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事儿

邪事儿 > 作品正文卷 第十八章 吊死鬼

作品正文卷 第十八章 吊死鬼

    看他将棺材背上车,我站在仓库门口,本想着告诉他要小心的,但想着还是算了,趴在他肩膀上的小鬼,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危险,而且和这男人之间,表现的都很亲密。

    就算不用处理,这小鬼七天之后,也会去他该去的地方。

    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大早上了,我有些放心不下凌苏,就给凌桐林去了一个电话,当然我听到的都是好消息。

    凌苏身上的阴斑已经全部退了下去,而且脸上也有了气色。

    这也是我想要的结果。

    “那个江辰,今天晚上你有没有空,要不来家里吃饭吧,阿姨亲自下厨,谢谢你的救命之恩。”

    听到杨雪的邀请,我给委婉的拒绝了,毕竟我和凌苏的关系还没有好到那个程度,要是就这样去她家吃饭,着实有些不好意思。

    寒暄了几句,我给挂了电话。

    回到学校,教学楼那边已经恢复正常,可以正常上课了。

    不过经过这几次的跳楼事件,那些进出教学楼的同学,基本上都是三五成群。

    学校恢复正常,而我也开始了新的生活,一个人住一间宿舍,别提多逍遥快活了。

    一晃半个月的时间过去,没事的时候,我就在宿舍看古书,到了晚上就去仓库那边睡觉。

    自上次那青面獠牙的厉鬼被灭之后,我的生活过得太平了不少,赵猛是死是活我不清楚,只要他不来招惹我,一切都好说。

    这日清早,我刚回宿舍,就听到房间里有其他人的声音,难不成宿管给我安排人进来了?

    让我没想到的是,徐川他们三个竟然回来了,这不是在学校外面租房子了吗,现在怎么搬回来了。

    “你们三个,这是?”我好奇的问道。

    徐川他们三个,顿时脸色一变,而我也隐隐的看到,在他们的身上缠绕着一股子阴气,虽然不重,但却经久不散,典型的被脏东西缠上了。

    “你不知道,我们租的那单元,它闹鬼。”

    闹鬼?

    我疑惑的看着他们三个。

    结果在他们的眼神中,我确定他们没有说谎。

    “不会吧,你们三个都看到了?”

    我虽然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但面对他们三个,还是好奇的问了一句。

    看着他们点头,我无语的一笑。

    “到了晚上,我们在房间就听到客厅里有女人哭泣的声音,只要一出来就没有了,那声音特别真实,刚开始的几天,以为是楼上或者楼下的哭声,但是过了晚上十二点,那个哭声就准时开始了。”

    “那几天时间,我们都不敢分开睡,三个人挤在一张床上,渐渐的那客厅的东西晚上哭还不行了,还过来敲门。”

    “后来的一天晚上,我们三个壮着胆子,听到那哭声开始之后,就猛的打开门,结果就看到一道黑影吊在客厅的天花板上,等我们打开灯之后,什么东西都没有,就连哭声也都没有了。”

    “你说一个人看花眼吧还情有可原,我们三个不可能一起看花眼吧,本以为当晚没事了,但当我们返回房间之后,哭声又开始了。”

    说道这里的时候,我都忍不住打了个冷战,想想那个场面,大晚上的抹黑看着客厅的天花板上吊着一人,没吓死人都算是好事了。

    看到他们三个发颤的样子,看来是吓得不轻啊。

    不过,都这个时候了,他们逃回来真的有用吗。

    他们每个人身上都缠绕着阴气,那脏东西想要找到他们并不难。

    帮他们收拾好床铺,我从背包里面掏出来三张叠好的护身符交给他们,要是换做平时,他们肯定排斥这个东西,但是今天,恨不得身上挂的全是这个东西。

    “江辰,你从哪弄来的这些护身符,管用吗。”

    呃!

    这个嘛。

    “之前学校不是好多人跳楼吗,我也害怕所以就去找了一个大仙,求了几张护身符回来,正好现在你们用的到,就送给你们了。”

    要是我说我是个道士,他们肯定不信,而且我的职业也并不是道士啊。

    虽然我懂驱邪拿鬼的本事,但这也不能说明什么。

    吃过晚饭,我去了仓库那边,看书学习了一会,就躺下睡觉。

    这半个月的时间,我想着去联系秦琼,可他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电话号码都成了空号。

    睡到后半夜,本来一切如旧的,可我后背的鬼咒,突然就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疼,我坐起身子,整个人趴在桌子上,强忍着剧痛。

    我一手拿着小镜子,虽然看的不是很清楚,但是却能看到后背的情况,那鬼咒泛着红光,妖冶无比,像是一只即将嗜血的眼睛一般。

    上次也是如此,还是秦琼用他的血碰了一下我身上的鬼咒,这才没有继续疼下去,没想到今天这股感觉又上来了。

    我忍着剧痛,划破自己的手指,将血滴在了鬼咒上,可是卵用都没有。

    正当我想着办法解决这件事情的时候,徐川的电话给我打了过来。

    “江辰,你这护身符不管用啊,那个鬼东西又出现了,怎么办。”

