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事儿

邪事儿 > 作品正文卷 第三十七章 破神像

作品正文卷 第三十七章 破神像

    这些个工头将手里的零食扔掉,我算了算时间,已经差不多了,就选了十个人准备跟我一起进去。

    来到窑洞口,我让在外面的工人搭一个简单的棚子,只要能避光就行的那种。

    打着手电,我带着人走进了窑洞里面,高雄我没有让他跟着一起进来,而是让他在外面安排人手搭建棚子。

    这么大的一个砖窑,走了有半个小时才到窑神的那个房间里面。

    只是,等我走进去的时候,昨晚上撒在砖窑口的零食,全都被收集到了这里,摆在窑神的面前。

    我拿出清香点燃插在了地上,接着烧了一把冥纸,这才小心翼翼的将坛子拿起来。

    “小心一点,千万不要让坛子给碎了。”我吩咐了一句。

    这些坛子人手一个,剩下的两个人和我一起,准备取下窑神的神像。

    结果,窑神的神像晃动,刚准备抬起的时候,就有一股外力拉扯,我低头一看,发现这窑神的神像下面,绑着一根铁链,下面还有一口深井。

    这是?

    我拽动铁链,发现下面绷着重物,我一个人根本就抬不起来,随着我晃动手里的铁链,一阵腥风上涌,很是难闻。

    窑神的神像动不了,只能先将这些祭祀孩童的尸骨请出去。

    我带人出去,走在最后,帮他们照亮出去的路。

    等到我出去之后,发现放在地上的罐子只有七个,还少一个。

    而且我带的人也才出来了九个。

    我走在最后面,前面有人离队,我应该能看清楚才对,怎么突然就少了一个。

    所有人都发现了这个问题,一脸凝重的看着我,我转头看向砖窑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了。

    我看着地上的七个罐子,这些个婴孩小鬼没有那么大的能力能困住一个成年人,看来这砖窑里面还有别的东西存在。

    “你们在这棚子下面,将这些罐子全都打开,将尸骨清理出来。”

    说着,我返回砖窑里面,听着四周的动静,走着走着就到了窑神的那件窑洞里面。

    借助手电光,远远的我就看到一道身影跪在窑神跟前一动不动,我叫了两声,跪在地上的那个人没有丝毫反应。

    我慢慢的靠近,走到门口的时候,一股阴气在我身后凝聚,我手里鬼杵展开,朝着身后一挥,结果一道黑影闪过,摔在了地上。

    我用手电光照去,看到一个半透明的小女孩趴在地上,一脸惊恐的看着我。

    “大哥哥不要靠近,那个东西好凶的。”

    这小女孩指着我身后的窑神说道,这窑神的神像确实面目狰狞,就是大人看到都一阵心惊,更别说是小孩了。

    看来,这小女孩也是被祭祀的可怜人之一了。

    “无妨,他打不过我。”

    我说完之后,拿出葫芦准备镇压,毕竟是个完整的鬼魂,超度一下还有可能有下一世。

    只是,还未等我出手,身后一股黑气冲出,包裹住那小女孩的鬼魂,就给收走了。

    而那团黑气,直接被窑神给吞了下去。

    没错,就是给吞了下去。

    我看着窑神神像,一步一步靠近,跪在地上的工人,怀里还抱着一只完整的坛子。

    我继续叫了几声,发现这工人没有一点动静。

    我竖起大拇指,放到嘴里咬烂,接着猛的一捣这工人的眉心。

    我是谁,我在那。

    面对这灵魂一问,我看着他皱起眉头,在看到我阴沉的脸之后,这工人差点将怀里的罐子给我扔了。

    好在只是被迷了心窍,没有被抽魂。

    将他带出去,我想到了那只小女孩的鬼魂,而外面的七个罐子都已经被打开,四女三男,看骨头的大小程度,最小的一岁最大的不超过三岁。

    不对啊。

    祭祀窑神用的应该都是童男童女,这八个罐子应该是四对男女才对。

    当时在窑神面前,我见到的分明就是一只小女鬼啊。

    看着这最后一个未开的管子,我亲手将其打开。

    破了泥封,一张黄纸显露出来,是一道黄符,只是上面的符文看不清了,我分辨不出来是什么符篆。

    将符篆撕掉,打开罐子,把里面的白骨清理出来,是男孩的白骨。

    难不成,砖窑里面还有被祭祀的孩子尸骨。

    我叹了口气,这些都是活生生的声明,小小年纪就被拿来祭祀用,于心何忍啊。

    “高先生,还请让人去买十口小棺材吧,这些尸骨不能暴露在外太久,先用黄布帮他们遮阳。”

