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事儿

邪事儿 > 作品正文卷 第八章 金蝉肉

作品正文卷 第八章 金蝉肉

    原本松了一口气,现在心又跳到了嗓子眼。

    等那东西靠近,我才看清这是个什么东西。

    秦琼。

    这怎么浑身是血的回来?

    我将门打开,赶紧出去扶着他。

    让他坐下,我这才看清,他的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好肉了,而这些伤口,像是被什么东西抓伤的。

    秦琼也顾不上我给他清理伤口,而是一把抓住我的手。

    “这个东西你吃下去,那些个东西就会拿你没辙。”

    说着,秦琼从衣服里面掏出来一只精致的盒子放在我的手里。

    我打开看了一眼,发现里面是一片如牛筋一般的东西,只不过颜色偏紫色,看上去很好吃的样子。

    一时之间,我没敢吃,而是看向秦琼。

    “这是什么东西?”我疑惑的问道。

    秦琼看着我手里的东西,眉头轻皱了一下。

    “金蝉肉。”

    金蝉肉?

    这是什么东西?

    我满心疑惑,秦琼看我一脸质疑,继而说道:“西游记你应该知道吧?”

    “唐僧肉,吃一片就可以长生不老,虽然是夸大其词,但也说明了其功效,唐僧被称之为金蝉子转世,就是因为吃了这个东西。”

    难以置信!

    我看着手里的金蝉肉,不知道该不该吃下去。

    看我犯难,秦琼幽幽的开口说道:“那些东西想要你的命,金蝉肉可以帮你延长寿命,至于该如何选择,你自己看着办吧。”

    我开始疑惑起来,那些东西想要我的命,只要解决了这件事情,所有的问题不是都迎刃而解了吗,为什么非要吃这个金蝉肉。

    而且这个东西看上去,真的就安全吗。

    “我想知道,是什么人想要我的命,将他找出来灭掉,不就可以了吗。”

    听到我的话,秦琼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似乎是在嘲笑我一般。

    “你想的太简单了,如果事情真的这么简单的话,那些东西也不会如此大费周章了。”

    “老楼上的那一幕,你应该没有忘记吧。”

    我点点头。

    秦琼伸手扔出一根白骨到桌子上。

    我看着这根白骨,眼熟的很,想到秦琼的话,这不正是香炉里的那根白骨吗。

    伸手将其拿在手里,我这才发现白骨上面竟然还有字。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白骨上,刻着我的名字还有生辰,知道我的名字不假,但是知道我的生辰,这就恐怖了。

    就连秦琼都不知道我的生辰,身份证上虽然有我的出生日期,但是并没有写我是什么时间出生的。

    对于我自己的出生,我是再清楚不过的了,爷爷还在的时候,每次都在我跟前念叨,说我是子时出生的种,只会给江家带来不幸。

    这根白骨上的时辰,写的也是子时。

    事情不会这么巧。

    “那些脏东西,用赵猛的头颅和你的八字生祭,为的就是想要你的命和灵魂。”

    “有些事情我告诉你,你也弄不清楚,但你身上的鬼咒已经和我身上的有所牵连,这是一个局,一个能要了你的命,也能要了我的命的局。”

    “我耗费了极大的代价,给你找来金蝉肉,为的就是延缓你的寿元。”

    “说的难听点,我不是为了你,而是为了我自己。”

    秦琼说这话的时候,一双眼眸看着我的眼睛,看得出来他没有说假话。

    我看着手里的金蝉肉,思虑再三后,一口吞了下去。

    这个世界的神秘,从见鬼开始,我是无神论者,但事实证明,这个世界上确实是有鬼魂存在的。

    见我将金蝉肉吞了下去,秦琼这才松了一口气。

    我问他昨晚上去了哪里,他也不说话,而是坐在椅子上闭着眼睛,从半夜坐到了天亮。

    在我要下班离开的时候,秦琼叫住了我。

    “江辰,不要让任何人知道你吃过金蝉肉。”

    我点点头算是回应。

    “还有,我要出一趟远门,可能需要很久才能回来,这仓库你帮我看好。”

    嗯,知道了。

    回应了一声,我就离开了,只要工资到位,让我死在这里都行。

    一路上,我感觉神清气爽,整个人不知道有多精神,不知道是不是金蝉肉的缘故,我感觉浑身上下充满了力量。

    之前从仓库回来,我恨不得睡个一天一夜,现在竟然没有任何睡意。

    回到宿舍,结果看到徐川他们都在,而且还坐在一起讨论着什么,很激烈的样子。

    “我就说了,学校肯定是在闹鬼,否则不可能昨天晚上又有人跳楼,和萧薇儿的死一模一样,还穿着红衣服。”

    “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有鬼,我听说跳楼的那个女的,是因为考研的事情,想不开跳楼的。”

