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事儿

邪事儿 > 作品正文卷 第七章 秦琼出事了

作品正文卷 第七章 秦琼出事了

    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得我后退两步,一个不小心撞在椅子上,翻倒在了地上。

    赶紧从地上站起来,等我再去看的时候,岔路口子哪里还有什么纸人,就连哀乐声也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寂静。

    细思极恐之下,我拿出手机,给秦琼打了过去。

    好几个电话打过去,对方就是不接。

    难道也出事了?

    我摇摇头,秦琼的本事比我厉害,之前棍打赵猛,脚踹老太的,那些个脏东西见了他,还不得逃命。

    我手里紧握着鬼杵,继续坐在椅子上看着从柜子里面翻找出来的书。

    第二日清早,我看了看时间,也该下班了。

    一晚上的时间,我将这本古书上的驱鬼之术全部看完,一字不落的印在了脑子中,但现在唯一缺少的就是实践了。

    给秦琼再一次打去电话,还是没有人接听,索性我将这书籍装到了背包之中带走。

    回到学校,我刚准备回宿舍的时候,被徐川他们叫住了。

    “江辰,萧薇儿的父母来了,正在校办公室,指导员让我们叫你过去。”

    来的这么快?

    我和萧薇儿的事情,她父母是知道的,加上这次的事情发生的离奇,看来我的麻烦是少不了了。

    我知道了。

    回应了一句,我来到校办公室。

    萧薇儿父母的情绪很激动,看到我的那一刻,直接就朝我猛扑过来,那副表情终身难忘,一副恨不得将我生吞活剥的样子。

    “江辰,都是你,要不是你,我女儿也不会死。”

    “现在,我恨不得杀了你,给我女儿陪葬。”

    “我女儿那么好的一个人,你得了便宜,还想和她分手,她把身子都给了你,你却这么对她,你良心过得去吗。”

    听着萧薇儿母亲的怒吼,我站在原地未动,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她,可能因为鬼咒的原因,我的眼睛,能看到平常人看不到的东西。

    在她的脖子上,骑着一个女人,披头散发的样子,诡异到了极点。

    萧薇儿的死,就是这个东西造成的,现在她父母的脖子上,都骑上了这个东西,难道说今天萧薇儿的父母也会死?

    这件事情是不是如我猜测的这般,我不敢去想。而是一只手伸进口袋,紧握鬼杵。

    校领导和导师都在办公室,要不是他们拦着,萧薇儿的父母已经朝我冲了上来。

    “首先,我的良心过得去,再者,她的身子,也没有给我。”我不忿的开口说到。

    萧薇儿的父母听到之后,犹如野兽一般咆哮起来。

    这样的阵仗,恐怕也没有几个人见过,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如何是好,只能大眼瞪小眼的看着。

    “好啊,江辰,你杀了我女儿,还这样给我们难看,就算是死,我也不会放过你。”

    说着,萧薇儿的父母双双拿出匕首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说时迟那时快的,我手里鬼杵瞬间打开,朝着萧薇儿父母的头顶上打去。

    砰砰两声闷响,那两道鬼影被鬼杵打的倒飞出去,撞在了墙上,化作了一团黑烟。

    这一幕,也惹得众人一阵惊恐。

    萧薇儿的父母倒地不起。

    “死,死了。”一位导师惊恐的开口。

    接下来的事情,就更好办了,再一次被请去喝茶。

    在我动手的时候这样的结果就已经意料到了,萧薇儿父母的脖子上被鬼骑着,已经证明他们死了,之所以能够和正常人一样,那只不过是骑在他们脖子上的鬼,吊着他们的最后一口气而已。

    人掂脚,鬼上身。

    鬼架脖,吊人命。

    这些东西出现,全都是针对我来的,看来这件事情并不简单啊。

    鬼上身或许还能活命,但让鬼骑在了脖子上,就算是天师下凡,也不可能将其从鬼门关给拉回来。

    警局,审讯室之中。

    “队长,尸检报告已经出来了,这两口子的死亡时间显示,是在两天前。”

    前来汇报的警官说完,审讯我的那位警官没有开口,而是看向我一个人思虑起来。

    半响之后,才开口说道:“你可以走了。”

