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事儿

邪事儿 > 作品正文卷 第九章 过阴的东西

作品正文卷 第九章 过阴的东西

    面对萧薇儿的鬼魂,我也是意外,完全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看到。

    这一幕看得我有些后背发凉,至于周围的同学,根本就看不到这是个什么情况。

    我看向那老道,对于萧薇儿的鬼魂,似乎并没有什么感觉。

    这老道士走在哪里,萧薇儿的鬼魂就跟到哪里,而且一双手已经搭在了这老道士的肩膀上。

    从小长这么大,几乎所有人都应该听说过这样一件事吧,那就是人身上有三把火,肩膀各一把,头顶一把。

    老道士的三把火,现在被萧薇儿拍灭了两把,头上的那一把也一副随时要灭的样子。

    至于那老道士,还一副错知错觉的样子,像是被冷风吹了一下,整个人打起冷战。

    看他装模作样的样子,就知道是个神棍了。

    就在我为他捏一把汗的时候,一楼大厅之中再次出现一只鬼魂,青面獠牙般的存在,手臂上青筋暴起,红绿交加。

    这个东西出现的瞬间,整个教学楼似乎都为之一颤,四周的空气瞬间阴冷起来,但凡站在教学楼中的人,都感受到了。

    一些胆小的人感受到这些异常,全都纷纷离开,这对他们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被阴鬼盯上,那可是要丢掉性命的。

    大厅之中的老道,也感受到了这一切,但此刻却还在硬着头皮作法。

    在众人的注视下,这老道士扑通一声倒地不起,整个人没有了生气。

    这一幕发生的诡异,除了学校的院长和几位教授外,几乎所有人都被吓得逃了出去。

    我站在拐角处,看着这一幕,也在庆幸自己刚才没有冲动站出去救人,否则现在死的就是我了。

    那青面獠牙的鬼,可是一巴掌拍在了这神棍的脑门上,直接拍死了这老道士。

    从教学楼出来,顿时让我有了一股劫后余生的感觉。

    本想着如果只有萧薇儿这一只鬼魂存在的话,我出去充当大佬收了她也不是不可以,但后出现的那只青面獠牙鬼,就算是不动手,我也能感受到他的恐怖之处。

    这应该就是书中所说的厉鬼了。

    只是我想不明白,好端端的教学楼中,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东西。

    回到宿舍,我准备躺下睡会,而整栋楼都在讨论教学楼闹鬼的事情。

    到了晚上,继续我的夜班生活。

    只是等我来到仓库的时候,秦琼已经不在了,而是给我留了一封信。

    坐在门房之中,我看完手里的信件,找来打火机烧掉。

    里面的言语不多,多是警告之意,要我不要仗着手里有鬼杵,就可以肆意妄为,去和那些鬼物打交道。

    至于我手里的那本古书,他要我好好学习上面的道法,不为斩妖除魔,只为能够自保。

    还说了他要去一个很远的地方,不知道多久才能回来,仓库这边要我全权处理。

    他受了那么重的伤,应该去修养修养的。

    我叹了一口气,接着看我手里的古书,想到院长请的那位老道士就这样死了,着实有些憋屈,可能这就是装逼的下场吧,恐怕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今天会遇到真鬼。

    晚上,仓库这边是出奇的安静,我在门房之中睡意全无,看了一晚上的古书,学会了好几种符篆的制作办法。

    到了第二天清早,我回到了学校,正在水房洗漱的时候,一名男生冲上来,神情激动的朝我开口,说是财经系的系花找我。

    当我从宿舍楼下来的时候,楼下已经围了不少的男生,都在看凌苏在等什么人。

    看到我从宿舍楼出来,凌苏也走上前来,将她的东西交到我的手里。

    我打开这黑色的袋子一看,里面的米饭,竟然变了绿色。

    再看凌苏的眉心,聚集的黑气比起昨天,更浓郁了几分,看来事情并非我想的那样简单。

    “你等我一下!”

    留下一句话,我返回宿舍拿了鬼杵下来。

    和凌苏来到足球场上,我没有拐弯抹角,直接说道:“凌苏,这几天你去了什么地方,或者做了什么事情,这米饭变成了绿色,说明你家里确实有脏东西。”

    凌苏看着我,表面虽然看似平静,但内心表现的很慌张。

    “你说的脏东西,是鬼吗?”

