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事儿

邪事儿 > 作品正文卷 第二十二章 这是阴阳先生吗?

作品正文卷 第二十二章 这是阴阳先生吗?

    月前,他们村子修路,在挖路基的时候,挖出来一具石棺,当时村子里也没人报警,就把石棺放到了村委会的院子里。

    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结果到了天擦黑的时候,天上就开始了狂风暴雨,这雨整整下了一个晚上。

    次日清晨,有人发现停放在村委会院子里的石棺被人打开了,里面有什么东西没人知道。

    本来事情发展到这里就该结束的,这石棺放在村委会的院子里,显得晦气不堪,所以众人就抬着给扔到了村子里的水库里面。

    也从那天开始,村子里面就变得不太平了,先是到了晚上,整个村子的狗狂吠不止,发生这样的事情,村子里的人都慌了,说什么的都有。

    阴阳先生不是没有找过,但是找来的都是一群骗子,拿了钱不说,事还处置不了,其中一个在作法的时候,更是吓得直接跳了水。

    要不是村里人打捞的及时,命都得给交代出去。

    后来,村子里的人就想着,反正也就是些鸡犬不宁的小事,根本就没有想到事后的问题竟然这么严重。

    没过几天,村子里就死人了,是一个小姑娘,而且大半夜的在村子里面鬼哭狼嚎的。

    整个村子的人都被吵醒,接着就是一声惨叫没了动静。

    出了这事,大家不能不管啊,结果还没等大家出来,那女娃的家里人就出来报丧了,按照他们村子的习俗,后辈死了,是不能停灵的。

    停灵就是停尸,一般人死了需要停放三到五天,供亲人吊唁。

    因为是晚上死的,所以这女娃子必须要在当天入棺下葬。

    后来,这女孩的父亲连夜去买了一口棺材回去,村子里面的人就帮着安葬了他的女儿。

    到了中午吧,可能这家人受不了打击,收拾了一些简单的东西,说什么都要离开村子。

    大家都以为事情要为此画上一个句号的时候,让人更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村子里面又接着死人了。

    到现在为止,已经死了四个了。

    “这么说来,整件事情都是那副石棺引起的?”

    村长听到我这样说,只是唉声叹气,多余的话一句也不说。

    一个月的时间,村子里接连就死了四个人,而且今天这个还诈尸跑了。

    这事情说出去,估计都没有人相信。

    村子距离仓库不远,开车大概有四十分钟的路程,我们到村子里的时候,不少人就围在村口讨论诈尸的问题。

    看到村长的车回来,不少人都围了上来。

    “村长,先生你请回来没有,再这样发展下去,村子里的人都要死完了,刚才去追尸体的那些人都回来了,没有找到那憨老二的尸体。”

    我看向村长,结果他也是一脸无奈,但又不好开口说我就是先生,毕竟谁见过我这么年轻的先生。

    众人在看向村长的同时,也朝我看了过来。

    “这位,就是先生。”

    啥。

    所有人都是一脸不敢置信的神色。

    “村长,你别开玩笑了,那有这么年轻的先生,你看先前请回来的几个,一大把年纪了都还是江湖骗子,这个这么年轻,能行吗。”

    “就是,我一看他也是个骗子,这么年轻会啥呀。”

    我被这些人损的,那叫一个一无是处啊。

    “行了,都别吵了,他说了看不好不用给钱。”村长憋了这么一句出来。

    感情,这是把我拉过来试刀来了?

    不过既然来都来了,我也不好再说什么。

    随着一阵清风袭来,不仅是我,几乎是围在这里的所有人,都冷不丁的打了个寒颤。

    这大热天的,在空调房都未必会有这样的感觉。

    阴气?

    在我看向村子里面的时候,四周飘散着几道阴气,虽然不重,但却说明了问题所在。

    在村长的带领下,我开始往村子里面走,发现越往里走越冷,可能是背靠大山的缘故,村子这里比城市要凉快一些。

    来到村委会,我才发现,比一个篮球场还要大的院子里面,搭建着灵堂,棺材还在长条凳上放着,但里面却没有了尸体。

    院子里面还有几名穿着孝服的人正在交谈,村子里来帮忙的人也都坐在一起讨论着今天发生的事情。

    村长叫来死者的家属,一个四十岁左右的汉子,披麻戴孝的,应该是死者的直系亲人了,经过简单的了解,这汉子姓候,叫侯江。

    至于这灵堂,原本要入棺的是他的父亲候汉。

    只是,发生了诈尸的事情,他父亲的尸体跑到了什么地方,没有人知道。

    没有了尸体,这丧事只能搁置。

    “小伙子,你说你是先生,现在你看这事怎么弄嘛。”村子无奈的说道。

    这件事情往大的说是他们全村的事情,往小的说也是村里人的事,他身为村长这点忙还是要帮的,否则没有信服力啊。

    我想了一下,眼下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找到侯江父亲的尸体,至于是不是诈尸已经不重要了,现在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我也没有办法判断到底是怎么回事。

