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事儿

邪事儿 > 作品正文卷 第三十二章 九宫阴阳阵

作品正文卷 第三十二章 九宫阴阳阵

    姓郑的道士说完,高雄仍然是面无表情的看着我,此人的心机,绝对不会比凌桐林弱。

    “人血下咒,可有什么讲究?”高雄质问道。

    姓郑的道士听到后,微微摇头:“人血下咒,世所罕见,我也是第一次遇到。”

    “我知道。”

    用人血下咒虽然世所罕见,但并不是没有发生过。

    布偶咒术,一般用鸡血或者是狗血下咒,就可以达到自己想要的结果,陈昊死在我面前的时候,可是扬言做鬼也不会放过我的,所以用他的血来下了咒。

    这样做的目的,就是想要我死无葬身之地。

    “人血下咒,绑在布偶上的阴魂就会变得邪性无比,郑道士收拾这布偶的时候,可感觉到了。”

    说完,我看向郑道士,对方虽没言语,但从他的表情来看,我已经得到了答案。

    “学校所发生的一切,想来你们都知道了,我和高宇之间没有任何恩怨,陈昊和高宇在学校是好兄弟,当时高宇跳楼的时候,我发现一道鬼魂飞进他的宿舍,紧接着就发现陈昊养小鬼的事情。”

    “我出手抓了他的小鬼,陈昊找我来要,我并没有给他,所以他带着布偶来到了我的面前,用自己的血下咒,染红了布偶,而他死在了我的面前。”

    “要是我猜的不错,那背后下咒的人,不止是想害了我,还想害你。”

    高雄的目光一直在我身上,从没有离开一刻,直到我说出那害死他儿子的背后之人想要害死他的时候,高雄这才收回目光。

    我没有继续开口,现场寂静无声。

    此刻,我已经恨透了那凌家。

    现在我算是想明白了,凌苏为什么会把布偶交到我的手里,她不是信任我这个人,而是这布偶只要在我手里,我销不销毁都会麻烦缠身。

    我若销毁,直接坐实就是我杀的高宇;我要不销毁,这高雄也成了牺牲品。

    好手段,一箭双雕。

    突然,高雄呵呵大笑起来,我看向郑道士,发现他一脸平和。

    “郑先生,你怎么看这件事情。”

    郑道士深吸一口气,看着灵堂上的遗像:“小宇是我看着长大的,半只脚已经踏入了一品下的境界,依着他的性子,是不会想着去跳楼的。”

    “阴魂邪祟,小宇是不可能主动去招惹的,唯一的可能就是,这些个东西他知道是谁的,所以放下了戒心。”

    “小宇的尸体我看了,在他的后背有不少的鬼手印,是被鬼推下去的。”

    “小宇宣布死亡之后,我就招了魂,结果发现没有任何作用,应该是什么人用了禁锢之法困住了小宇的魂魄。”

    “这布偶之中,有两股魂力,一股是小宇的,另外一股是下血咒之人的。”

    只是!

    郑道士的话没有说完,而是看向高雄,似有什么难言之隐。

    “只是什么?”高雄问道。

    见郑道士不回答,我抢夺先机开口。

    “只是两股魂力交织,以郑道士的能力,是分不开这两股魂力的,就算用手段强行分离开来,得以保存的那一股魂力也会瞬间烟消云散。”

    “人血下咒,最大的问题就在这里,两股魂力交织,是不可能分开的。”

    “但是,我有办法。”

    什么?

    郑道士一脸的惊讶,一副不敢置信的神色看着我。

    我也是刚刚才想到这个问题,为什么用布偶下咒,偏偏要用陈昊的人血来,用黑狗血不是可以更邪吗。

    凌苏将布偶交给我,不管我会不会销毁这个东西,都有着十足的自信,她的自信来自哪里,就是这血布偶。

    郑道士的实力不俗,以我感知到的他身上的力量波动,少说都在四品下的实力,连他都没有把握分离这布偶之中的魂力,足矣证明凌家的手段了。

    “快说,什么办法?”郑道士激动的开口。

    要是能将高宇和陈昊的魂魄分离,那一切都将会迎刃而解。

    陈昊为什么要害死高宇,为什么拿着高宇的人偶又死在我的面前。

    只要这两个问题解决,其他的事情想要得到答案,并不难。

    “九宫催生,阴阳轮转。”我淡淡的开口。

    郑道士听到之后,脸色变得惊恐起来,甚至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还以为自己是听错了。

    “正一派绝技,九宫阴阳阵?”郑道士震惊的开口。

    正是九宫阴阳阵,但是怎么又扯到了正一派。

    不等我开口,郑道士继续说道:“你是正一道的弟子?”

