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事儿

邪事儿 > 作品正文卷 第三十三章 天诛

作品正文卷 第三十三章 天诛

    看着他们的魂魄凝聚出来,我是彻底松了一口气,这样一来就能直接洗脱我身上的问题。

    就在郑道士和高雄兴奋之余,原本还在凝聚的两道魂魄,突然变得溃散起来。

    我脸色一变,赶紧出手,用香烟稳住他们的魂魄。

    郑道士看到,二话不说也赶紧出手。

    只是修补魂魄的速度,远远赶不上魂魄溃散的速度。

    几分钟后,我和郑道士一起停手,下一刻我一阵气血上涌,挖的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本身就被郑道士打了一张,全身骨头都要散了,现在加上九宫阴阳阵的消耗,让我伤上加伤。

    我这才一品上的境界,是在是亚历山大啊。

    结果这到头来,陈昊和高宇的魂魄,谁的都没有保住。

    “怎么回事。”高雄一脸严肃的质问道。

    我没有任何气力去开口解释,直接给坐在了地上。

    郑道士看着我狼狈的样子,开口解释到:“有人在起坛作法,灭了小宇和陈昊的魂魄。”

    “九宫阴阳阵的问题?”高雄冷冷的问道。

    我那内心苦笑,不知该说什么。

    “不是。”

    郑道士斩钉截铁的说道:“小宇的魂魄被人抽走了一缕,刚才是有人作法,用一缕魂魄牵动,消了小宇的三魂七魄。”

    砰。

    高雄猛地一拍桌子,看得出来是气愤到了极点。

    “是哪个杂碎。”

    郑道士没有开口,我坐在地上调息,高雄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呵呵苦笑起来。

    “都走吧。”高雄无奈的说道。

    郑道士看了我一眼,带我离开。

    坐在车上,我闭眼调息,郑道士将车子开到没人的地方停下。

    “江辰,我就把你送到这里吧,高先生那里我有些放心不下。”

    “之前对你出手,多有抱歉,小宇是我看着长大的,他不该早死。”

    “高先生那边我去说,以后不会再去找你的麻烦。”

    我点了点头,从车上下来。

    郑道士驱车离开,我看了看时间也快天亮了,索性也没有回去,而是找了个公园,坐在石凳上调息起来。

    天大亮之后,我朝这仓库那边走去。

    坐在门房之中,我放空心神,不再去想任何事。

    凌家害我,不管出于什么目的,都该死。

    高宇是无辜的,陈昊是无辜的,凌家在背后做的这一切,是该付出一些代价。

    正面对我,任何手段我都能接着,但是为了害我,去害死这么多的人,我不能忍。

    我一品上的实力,自然不是凌家的对手,实力超群的人,我没有认识的,他们自然也不会为了我去对凌家出手。

    这次我遇到的是高雄,对方也算是讲理的人,如果下一次呢,出手的人会不会给我一个机会,一个可以活着的机会。

    郑道士要是不留手,恐怕现在我已经身首异处。

    现在我明白了,任何事情都只能靠自己。

    至于凌家,必须给我一个说话,既然我没有实力去讨要代价,那么就让上天去讨要这个代价。

    我手持狼毫,心如止水,一笔落下,笔走龙蛇,三百五十道符文加持,形成一符。

    符篆的等级越高,加持的符文也就越多。

    收敛心神,调节呼吸,我再次下笔。

    三天的时间一晃而过,我坐在仓库门房,没有挪动一步。

    三天内,不知道画废了多少符篆。

    看着成功的几十张黄符,我收拾起来回到学校。

    我和凌家之间,虽然没有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但是我生平最讨厌的就是利用。

    凌家利用我的善意,骗我做了这么多的事情,又要把我推到万劫不复的境地,其心可诛。

    这一次,我定要和他凌家,鱼死网破。

    这几十张黄符,没有任何攻击性,但却是问灵符。

    回到学校,我换了一身体面的衣服,将所有的东西都准备好,打车来到了凌家别墅。

    似乎对于我的到来,已经是凌家计算之内的事情。

    凌家别墅的院子之中,此刻正摆着一张供桌,三根手臂粗的朝天香,已经焚烧过半,燃烧的蜡烛已经淌在了桌子上。

    我站在门口,看向客厅之中,凌桐林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而凌苏,盘腿坐在沙发上,一头长发盘起,看上去性感无比。

