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事儿

邪事儿 > 作品正文卷 第十一章 我是一个道士

作品正文卷 第十一章 我是一个道士

    太岁?

    这是什么东西?

    这些事情,越来越扑朔迷离了。

    “你到底想说什么?”我声音冰冷的开口。

    萧薇儿看着我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我就是想来告诉你,要不要和我合作,看在你是我男朋友的份上,我着实不想你就这样死了。”

    “秦琼利用赵猛,将他身上的鬼咒转移到你的身上,难道你还信任他?”

    看着萧薇儿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我手里的鬼杵,朝着她的脑袋劈了下去,结果一阵阴风刮过,萧薇儿的鬼影闪到一边。

    “你当真以为老子会信你的鬼话。”

    萧薇儿满脸愤怒之色看着我,恨不得将我给撕了。

    “江辰,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说到底你不过就是个被人利用的东西。”

    “今天我耐不住你,但是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你给我走着瞧。”

    萧薇儿的鬼魂消失,我回到门房之中,想着她说过的那些话。

    其实打从内心,整件事情我就觉得奇怪,萧薇儿说的这些我不是没有考虑过,正是因为考虑过,所以我才选择相信秦琼,而不是相信萧薇儿。

    我不是没有脑子,有些问题我自己能去找到答案。

    从我来的第一晚被骗到躺棺材开始,围绕在我身上的问题,明显多了起来,尤其是这些诡异的事情。

    从现在开始,或许我的人生,要走向另外一个方向了。

    清早,不到六点,凌苏的电话就打了过来,说要约我见面,听她说话的声音,像是昨天晚上过得并不是很好。

    到了六点,在仓库门上贴了我的电话号码后就离开了。

    在学校门口见了凌苏,我发现她身上的问题,比昨晚上严重了数倍。

    昨晚上她还是印堂发黑,只过了一个晚上,她浑身上下就被黑气包裹,阴气缠身。

    这到底招惹的是什么东西。

    “出了什么事情?”我急切开口询问。

    凌苏四下看看,拉我来到她的车上。

    这一刻仿佛于世隔绝,凌苏四下张望,看没有问题,煞白的小脸上硬挤出一丝无奈。

    “江辰,昨天晚上我做的什么事情,是不是哪个环节出错了,回到家后我按照你说的上床睡觉,可是我总感觉有什么东西在我的房间里面转悠。”

    “一晚上我都没有睡着,到了五点钟,我实在受不了就开灯起来了,结果先是我挂在脖子上的玉佛好好的给碎成了好几块,接着就是我房间的东西,像是被什么东西震了一下,全都倒在了地上。”

    “我不敢去给我爸妈说这件事情,就先给你打了电话。”

    “我出门的时候,发现我昨晚上丢掉的鞋子,完好无损的放在我的家门口,更恐怖的是,我原本已经烧了的裙子,也出现在了门口。”

    凌苏战战兢兢的说完,一副祈求的神色看着我。

    按理说不应该啊,昨晚上也没有出现任何差错,我跟在她的身后,虽然感受到有什么东西跟着,但那都是朝着我来的。

    看凌苏的表情,不应该是在说假话,加上她身上缠绕的黑气,更不可能有假。

    如果说所有的一切都正确的话,那么她身上的黑气又作何解释。

    只是现在我弄不清楚事情的起末,如果真的像凌苏说的,是裙子问题的话,那这件事情肯定和她闺蜜有关系。

    学校教学楼跳楼的人,除了萧薇儿就是她闺蜜了,难不成和萧薇儿一样,都变成了鬼?

    “你说,现在我该怎么办。”凌苏害怕的开口。

    “那鞋子和裙子,都还在你家门口吗?”我问道。

    凌苏点头,我想了一下说道:“去你家,我去看看这些个东西。”

    来到凌苏家别墅的时候,门口什么东西都没有,这一下也把凌苏吓得不轻,以为是她爸妈拿到了屋子里面,结果打电话询问之后,发现根本没有这回事。

    这事情发生的,太诡异了。

    到了中午,还是没有任何头绪。

    一时之间,我也不清楚到底该怎么做了,不过根据萧薇儿所说,主要问题还是在于他们家的别墅里面。

    昨天来的时候,我也感觉到一些不对劲,但是具体哪里有问题,一时之间还是说不上来。

    想要弄清楚事情的真相,还是得到屋子里面看看情况。

    只是,经过一番寻找之后,除了那件上锁的房间之外,没有任何收获。

    从楼上下来,那股被监视的感觉再次出现。

    奇怪?

    “怎么了?”凌苏跟在我的身旁疑惑的开口。

    “没事!”我回答道。

    不过就在我转身准备出去的时候,无意之中扫了一眼凌苏,结果发现,她身上的黑气竟然全都消失了。

    甚至,连她印堂的黑气都消失不见了,像是个正常人一样。

    这怎么回事?

