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事儿

邪事儿 > 作品正文卷 第二十九章 还我儿子命来

作品正文卷 第二十九章 还我儿子命来

    听着他们的议论,我坐在椅子上细细的听着,现在这个社会,不纨绔的富二代还真的是少见了。

    “对了,你们经常在外面浪,水房旁边宿舍的小伙你们认不认,就那个瘦瘦的个子不高的那个,刚才我在水房洗衣服,发现他被鬼缠了。”

    我这么一说,宿舍里的几个人也都兴奋起来。

    上次出租房的闹鬼事件,我相信他们还记忆犹新。

    那出租房里的吊死鬼,他们虽然没有见过,但是闹鬼的经历是有的,从他们好了到现在,可没少询问我鬼长得什么样。

    听我说有人被鬼缠了,他们就想知道是被什么鬼缠的。

    “你说的那个小子,叫陈昊,性格很孤僻,不愿意和任何人交流,就刚才跳楼死的那个,叫高宁,和他还是好朋友呢。”

    好朋友?

    我有些难以置信,难道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可是我的眼睛不会骗我,我确实看到了一只鬼影进了陈昊的的宿舍,也见对方以血饲鬼了。

    “应该不是吧,前天咱们不是没课吗,我和我女朋友出去,走到半道车子坏了,将车子送到修理厂就走回来的。”

    “再回来的路上,我还看到他们两个不知道因为什么大打出手,要是好朋友不至于如此吧,你看咱们几个,什么时候打过架呀。”

    听他们几个的议论,看来我得找个法子去试探试探了。

    “江哥,晚上我们出去吃大餐,你是不是还不去。”

    我点点头,没有理会他们,而是躺在床上想着如何将那只小鬼给勾出来。

    陈昊饲养小鬼,在这么下去,用不到几天的时间就会把命给交代出去。

    临近傍晚,他们三个出去,我从柜子里面拿出香炉纸钱还有买回来的一些小菜,将点燃的清香插进香炉,接下来就是等待了,随着香味飘散出去,整个楼道都是香烛的味道。

    我来到水房,没过多久,就看到一只鬼影朝着我所在的宿舍飞了过去,我准备追上去的时候,水房旁边的宿舍,砰的传来一声响动,接着房门打开,陈昊走了出来,看到我站在水房门口,又反了回去。

    我回到宿舍,那只小鬼想逃,但是被我瞬间镇压了下来,给收到了葫芦里面。

    做完这些,我赶紧将香烛给灭了。

    等我刚把香烛收拾起来,宿舍的门被人一脚踹开。

    是他。

    陈昊气势汹汹,站在门口,面目狰狞的看着我。

    “把我的东西还给我。”

    我刚抓了他的小鬼,这就来要了。

    反正我是打死不承认。

    “我不知道你说的啥,你是不是找错人了。”我开口说道。

    “没有,就是你,把我的东西给我。”

    对方显然是发怒了,我刚准备开口的时候,陈昊拿出一个白布人偶出来,这小人偶上还用朱砂写着人的生辰八字。

    “你给不给我。”

    对方嘶吼着,把周围宿舍的人都给吸引了过来。

    这个时候我要是承认,那我的面子往哪搁,再说这小子已经鬼迷心窍了,现在身上的阳气都没有几分了,在这么下去肯定是死。

    我镇压了他饲养的小鬼,多少也是为了他好,现在不知道感谢吧,还对我大吼小叫的。

    想和我比嗓门就直说啊。

    “没拿。”我矢口否认。

    要是我将这小鬼还给他,恐怕接下来还会死人。

    只是,让我没想到的是,在我说完之后,这小子不知道从那里拿出来一把美工刀,朝着自己的手腕划了下去,脸上不带有丝毫表情。

    接着,那只白色的布偶放在了他的手腕上,鲜血侵蚀,布偶变成了妖冶的红色。

    周围的学生那里见过这样的场面,纷纷拿出手机拨打电话出去。

    对方手里拿着刀,没有人敢上前。

    我手握鬼杵,这么多的人,我也不敢动手去打啊,要是把我再给带进去,得不偿失啊。

    咯咯咯。

    “好,你不给我,那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

    还在我迟疑的时候,这小子拿着美工刀朝着自己脖子划了过去,我想出手,已经晚了。

    看着他死在我的宿舍门口,我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啊。

    本来我想救他的,没想到反而成了害他的了。

    一天时间,宿舍楼死了两个人。

    好在香炉香烛我已经藏了起来,否则还真的不好解释这些。

    那只被鲜血侵染的布偶,落在地上格外的诡异,一些胆小的男生直接回到宿舍不敢出来。

    对方用美工刀划破了脖子大动脉,就算医生在这里,恐怕也难救活。

    如此顺利的,我被请去喝茶。

    我如实告知再加上楼道的监控,虽然我有嫌疑,但是我没有动机啊。

    再说也是对方先找我的茬,自始至终我也没有碰他一下。

    别人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我知道。

    所以,从警局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大半夜了,我没有回学校,而是去了仓库那边。

    将镇压在葫芦里的小鬼放出来,我一把掐住她的脖子。

    “说,陈昊为什么要你杀人。”

    这小鬼想要反抗,但看到我手里的鬼杵之后,放弃了反抗。

    “我不知道,他只是要我把那个人推下楼,其余的我什么也不知道。”

    这女鬼说完,我总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抽出一张黄符贴在了她的鬼体上。

    “我耐心有限。”我不耐烦的说道。

    “我说,我说。”这女鬼痛苦的开口:“是主人要我杀了他的,其余的我什么都不知道。”

    说完,这女鬼满脸痛苦,我赶紧撤回她身上的黄符,结果这女鬼的鬼体就开始溃散。

    我这黄符威力,不可能这么大,看来是有人暗地出手啊。

    这女鬼口中的主人,另有他人。

    只可惜,那只布偶被收了上去,否则的话这布偶也算是一个突破。

    翌日清早,我回到学校,成为了学校的‘名人’。

    总之说什么的都有,我还没有回到宿舍,就被一群人给围住了,他们手里还都拿着黑白遗像,正是在我面前死去的陈昊。

    “杀人凶手,你还我儿子命来。”

    “今天我就要你给我个说法,我就是死,也要让你给我儿子陪葬。”

    这些人手里都拿着刀子,随时都有可能给我一刀,周围的一些同学,也根本不敢上前阻拦。

    很快,院长知道了这里的情况,带人赶紧过来。

    但是面对死者家属这么冲动的做法,一时之间也没有什么办法。

    我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我也想看看,这些人到底想干什么。

    早知道会惹得自己一身骚,这闲事说什么我都不会管。

    “陈昊父母,请你们不要冲动,现在你儿子的死因还在调查之中,如果他是凶手,我们绝对不会放过他。”

    “现在请你们把刀子放下,有什么话我们慢慢说,这是学校的失职,你们想要什么赔偿都可以谈的。”

    院长放话,这陈昊家的人,根本就听不进去。

    “我要他的命。”

    这是不是激动过头了。

    陈昊的母亲手里拿着短刀,自始至终我都在观察他们,刚才他们出现,我就觉得有问题,但是又说不上来是什么问题。

    现在我看出来了,这陈昊的父母,身上根本就没有人气,严格来说他们已经死了。

    此刻她们和正常人一样,怎么看都不是死人。

    我呵呵一笑,手里摸出鬼杵,瞬间出手,打掉了他们手里的短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