    “那你告诉我,她想不开要跳楼,为什么要穿一身红。”

    “我可听说了,我们学院每年这个时候,都会死几个人,而且都是身穿红衣而死,死后冤魂作祟,你没见今天一早学校的就发通知让停课了。”

    “跳楼和停课有什么关系,导师都说了,学校停课是因为所有的导师要去参加一个重要的会议。”

    “狗屁,参加会议需要将整栋教学楼都清干净吗,一个人都不让进去,刚才我吃饭回来,看到院长请了一位道士回来,还准备了不少的祭祀用品,看来是要作法了。”

    听着他们三个坐在一起争论,我无语的笑了笑,不过想到他们说的,昨晚上又有一个女的和萧薇儿一样跳楼死了,多少都让我觉得有些意外。

    将东西收拾了一下,我也准备去食堂吃个饭。

    走在校园,我想着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就像是在做梦一样,走路的间隙,竟然想的出神了,一个不小心撞上了别人。

    好在我的反应速度不错,直接错身开来,两个人这才没有摔倒。

    “不好意思,有没有伤到哪里。”我赶紧道歉。

    抬头的那一瞬间,我愣了一下,我撞上谁不好,偏偏撞上了财经系的系花凌苏。

    这可是全校所有男生的冰艳女神啊,要是让她的那群追求者发现,我都能被唾沫星子淹死。

    凌苏看了我一眼,眉头轻蹙,对我抬不起任何兴趣。

    也就在她看我的空档,我看到在她的眉心,凝聚着一团黑气,也就是我们所谓的印堂发黑。

    “没事!”凌苏扔下一句话转身离开。

    看着她的背影,想了想我追了上去。

    “等一下!”

    站在凌苏面前,我开口道:“我看你印堂发黑,应该是遇到了不干净的东西,晚上你回去,从你家门口抓一把土,然后兑到白米饭里,晚上睡觉的时候放到你的床头,明天早上起来看看米饭是什么样子。”

    “我是计算机系的江辰,要是米饭的颜色异常,你可以来找我。”

    说完,我朝着食堂走去。

    我百分百确定,凌苏就是招惹上不干净的东西了。

    比起萧薇儿的情况,凌苏要好千百倍,她只是沾染上阴邪之气,而不是被鬼骑了脖子。

    米饭拌土的法子,属于土法子,这样的手段在农村用的多,一些孩子沾染上不干净的东西,家里的老人就会用这样的办法。

    如果是无意招惹的东西,吃了这拌土的米饭,就会离开,如果这些个东西不愿意离开,那么米饭的颜色就会发生变化。

    这个方法也是我从古书上学来的,也是最简单最保险的方法。

    虽然我还有一些更有用的办法,但是是否有效还不清楚。

    来到食堂,几乎所有的人都在讨论跳楼的事情。

    我坐在不起眼的位置,听着他们的议论。

    “诶诶诶,有消息了。”

    一名男生冲进食堂,一群好事的人坐在一起等待下文。

    “打听到了,学校的院长请来的是茅山派的大师,现在正在教学楼里面作法呢,我姑姑是学院的指导员,这些都是她刚才告诉我的。”

    “走啊,一起去看看,这世界上的鬼长得什么样子。”

    好奇心害死猫,加上大学生血气方刚的,对于鬼怪的存在本就好奇,现在能亲眼看上一眼,怎么可能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走走走!

    一群人,从食堂跑了出去。

    要是放在之前,我也想去看看热闹。

    吃饱喝足,我准备回去学习的,结果徐川他们过来,说是有茅山派的大师正在教学楼里面作法抓鬼,想要我和他们一起去看看热闹。

    在他们的软磨硬泡之下,我跟着一起和他们从教学楼的后门潜入,不知道从那里传来的消息,教学楼之中竟然隐藏了不少人。

    而且更有甚者,竟然用柳枝泡了水,说是洗洗眼睛就可以看到鬼,还真的有一群傻子用柳枝水洗眼睛。

    柳枝水洗眼睛确实可以看到鬼,但是用到的水是无根水,也就是雨水。

    而且要浸泡七天才可以,这么一会功夫,顶个屁用。

    我和宿舍几人站在二楼的角落,看着一楼大厅的情景。

    在一张祭桌跟前,一名身穿黄道袍的老者,手持木剑,在四周张贴黄符。

    “驱阴符?”我看着他张贴的这些符篆,有些好奇。

    这符篆的符文,很像驱阴符,但是又不是驱阴符,具体是什么符篆我也说不清楚。

    在古书上,我看到过驱阴符的符文,不是这个样子的。

    就在那道士还在张贴黄符的时候,一道黑影突兀的出现,站在了那道士的身后,这人不是别人,正是萧薇儿的鬼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