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事儿

邪事儿 > 作品正文卷 第十章 太岁

作品正文卷 第十章 太岁

    看我笑而不语,凌苏一把将卡塞到了我的手里。

    “我知道五万块钱不多,但这是我现在能拿的出来的。”

    我看了看手里的银行卡,将其还给她,我手里还有卖棺材的两万块钱,再加上我现在还不需要这么多的钱。

    而且我帮她也不是为了钱啊,她印堂发黑,不似鬼上身那般难缠,对我而言可以说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要是这点小事就收五万块的话,我良心过不去。

    “举手之劳而已,不用太在意。”我无语的说道:“记住我告诉你的这些话。”

    嗯。

    凌苏点点头,和她一起从楼上下来,再次站在一楼客厅的时候,我总觉得身后有什么东西盯着我。

    我的眼睛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楼上楼下我都看了,也没有什么脏东西存在。

    刚才再楼上还没有,此刻这股感觉像是突然出现的一般。

    或许也有可能,是我多虑了。

    回到学校,我没有回宿舍,而是径直去了教学楼那边。

    萧薇儿的死存在问题,加上她的鬼魂在这里出现,所以我想试试能不能和她交流几句。

    她留给我的遗书上,写的可是做鬼也不会放过我的。

    教学楼这边的大门紧锁着,就连昨天我们走的后门也都被锁上了,没有办法,我只能爬窗翻到二楼进去。

    整栋教学楼之中,虽然是白天,但也显得阴森无比,尤其是想到昨天那只青面獠牙的厉鬼,我就浑身发冷。

    从口袋掏出鬼杵,以备不时之需。

    整个教学楼之中没有一人,寂静的有些可怕。

    从二楼来到一楼,我连只鬼影子都没有看到。

    一直从一楼找到顶层,一丁点的发现都没有。

    难道是已经跑了?

    没有收获,我从教学楼出来,回到宿舍休息。

    补了个觉,等我起床的时候发现,手机上有十来个未接来电,都是同一个号码打来的,而且还是个陌生的号码。

    我想了下,回了过去,没想到竟然是凌苏的号码。

    “江辰,你干嘛去了,都不接我电话。”凌苏埋怨的开口:“那裙子我已经烧了,我想问问你,晚上烧纸钱的时候,你能不能过来陪着我,我害怕。”

    本来我想拒绝的,但是想着她一个女孩子,要说不害怕是假的。

    就是我一个大老爷们,第一次在仓库路口烧纸的时候都是心惊胆战的。

    “行,晚上十一点的时候我去找你。”

    挂了电话,我看了看时间,买了饭就来到了仓库这边。

    一直到半夜,都没有什么人前来,眼看到了十一点,骑着我的破自行车回到学校,接着打车去找了凌苏。

    这小妮子倒是准时,大包小包准备了不少纸钱和元宝。

    看我过来,凌苏脸上的紧张之色才略有缓和。

    一男一女坐在十字路口,别说有多诡异了。

    可能是气氛有些尴尬,凌苏对我开口说道:“那个,你是道士吗?”

    我诧异的看着凌苏,没有想到她会这样问。

    “不是。”我回答道。

    啊!

    凌苏惊讶的看着我,脸上带着不可思议的表情。

    “你不是道士,怎么会知道的这么多。”

    我呵呵一笑,没有回答她这个问题,我总不能告诉她我这几天的经历吧。

    眼看到了凌晨,我再次吩咐了一遍,一会该如何做。

    我的目的就是为了陪她,一会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要凌苏不要开口,可以说从过了凌晨开始,她就要把自己当成哑巴。

    冥币燃烧,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十字路口这里是出奇的安静,一辆来往的车辆都没有。

    渐渐的,四周开始吹起阴风,凌苏不时的朝我这里看过来,而我也当个没事人一样,背靠在一颗大树上。

    元宝纸钱燃烧的很旺,火光飞溅,足有一人之高。

    凌苏哪里见过这样的阵仗,加上火光乱窜,好几次把她吓得都想要离开。

    等到元宝纸钱全部焚烧完毕,已经是凌晨一点了,按照我说的,凌苏头也不回的往家走,我跟在她的后面,一路上倒也正常,快到家的时候,凌苏脱下一只鞋子,朝着身后扔了过来。

    我回头望去,身后的路灯这个时候全部熄灭,远处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了一堆火,看样子是什么人在焚烧纸人一般。

    火光燃烧,我看的很清楚,那纸人倒在地上,脸朝着我,脸上露着阴笑。

    “你说什么?”

