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事儿

邪事儿 > 作品正文卷 第三十八章 投尸井

作品正文卷 第三十八章 投尸井

    这件事情有些不对,那十个孩子的尸骨都已经被请出来了,按理说不会在发生这样的事情,怎么偏偏在这个时候,老赵又出问题了。

    刚才大家都在喝酒吃饭,我也没有留意谁出去了谁没回来。

    老赵的身子本来就虚弱,我虽然帮他回魂,但这种事情基本上都是如大病初愈一般,虚弱的很,加上他的魂魄本就不是很稳定,很容易被那些个东西给上身。

    现在这情况来看,肯定是如此了。

    大家站在板房门口,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的,谁都没有注意。

    高雄一脸凝重的看着我,这个责任肯定又要落在了我的身上。

    我拿过手电筒,让众人在这里等着,就算让他们去,他们也未必敢啊,而且那边是个什么情况,我是真的不知道。

    听着老赵幽怨的哭腔,我一脚深一脚浅的慢慢靠近,等来到砖窑口这里的时候,就看到老赵翘着兰花指,抹着眼泪,坐在砖窑上哭个没完。

    我的眼睛可以看到常人看不到的东西,那老赵身上缠着一只怨灵,属于野鬼的一种。

    这种怨灵,一般都是有求于人的,所以才会用鬼上身的办法引起别人的注意,只是老赵的身子已经不能支撑阴魂上身。

    “你想要什么?”我看着老赵淡淡的说道。

    听到我的声音,老赵停止哭泣,一脸幽怨的表情看着我。

    “你打碎了我的栖身之地,我的鬼魂无处安置,只能附身在这人的身上。”

    我打碎了她的栖身之地?

    难不成,是窑神神像。

    我轻蹙眉头,她只是一只野鬼怨灵,怎么会栖身在窑神的神像上。

    “你先放了他,再耽误下去,对他没有好处,对你也没有好处,我可以还你栖身之地,但你现在必须立刻放了他。”

    这怨灵看着我,呜呜哭了起来,根本就没有把我的话放在眼里。

    这是在挑战我的耐性啊,我手里鬼杵展开,金色的符文闪烁。

    “我在说一遍,我会给你安置好栖身之地,但你别来挑战我的耐性,离开他的身体。”

    这怨灵看我要动真的,离开了老赵的身子,我将老赵的身子背到板房,再次来到砖窑口这里。

    我这个人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既然答应了对方,就不会否认。

    “小相公,奴家死的惨啊。”

    我站在这里,听着怨灵不断的倒苦水。

    这怨灵是宋朝时期的人,这块地上原本是一个村子,整个村子以烧砖度日,后来朝廷看上了这块地,就在这里建设里一座官窑,用来烧制朝廷所需用到的砖瓦。

    整个村子的人一夜之间变成了流民,因为建设砖窑,开火之时是需要祭祀窑神的。

    加上是朝廷征用的东西,这些人就在周围的村子里抢来合适祭祀的孩子。

    砖窑之中,需要窑神坐镇,而这怨灵当时就成了窑神的第一个牺牲品,被官府的人抓来之后,给绑在了火堆上活活烧死,更是烧了一天一夜,连带骨头都给烧成了灰才算罢休。

    而这样做的目的,美名其曰,用处子之身的女子骨灰塑造窑神神像,可以烧制出品质不一般的东西。

    后来这怨灵的骨灰就被用来塑造了窑神的神像,在立像之前,当时的一位术士,将怨灵的鬼魂给压在了神像之中。

    从那天开始,她能做的就是无休止的等待。

    到了后来,砖窑开火,用了一对童男童女来祭祀,只是等到开窑的那一天,不知道什么原因,烧制的砖瓦全都不成型,而是变成了粉末。

    当时负责砖窑的那位大人,让自己手下去抢了四对童男童女过来,再次进行了祭祀。

    祭祀成功之后,就用转头封了窑神的洞府。

    这一次烧制,最终还是以失败而告终。

    后来,不知道是天灾还是**,这里就发生了泥石流,将整个村子和砖窑,全都给掩埋在了土里,直到现在。

    这怨灵说完,听得我也是惊心动魄,这一个砖窑,竟然搭配了十一条人命进去。

    “事情就是这样,这些个孩子都是被抢来的,那些个官兵将孩子塞到陶罐之中,就用泥土封死了罐子。”

    我没有再想下去,我很难想象到,那么小的孩子就经历这些惨无人道的事情。

    “最后一个问题。”我淡淡的问道:“窑神神像下绑着一根铁链,直通井底,那是个什么东西。”

    怨灵想了片刻,缓缓的说道:“投尸井。”

    投尸井?

    这是个什么东西?

