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事儿

邪事儿 > 作品正文卷 第十三章 养寿之法

作品正文卷 第十三章 养寿之法

    要说这些都还算不得什么,在天花板下,还有一张用红绳编制而成的蛛网,每个结扣上还都绑着一枚铜钱。

    蛛网的中心点上,一根红绳垂挂,落了下来,末端是一根金属楔子,被钉在一颗头颅上。

    方桌的四角,还各倒扣着一尊香炉,里面的香灰撒的到处都是。

    房间之中,那散发而出的阴气,就是从那颗头颅上冒出来的。

    这不是白骨头颅,而是一颗风干了的人头,头顶的毛发都还在。

    “江辰,这都是什么东西,怎么还有人头?”凌桐林战战兢兢的开口。

    别看他高大威猛五大三粗的,看到这颗人头,照样怂包一个。

    “应该是一个什么阵法,我说怎么总感觉不舒服,原来问题是出在这里。”

    “正统阵法,都是用符篆一类的东西摆设,顶多就是用三牲作为祭祀用品,可没有什么人敢用人头祭祀啊。”

    凌桐林站起来,手握着斧头,说着就要进去毁了这个阵法,要不是我拦的快,这老小子真的就把这桌子给掀了。

    “你别拦着我,我要毁了这个阵法。”

    “别冲动。”我大喊一声:“你就算毁了这个阵法,也未必会如愿以偿,甚至还会适得其反。”

    “敢用人头做牵引阵法,这东西就绝对不会简单了,你这样贸然出手,说不定会直接要了凌苏的命。”

    看上去挺精明的一个人,这个时候却犯糊涂了。

    “张老道居心叵测,这阵法起的什么作用我还不清楚,现在最重要的是稳住凌苏的情况。”

    “房间的东西,先不要去碰。”

    从楼上下来,原本浑身死气的凌苏,此刻身上又多了些许阴气,而且这些阴气不断的增加。

    我催了凌桐林一把,让他的人赶紧带东西回来,现在只靠清香维持,根本就不管用了。

    生人抽魂,要是魂魄真的被抽出来,后果不堪设想。

    眼看这些香粉将不起作用,正等我手足无措的时候,两个穿着西装的男子走进来,大包小包的买了不少东西。

    “一个人拿着纸钱,站在院子里,半分钟撒一次,一次不需要太多。”

    “另外一个人,烧一把香烛,插在院子的各个角落,只要是角落,就插香烛,将香燃烧过后的香火给我收集起来。”

    说着,我将所有的东西都倒在客厅的地上。

    将凌苏脸上的香粉全部清理干净,我让凌桐林找来一块玉,用红布包住之后,塞到了凌苏的嘴里。

    接着,我在黄纸上涂满了浆糊,朝着凌苏的脸贴了上去,像贴面膜一般。

    要是普通人,这一张黄纸贴上去,肯定会憋死,但我要做的就是封住凌苏的五识和七窍,非用此法不可。

    我在赌,如果输了,我死路一条,如果古书上的记载都是真的,那我的人生就是另外一个结局。

    黄纸贴到凌苏的脸上,我找来蜡烛,围绕着凌苏的尸身点燃,接着在她的头顶处,燃烧起三个火盆。

    凌桐林站在一边,看我做了这么多东西,整个人都看呆了。

    我没有理会他,只是让他看着三个火盆,不能让任何一个火盆的火灭了,从现在开始,这火盆里面的火,就等于是凌苏身上的三把阳火了。

    要是熄灭任何一个火盆,其代价都是不可估量的。

    来到院子,拿到收集好的香灰,看着被扔在地上的红冠大公鸡,我一狠心拧断了它的脖子,鸡血混合香灰,在凌苏脸上的黄纸上画上了五官。

    这一幕虽然诡异,但却是封住凌苏魂魄的最好办法。

    做完这些,我松了一口气,从凌苏的头上剪了一撮头发下来,接着和红绳编在了一起。

    凌苏身上的死气和阴气缠绕,但又相互排斥。

    一个是张老道的阵法,一个是她闺蜜的裙子。

    难不成,这死气和阴气,来自于两个东西?

    凌苏一口气招惹了两个脏东西。

    现在,只差最后一步,我却不敢继续下去。

    “江辰,你怎么了?”凌桐林弱弱的问道。

    我摇摇头,没有说话。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拿起几根清香放在手里揉成香粉,接着点燃了一根清香,在凌苏脸上的黄纸上,烫了两个小洞出来,接着将香灰撒了上去。

    找来香炉,在里面填上五谷之后,我又用之前准备好的红绳,扎了一个小草人出来。

    接着将草人立在了香炉前面,焚烧了三根清香插在了香炉里。

    “凌叔叔,你看着我放在凌苏鼻孔下的香粉,要是香粉被她吸进去,你就赶紧揭掉她脸上的黄纸,然后扔到你面前的火盆里面。”

