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事儿

邪事儿 > 作品正文卷 第二十三章 倒插香头点地

作品正文卷 第二十三章 倒插香头点地

    我站在水库边,看了好一会,水面之上笼罩着一层阴气不假,但这些阴气是从什么地方来的,我看不出来,也找不到阴气的源头。

    阴气遇水不散,聚而不结,说明水里是有东西的。

    “村长,我有解决办法,但是需要你点头。”

    听到我有办法解决,这村长顿时就来了精神。

    “你说,什么办法。”

    至于我的办法,就是将水库的水给放干净,看看水底到底有什么东西,再者就是要将那副石棺给打捞上来,问题出自这石棺,我得弄清楚这是什么。

    否则像无头苍蝇一样,到头来还是瞎子点灯白费蜡。

    听我说完,村长迟疑了,这水库的范围不大,但要放水的话,少说都要几个小时的时间,而且还需要好几台抽水机一起工作。

    要是来年遇上天旱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村长,我觉得这小子说的没错,那石棺上面刻的那些图啊字啊的,看着就让人很不舒服,现在石棺丢在了这水库里面,村子里面没有会水的,这六七米深的水库,可不得将水给抽干吗。”

    “这件事情可不能拖着了,现在人心惶惶的,指不定下一个死的是谁家的人呢。”

    围在周围的人,你一言我一句的,谁都怕祸及萧墙。

    最终,在村里人面前,村长妥协了。

    对于整个村子来说,现在最大的事情就是将石棺给弄上来。

    大家伙全都回去准备水泵什么的,几个大老爷们下到河套里面,试图打开水库下水口的封木。

    我也准备离开,就在转身的空档,身后传来噗通一声闷响,声音不大但却很清晰,像是什么东西跳进水里一般。

    等我转头看去的时候,周围几个人也在看着水面的涟漪,看样子不像是谁扔了一块石头进去。

    应该是水库里的大鱼吧。

    回到村委会,我想找侯江聊一聊关于他父亲告诉他的那些话,但却找不到侯江人了。

    “有没有人见到侯江?”我看着那些准备抽水机的人说道,结果所有人都是摇头,意思是没有看到。

    “村长村长,有没有看到侯江。”我见村长进来赶紧问道。

    之前侯江和我聊得那些事情,不像是在开玩笑,难不成是在我们去水库那边看得时候,他就收拾东西跑了?

    “没有,我也在找他,事关他家的事情,他不帮忙怎么行。”

    结果,村长找了一圈,都没有发现人,看来这家伙是真的收拾东西跑了。

    连电话都给关机了。

    反正村子这么多人,多他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

    半个小时之后,七八台抽水机一起工作,开始将水库的水往外抽。

    很快水库的下水口封木也被打开,水面下降的速度肉眼可见。

    我坐在水库一边的地上,和村子里的人闲聊起来,而他们的话题,一直是围绕在我是不是阴阳先生的身份上。

    这个话题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但是面对他们的询问,我只能说我是。

    就这样,一个话题我们从中午一点,聊到下午四点多。

    “看到了看到了,水底有东西。”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周围坐着的人,都站起来围了上去,我站在水库边看去,水位已经下了两米多,现在的水面上,可以隐隐约约的看到,水下有三个黑点,虽然看不清是什么东西,但看起来体积还不小。

    水位还在缓缓下降,十几分钟之后,所有盯着水面看得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吓得后退好几步。

    水里的那几个黑点,不是别的东西,而是立在水里的棺材,三口棺材立在水里,你想想那是什么场面。

    好多人吓得不敢再靠近,我站在原地未动,眉头紧皱。

    这个场面,我也是第一次见,在看清这是棺材的那一瞬间,我整个后背一阵发凉。

    村长挤到我的跟前,指着水里的三口棺材。

    “这,这水里怎么会有棺材,我们只是把石棺扔了下去,并没有扔这些啊。”

    村长的样子告诉我,他很害怕,想要得到我的答案。

    我还一头雾水,想要别人给我解惑呢。

    我不说话,只是死死的盯着水面,因为我看到,在更深处的水里,还有东西。

    而且,在水底还蕴含着极重的阴气和死气。

    见我不说话,村长他们也都死死的盯着水面。

    又过了十多分钟,不少人看到这一幕,都不敢相信,甚至有的人吓得蹲坐在地上尿了裤子。

    这一幕太过惊悚恐怖。

    水面上,除了那三口棺材之外,现在露出了不少人脚出来,可以确定就是死人的,这少说水里都有十具尸体了。

    我咽下一口唾沫,缓缓的靠近了一点,水底的情况太过诡异,几乎所有的死尸都是头点地的泡在水里。

    半饷之后,我才反应过来。

    “村长,事情比我想的还要严重,让村子里的人,但凡是妇女老弱的,现在立刻出村,不管去哪里,都不要在村子里面待着。”

