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事儿

邪事儿 > 作品正文卷 第三十六章 窑神

作品正文卷 第三十六章 窑神

    而我听着身后传来的声音,似远在天边,但又近在咫尺,似乎那个东西就在你的身后。

    我不敢回头,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

    包工头和高雄,嘴里的眼就没有停过一根接着一根的。

    在远离砖窑口后,身后的声音开始慢慢减弱,回到板房之后,高雄和工头已经是满头冷汗了。

    我也松了一口气,将取来的煤油倒在了瓷碗之中。

    所有的东西都已经准备就绪。

    这里能用到的东西有限,起坛作法唤魂是不可能的了,现在我能用的就是传下来的土办法。而这土办法多在农村实用,农忙时节,家里的劳动力都去地里干活,孩子留在家里不放心,很多大人都把孩子带到地里。

    小孩子嘛,都有疲乏的时候,在地里睡觉是很常见的现象。

    但是这样做难免会出现什么意外,荒郊野岭的,孤魂野鬼见了熟睡的孩子,就会想办法带走他们的魂魄。

    很多孩子从地里回去之后,就开始高烧不退,医院没少跑,病情不见好。

    所以很多家里的老人,就会让孩子的父母拿着铜锣,从家里敲打着去孩子熟睡的地方转一圈,嘴里还不断的含着孩子的名字。

    第二天早上,这些个孩子就会活蹦乱跳起来。

    现在我能用到的,也只有这个办法。

    我让在场的所有人,但凡能发出声音的东西,都拿着站在门口,一边敲一边喊老赵的名字。

    这个法子行不行,就看老赵的魂魄能不能回来了。

    活动板房外,噼里啪啦的声音响起,接着就是呐喊的声音,好在这里是野外,要是在有人的地方,指不定被人当做傻子呢。

    老赵躺在地上,屋子之中就剩下我一个人。

    我将煤油灯点燃,刚开始火苗子燃烧的挺旺,渐渐的竟然开始有了熄灭之意。

    我用手护着灯芯,免得阴风吹来,再把灯给吹灭。

    煤油燃烧产生的黑烟冲天,并没有什么变化。

    整个过程持续了有半个小时左右,门外一阵阴风吹了进来,差点将煤油灯给吹灭了。

    紧接着,煤油灯燃烧的黑烟开始四散开来,穿在红绳上的那枚铜钱,原本沉在盆地,这一刻直接给漂浮在了水面上。

    回来了。

    呼。

    阴风袭来,煤油灯熄灭,漂浮在水面上的铜钱再次沉到水底。

    咳咳!

    老赵轻咳了几声,睁开眼睛,我让门外的人都停下,他们一股脑的冲进来,看到老赵醒过来之后,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就在大家看到老赵醒过来,都觉得神奇的时候,门外幽幽的传来些许孩子的哭闹声,隐隐约约,忽远忽近的。

    我站在门口,看向四周,除了黑就是黑,根本看不到有什么东西。

    但我明白着声音肯定是砖窑那边传过来的,所有人都听到了这哭闹的声音,只是谁都不敢说出来。

    整个板房里面的人,都变得沉默起来。

    “江辰,这个情况怎么解决?”高雄问我。

    这件事情,多少我都有些猜测,至于是不是如我所想,我还真的不清楚。

    “还不清楚,等到明天中午,我下去看一眼再说吧。”

