着这一箩筐纸钱,借助手机微弱的灯光,从门房里面出来,你越是想要脑子安静下来,它越是会胡思乱想,总之现在,我浑身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麻烦是我自己惹上的,现在只能硬着头皮按照秦琼说的做了。

    来到岔路口,我将东西放下,开始焚烧纸钱。

    四周无风,但纸钱燃烧之后的黑灰,直接被卷到空中飞舞,这个感觉就像是你蹲在地上烧纸,有个人专门从四面八方朝着你扇风一般。

    纸钱燃烧很旺,不知道是不是纸张的问题,纸钱燃烧的火焰,呈现出的竟然是幽绿色的。

    有好几次,火苗差点窜到我的身上。

    每时每分,对于我来说都是煎熬,将一箩筐的纸钱焚烧完毕,按照秦琼说的,我将蜡烛还有香点燃拿在手里。

    蜡烛我将其插在路口的左右两边,烛火摇曳,随时都有可能熄灭。

    纸钱燃烧的火光彻底消失,地上的黑灰之中还有点点星火,握了握我手里点燃的清香,我转过身来,面对仓库。

    每走三步,便往地上插一根点燃的清香。

    过半的路程走过,眼看快到门房,身后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我有些魂不附体。

    “江辰,你在外面做什么。”

    是赵猛的声音。

    我手里一顿,但想到秦琼的话,又继续我的动作。

    身后传来赵猛的脚步声,接着就超过了我,走在了我的面前。

    我看了一眼赵猛的背影,却发现赵猛的走路姿势很怪异,但又说不上什么。

    结果还没等我走几步,门房的光亮突然熄灭。

    要说不害怕那是假的,我只能加快速度。

    赵猛小跑到门房,才发现是停电了,接着打开了他的手机,帮我找到了一点光亮。

    来到门房门口,我将手里的清香全都插在地上,接着返回到门房之中,赶紧剪下自己的一撮头发,用那张满是黑色手印的黄纸包住,按照秦琼所说,点燃之后,将其扔了出去。

    做完这一切,我松了一口气,赶紧将房门紧锁。

    只是让我意外的是,赵猛这大半夜的怎么会前来。

    “今晚上打牌手气不错,所以就多码了两把,没想到回去的时候,房东老太把门锁了,我就想着过来仓库这边对凑一晚上,不会影响到你吧。”赵猛开口。

    原来如此,我紧绷的神经松了下来。

    黑暗之中,我和赵猛坐在一起闲聊起来,有他在我的安全感多了不少,出了事情也不至于自己一个人面对。

    可能是因为这里的气氛,赵猛猛地一拍我的肩膀,用极其阴沉的口音开口:“江辰,你相信世界上有鬼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