    “让村子里面的男人,拉几架强光灯过来,现在天快黑了,我怕到了晚上会有变故发生,还有水里的东西,不管如何都要捞出来。”

    “派一人去城里,买一些纸钱香烛五谷朱砂回来,越多越好。”

    “都别愣着了,赶紧行动起来。”

    大喊一声,我整个人浑身鸡皮疙瘩抖了一地,感觉自己的整个后背都是凉的。

    村长开始安排,现场除了两三个胆大的和我一起在这里看着水里的东西之外,其余的人都跑了。

    水位还在不断的下降,水底的东西也都开始渐渐露出水面。

    这些倒插在水里的人,有一道身影我在熟悉不过了,虽然看不到脸,但我能看清他穿着白色的孝服,脚上还穿着草鞋。

    这个装扮,今天晌午的时候我见过。

    侯江。

    我和村长一起来到村委会的时候,侯江作为死者的孝子,披麻戴孝的,身上就穿着孝服,脚上穿的正是一双破草鞋。

    怎么可能,从我们在村委会出来之后,到现在为止,水库这里都有人守着,侯江他是怎么死在水库里面的?

    这一点我着实想不通。

    随着水面的不断下降,水底的阴气也都开始聚集在水面上,越来越浓郁。

    一个小时的时间,村子里三四十名壮汉聚集在水库边上,所有的家伙事都已经准备齐全。

    所有人面色凝聚,盯着水下的情况,没有一个人敢开口说话。

    我盯着水面上凝聚的阴气,这要是突然爆发,在场的人没有一个能跑的了,也包括我。

    “去村子里,找一条黑狗过来,快!”

    我说完,从口袋掏出鬼杵,唰的一声鬼杵展开,被我握在手里。

    天色渐暗,水里的东西也都彻底展露出来,那口石棺也露出痕迹,在看到这石棺的第一眼,我就觉得双目眩晕,整个人将要摔倒一般。

    要不是我咬了舌头清醒过来,整个人都要摔在地上了。

    那些个尸体,躺在淤泥上,脑袋全都插在淤泥里面,但我能确定,那个穿着孝服的人就是侯江。

    别说是我,就是这些个村子里面的壮汉,有不少人也都认出了侯江。

    “江辰,黑狗来了。”

    村子里面的人牵来一只黑狗,纯黑的那种,只是这狗刚一靠近水库,就开始变得焦躁不安起来。

    狗能看到人看不到的东西,也能感受到人感受不到的危机。

    这黑狗虽然比普通狗带着三分邪性,但是在面对不干净东西的时候,一点都不退缩。

    眼前的这只黑狗,变得如此焦躁不安,肯定是有什么东西压制着它,而唯一的东西就是水库里的了。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这黑狗面对这样的一幕,都变得焦躁不安起来,至于它的血能不能镇压住下面的东西,还真未可知。

    “杀了,取血。”

    什么?

    村长和周围的人都是一脸的震惊。

    我看向他们,什么时候了还如此的优柔寡断。

    “快点。”

    听我发火,他们不再迟疑,刀起刀落砍了黑狗的脑袋接了半盆狗血给我,我抓起装有朱砂的袋子,倒了半袋子进去。

    狗血与朱砂混合,红的有些发黑。

    拿起一只碗,我将盆里的狗血往水库里面撒,一是为了破煞,二是为了化阴。

    一盆狗血撒下去,凝聚在下方的阴气开始消散开来。

    三口棺材,呈现三足鼎立之势,将石棺围在中间,那些尸体,像倒插香一般围着石棺。

    我看着石棺,里面集满了浑水,看不清里面有什么东西。

    这个时候,我开始犯难,地下我摸不清是什么情况,不敢贸然让人下去,但是下面的那些尸体和棺材,也得想办法弄上来。

    无奈之下,我让人找来木板扔下去,以便人下去的时候,不至于陷进淤泥了。

    “来几个胆子大的跟我下来,剩下的人在上面往上吊棺材和尸体。”

    说着,我先跳了下去,踏在木板上,我看着躺在淤泥上的尸体,看不到他们的脸,纵然如此也觉得恐怖异常。

    我来到石棺跟前,看着里面的浑水举起了我手里的鬼杵,接着就朝着水里戳了下去。

    鬼杵碰到水,上面的符文瞬间闪烁起来,就像是烧红的铁棍伸到水里一般,滋滋作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