    从刚才我们两个进来,基本上她都跟在我的身后,我只顾着去查询问题的所在,却完全忽略了凌苏,现在看到她身上的阴气消失不见,多少都让我有些意外。

    “你跟我出来。”我略带紧张的说道。

    凌苏跟在我的身后,从别墅出来,结果还真的让我有了发现。

    出了别墅门,四周的阴气朝着凌苏瞬间聚集过来,几乎是一瞬间,她的眉心就凝聚上了黑气,身上也被阴气缠绕。

    我有些想不通,疑惑的看着凌苏。

    “你去别墅里面。”

    听到我的话,凌苏疑惑的看着我,不过还是按照我说的做了。

    在她踏进别墅的那一刻,她身上的阴气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直接给弹开了一样,从她的身上剥离开来,消失不见。

    这是怎么回事?

    我有些想不明白。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她昨晚上在卧室感受到的动静,又是怎么回事。

    太奇怪了。

    “找到问题的所在了?”凌苏疑惑的开口说道。

    我摇摇头,只是这一点,还不能证明什么。

    就在我准备再去别墅里面看看的时候,身后传来车子的刹车声。

    凌苏看到之后,顿时脸色一变,站在我跟前小声说道:“我父亲回来了,你就说是来做客的。”

    说着,凌苏小跑过去打开车门,结果从车上下来一位中年男人,身材高大,看上去精明无比,凌苏的神情和动作告诉我,这位就是她的父亲。

    紧接着,凌苏的父亲转身朝着车内,一脸恭敬的邀请车上的人。

    我站在一旁看着这一幕,有钱人的关系层面,不是我们这些人能懂得。

    在凌苏父亲凌桐林的邀请下,车上的那位神秘人下来,看年纪应该也有五十岁的人了,童颜鹤发,脸色红润,穿着一身靛蓝长袍,手里还拿着一只八卦镜。

    道士?

    凌桐林一脸恭敬,身上的傲气在这道士的面前,得不到任何释放。

    而这老道,很享受这一切。

    不过,这一切都在凌苏的面前终止,这老道看向凌苏的表情,有些异样,不断的上下打量她,看这老道,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

    “张大师,这位就是小女。”凌桐林恭敬的说道,丝毫不赶得罪。

    嗯。

    这老道清了清嗓子,开口说道:“凌老爷,我这次来就是为了你女儿的事情,十年前你救了我一命,为了报恩,我耗费真元帮你女儿续命至今,这次恐怕我是无能为力了。”

    什么。

    凌桐林听到这话,满脸的不敢置信,凌苏是他唯一的女儿,现在能救凌苏的,也只有这张大师了,对方这话的意思,是等于给自己女儿判了死刑啊。

    我站在一旁,看着凌苏的背影,她身缠阴邪之气,生机葱郁,怎么看都不像短命之人,这道士怎么能信口开河胡说八道呢。

    就在我想着他为什么要这样说的时候,这老道士故作深沉的开口道:“凌老爷,你先不要着急,我话还没有说完。”

    “你女儿六根精纯,想要保命眼下还有一个办法。”

    看到希望,凌桐林就差没有跪下了。

    “张大师,你说是什么办法。”

    张老道色眯眯的看着凌苏,接着一改容表看着凌桐林。

    “你女儿阴邪缠身,只需要拜入我的门下,每日由我帮她传输阳气,假以时日定然可以和常人无异。”

    这……。

    凌桐林犯难,以他的精明之处,怎么可能不明白,这输阳气是个怎么输法。

    “怎么,你不愿意?”

    张老道质问道。

    凌桐林眉头紧蹙,他是花了极大的代价,才说动张老道出山的,只是没想到,这张老道,竟然看上了他的女儿。

    自己的女儿,绝对不能让她羊入虎口。

    可是,在这两难之地,他又能如何选择。

    这张老道心怀叵测,反正我是看不下去。

    “凌苏身缠阴邪之气不假,但是我看她生机葱郁,怎么看都不是短命的人,只要找出阴邪缠身的原因,这件事情就能迎刃而解。”

    “你身为道士,不修行正道,就想着修行输阳气这样的旁门左道,简直就是无耻,卑鄙,下流,龌龊,肮脏。”

    被我这么骂了一通,这张老道气的吹胡子瞪眼的。

    “哪来的混小子,你知道贫道是谁吗,敢对我如此大呼小叫。”

    说完,转脸看向凌桐林:“凌老爷,这人是你们家的?”

    面对张老道的质问,凌桐林摇摇头,站在一旁的凌苏走了出来。

    “他是我同学,也是一个道士。”

    沃特?

    这是几个意思,我都说了我不是道士啊。

    凌桐林脸上也挂着不可置信的神色,我和这张老道比起来,怎么看都是人家更像道士一点,我这么年轻,还是凌苏的同学,怎么看都像是个神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