    就在我鸡皮疙瘩起了一身的时候,走在前面的凌苏突然说话了,我被吓了一跳,看着凌苏停下的背影。

    “不要停下,往回走。”

    “从现在开始,不管你听到任何声音,都不要开口,不要回头。”

    凌苏继续朝着家的方向走,我回头望去,身后哪里还有什么纸人,就连之前燃烧的火光,都不见丁点火星存在。

    我跟在凌苏身后,一直看着她回到家这次转身离开。

    从凌苏家到学校这一段路,我也走的不太平,一路上我的后背发凉,就明显的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跟着我,期间我停下了几次,回头看去身后什么东西都没有。

    回到学校,骑了我的破自行车,我朝着仓库继续赶过去。

    一路上,我时刻感受着身后的那个东西,快到仓库的时候,那股被跟踪的感觉才消失。

    骑车到岔路口的时候,我猛地一个刹车,整个人差点翻了。

    我离开的时候,门房的灯是关着的,但现在却是打开的状态,而且门房之中还有一道黑影坐在那里。

    我从车子上下来,刚准备朝着门房那边走去的时候,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传来哀乐的声音,忽近忽远。

    我将车子一扔,手里鬼杵展开,朝着门房那边走去。

    在走到岔路口和门房正中间的位置,门房的灯和身后的哀乐声,同时停止。

    我站在原地未动,眼睛死死的盯着门房那里。

    身后的那个东西是什么我不清楚,但是一打一的情况下,我还是有胜算的。

    站在门房门口,我手放在门把手上,刚想将门打开,一股子阴寒之气铺面而来,紧接着我手里鬼杵一翻一甩,朝着身后挥打过去。

    接着就是一声鬼叫,一道鬼影闪过,飘在远处,低垂着脑袋,我看不清它的面貌。

    四周开始阴风森森,吹得我浑身发凉。

    “江辰,什么时候你的胆子这么大了。”

    一道阴声从门房传来,接着萧薇儿的鬼魂走了出来。

    看着她还保持着死时的样子,我壮着胆子,随时准备出手。

    “你不用紧张,人怕鬼三分,鬼怕人七分,我也不想和你对着干,对我来说没有任何好处,这次来主要想和你做个交易。”

    交易?

    还是和鬼谈交易。

    我看着萧薇儿,有些摸不透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什么交易?”我问道。

    萧薇儿咯咯阴笑起来,刚才对我出手的那只鬼消失不见,仓库这里就剩下我和她。

    “你能活命的一个交易。”

    “你可以先不用急着回答我。”萧薇儿一脸傲然的开口,似一切都被她算计在股掌之中。

    “我问你,从你来仓库这里上班开始,是不是发生了很多你意想不到的事情,比如说见鬼?”

    “还有那赵猛?前一刻还是个人,后一刻就变成了了索命的鬼。”

    “这一切,你都不觉得奇怪吗?”

    这些事情,都是我的亲身经历,萧薇儿是如何知道的。

    况且,她现在也是一只鬼,也是和我过不去,为什么会好心的告诉我这么多。

    我没有回答她这个问题,而是疑惑的看着她,想要听听她接下来的话,看看她还能说些什么出来。

    见我不说话,萧薇儿也不着急,来到我的面前,和我近在咫尺。

    “要是我预料的不错,你身上应该中了鬼咒吧!”

    “这东西,会要人命的,中咒者无解,只有死路一条,除非找一个八字属阴的人,将鬼咒转嫁到他的身上。”

    “和你好了一年多的时间,你八字什么样,我清楚的很。”

    “你被秦琼利用了,否则这人海茫茫的,他为什么会找上你,而且一个仓库管理员,用得着开价四千吗。这些都可以先不说,赵猛是怎么死的?你是如何中的鬼咒?这些你都不好奇吗?”

    萧薇儿的话,犹如一击重拳,猛地抨击到我的心脏上。

    赵猛是如何死的,我也是在秦琼的嘴里得知的。

    我是如何中鬼咒的,也是秦琼拍照给我看的,是赵猛动手的还是秦琼,我分不清楚。

    这些事情,我是很想知道真相,但是知道了又能如何,先不说我有没有的选择,就算有,我有实力拿回我丢失的东西吗。

    萧薇儿来,不是和我做交易的,是来诛心的。

    如果按她所说,从我们遇到开始,她就是阴魂了。

    “这么说,我们认识的时候,你就已经不是人了?还有你的父母,也根本就不是人?”

    萧薇儿得意的笑了。

    “没错,你很聪明,可惜现在这一切都晚了。”

    “用不了多久,秦琼身上的鬼咒就会消失,你身上的鬼咒就会发作,到时候你就会人不人,鬼不鬼。”

    “还有,我差点忘了,他应该还给你吃了一块金蝉肉吧。”

    这个事情,她怎么知道?

    就在我震惊疑惑的时候,萧薇儿一脸严肃冷峻的看着我:“那根本就不是什么金蝉肉,而是太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