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事儿

邪事儿 > 作品正文卷 第二十五章 秦琼的局

作品正文卷 第二十五章 秦琼的局

    次日清晨,村子里昨晚上连夜出去的人,一个个的都赶了回来,当看到村委会院子里的这些尸体后,一个个吓得直接退避三舍。

    我来到院子里,地上的尸体没有变化,可能是因为一夜的雨水洗礼吧,缠绕在尸体四周的尸气,全都消散殆尽。

    唯一让我震撼的是,昨晚上我撒在这些尸体周围的五谷,现在都已经碳化了,用脚轻轻一碾,就变成了黑粉。

    至于石棺里,又积满了浑水。

    我让人清理浑水,自己烧了一把香,趁着太阳没出来之前,把这些尸体嘴里的五谷给掏出来。

    从死人嘴里掏东西,那个场面你想想。

    就在我蹲在地上掏尸体嘴里五谷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惊叫,吓得我手里的勺子都掉在了地上。

    我回头看去,那两名手拿水瓢往外清水的男人面目惊恐的看着我,眼神还不时的看向石棺之中。

    石棺里面刻画的都是符文,至于把他们吓成这样吗。

    “棺材里面,有人。”

    看对方战战兢兢的开口,我站起身子来到石棺跟前,结果水里还真的泡着一具尸体,只是脸朝下,我根本就看不清楚到底是什么人。

    看着躺在地上的这些尸体,并没有缺少,难不成又死人了,我赶紧找村长过来,想问问是不是又少了谁,昨晚上村子里面的男人都在村委会坐着,一晚上的时间根本没有人出去。

    这趴在棺材里面的人,明显是个男人,没有那个女人想着留光头吧。

    没有贸然动石棺里面的尸体,村长被人叫醒,看着石棺里面的尸体,当即被吓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说帮我去查查谁家男人不见了。

    村委会外的那些妇道人家,听到又死人了,就赶紧联系自己男人。

    我接过水瓢,看着石棺里面的尸体,准备将水给清理干净再说。

    半响之后,村长过来告诉我,村子里面的人都好好的,还有几家死者的亲戚前来,说要带走尸体厚葬。

    但是被我直接拒绝了,现在情况不明的,尸体是绝对不能被带走的。

    “你去告诉那些要带走尸体的亲戚,把情况直接给他们说明。”

    说完,我继续看着石棺里面的尸体,让人来帮我搭把手先把尸体给抬出来再说,也就在我将尸体抬出来的那一刻,这石棺咔吧一声,竟然裂了开来。

    也在我们反应速度快,要是慢一点这石棺肯定砸到自己的脚。

    突如其来的一幕,也把我给吓了一跳。

    管他棺材烂不烂了,我将尸体放在地上,也就在翻身过来的那一刻,我满脸的震惊,整个人一松尸体,退后好几步才停下来。

    我揉了揉自己眼睛,盯着这尸体看了好一会,可是我并没有花眼,也没有看错。

    怎么会!

    我内心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有些分不清现实与幻境了。

    这棺材里面的尸体不是别人,正是赵猛。

    赵猛的鬼魂自上次仓库一事之后,是不是已经魂飞魄散尚未可知,但我清楚的是我从没见过他的尸体。

    我想过千百种场景,但没有想到会在这里见到赵猛的尸体。

    “这人,是不是你们村的?”

    我指着地上的尸体问道,围在周围的人看到之后都是摇头。

    “江先生,这人没见过啊。”

    在场的人附和道,我看着赵猛的尸体有些不知所措。

    就在我震惊之余,一只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

    我回头望去,没想到竟然是秦琼,兴奋之余,我又在好奇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里的事情,你能做的已经做完了,剩下的事情交给我。”秦琼说道。

    我看着赵猛的尸体,在看向秦琼,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能来这里,说明是知道这里的情况的,难不成这里发生的一切,他都知道,而我的一举一动也在他的监视之中。

    “你先回去吧,等晚上到仓库,我告诉你想知道的。”秦琼见我一脸不解,开口说道:“这里的事情,如何处理已经超出了你的能力范围。”

    秦琼都这样说了,我也不好再说什么,而是想办法回到了学校,至于剩下的那些烂摊子,就看秦琼如何处理了。

    吃过晚饭,我就赶到了仓库那边,结果发现秦琼并不在,这让我多少都有些失望。

    现在我想问的问题太多了,赵猛的尸体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为什么前来买棺材的人都死在了水库里。

    这些个疑问太多了,我想让秦琼给我个答案。

    结果我这一等,就到了半夜。

    熬到凌晨一点,实在是熬不住了,我就趴在桌子上睡了起来。

    睡了不知道多久,我听到有人开门,从睡梦中惊醒,结果看到秦琼一脸阴沉的回来。

    难道是事情办砸了。

    我迫切的想要知道事情的结果,毕竟那么多的死人,他是如何处理的。

    “赵猛的尸体,怎么会出现在那个村子?”我好奇的问出了第一个问题。

    秦琼坐在床上,一脸欣慰的看着我:“如果是你,你觉得他是如何出现在那里的?”