    这就完了?我诧异的看着对方。

    从把我带来,到让我离开,一句话都没问,就让我在这里坐了两个小时。

    不过这件事情没有和我扯上关系,倒也算一件幸运的事情。

    回到宿舍,几个室友都不在,桌子上放着一只纸箱子,上面写着我的名字,最近我也没有买东西啊。

    看到里面的东西,我整个人愣在了原地。

    萧薇儿跳楼死的时候,身上除了一双红色的绣花鞋之外,还有一身红袍,绣花鞋我烧了,现在红袍又出现了。

    赵猛,你特么到底要做什么。

    我唯一能想到做这件事情的人,就只有赵猛了。

    给秦琼打电话,这老小子的电话一直都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

    看来这接下来的事情,只能我自己看着办了。

    这件红袍,不能留着,萧薇儿穿红衣横死,凶气强盛,可能也已经变成了鬼,这东西和我沾染上,不是什么好事。

    我将那本从仓库拿回来的古书打开,从里面寻找销毁的办法。

    但凡沾染邪气的东西,不能随意处理。

    昨晚上我用黄纸烧了那双绣花鞋,其实就是处理邪气的一种办法。

    从学校出来,我奢侈了一把,直接打出租车来到仓库。

    当我打开门房准备去烧毁这件红袍的时候,看到桌子上的东西,整个人从头凉到了脚后跟。

    桌子上,一双绣花鞋端端正正的摆放在上面。

    昨晚上这不是被我已经烧掉了吗,怎么还会出现在这里。

    加上我手里的红袍,萧薇儿跳楼自杀用到的东西,都落在了我的手里。

    紧张的咽下一口唾沫,我看着桌子上的绣花鞋,确定就是昨天收到的那一双。

    不管了,一不做二不休。

    我将柜子里面的黄纸还有冥币全都拿出来,满满当当的弄了一箩筐,接着来到门房外面,在一块空地上燃烧起来。

    亲眼看着这些东西烧成灰烬,找来铁锹将其挖抗掩埋。

    做完这些,我按照书中记载,找来桃木楔子,钉在了这些灰烬上面。

    桃木有避邪破煞的功效,我想这样做,应该多少有些作用。

    做完这些,我也没有回学校,而是坐在门房里面守着,昨晚一夜未眠,现在倒有些困了,不知不觉就爬到桌子上睡着了。

    “诶,醒醒!”

    听到门外有动静,我猛地坐起身子,看到门外站着四名大汉,再一看时间,已经下午四点多了。

    “小伙子,你这有现成的棺材吗,赶紧给我腾一副出来,这是尺寸。”

    看来了生意,我从门房出来,接过那男人手里的纸看了一眼。

    在仓库里面找到合适的尺寸,就让他们进来抬走。

    一切都很顺利,收了两万块钱,在确定没有问题之后,这四名大汉抬着棺材离开了。

    两万块钱放在门房不安全,索性就装到了我的背包里。

    秦琼联系不上,我的直觉告诉我,他肯定是出事了,昨晚上他说遇到了棘手的事情,看来是没有处理掉。

    坐在椅子上,点了一份外卖。

    接着,我看着手里的鬼杵,上面刻着的这些符文,我虽然不认识,但是和古书上一些记载符篆的符文很相似。

    所以我想,这鬼杵和桃木剑类似,应该都属于驱鬼法器一类的东西。

    吃饱喝足,又到了晚上,秦琼的手机一如既往的打不通,不过有这本古书,倒也让我的夜生活不那么枯燥。

    只是,到了午夜十二点,突如其来的哀乐声,让我的神经再次变得紧绷起来。

    有了昨晚上的一幕,这次我看向岔路口,于昨晚一模一样的场景再次出现,哀乐声不断,那头蒙白布,身穿孝服之人,背上的纸人这次换成了红衣的。

    在一阵哀乐声中,面朝我这边跪了下来,紧接着,他那身后的红衣纸人,骑在了那人的脖子上。

    我死死的盯着这一幕,想要看看他们到底要做什么。

    哀乐声,并没有如想象中的那样适可而止,而是不断的继续。

    下一刻,一队吹奏哀乐的人出现,无一列外,全都是穿着孝服面无表情之人。

    紧接着,一群头戴稻草高帽的人出现,八个人抬着一副红色的棺材,棺材之上,还坐着一个女人,身穿着红袍,脚踩绣花鞋。

    如此诡异的一幕,看的我浑身发凉。

    就在我想着该如何不去理会这一幕的时候,哀乐声突然停下。

    紧接着砰的一声闷响,棺材落地。

    坐在棺材上的人,缓缓抬头,披头散发的看不清她的面貌,但我总感觉在什么地方见过。

    此刻,我再也坐不住了,站在门房,看着如此惊悚的一幕。

    那穿着红袍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萧薇儿。

    紧握鬼杵,秦琼不在,电话也联系不上,那么接下来的事情,也只能让我自己处理了。

    不就是鬼吗,大不了同归于尽啊。

    就在我想着如何去收拾她的时候,哀乐声继续响起,这群鬼东西抬起棺材离开。

    等到这些东西消失,我松了一口气,但紧接着岔口处又出现一人,浑身是血的朝我这边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