    高雄没有拒绝,让人立刻去买。

    看来,我还得下一趟砖窑了。

    轻车熟路,我来到窑神面前,四周已经没有任何坛子了。

    找了几圈下来,最终我的目光只能落在这窑神的身上,神像下面是什么东西我不清楚,我也不知道自己破坏了这窑神的神像会如何。

    如果这窑神,真的是神明,它怎么会去享受着活人的祭祀。

    妖邪就是妖邪。

    我握紧手里的鬼杵,朝着窑神的神像头颅,一棍子砸了下去。

    神像头颅四分五裂开来,掉在了地上,我手里的鬼杵再次挥打下去,三下五除二的将窑神的神像给拆了。

    那神像底座的铁链,也顺着掉落到了井底,接着一股子腥臭味散发出来,我捡起一块转头扔了下去,结果噗通一声闷响,下面应该是地下水之类的。

    神像后面,也是一块用砖头砌起来的墙,将这些砖头挪开,结果在里面,一个不大的空间里,并排放着两个陶罐,不同的是,这陶罐上还贴着黄符,符文清晰无比。

    这黄符,完全没有见过啊。

    小心的收起黄符,我将两个罐子抱了出来。

    现在看来一切都结束了。

    等我将罐子从砖窑抱出去的时候,十口小棺材已经运送过来。

    在将这些小家伙全都安置到棺材里面之后,天色都已经黑了,只是谁的心情都不是很爽,这么小的孩子遭受了这样的待遇,谁能去承受这个痛苦。

    将棺材抬到板房那边的空地上,用黄布给盖了起来。等到明天天亮,我再去周围看看,有没有合适的灵穴,好用来安葬他们。

    “没想到,封建社会竟是如此冷酷,用孩子去祭祀,简直可恶。”高雄坐在饭桌上,狠狠的说到。

    谁说不是呢,恐怕这些个孩子的来历,也不是什么干净的,没有哪个父母会狠心,把自己的孩子拿出来祭祀吧。

    我看着手里的酒盅,没有去回答高雄这个问题,从安置了这些孩子的尸骨之后,我就开始心神不宁,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至于要发生什么事情,我还真的说不上来。

    “江辰,没有想到,你年纪不大,能力不小,是我有些小瞧你了。”

    “你的卡号我已经发给财务,相信很快就会到你的账上。”

    “除此之外,还有一件事情我想和你商议一下。”

    我看着高雄,这里的问题已经解决了,还有什么事情?

    “有什么话,高先生直接说吧。”

    听我这样说,高雄也不拐弯抹角了。

    “我手里的风水先生疯了,已经不能为我所用,郑楠在武当修道,自然不可能被这些俗事烦扰,这次一别,怕是恐难再请过来。”

    “我就直说了吧,有没有兴致来我手下发展,我可以提供所有的资源,让你去学习风水之术,但同样的你得帮我处理这些风水之类的事情,当然也包括今日处理的这些事情。”

    “至于酬劳方面,绝对是你拒绝不了的一个数字。”

    这对于普通人来说,绝对是攀高枝,但对我而言,并不是。

    人有多大的能力,就应该吃多高的饭。

    我的能力我清楚,这里的问题也恰巧是我能解决的,如果下次遇到的问题是我不能解决的呢。

    我的境界只在一品上,玄学阁的那些人,随便拉出来一个恐怕都比我强。

    而且,在我身上还有鬼咒,我怕相处的久了,反而会对我不利。

    “这个事情,我需要考虑一下。”我回绝了高雄的邀请。

    他是资本家,就和凌桐林一样,我怕弄到最后,他和凌桐林一样,会对我不利。

    高雄没有想到,我会委婉的拒绝,脸上虽然带着失望,但也有赞赏之意。

    “行,你要是想通了,可以随时打给我。”

    高雄说着,将自己的名片交到我的手里。

    我收了起来,将手里的酒一饮而尽。

    这一顿晚饭,吃到了晚上九点多,大家喝的都不少,而我只喝了两小杯,一是不会喝酒,二是总觉得今晚上有事要发生,那股感觉很强烈。

    “等等,你们听外面,是不是有哭声。”

    不知道是谁说了这么一句,所有人都坐正了身子,朝我这边看过来。

    我细细的听着外面的动静,确实有哭声,听声音应该是砖窑口那边。

    原本还带着醉意的大伙,一个个清醒过来。

    “这是?”高雄看着我,一脸悚然。

    我走到门前,将房门打开,那幽怨的哭声更加清晰了。

    这声音,就是从砖窑口那边传来的,所有人都站在了门口,一股冷意席卷,所有人都忍不住打了几个寒颤。

    “这声音,不像是小孩子的。”高雄看着我开口。

    我点点头,这声音明显就是大人的,小孩子的声音没这么雄厚,而且还是一个男人的哭声。

    “老赵呢,老赵不见了。”

    我听到之后,回头望去,这里的人就这些,唯独缺了老赵的身影,而且听这个哭声,和老赵的声音还真的有几分相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