    不是说告诉我想知道的吗,怎么现在反倒是问我了?

    我微微摇头道:“不知道,总不可能是他自己爬进石棺里的吧。”

    说完,我看向秦琼,看着他的表情,似乎是在告诉我,事情的结果正是如我猜测的这样。

    还真是啊?我疑惑的说道。

    秦琼没有直面回答我,而是深吸了一口气。

    “其实这件事情理解起来也都简单。”

    “赵猛的死,是我安排的。”

    啥?

    秦琼安排的?

    我确信我没有听错。

    看秦琼一脸淡然的表情,就知道他不是在说笑,说的这些都是真的。

    “为什么?”我疑惑的问到。

    “赵猛死了,他的鬼魂前来缠着我,还有那天晚上的那个老太太,说是给他儿子买副棺材,要我白天去老楼那里拿尺寸,结果发生了那样的事情,而她的儿子就是赵猛,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还有萧薇儿,她说一开始她就是鬼,而且还和赵猛有关系。”

    “这些我都可以不问,我身上的鬼咒,到底是谁下的。”

    听我一口气问了这么多的问题,秦琼一脸严肃的看着我。

    “这么多的问题,归根结底就一点,就是你的命。”

    “萧薇儿是鬼没错,这也是我一早就知道的事情,否则你也不会在网上看到我发布的招聘消息。”

    “你所在的学院论坛,每天浏览量达到几万,寻找兼职的没有一万也有八千了吧,为什么偏偏是你看到了招聘消息。”

    “你和萧薇儿处对象,她是阴魂,和你在一块的时候,每时每刻都在抵消你身上的阳气,就算我不招你,你也会看到现在所看到的的这些。”

    “而我,只不过是换了个方式让你去接受而已。”

    至于赵猛,从秦琼见到他的第一面开始,底细就被秦琼摸透了,秦琼的身份神秘,但却是十足的阴阳师,赵猛是人是鬼他一眼就看了出来。

    赵猛是无魂肉身,这一点根本瞒不过秦琼。

    直到我的出现,赵猛迫不及待的想要我的命,但由于秦琼的关系,赵猛又不能直接动手,而是设了局让我往里走。

    躺棺材只是赵猛设局的第一步,老楼事件是第二步,水库石棺的事情是第三步。

    他们就是想要把我往死里整。

    “为什么?世界上这么多人,为什么偏偏要我的命?”

    听到我的质问,秦琼也只是呵呵一笑,闭口不言。

    现在,还有好多问题我弄不明白。

    我连什么时候被人盯上的都不知道,至于其他事情就更别说了。

    “江辰,有些事情我现在不告诉你,是为了你好,因为有些东西你一旦知道,可能会对你带来杀身之祸。”

    “赵猛的死虽然是我安排的,但是你身上的鬼咒,确实是我没有想到的,甚至我连是谁给你种下的都不清楚。”

    “我来除了告诉你这些事情之外,还有就是寻找给你种下鬼咒的幕后之人,我这一走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再见。”

    “记住我说的话,该你知道的事情,不会差你一件,但是不该你知道的,你自己不要好奇的去探索。”

    “希望下一次见过你,你会更加成熟一些,还有这棺材铺子,也不用每天都来,但是一个月你得给我打扫一次,还有里面的红棺,是一口陈年狗血棺,不要卖给任何人。”

    秦琼说完,头也不会的离开了,不管我说什么,问什么,他都不说一句。

    这就是告诉我想要知道的一切?

    开玩的吧。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

    他要走,我也拦不住啊。

    只是,赵猛的事情,他是如何解决的,事情到这里,难不成就真的结束了?

    天亮之后,我回到学校,既然秦琼都说了我不用天天去仓库那边,那晚上我就不过去,等到有时间去打扫一下就成。

    回到宿舍,他们三个还在睡觉,我简单的洗漱了一下准备去食堂吃饭,结果在半道遇上了凌苏。

    “江辰,你等一下。”

    我本来想避开走的,但没想到凌苏开口叫住了我。

    “什么事?”我淡淡的开口。

    上次在凌家,凌桐林的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自找没趣的事我不会做。

    “上次在凌家的事情,你别放在心上,早知道我爸会说这么伤人的话,就该我开口和你坦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