    “有没有死者生前的遗物,穿的衣服,带的东西都可以。”

    “还有我需要一只公鸡和一块红布,眼下是要赶紧找到死者的尸体。”

    “再拿一根香过来。”

    我要的这些东西,在这里都有,我得先看看尸体在什么地方,才能决定到底要用什么东西。

    很快,这些东西就都拿了过来,村长一脸好奇的看着我,对于我这样的野路子着实有些好奇。

    我接过公鸡,用一块红布包住它的脑袋,然后点燃一根清香,插在了鸡脑袋上。

    侯江拿来他父亲的衣服,我撕了一块点燃,在鸡身上顺时针转了三圈,接着松开这只公鸡。

    “让人跟着这只鸡,它会带着你们找到尸体,找到尸体之后任何人都不要动,回来告诉我在哪里。”

    村长安排人去跟着公鸡,侯江也想要跟上去,但被我拦住了。

    “你不能去,你身上的气味和你爹相似,你去了反而不好找到,让他们去吧,等找到了尸体,你在去背回来。”

    侯江没有多问什么,只是坐在了旁边的石墩上。

    村长叼着烟坐下,好奇的问道:“用红布蒙着公鸡的头,就能找到憨老二的尸体?”

    “当然不行。”我开口道:“你没见我用了特殊的法子吗。”

    用红布蒙上公鸡头,是要它不辩方位;燃烧憨老二的衣服,是让这公鸡熟悉味道,从而找到憨老二的尸体。

    村长听我这样一说,无语的起身离开,去和坐在旁边的几个老娘们聊天了。

    我坐在这里无聊,拿出手机玩了起来。

    “你真的是先生吗?”

    听到这询问的声音,我看向侯江,发现他正一脸严肃的看着我,眼睛里极其迫切的想要得到这个答案。

    我看着他点点头,算是回应吧。

    只是,下一刻,侯江像是做贼一样的看了看四周,发现没有人注视我们这边,这才小声的开口:“我爹临死前告诉我,无论今天发生什么事情,都要我在中午十二点前收拾东西离开,否则我将会和他一样。”

    “还有之前死去的那几个人,我爹说他们都诈尸了,还有他们的家人,也都和他一样。”

    “我不懂这是什么意思,你是先生,能给我说说嘛。”

    这话怎么听得我毛骨悚然的,难不成侯江老爹有能掐会算的本事,算到了自己的死法。

    我看了看时间,已经十一点四十五了,他老爹要他十二点之前离开村子,这就还剩十五分钟了。

    只是这句话,该怎么理解,我也是一头雾水,因为我也不清楚这是什么意思。

    我要知道什么意思,我也不会待在这里了,而是直接去找尸体了。

    摇摇头,我准备开口说抱歉的时候,村委会冲击来几个人,正是之前跟着鸡出去找尸体的几个人。

    “村长,先生,那只公鸡跑着跑着跳到了水库里面。”

    啥子?

    跳河了?

    我一脸无语,好端端的怎么会跳河。

    “要不,再弄一只试试?”村长看着我说道。

    我摇摇头,拒绝了这个做法。

    “村子里面有几个水库?”我问道。

    “就一个。”

    “走去看看。”

    在村长的带领下一群人来到村子后面的水库,说是水库,其实就是一个水塘,还没有人工湖的范围大。

    村子出了这样的事情,肯定是遇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之前村长告诉我,那口挖出来的石棺不就是被他们扔到了水库里面吗。

    现在公鸡跳到水库里面,绝对不是巧合这么简单。

    一群人站在水库跟前,我看着这没有任何波澜的水库,捡起地上的石头扔了下去,结果溅起一片水花,看来还挺深的。

    等到水面恢复平静,我抽出一根清香,缓缓放到水面上,结果不带有丝毫阻碍的,清香瞬间沉底。

    “这水库之前,可有淹死过人?”我问道。

    “但凡是水库,哪有不死人的,但是也是很早以前的事情了,这些年,年轻的人都去外面打工,有孩子的也不让往这边靠,这水库的水也都是天旱的时候放些水浇地用,其他时候也没得用处。”

    “难不成是这水库的问题?”

    我摇摇头,现在什么问题都有可能,是不是水库里面的问题,还需要将水放了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