    “这块地方是个小村子,本来地方就不大,加上家家户户都比较穷,根本没有钱去买棺材,加上村子里本就存在的习俗,人死之后都要被丢在这投尸井中。”

    “当时官府的人想要将这口井给填平,但不管他们往下填多少东西,都填不满这口井。”

    水井都是通着地下暗流的,如果暗流较大的话,就会被带到其他地方,这样的事情并不稀奇,至于砂石土之类的东西,扔进去多少都会被带走。

    只是,既然是地下河,为什么气味那么难闻,一股子腥臭味。

    “官府的人觉得这口井太过诡异,所以就用特殊的办法将井口给镇压住,在窑神神像下绑了一条铁链,另外一头绑着一头泰山石狮。”

    原来如此。

    现在看来,所有的问题都已经解决。

    至于这怨灵,我只能连夜帮她扎一个纸人,先让她有一个附身的东西。

    到了半夜,所有人都在熟睡的时候,外面突然轰隆一声巨响,将所有人再次吵醒。

    站在板房门口,我有些无语,这一晚上究竟要发生多少事情。

    只是四周漆黑一片,根本就看不清发生了什么。

    挨到早上,我出来一看,那突如其来的一幕把我给吓得不轻,原本在砖窑的那个位置,竟然直接给深陷了一个大坑出来。

    埋在地上的砖窑,给垮塌了。

    现在就还剩下一个问题,那就是将这些孩子的尸骨全都找个地方埋葬了。

    一天过后,安葬了这些孩子的尸骨,加上砖窑这边没有问题发生,我和高雄也准备返回庆阳市。

    在回去的路上,我接到了徐川的电话,电话那头支支吾吾的,说是请我赶紧回去,帮他一个忙。

    我问是什么问题,这狗日的什么也不说,只是让我赶紧回去。

    听他的意思,这事情还挺严重的。

    “江辰,之前我给你说的事,你可以考虑一下,或者你有什么要求,也可以直接提出来。”

    面对高雄的又一次招募,我呵呵一笑,心中却是有些疑惑。

    “高先生,有一个问题我想问你。”

    “根据我这段时间的了解,除了修道的门派之外,每个市都有专属的玄学阁,而且这玄学阁的道士也都不差,实力更在我之上,为什么你偏偏要选中我呢?”

    高雄听我这样一说,呵呵笑了起来,紧接着无语的摇摇头。

    “这件事情说来话长,玄学阁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有能力,而且玄学阁也有他们自己的规矩,做的是不留情面的买卖。”

    “长久合作,玄学阁不是可靠的对象,如果是单纯的想要花费一笔钱让对方出手帮你解决一件事,这还可以,如果说是长久合作,玄学阁难免会给你制造出一些麻烦出来。”

    “我是看在你身上有一些难能可贵的东西,所以想要拉拢你一下,说白了也有我自己的私心。”

    高雄的话说到这里,我也不好评判什么。

    毕竟我和玄学阁之间,并没有打过什么交道。

    “只要我在庆阳市,高先生想要找我随时都可以。”

    我这么回了一句,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

    高雄的车子将我送到学校门口,拜别之后,我给徐川打了个电话,问他小子在哪,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结果电话接通之后,这小子说是在医院,把我给吓得也不轻,这是和谁打架都打到医院了。

    等我打车赶到的时候,徐川已经在门口等着了。

    “到底出了什么事情,电话里你都不说,我看你这也没事,在医院干啥。”我说了他几句。

    这小子满脸的着急,拉着我的胳膊小跑起来。

    “是我女朋友,昨天好端端突然就晕了,送到医院给检查了个遍,愣是没有查出任何毛病,但是整个人低烧不退,昏迷不醒。”

    “你不是半仙学过法嘛,就想着我女朋友不会是撞鬼了吧,所以就赶紧给你打电话。”

    我……。

    什么叫我是半仙,还学过法!

    不过既然来了,不去看看也不合适。

    来到病房,除了徐川之外,还有两个女生守着。

    我没有废话,而是看着躺在床上的那名女生,只见其眉心黑气凝聚,双眼赤红,这是遇到了不干净的东西。

    我上手掀起盖在这女生身上的被子,对方只露出一双脚,结果发现四周不少黑气从她的脚心涌入,直逼体内。

    这什么问题?

    我也在思虑,下一刻我手里的被角一把被人抢过。

    我抬头看去,发现其中一个女生,一脸鄙夷的看着我,就是她抢走了我手上的被子。

    “徐川,这就是你说的那个人啊,太不懂规矩了吧,哪有一来就掀女生被子,怕不是有恋脚癖,过来占便宜的。”

    “你看他这穷酸样,我知道你好心,都是一个宿舍的,但也不是什么朋友都能交的,他一个穷农村来的,这么吃力讨好你,肯定就是为了你的钱。”

    “这些人,打骨子里就是没有自尊的,只要给钱什么事情都能做的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