    这一晚上,大家伙都没有睡好,那小孩子哭闹的声音传来,忽近忽远的,有几次就听到那个声音似乎就在门外。

    我不出去看,没有人敢开着门出去,就是方便也都是在室内解决。

    天快亮的时候,那些个孩子哭闹的声音才渐渐消失。

    这个情况就是上工,这些个工人也是胆战心惊的,索性高雄让他们直接休息,听从我的指派。

    这些人干活是一把好手,但是对付阴魂邪祟这些个东西,是真的不行,我也不指望他们能干什么,就让他们去最近的丧葬品店,买一些能用到的东西回来。

    日升三竿,我带着一些铜钱,还有符篆鬼杵来到砖窑口这里,为了以防万一,我让高雄他们在板房等我。

    下到砖窑里,在我的身体四周就开始围绕着一股阴气。

    接着,就是无尽的黑烟,我用强光手电筒照路,结果所到之处皆是黑暗,地上的尘土已经有几寸厚了。

    正如高雄所说,这地面上有不少小孩子的脚印。

    越往深处走,地上的脚印就越多,无疑列外都是小孩在的脚印。

    我也在好奇,这些个孩子的脚印怎么会这么多。

    走了有二十分钟,还是没有任何发现,而我身后的砖窑口,也成了一个亮点而已。

    这砖窑的规模,完全超乎了我的想象,里面的空间足矣超过两个足球场那么大。

    我继续往深处走,还是没有什么发现,结果在这砖窑的尽头,发现了一道拱门,不过是用砖头砌起来封死的。

    我看向地上的小脚印,都是从里面走出来的,好奇之下,我废了好一番功夫才将这些砖头给搬开。

    相比外面砖窑的空间,里面这个空间就要小的很多了,大小和活动板房差不多。

    我拿着手电筒,勉强可以看到这里面是个什么场景。

    正对拱门的位置,是一套土龛,里面放着一尊六臂罗刹,四颗獠牙狰狞,凶神恶煞的样子,好不恐怖。

    在这六臂罗刹前,还有一尊香炉,不过已经破碎开来。

    土龛左右两边,放了七八个黑色的坛子都用黄泥给封着口,里面是什么不清楚。

    就在我想着这是些什么东西的时候,外面的砖窑里面传来孩子的哭闹声。

    我手里的鬼杵打开,金色的符文闪烁。

    我从小砖窑出来,那些个还在的哭闹声瞬间消失。

    一个小时后,没有任何收获,我从砖窑里面出来,回到板房的时候,那些去买东西的人回来。

    “麻烦两位再跑一趟了,去小卖店买些小孩吃的零食,有多少买多少。”

    这些人没有迟疑,开车离开。

    “江辰,里面是什么情况?”高雄问道。

    我想了一番,开口说道:“你们可听过窑神?”

    窑神?

    高雄一脸懵逼的看着我,显然是没有听过这个词汇。

    周围站的那些民工也都是一脸茫然。

    “这是什么东西?”高雄一脸懵逼的开口。

    “土地庙里面有什么?”

    土地啊。

    正是如此,土地庙里有土地,砖窑里就有窑神。

    “既然是这里的窑神,那应该也算是守护一方的地仙了吧,那这闹鬼的事情和窑神有什么关系。”

    “难不成,这砖窑的窑神,是哪些小孩子的鬼魂?”高雄不解的问道。

    我摇摇头。

    这件事情要说起来,还是得从古代说起。

    古代砖窑或者是烧瓷器的瓷窑,建成之后都是需要请窑神坐镇的,开火烧窑之前,是需要一对童男童女来祭祀窑神的,这样烧出来的东西才会完美。

    随着时代的发展,从最开始用活着的童男童女祭祀,到后来的用夭折的孩子或者婴儿死胎来祭祀,正是因为用活人祭祀太过残忍,所以才改用的死胎。

    只是后来夭折的死胎都难找,发展到现在,只要用人血和纸人祭祀就可以。

    这里的砖窑时间久远,具体多少年前的不清楚,能被埋在土里保存的如此完美的砖窑,时间肯定不短了。

    用活着的童男童女祭祀,这样的砖窑在关窑之时,是需要将祭祀者的尸骨请出来厚葬的,否则这砖窑就会变得很邪性。

    那供奉窑神的地方,左右两边可都有好几只坛子,要是我猜的不错,这里面应该就是那些婴孩的尸骨。

    现在问题就是出在这里,只要解决了窑神的问题,剩下的问题就会迎刃而解。

    听我说了这么多,高雄也是一脸演绎置信的表情。

    “这个世界上,还真的有活人祭祀?”高雄像是在问我,也像是再问他自己。

    我深吸一口气,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

    从古至今,用活人祭祀的事情还少吗,只是可怜那些被祭祀的人,他们犯了什么错!

    “现在看来,这些问题并不难解决。”

    “只要将那些祭祀的婴孩白骨请出来厚葬,在将窑神神像请出来用火烧烂,这问题就算是解决了。”

    高雄听我说完,问我什么时候动手,我想了想,现在时间已经下午,不适合请那些祭祀者的尸骨出来,所以只能等到明天早上了。

    很快,工头带着两麻袋的零食回来,趁着天还没黑,我带着两个工头来到砖窑口,将两麻袋的零食撒在了砖窑里面。

    剩下的时间就是等待了。

    只是到了晚上,那些孩童的哭闹声再次开始,由远及近的,而且这次更加严重,好几道哭闹声就在门外,久久挥散不去。

    我也没有去理会,而是坐在床上休息。

    这一晚上,几乎所有的人都没有睡觉,当打开房门的那一刻,门外的场景把开门的人吓了一跳,只见门外的地上堆放了好多零食,而且还有不少的小脚印。

    “江先生,这些零食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还用问吗,能出现在这里,肯定是那些小鬼带出来的。

    我从地上捡起一包薯片,拆开之后拿了一片放在嘴里,薯片的味道全失,嚼着如同嚼蜡一般。

    将薯片丢掉,这些东西已经被那些小鬼品味完毕。

    在场的几个工头,好奇的捡起地上的零食,拆开都尝了一口,发现并没有什么味道。

    “这些零食不要吃,鬼吃剩下的,吃了对人没有好处。”我淡淡的说道,目光看向砖窑口那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