    看来和我猜测的一样,这鬼东西是跟着来到了学校。

    我看时间,已经是后半夜三点多了。

    这护身符是我自己画的,虽然威力不行,但是阻挡一般的小鬼不是问题,现在徐川说不管用,肯定是看到了这个鬼东西,否则也不会如此了。

    而我后背的疼痛持续着,疼的我满头冷汗,此时此刻只能骑着我的电驴往学校赶。

    等我回到宿舍的时候,按理说他们三个的大喊大叫声,足以引起其他同学的注意,宿舍都是男生,阳气重的很,那东西多少都得掂量一番。

    可是现在,整个楼道里面静悄悄的。

    我来到自己的宿舍门口,却发现门是打开的,而宿舍里面,哪还有三个人的踪迹。

    宿舍之中,除了一些残存的阴气之外,没有任何有价值的东西。

    看来,徐川他们是被鬼勾走了。

    我从柜子里面找来黄纸,在上面画了一道符文,口念咒语,将宿舍残存的阴气收集到黄纸上,接着用黄纸包住清香点燃。

    香烟飘散,我跟着飘散的方向追了出去。

    一直出了校门口,我开始怀疑这三个人被勾到什么地方了,只是没有想到的是,根据香烟的指引,我来到了一个小区里面。

    应该是他们租住的房子那里。

    我加快了脚步,冲进楼单元里面,一直上到三楼,我手里的香熄灭。

    就是这里了,房间里面没有任何动静,拿出鬼杵,我一手搭在门把手上,没有想到的是,这大门竟然没关。

    房门打开的瞬间,一股子腐臭味扑面而来,而我借着外面的光亮,看到在客厅的沙发上坐着三道人影,在他们面前的天花板上,确实还吊着一道人影,浑身黑气弥漫,看不清是人是鬼。

    不过如此诡异的一幕,铁定是鬼无疑了。

    我摸到灯开关,打开之后,却不见一丁点的光亮。

    熟悉了黑暗,我这勉强看得清客厅的状况,徐川等人坐在沙发上,抬头看着吊在天花板上的那东西,对于我的到来,没有任何反应。

    而我后背,这个时候再次传来痛感,紧接着房间之中的黑气,朝我聚集了过来,我挥动手里的鬼杵,却发现这些黑气,竟被我身后的鬼咒给吞噬了。

    随着吞噬这些黑气,而我身上的痛感也在逐渐消失。

    这是怎么回事?

    我心中好奇,但我明白这个时候不是考虑这一点的时候。

    我没有办法让鬼咒停下来,也没有感受到自身有任何的不妥。

    啶!

    房间的灯亮了。

    在外人眼里,看到这一幕,肯定以为是徐川他们发了癔症,大半夜的盯着天花板看,但实际上,这天花板上吊着一只吊死鬼。

    虽不是青面獠牙的厉鬼,但这吊死鬼的样子着实恐怖至极。

    脸色紫青,舌头吊在嘴外足有半尺之长,披头散发的,鬼气森森好不惊悚。

    “徐川。”

    我试着叫了一声。

    可是他们三人愣坐在原地,根本就不搭理我,我自己也是愚蠢,被鬼迷的人能被叫醒才怪。

    在我感受自己愚蠢的时候,房间的门砰的一声被关上,接着一阵咯咯的阴笑声传来。

    这声音听得我很不舒服,像是被人掐住了脖子一般。

    “孽障,放了他们。”

    看来,是我身上没有震慑力,这吊死鬼根本就不把我放在眼里。

    只是,下一刻徐川他们缓缓侧头看着我,面无表情,眼神无光。

    鬼迷心窍了这是,想要叫醒他们,看来只能先解决这只吊死鬼了。

    我正准备出手呢,徐川他们动了,三个人缓缓站起朝我走了过来,手里还都拿着一根麻绳,这是想勒死我。

    这毛病我可不能惯着,上去就是一人一脚,将其踹翻在地,可这三人根本就感不到痛处,站起来继续朝我走过来。

    无奈之下,我只能打晕他们了。

    “他们和你无冤无仇,人死如灯灭,你不该逗留于世,更不该对生人出手。”

    我手持鬼杵,看着这吊死鬼,下一幕她转身过来,暴凸的眼睛盯着我,让我很不舒服。

    “谁敢拦我,我要谁死,包括你也一样,我要住进来的每一个人,都要给我陪葬。”

    说话间,这女人的长舌头朝我抽了过来,我手里的鬼杵一挥,打在了她的舌头上。

    滋!!!!

    像是烤铁板烧的声音一般,那吊死鬼吃痛惨叫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