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事儿

邪事儿 > 作品正文卷 第三章 这老板不是好人

作品正文卷 第三章 这老板不是好人

    我眼睛瞪得老大,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从小到大,我又没见过这玩意,我怎么知道有没有。

    看我不说话,赵猛又说道:“其实昨天我就应该告诉你的,让你不要再来了,这里邪的很,你一个大学生做点什么不好,偏偏来做和死人打交道的活。”

    “兄弟我也不是吓唬你,昨晚上我给你说的,都是真的,那小伙死不瞑目面目狰狞的,恐怖的很。”

    “还有这老板秦琼,也不是好人,其实刚才我早到了,只是站在暗处没敢出来,我是怕吓到你。”

    说到这,我侧头看向赵猛,四周黑咕隆咚的,什么也看不清楚,整个门房寂静一片,除了我和赵猛的呼吸声,连虫鸣都没有。

    事到如今,我已经无法用言语来表达我的内心。

    可是赵猛抓着我还是不依不饶。

    刚才,我见你蹲在地上烧纸,你猜我看到什么了。

    在你的背后,站着一个黑影,借助纸钱燃烧的火光,我是看的清清楚楚,那些纸钱燃烧的纸灰到处飞撒,就是你背后黑影的杰作。

    这东西缠上你了,上夜班的一个都逃不了。

    “兄弟我能说的只有这么多,信不信就看你自己了。”赵猛将手从我的肩膀上拿开。

    难怪当时我烧纸的时候感觉后背一阵发凉,难道真的被鬼缠上了。

    “赵哥,这大晚上,你不要和我开这样的玩笑。”

    说真的,赵猛在说这些的时候,我心里也在打鼓。

    接着赵猛呵呵一笑,我看着他在无语的摇头。

    “昨晚上是不是有人前来买棺材?”赵猛以质问的口吻对我开口。

    这不是废话吗,我夜班结束和他交接的工作,一晚上收的红包都变成了冥币,这事情我能忘吗。

    “是啊,一个瘦弱的老头,给了我两万块钱还有两千的红包。”

    我选择实话实说,两千红包变成冥币,这绝对不是恶作剧这么简单。

    “什么!你收红包了?”赵猛诧异的开口。

    我虽然没有看到他脸上的表情,但是也能联想的出来。

    完了,完了。

    不等我开口回答,赵猛整个人就站了起来。

    “红包的事情,千万不能让秦琼知道了。”

    “还有,你好好想想,那来买棺材的男人,有什么奇异之处吗。”

    我想了一下,将昨晚上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赵猛听到之后,连连叹息。

    “那买棺材的老头就是鬼。”

    啥!

    赵猛这样一说,顿时弄得我头皮发麻。

    但是仔细一想,那瘦弱的男人,咋看都不像是大力士,怎么可能一个人背得动四百斤的棺材,而且走路还惦着脚。

    细思极恐,我不敢再想下去。

    昨晚上他让我帮他躺棺材,会不会就是因为这件事情,我才被那东西缠上的。

    就在我一筹莫展不知所措的时候,赵猛开口了。

    “人鬼殊途,鬼怕白天日当头,人怕天黑脚点地。”

    “脚点地,鬼上身。”

    “鬼吃食,勾人命。”

    “江辰,有人想要害你。”

    “你晚上来的时候,有没有发觉到自己的异常,比如说舌苔发苦,印堂发黑。”

    赵猛的话,不断的刺激着我的神经,要不是他在这里陪着我,我真的能崩溃。

    我不断的安慰自己,让自己冷静下来。

    今天早上我回去的时候,赵猛发现我放在窗户跟前的饭包,只剩下一张黄纸,里面的饭食已经没有了。

    这么膻气的东西,不是人吃的,就一定是鬼吃的。

    “我从学校出来的时候,发现脸色很黑,来到这里之后,秦琼让我看了一眼镜子,又发现我的脸格外的惨白。”

    “他说我惹上麻烦了,要我过了晚上十二点,就拿着纸钱到岔路口给烧了。”

    啪!

    赵猛一拍大腿,原来就神经紧绷的我,差点就去见阎王爷了。

    “原来如此,是秦琼在害你。”赵猛斩钉截铁的说道。

    怎么可能?

    我有些不敢相信,我和秦琼有没有什么仇怨,他害我干嘛。

    “不可能。”我直接否定。

    “不可能?”赵猛讽刺的说道:“那他让你大半夜的烧纸做什么,还让你在地上插香烛,这是招鬼的手段。”

    “你要不相信,完全可以打开门,将门口的香拿在手里看一眼,是不是已经熄灭了,而且香体也已经变成了黑色。”

    赵猛说完,不在开口,我如坐针毡,秦琼说了让我烧完纸回来就睡觉,无论如何都不能开门。

    但是现在。

    正当我要开口解释的时候,突然看到门外站着一个黑影,仔细一看,竟然是昨晚上前来买棺材的那个瘦弱男人,现在站在门外脸贴着玻璃面无表情的看着我。

    我和赵猛都吓得退后。

    “马德,敢吓唬老子,今天我弄死你。”

    说着,赵猛从柜子里面翻出来一把斧子。

    “我出去之后,把门锁好。”

