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事儿

邪事儿 > 作品正文卷 第五章 天生就是个阴生胚子

作品正文卷 第五章 天生就是个阴生胚子

    这股味道,只有死人身上才有,而且还是任何香料遮盖不住的。

    这老婆婆绝对不是人,我想挣扎,却发现自己根本无能为力。

    “混账!”

    我鼓起勇气,爆喝一声。

    老人们不都常说,人怕鬼三分,鬼怕人七分吗,猛鬼还怕恶人呢,我现在就是要把自己伪装成恶人。

    咯咯咯!

    在我身后,阴笑声传来,就像是鸭子交春的声音一般。

    这老婆婆在我面前,身上散发着尸臭,那身后的那个东西?

    他儿子?

    啊……

    我的后背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咬了一口还是抓了一下。

    而在我身后的那个东西,也站到了我的面前,这一刻我彻底崩溃,脑子嗡嗡的,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赵猛。

    此刻的赵猛,面色煞白,整双眼睛都是黑色的,而且一双手指甲尖锐细长,比起猫爪都不逊色。

    这是个什么东西,我真的不确定。

    眼看赵猛锋利的爪子就要搭在我的肩膀上,接着一声巨响传来,紧闭的房门被人从外面一脚踹了开来,只见门外站着一人,手里拿着一根钢管顺势冲了进来。

    棍打赵猛,脚踹老太。

    就在刚才,我以为自己的命就要到头了,我没有想到,这个时候秦琼会出现。

    将我护在身后,那赵猛和老太看到秦琼,身影瞬间消失不见。

    真的是鬼。

    不等我开口询问,秦琼抽出一张黄符,嘴里念念有词,接着伸手一甩,黄符脱手,他手里的钢管也飞了出去,将那黄符钉在了墙上。

    接着,原本阴暗的房间,这一刻开始变得明亮起来,而且整个屋子里面布满了蜘蛛网。

    “去卧室,将里面的东西拿出来。”秦琼淡淡的开口。

    我朝着卧室走去,站在门口看到了极其难忘的一面,卧室之中除了垃圾之外,就剩下一张桌子。

    桌子上的东西不多,但却异常恐怖。

    我吓得不敢上前,因为桌子放着赵猛的头颅和一只人偶,除此之外,还有一尊香炉。

    先说赵猛的头颅上,天灵之上插着一根蜡烛,两根清香,不过现在都已经齐齐折断了。

    比起赵猛的头颅,另外一尊香炉中,插着一根细长的骨头,具体是什么骨头我不清楚。

    剩下的就是那只白色的人偶了,而那人偶的身上,用红色的绳子绷着一撮黑色的头发。

    我将人偶拿到手里,秦琼手里拿着他那钢棍,将我手里的人偶挑走,接着一道黄符贴在了人偶上,顿时就燃烧起来,噼里啪啦的声音像极鬼哭狼嚎。

    做完这些,秦琼并没有离开的意思,而是站在桌子跟前,看着香炉中的那根骨头。

    “秦哥。”我小声试探的开口询问:“我们是不是可以里离开了。”

    说真的,我很想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但没有秦琼的同意,我不敢动啊。

    秦琼一如既往,不把我放在眼里,眼睛直视死死的盯着香炉里的那根骨头。

    “该来的还是来了。”秦琼喃喃自语到。

    说着,伸出左手将香炉中的骨头拔了出来。

    秦琼的样子,让我很不解,但又不敢多问什么。

    就在我心中想着这秦琼是不是有失心疯的时候,他猛地转身过来死死的盯着我,接着手里用力一扯,将我的衣服撕了开来。

    接着就去看我的后背,还用手去抚摸了一下。

    霎时,撕心裂肺的痛感传遍我的全身,要不是秦琼拉着我,我直接就疼的趴在了地上。

    豆大的汗珠顺着我的脸颊落下,我也看不到后背是个什么情况,只感到撕心裂肺的疼。

    之前赵猛在我的身后,我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却感到后背一阵剧烈的疼痛,但远没有现在这么疼。

    这秦琼在我身上动了什么手脚。

    “你对我做了什么!”我忍着剧痛开口。

    侧首过去,我看到秦琼盯着我的后背目不转睛的看。

    下一幕,秦琼咬破了自己的手指,接着就把他的血抹在了我的后背。

    一瞬间,神奇的事情发生了,原本撕心裂肺的痛感,彻底消失了。

    从我口袋摸走手机,对着我的后背就是一顿拍。

    拍完之后,看也不看就把手机扔给我。

    到底什么东西。

    看着手机里面的照片,差点失手将手机给扔了。

    在我的后背上,不知道什么时候长了个鬼眼的印记,而且皮肉都已经裂开,如重物坠落,地上的石板破碎蔓延的痕迹一般,乍一看犹如嗜血的大口。

    用触目惊心这个词来形容,一点也不过分。

    震惊,悚然。

    我看着秦琼,直觉告诉我,我身上长个这样的东西,绝对不是什么简单的问题。

    还未等我开口,秦琼当着我的面,脱掉了他的上衣,结果在他的后背上,也有着一个和我一模一样的印记。

    只不过我的在左肩,他的在右肩。

    如果我后背的鬼眼印记比作是刚干裂的池塘的话,那他后背上的鬼眼印记,就等于是已经沙化的土地了。

    “我以为那些个东西要的只是你的阳寿,是我失算了。”秦琼淡淡的说到:“还有,你想死还是想活?”