    我想了想没有开口回答,而是点点头。

    凌苏精致的小脸上,顿时洋溢出纠结的神情,似乎是在考虑,要不要告诉我事情的经过。

    拌了土的米饭,正常都是褐色的,土通地气,与鬼一样。

    而且,这拌土的米饭,等于是鬼食,专门是给那些个东西吃的,对方不但没有领情,反而变本加厉。

    见我不说话,凌苏一脸的为难。

    “要是不方便说,那就算了。”我说道。

    “不不不!”凌苏焦急的开口:“其实你说的这些我都没有,我是怀疑闺蜜送我的那件裙子。”

    “前几天她送给我,是我喜欢的裙子,所以就穿着试了一下,结果,当天晚上我就做了噩梦,梦到一个女人坐在我的床边,一直看着我,面无表情的,还说很快我就会和她一样。”

    “我从噩梦中惊醒,也没有太在意这是怎么一回事。”

    “后来我发现,只要我穿过这裙子,晚上准准的会做噩梦,我害怕极了,打电话给了我的闺蜜,问她裙子的来路,可她什么都不说。”

    “当晚,我就把裙子给扔了出去,本以为事情到这里就结束了。”

    “没想到……。”说到这里,凌苏的脸上挂起不敢置信的神色,像是见了鬼一般。

    见她没有继续说下去,我站在一旁,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只能在心里同情她。

    “没想到,早上我起来后发现,那件裙子又出现在了我的房间里,可我明明已经丢掉了。”

    “来到学校,我本来想问清楚这是怎么回事的,得到的消息是我闺蜜晚上跳楼自杀了。”

    啥?

    跳楼自杀!

    这么说,前天晚上跳楼自杀的那个人,是凌苏的闺蜜?

    看到我脸上的疑惑,凌苏点了点头。

    看来真的是了。

    要是凌苏身上的问题不解决,恐怕下一个要跳楼死的,就是她了。

    跟着凌苏来到她家,这是独门独户的别墅,进去给我的第一个感觉就是有钱,整栋别墅的装修奢华至极。

    看来,我这辈子也别想住这样的房子了。

    一楼客厅之中,摆放的奢侈品无数,任何一件拿出去,少说都是几十万的价值。

    来到二楼,我总感觉哪里怪怪的,但是又说不上来是哪里不对。

    凌苏去她房间找衣服,我站在二楼小客厅,整个二楼弥漫着一股子腐朽的味道,而且还散发着丝丝阴邪之气。

    这些东西,我绝对不会弄错。

    几番搜索之后,我发现这个东西是在角落的一个房间里面散发出来的,我想开门进去看看,却发现这个门紧锁着。

    “那个房间里面,是我父亲的收藏品,就是我都没有钥匙的,平时更是不让任何人靠近。”

    说着,凌苏拿着她的裙子走了出来,我看着她手里的裙子,上面缠绕着大量的死气,而且还和凌苏身上的黑气交相呼应。

    绝对没错了,就是这裙子的问题。

    “江辰,这裙子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我点点头,没有说具体问题,要是我猜的不错,这件裙子,应该是从死人身上拔下来的。

    “你听我说,这裙子是个过阴的东西,我不知道你和你闺蜜的关系怎样,但是现在看来,是有人想要害你。”

    “裙子你先收起来,一会出去的时候,你去买一些黄纸,然后用黄纸将这裙子给烧了。另外再买一些元宝纸钱,过了晚上十二点,找一处离家近的十字路口焚烧,烧完之后转身往家走,不管这个时候有谁叫你的名字都不要回头。”

    “记住我说的这些话,要是身后的声音不断,你就脱下一只鞋子朝着身后扔过去,回到家之后,将另外一只鞋子放在家门口,不要穿回家。”

    “到家之后,不要和任何人说话,直接睡觉就行,任何一个环节出错,你可能都要面临死亡的威胁。”

    “我说的这些你都明白了吧?”

    听我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凌苏点了点头。

    用黄纸焚烧衣服,是要让那鬼东西彻底打消这个念头,至于晚上焚烧纸钱元宝,是为了赔罪用的。

    我怕对方不死心,所以要凌苏烧了之后头也不回的离开,就是怕那些东西使诈。

    阴邪鬼魅,最擅长这些个东西。

    至于凌苏能不能逃过这一劫,还要看她自己得了,我能做的就只有这么多了。

    “我知道了。”

    凌苏说完,从口袋掏出一张银行卡放在我的面前。

    做啥子?

    “我见很多大师给人看过之后都要收钱的,这卡里是我的零花钱,只有五万块,虽然不多,但也是我的一点心意,如果不够的话,等过两天我在给你。”

    无语了。

    这小妮子怎么说都是大学生了,我都没有开口要,你就伸手给,是真把我当大师了,还是病急乱投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