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事儿

邪事儿 > 作品正文卷 第六章 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作品正文卷 第六章 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只是一眼,就让我心生寒意,整个人从内到外凉了个彻底。

    呵呵呵……!

    那骑在萧薇儿脖子上的东西,脑袋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弯,空洞的眼神死死的盯着我,朝我笑了起来。

    我愣在原地不敢动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萧薇儿渐行渐远。

    下午有重要的课程,我整理了一下思绪朝教学楼走去,至于萧薇儿的事情,晚上去请教请教秦琼,或许他知道怎么治这个东西。

    都说鬼怪不敢白天出来,那个东西能顶着太阳骑在萧薇儿的脖子上,肯定是不怕太阳的,这样的东西,我还不敢去招惹。

    这节课是灭绝师太的课,就连最喜欢逃课的几个人,也都坐在了教室里。

    灭绝师太是历史系的教授,也是整个学院唯一的一个女教授,不知道是不是到了更年期,反正脾气不是一般的大,上她的课只要敢发出一点小动静,她都会和你没完。

    只要有人敢点名不到,这门课的考试直接为零,要是还敢不来,就等着学校劝退。

    我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刚坐下,灭绝师太后脚就到。

    课堂过半,加上三伏天的闷热,我坐在位置上昏昏欲睡起来。

    啊!

    坐在我前排的女生尖叫起来,刺耳的声音让我睡意全无,所有人都被突如其来的一声惊醒。

    “有人跳楼了。”坐在我前排的女人喊了一声,教室里的人全都趴在窗户上往下看。

    教学楼前,此刻也围了不少人,全都看着跳楼的那个人。

    我趴在窗户上看得清清楚楚,那躺在血泊中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萧薇儿。

    怎么会这样?我在心中问自己,刚才我们两个还在体育场说过话,怎么现在她就跳楼了,而且还穿着不知道从那里弄来的红色长袍和绣花鞋。

    我满心震撼,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会突然跳楼自杀。

    绝对那个骑在她脖子上的鬼东西,绝对是。

    教室之中的人议论纷纷,我看着萧薇儿的尸体躺在地上,一副死不瞑目面目狰狞的表情,似乎那个眼神就是在死死的盯着我看。

    绝对是骑在她脖子上的那个东西在作祟。

    之前在体育场上,我绝对不会看错,确实有只鬼骑在萧薇儿的脖子上。

    此刻,却不见那只鬼的鬼影。

    就在我准备收回心神不去想这件事情的时候,突然看到萧薇儿扭曲的脸上,展露出诡异的笑容,等我闭眼睁眼再去看得时候,一切又变得正常起来。

    难道是我出现了幻视!

    很快,调查的警官前来,确定人死者的身份,正是萧薇儿无疑。

    而我作为第一嫌疑人,被带去了校办公室问话。

    “江辰,萧薇儿是你的女朋友没错吧。”

    来到办公室,我被问询的第一句话就是如此,当然对于这一点,我不否认。

    “是。”

    “你和萧薇儿之间,是发生了什么不愉快,还是什么,导致她选择跳楼自杀。”

    我累个擦,萧薇儿的死,是因为鬼骑在了她的脖子上,鬼缠身,必定会索命,但我没有想到会这么快。

    我知道萧薇儿的死是怎么回事,但这个我不能说,毕竟鬼魂的存在,本就存在着很大的争议,再加上某些原因,现在的社会是无神论者,我要实话实说,说是鬼弄死的萧薇儿,恐怕下一秒我就要被请进去喝茶了。

    实话不能说,剩下的只能靠编了。

    听我说了一大堆,这做笔录的警官都一脸懵。

    “你是说,萧薇儿的死可能和你没有关系?”警官问道。

    “是,前天早上,她让我给她往酒店送衣服,这段感情我维持的太累,就没有去,傍晚的时候她来找我,我就说了分手,今天中午吃饭的时候,她又来找我要青春损失费,我说不给她就走了。”

    那警官看了看我没有说话,而是拿出一物放到了桌子上,示意我去看看。

    在我看到那些内容的时候,整个人也是一懵。

    防水袋里面放着一张皱巴的纸,上面写着这么一句:【江辰,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这屎盆子还能这样扣?

    “现在,你还有什么话想说。”

    听到警官的话,我苦笑起来,这个时候了,我真的无话可说。

    “虽然现在没有直接证据证明你就是罪魁祸首,但是为了以后的调查,我希望你能随叫随到。”

    话到了这个份上,我没有理由拒绝,就直接答应了下来。

    从校办公室出去,宿舍的几个兄弟知道我被警官带走问话,所以就跟了过来现在看我出来,直接全都围了上来。

    “兄弟,这怎么回事,萧薇儿的死和你怎么扯上关系了?”舍友徐川不解的问道。

    我摇摇头:“我也不清楚,警官也只是前来了解一下情况。”

    “对了,刚才有个光头,要我们把这个东西给你。”说着,徐川就将他手里的盒子塞到了我的手里。

    “晚上兄弟们去聚餐,你去不去?”