    什么正一道的弟子,我谁的弟子都不是。

    玄学阁的蔡铭蔡道士说过,修道一脉,以龙虎山正一道为正统,这些正统人物基本上就不出山。

    而我所学的这些东西,都是在古书上学到。

    “不是!”我回答道。

    郑道士看着我,眉宇之间满是好奇。

    “要是这样的话,布偶之中的两道魂魄,就可以分开了。”

    我看向高雄,毕竟死的是他儿子,至于该怎么做,还得看看他的意思。

    最终,高雄点头。

    郑道士帮忙去准备东西,我在灵堂前开始摆弄阵法。

    高雄坐在一边的太师椅上,毕竟是死了儿子,换做任何一人都是痛心疾首的存在。

    从高宇的遗体上,我剪下一撮头发,用清香绑了两只小人出来,将高宇的发丝,还有一块带血的布条分别绑在两个香人里面。

    九宫阴阳阵,将他们两个的魂魄分离开来,肯定是虚弱到了极点的存在所以需要用香体来加载他们的魂魄,香气可以补充他们身上的鬼气,让他们的魂魄不至于魂飞魄散了。

    九宫阴阳阵,可大可小,只是分离魂魄,一张桌子足矣。

    将两只香人点燃,分别放入阴阳双鱼的眼睛上,接着我手拿布偶,口念咒语,做完这些之后,将其扔到了朱砂火盆之中。

    同一时刻,一阵阴风吹来。

    “郑道士,看好火盆,千万不要扔朱砂火灭了。”

    我交代了一句,郑道士手持木剑,站在我的身旁,看着盆里的火焰,由正常的颜色变成了幽绿色。

    朱砂火燃烧,似乎并烧不动那血色布偶。

    郑道士也发现了这个问题,抬头看了我一眼,四周阴风不断,清香小人燃烧的速度极快,已经三分之一都下去了,要是清香小人焚烧完毕,魂魄还是没有分离开来的话,九宫阴阳阵就算是失败了。

    到时候高于和陈昊的魂魄,都要魂飞魄散。

    “天行九宫游阴阳。”

    “地彻八卦定乾坤。”

    “阴邪遁符成阴魂。”

    “三七魂魄终归位。”

    “敕令。”

    我一指火盆,火焰暴增几分,但血色小人还是没有焚烧的迹象。

    这是在逼我出绝招啊。

    我拿起桌子上的剪刀,朝着自己的手掌划了下去,顿时鲜血直冒。

    “上清传令。”

    “速降天火!”

    “疾!”

    我手掌一撒,溢出的鲜血落在了朱砂盆里,顿时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传来,火焰恢复了正常的颜色,血色布偶也燃烧起来。

    阴风大作起来,摆放在祭桌上的贡品都被吹到,火盆之中,一股黑气冲出。

    成了!

    我脸上一喜,伸手一抓,将这股黑气按到了阴阳眼上。

    九宫红绳缠绕,黑气完全被压制,在阴阳眼之中游走。

    “注意四周。”

    郑道士都看蒙了,完全分神。

    突然,黑暗之中两道黄符爆射过来,要不是郑道士阻拦,恐怕这两道黄符,灭的就是九宫阴阳阵之中的两股魂魄了。

    分!

    我伸手勾起一条红绳,接着一弹,如墨斗打线一般。

    嗡的一声脆响,两股魂力分离,借助燃烧的香气,开始凝聚出魂魄之相。

    高宇和陈昊的魂魄凝聚出来。

    “成了。”郑道士激动的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