    秦琼转身面对着我,同一时刻也握紧了他手里的钢管。

    我靠,不会吧,这就准备让我做选择题了。

    不过,这世界上应该没有人想死吧。

    “想活!想活!”

    听到我紧张的回答,秦琼脸上挂着无奈的苦笑,举起了他手里的钢管。

    我以为我的下场要和赵猛一样了,被秦琼一棍打死,但没想到,他是要将手里的钢管交到我的手里。

    这,啥情况。

    这个时候,我才看清,秦琼手里的钢管是什么样子,一米左右长短的钢管上,除了手抓的地方雕刻着纹龙之外,其他的地方,都雕刻着符文,当然这些符文是什么我也不认识。

    不过看样子,这东西是他的武器了。

    “既然想活,以后就听我的话。”秦琼面无表情的说道:“你后背上的东西,我也不想瞒你,这东西是鬼咒,但凡身上有这个东西,都活不过三十岁。”

    鬼咒,还活不过三十岁,这么说我也没有几年时间了。

    可是一想不对啊,要是活不过三十,那秦琼?

    他的年纪看上去,都有四十了吧。

    秦琼看着我不说话,眼看着手里的钢管,手指头在龙眼睛摸了一把,原本一米长的钢管,竟然收缩到了巴掌大小。

    我勒个擦,高科技啊。

    “这,是给我的?”我不确定的问到。

    要是这么一个东西拿在手里,装逼都有的装了,刚才他打赵猛的那一棍子,这玩意可一点都没有变形啊。

    秦琼看着我点了点头。

    “这鬼杵跟了我好些年,加上你弱鸡一个,有这个东西防身,那些个东西不敢轻易靠近,而且还能压制你身上的鬼咒。”

    “这个世界上你未知的东西有很多。”

    “这东西你先收着,可以帮你免去不少麻烦。”

    “身中鬼咒,就如同异类,往后只会阴鬼缠身,不死不休。”

    “你天生就是个阴生胚子,除了吃阴饭,没有别的办法。”

    有些话我虽然不懂,但至少现在我明白,我身上的鬼咒,会给我带来麻烦,别人运势低会招惹到阴鬼之类的东西,对我而说无时无刻都在招惹这些个东西。

    从老楼出来,我和秦琼分道扬镳,我回了学校,他去了仓库那边。

    临近中午,我从宿舍出来来到食堂,下午有一节很重要的课程,我不能不去。

    这短短几天发生的事情,算是彻底刷新了我对这个世界的认知。

    想着这些问题出神,直到萧薇儿猛地一拍我的肩膀,我才反应过来。

    “我有事和你说。”萧薇儿说到。

    我看了她一眼,并不想和她多说一句话。

    只是接下来的情况,让我忍不住多看了她几眼。

    这晴天白日的,加上是三伏天,所有人都热的恨不得不穿衣服,这萧薇儿竟然穿着长裤长袖的,而且还不由得打冷颤。

    加上她身上缠绕的黑气,我百分百确定,她和我一样,都是撞上了不干净的东西。

    之前她因为我没有给她送衣服的事情来找我的时候,我就觉得她有问题,当时我以为是自己看花眼了,现在看来显然不是。

    “什么事?”我问道。

    萧薇儿看着我,一脸鄙夷的开口:“我和你好了一年多的时间,现在你说分手,是不是该赔偿我一笔青春损失费。”

    我并没有惊讶,这一年多的时间,萧薇儿什么事情做不出来,精神损失费她是真的能开得了口,看着她,我无语的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萧薇儿不爽的开口:“分手是你说的,难道不应该赔偿我吗。”

    听到她的这些话,我真的是为她感到羞耻。

    “好啊,秋后算账是吧?”

    “萧薇儿,与其现在给我在这里要你的青春损失费,还不如好好想想,怎么摆脱你身上的东西吧。”

    “要是我没有猜错,除了浑身发冷之外,是不是晚上还有什么东西缠着你。”

    我话音落下,萧薇儿一脸不可置信的神色看着我,接着就是一副害怕惊恐的表情。

    看来,我猜对了,她就是惹上那些个脏东西。

    至于是如何招惹上的,我不清楚,但看样子,少说都有一段时间了。

    “你,你怎么知道这么清楚?”

    “我知道了,你肯定是因为得不到我,所以才用那种东西来害我。”

    “我让你给我送衣服,你也不来,你让那些个东西拿走我的衣服,为的就是看我出丑是不是。”

    “江辰,我真没有想到,你是这样的人,为了得到我竟然这么的不择手段,连这些邪门下作的东西都碰。”

    “你就说一句,我的青春损失费你给不给我。”

    这事弄得,本想好意提醒她一句,但没有想到对方不但不领情,还弄得自己一身骚。

    “不给,滚!”

    萧薇儿气的不轻,留下一句威胁的话转身离开。

    本以为对方赌气离开,但是下一刻,一股阴寒的感觉从我身上略过,我看向萧薇儿,却发现一道黑影朝着萧薇儿扑了过去,骑在了她的脖子上。

    “萧薇儿!”我叫了她一声,结果她像是没听到一般。

    我一手揣进口袋,准备拿出鬼杵给那东西一棍子的时候,那骑在萧薇儿脖子上的东西,朝我回头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