    “江辰,你太让我失望了,我等了你三天时间,可让我一阵好等啊。”

    凌苏娇羞的声音传来,顿时让我觉得一阵反胃。

    我手里鬼杵展开,金色的符文闪烁,我能感受到在凌家别墅之中,有一股很强的邪气正在酝酿。

    “是吗。”我淡淡的开口:“那今天我绝对不会让你失望。”

    说着我抽出一张黄符。

    凌苏看到我手里的黄符,整个人也是一惊,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天诛!”凌苏带着颤音开口。

    凌桐林听到之后,也从客厅出来,看到我手里的黄符之后,脸上再无玩弄之意。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是一句很好的警告。

    天诛,指的是符篆天诛符,三天时间,我就成功了这么一张。

    天诛符的威力我不清楚,但这仅代表修道者的决心,想要让天诛符发挥更大的作用,只能联合问天使用。

    简单的说,就是让上天做法官,判决这场官司孰对孰错。

    我知道我的实力不济,但唯有此法才能让这父女俩收到应有的惩罚。

    可是,凌桐林父女,真的能做到问心无愧吗。

    答案是,不能。

    “江辰,你想要干什么?”凌桐林质问道。

    我心中冷笑,想要干什么,你们心里不清楚吗。

    “还有,你手里怎么会有天诛符的?”

    “江辰,你我无冤无仇,没必要闹的这么僵,只要收了天诛,你想要什么得到什么,我都可以满足你。”

    “就算你用了天诛,又能得到什么好处,这天诛的威力你根本就没有见识过,还有反噬之力,根本就不是你能承受的。”

    面对凌桐林,我并没有理会,而是咬破自己的手指,将血滴在了天诛符上。

    “拦住他!”凌桐林开口。

    一时间,在凌苏身上突然爆发出一股强大的力量,逼得我身子不由的退后几步。

    “晚了!”

    我爆吼一声,手里符篆齐飞而出,直逼凌苏而去。

    天诛符升天,闪过一道金光。

    知道凌家存在底蕴,但我没有想到,凌苏竟然也是个道士,而且还是二品上的境界。

    她我都对付不了,更别说是凌桐林了。

    “杀了他,天诛符没有了问道者,一样无用。”凌桐林喊道。

    我呵呵一笑,手里再次出现数张黄符,接着冲天而起。

    “问天!”

    这。

    凌苏和凌桐林彻底惊慌,就连凌桐林也忍不住要对我出手。

    四品!

    我心有余悸,有些惊慌失措起来。

    他们两个联手对我动手的话,我根本没有机会使用天诛符。

    凌桐林说的对,只要我死了,天诛符就会失去作用。

    只要一个人缠着我,等到天诛的时间一过,我就再也无能为力。

    我的能力有限,天诛符能维持多久我根本就不清楚。

    我手握鬼杵,拼命抵挡,但是凌桐林这老东西根本就不给我任何机会。

    噗!

    我整个人摔在地上,看着上空的天诛符文,隐隐有了溃败之意。

    “拥有天诛又如何,这东西早在几十年前就已经失传,没想到今天在你的手里出现。”

    “我在给你个机会,告诉我天诛符的符文。”

    凌桐林脸上贪婪之色浓郁,我从地上站起来,举起鬼杵。

    “第一问,陈昊之死,可是你们所为。”

    一道金光飞天,凌桐林看着我,面露惊恐,瞬间朝我出手。

    不需要任何证明,天道有眼,我这一问,也不需要他们有任何回答,只要他们做过,天诛就会降临。

    “找死!”

    我想躲开,但却无能为力,是真的一点机会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