    “不去了,你们去吧。”回绝了他们,我朝着宿舍楼走去。

    他们知道我的情况,我说不去就一定不会去,他们也就不会问第二遍。

    现在缠绕在我身上的问题太多,晚上我需要到仓库那边好好和秦琼聊聊了,平白无故的,我能看到萧薇儿身上的东西,这绝对不是巧合,而是和我身上的鬼咒有着很大的联系。

    这些问题,今天晚上我一定要弄清楚。

    看我这么无趣,徐川他们三个勾肩搭背的离开,本来我就和他们不是一路人,他们家境好,可以挥霍,但是我不行。

    回到宿舍,我看着手里的盒子,打了开来,当看到里面的东西之后,我吓得直接扔到了地上,心情难以平复。

    半饷之后,我才恢复过来。

    盒子里面并不是什么恐怖的东西,而是一双绣花鞋。

    而这双绣花鞋,本应该是穿在萧薇儿的脚上的。

    她跳楼而死躺在地上,身上除了鲜红色的长袍之外,就是这一双绣花鞋诡异了,当时我还在好奇她是怎么弄到这些东西的,但是现在看来,这一切的问题,是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

    萧薇儿的死,绝对不是鬼缠身这么简单。

    光头?

    想到这里,我给徐川打了过去。

    “徐川,让你把盒子给我的人,相貌特征是什么样的。”

    听到徐川的描述,我一脸骇然。

    挂了电话,我咽下一口唾沫,看着盒子里的绣花鞋,装进背包出了学校。

    赵猛,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我心中震惊,我和他顶多算是打了个照面,从我按照秦琼的话,过了午夜十二点在路口烧纸遇到的赵猛开始,他就已经不是人了。

    今天早上,我差点就死在他的手里,眼看对我下不了手了,就对我身边的人下手,这是再给我警告吗?

    从徐川的描述来看,那让他给我送盒子的人,就是赵猛。

    我来到仓库,却发现仓库的门锁着,门房里也没有秦琼的身影,现在才四点多,按理说秦琼应该在这里守着啊。

    拿出手机,给秦琼打了过去。

    “秦哥,你在哪,我现在有些事情想要问你。”

    电话接通,不等秦琼开口,我就先开口:“赵猛出现在了学校,已经害死了一个人,还把他害死的人身上穿的鞋子让别人转交给我。”

    听我说完,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

    我着急的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这秦琼就和没事人一样。

    “你现在就在仓库等我回去,我这里遇到了棘手的问题,记住我一句话,不管任何人出现在仓库,你都不要理会,如果有什么东西要动手,你就用我给你的鬼杵。”

    “还有你手里的东西,用黄纸立刻烧了。”

    说完,秦琼挂断了电话。

    从门房找来黄纸和打火机,就在仓库的门口,我将绣花鞋扔到了火堆里面。

    吃一堑长一智,亲眼看到这绣花鞋变成灰,我才返回到门房里面待着。

    天渐黑,门房之中的我,有种度日如年的感觉。

    站在门房之中,我不停的来回踱步,不知道是不是踢到了桌子下面的柜子,里面的纸钱再一次撒了出来。

    看着柜子里面乱七八糟的什么都有,真不知道秦琼在这里是怎么过的。

    我将柜子里面的东西全都掏出来,准备整理一下,免得以后再出现这样的麻烦,结果在我收拾这些冥币纸钱的时候,有了意外发现,在柜子的最下面,竟然发现了一本古书,还是很厚的一本。

    好奇之下我给打开看了一眼,结果看到上面的记载,才知道这是一本什么书。

    驱鬼招魂之术,这本书上应有尽有,还有一些关于其他的记载,我没有来得及去看,只顾着看驱鬼招魂之术了。

    最近遇到的事情,都和鬼有关系,所以我想看看,有没有什么方法能驱鬼。

    结果这一看入迷,完全忽略了时间。

    要不是听到有哀乐的声音传来,我估计都能看到第二天早上。

    站在窗户跟前,我看着路口,哀乐就是从那边传过来了,只闻其声不见其人,我看了一眼时间,正好过了午夜十二点。

    就在我犯疑惑的时候,路口突然出现一人,头上蒙着白布,穿着白色孝服,手拿孝灯,背上像是扛着一个人,但仔细看去,又不像是真人,更像是一个纸人。

    紧接着,这出现的人朝着我这边直接给跪了下来,接着就没有了动静。

    哀乐还在继续,让我分不清具体是在哪个位置。

    看着那跪在路口的人,下一幕,他背上的那个纸人,竟然动了起来,骑在了跪下之人的脖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