    不等我阻拦,赵猛就开门冲了出去。

    我赶紧将门锁好,眼看着赵猛和那男人消失在黑夜之中。

    此时此刻,我睡意全无,一直熬到早上秦琼前来。

    不等我开门,秦琼猛地一脚把门放开,门上的玻璃瞬间被震碎,原本脑子蒙蒙的我,瞬间清醒了过来。

    不等我站起来,秦琼一把抓住我的领子,手劲极大,猛地给我带了出来,生生的将我从门房拖了出来,扔到了地上。

    剧烈的痛感传来,我还没有从地上爬起来,接着又被秦琼一脚踹了上来,整个人结结实实的面朝地摔了个狗吃屎。

    泥菩萨还有三分脾气,更何况是人,我想发火,正准备爬起来的时候,却看到我插在地上的清香,全都拦腰折断倒在地上。

    “你自己看看,地上的香,还有路口的纸钱。”

    秦琼声音极其冷淡,我听得出来,对方是极其的愤怒,否则也不会一来就对我拳打脚踢的。

    一个人愤怒到了极点,根本不会大吼大叫,而是一脸的平淡。

    我从地上站起来,看着秦琼的脸,现在才真正的体会到,什么叫做不怒自威。

    我看着地上的香,从门房到岔路口,昨晚上我插在地上的香,无一列外全都断了。

    路口的两根白蜡烛,看上去也就燃了不到一寸,而且上面还有黑手印,像是被一只黑手抓了一把。

    当我看到地上纸钱的时候,就知道事情没有我想的这么简单的。

    昨晚上我是看到纸钱燃烧殆尽之后才离开的,但是现在,扔在地上的纸钱,连十分之一都没有烧完。

    “香拦腰而断,蜡烛印有黑爪,纸钱未燃,只能说明那东西缠上你了,不死不休。”

    我转身看向秦琼,发现他脸上的愤怒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严肃。

    “这两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但发生这样的事情,我根本就没法选择。

    事到如今,我只能实话实说。

    红包的事情,还有躺棺材的事情,包括晚上赵猛的事情,一五一十全都交代了。

    听我说完,秦琼面无表情,死死的盯着我看了足足有三分钟,这才转身往仓库走。

    来到门房跟前,秦琼捡起地上只燃烧了一角的黄纸,当着我的面展开。

    但是,黄纸里面什么都没有。

    我看了看地上,一根头发丝都没有。

    怎么可能,昨晚上我明明剪了一撮头发包在黄纸里面的。

    而这所有的一切,都已经超出了我的认知,自认绝顶聪明的我,此刻却没有了任何主意。

    见我六神无主,秦琼缓缓的说道:“昨天下午,赵猛在送棺材的途中,出车祸死了。”

    什么。

    这怎么可能,昨天下午出车祸死了,那我晚上遇到的赵猛又是谁?

    而且,我还和他坐在一起聊了好久。

    “有些东西你没见过,并不代表他不存在。”秦琼开口说道:“你先回去,剩下的事情等你晚上来了再说。”

    我点点头,一刻也不想在这里逗留。

    回到宿舍,站在镜子跟前,就在我想着这件事情如何解决的时候,装在口袋的手机响了起来。

    “江辰,立刻去给我买一身衣服送到学校对面的如家宾馆,半个小时不到,我们就分手。”

    说着,对方就挂了电话。

    打来电话的,正是我的女朋友萧薇儿。

    大一入学的时候,我们一见如故,人长得也漂亮,除了班花就是她最漂亮了,加上她是农村来的,和我的情况差不多,这样交往起来没有压力。

    本以为她是个保守的女孩,但没想到好了半年,就开始对我挑三拣四,而且花钱也开始大手大脚起来,以我的经济能力根本满足不了她。

    这半年来,我对她的好感,也已经消磨殆尽了。

    至于如家酒店,就更容易理解了,说的难听点,就是谁给钱跟谁走。

    将手机关机,我躺下很快便睡了过去,但是这一觉睡得我可不踏实,一直在做噩梦,不是梦到那买棺材男人恐怖的脸,就是那赵猛的脸。

    好几次我都被吓醒。

    最后一次,等我被惊醒坐起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多钟了,连续的噩梦,让我没有了丝毫睡意。

    洗漱完毕之后,除了脸色有些惨白之外,并没有昨日像那般脸黑的如包青天一般。

    从宿舍出来,我准备在校食堂吃完饭在去仓库那边。

    只是,等我刚从宿舍楼出来,就看到萧薇儿一脸不爽的朝我走了过来。

    “江辰,你能耐了啊,我要你给我买身衣服送到酒店,你竟然把我的电话给挂了,而且手机还一直关机。”

    萧薇儿咄咄逼人的开口:“你别忘了,我是看你老实才愿意做你女朋友的,你别身在福中不知福。”

    看着萧薇儿的这副嘴脸,真的是应了那一句,时间真的能看清很多东西,包括女人。

    “分手吧。”

    与其狗填,还不如分手来的爽快,再说这样的女人我真的是高攀不起。

    什么?

    萧薇儿完全没有想到,这次我会提出分手,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我。

    “行,你有种,你给我等着,别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