    “就这么简单?”凌桐林弱弱的问道。

    “就这么简单。”我肯定的说道。

    随着我手里的瓦片被打碎,下一刻我脸前香炉里焚烧的清香齐齐被折断,立在香炉前的草人倒在地上,开始冒黑烟。

    下一幕,凌苏鼻孔下的香粉被吸进去不少。

    凌桐林动作很快,揭掉凌苏脸上的黄纸,直接扔到了火盆之中。

    瞬间,火盆之中的火焰变成了幽绿色。

    凌桐林吓得坐在了地上,我看那冒着黑烟的草人,端起香炉朝着草人倒扣下去,紧接着凌苏身上的阴气朝着香炉里面凝聚过来。

    阴气消散,死气也开始收敛,说明我的法子有用。

    就在我彻底松了一口气的时候,楼上嘭的传来一声闷响,像是西瓜被摔在地上炸开的声音一样。

    我看向楼上,没有去理会。

    凌苏被掐人中,很快便醒过来,凌桐林也松了一口气。

    “江辰,苏苏她是不是没事了!”

    虽然我不想打击凌桐林,但是事实就是事实。

    我看着地上倒扣的香炉,将其翻了开来,草人化成白灰,五谷变成了黑色。

    就在刚才,我放在她嘴里的玉,现在也化成了玉粉。

    “不会这么简单,现在我只是治标,想要治本还是得费些功夫才行。”

    “凌苏醒过来,也只是一时。”

    “要是我算的不错,应该有两股东西想要凌苏的命,一个是张老道,另外一个……。”

    我话没有说明,而是看向凌苏,至于是什么意思,她应该明白一些。

    萧薇儿跳楼化成鬼,虽说一早她就是鬼怪了,但是凌苏闺蜜,多半也变成了鬼,想要凌苏的命。

    听到凌苏的问题还是没有解决,凌桐林的脸色再一次变得难看起来。

    我看了看楼上,走了上去。

    来到那件摆阵的房间,却发现那颗人头给爆开了,碎成了好几块。

    而且人头中央,还有一张折叠起来的黄纸。

    我走上前,看着那张黄纸,将其拿到手里,这东西无缘无故的爆开,应该在预示着什么。

    打开黄纸的那一刻,我整个人都不淡定了,上面是凌苏的名字和他的生辰八字,这绝对是针对凌苏的阵。

    看着桌子上那碎成几块的人头,其中一块露着白骨,上面似有刻的什么东西。

    将人头拼接起来,我这才看清上面刻的是什么。

    “张道山!”

    这是谁?

    我心中疑惑,从楼上下来,将手里的纸条交到凌桐林的手里,确定这是凌苏的生辰八字不错。

    “凌叔叔,你可认识一个叫张道山的?”我随口一问。

    凌桐林摇头答道:“不认识,这是什么人,难不成是他害的凌苏?”

    我深吸一口气,这件事情越来越扑朔迷离了。

    “还不清楚,楼上的那颗人头爆了,凌苏的生辰八字是在人头里面发现的,我意外发现那颗人头的头骨上刻着一个名字。”

    “也有可能是这人头主人的名字。”

    凌桐林气愤到了极点,恨不得将张老道给生吞了,只是在他女儿面前,不好发作罢了。

    紧接着,这一幕让我永生难忘,凌桐林竟然要朝我跪了下来,要不是我反应快,这真的就跪在了地上。

    弄啥子?

    这样子我是要折寿的,本来我就被人害的寿命不多,需要秦琼的金蝉肉延续寿命,这一跪最起码要我折寿五年啊。

    “凌叔叔,你这是做什么,你是长辈,怎么可以给我下跪,有话大家好好说。”

    我安慰了一句,凌苏坐在沙发上昏昏沉沉,经历一次抽魂,等于经历了一场大手术一般,人都不清晰,更别说插话了。

    凌桐林紧握着我的手,脸上带着惊喜,带着绝望,带着希望。

    “江辰,我想知道,苏苏的问题你有几成把握,只要我凌桐林能做到的,任何条件你都可以提。”

    “你这么大,应该还没有女朋友吧,你看我女儿如何?”

    这是?

    要给我包办婚姻了吗!

    虽然挺扯的,但是我能感受到凌桐林身上的父爱。

    “凌叔叔,实不相瞒,你说有几成把握,我不敢打包票,但是如果你相信我,我一定会尽力而为。”

    “不过以目前的问题来看,凌苏的问题虽然严重,但并不是没有解决的办法。”

    刚才我上二楼,除了要看看发生了什么之外,还有就是想看看那个阵法到底是做什么用的。

    从楼上下来,我就在想这是什么阵法,结果还真的让我找到了,在古书上记载,有一些心怀叵测的道士,不思修行,为了达到延年益寿的效果,就用养寿之法,将别人的寿命与自己捆绑。

    最简单的理解办法就是,我将自己的寿元和凌苏的寿命捆绑到一起,然后在凌苏生活的地方建立养寿阵,随着时光流逝,我所流逝的寿元不是我自己的,而是凌苏的,一般被养寿之人,寿命都活不过半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