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事儿

邪事儿 > 作品正文卷 第三十九章 被踹了

作品正文卷 第三十九章 被踹了

    那女生阴阳怪气的说了一大堆,这话什么意思,我也不是傻子,自然能听得出来。

    不知道是这女人的身体里流的是什么高贵的血统,还是说在城市生活久了,就有了一种高人一等的优越感。

    我掀开被子,只是要看看,阴气是不是有从脚底上涌的迹象,没想到反倒被人这样讽刺了一番。

    “倩倩,你不要这样说,江辰是徐川的朋友,也就是我们的朋友,而且他过来也是徐川请来的,就是看看梦瑶有没有什么事。”

    “你这样一见面,就开口损人,不好吧。”

    跟在旁边的女同学一脸抱歉的看着我,我没有多大反应,只是叹了一口气。

    徐川脸色有些难看,但并没有开口解释什么。

    “你跟我出来一下。”我轻声对徐川说道。

    出了病房,徐川就给我道歉,里面的两个女生,都是他女朋友李梦瑶的好闺蜜,出言讽刺我的叫陈倩,另外一个为我解围的叫陆晴晴。

    她们三个的关系不一般,而且徐川是真心喜欢李梦瑶的,所以在病房就没有开口给我解围。

    我摆摆手,都是一个宿舍的兄弟,其实用不着这样的。

    我一个大男人,不会和一个女人去计较那么多。

    “江辰,我女朋友她什么情况,是不是撞鬼了。”徐川不确定的问道。

    我想了想,没有直接告诉他答案,刚才病房的那一闹,我根本就没有仔细去观察,具体是招惹了什么东西,根本就不知道。

    “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你女朋友的闺蜜在,我也不好再看下去。”

    “这样吧,你今天晚上在这里守夜,一会出去的时候,你去买一把香,还有两碗米饭回来。”

    “过了晚上十二点,你将一碗米饭放在病房的门口,焚烧三根清香插在米饭上。另外一碗米饭,你放在你女朋友的脚边,同样的是插三根香。”

    “这些东西你都准备好之后,就不用管了,明天早上等你起来的时候,看看香和米饭都是什么样子,然后发照片给我,或者拿回学校给我也一样。”

    徐川点点头,算是应了下来,至于做不做是他的事。

    看来这些个事情,还是得你情我愿,要是今天的事情在发生几次,我真的要崩溃了。

    身为一个女人,最注重的不应该是教养和内涵吗,什么叫我没有尊严,和这样的女人处朋友闺蜜,不知道是福还是祸。

    回到学校,我躺在床上好好的睡了一觉,徐川照顾他的女朋友,另外两名室友也不知道跑去哪里。

    从睡梦中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晚上,外面的天色都已经暗了下来。

    食堂已经关门,我只能去校外的大排档吃饭。

    结果,在回去的路上,徐川给我打电话,说还有没有其他法子试一试,还说他女朋友李梦瑶的闺蜜今晚上要在病房里面陪着。

    今天白天的事,多少弄得有些不愉快,晚上又是米饭又是香的,他要是敢弄,陈倩不弄死他才怪。

    别的办法我是没有了,要么就是我再去看一眼,要么就是按照我说的法子走,两条路总要选一条走的。

    徐川一时间犯了难,无论如何都要我去医院一趟。

    受不了他的软磨硬泡的,加上平时在学校,他对我多有照顾,所以我没得选择只能去啊。

    来到医院,我和徐川坐在过道的椅子上,正在想还有没有其他办法。

    “江辰,确定没有其他办法了吗,今天早上你走之后,那陈倩连我都不放过,给我戴了不少渣男的帽子,这么彪悍的女人,反正我是不敢去招惹了。”

    我现在内心感慨啊,这徐川上辈子造了什么孽,自己女朋友的事情都做不了主。

    “李梦瑶晕了两天,你就没有通知她的家人吗?”我好奇的问道。

    徐川叹了口气,开口说道:“她父亲在国外做生意,电话根本就打不通,至于她母亲说是在谈一个重要的项目,只要不是命悬一线的问题,就让我们不要去烦她。”

    反正听到这些,我是无言以对,不知道该说什么,坐在椅子上翘着二楞腿,看着来来往往的人,也在绞尽脑汁想着,有没有其他办法。

    就在我们两人无话交谈的时候,徐川的手机响了,结果是陈倩打来的,要他赶紧回去,三个人要轮流守夜了开始。

    走廊里,现在就我一个人坐在这里,像个傻子一样的。

    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在我犹豫要不要走的时候,楼道的电梯门打开,一群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推着病床出来,上面躺着的是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身上没有任何外伤,呼吸也已经停止。

    在那老人被推到抢救室之后,一道黑气接踵而至进入到了抢救室里。

    嘿,这事有意思了。

    我继续坐在椅子上看热闹,十分钟后,抢救室的门被打开,参与抢救的医生走了出来,只有两名小护士,将推床从抢救室退出来,放在过道的角落边。

    “通知你们护士长,去联系死者的家属,让他们来这里认领尸体。”

    那几名医生前脚离开,后脚护士也跟着离开。

    推床上,老者身上缠绕着大量的黑气,像是死气,又像是阴气。

    正是因为这些个东西,才要了他的命。

    不过,事无绝对,这老头还有一线生机。

    我来到推床跟前,刚才没有注意,现在来到跟前才发现,这些浓郁的阴气和死气,是从他脖子上的白玉中散发出来的。

    我伸手拿起他脖子上的玉佩,上面雕刻的是两条金鱼,栩栩如生,丝纹清晰,还有几道红丝从内到外。

    我不懂玉,但是这样的一块宝玉,在市场上绝对不便宜。

    而且,这一块宝玉拿在手里,润滑阴凉,还透着几分针芒之感,拿在手里就像是被针扎一般。

    我将玉佩从老人的脖子上拿下,接着伸手,在他身上的几处阳穴上重重的点了几下,接着一拍他的天灵,这老头的眼睛开始有了动静。

    片刻之后,这老头开始呼吸顺畅起来,看到我站在床边,手里拿着他的玉佩,手扶着床沿坐了起来。

    “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还有,我的东西怎么在你手里。”

    老头虚弱的开口,我看了几眼手里的玉佩,抽出一张黄符,包裹起来还给了他。

    这玉佩要是我猜的不错,应该是土里出来的东西,而且土层深度绝对超过了二十米。

    “这是?”老人疑惑的看着我。

    “这玉佩,你是怎么得来的?”我好奇的问了一句。

    老头看了我一眼,将玉佩的来历告诉了我,这块玉佩是他孙子,花重金请的国外的雕刻师,手工雕琢成的。

    因为质地细腻,两条金鱼栩栩如生,加上这块玉上还有几道天然的血纹,所以也就一直佩戴在身上。

    既然是他孙子送的,应该不可能送这阴邪的东西,唯一的可能就是,他孙子被人摆了一道。

    “这块玉佩,有什么问题吗。”

    看对方一脸求知的样子,我并没有隐瞒他。

    “问题大了,是不是你佩戴上这块玉开始,身体就开始出问题?”

    “这不是什么好东西,而是从死人堆里扒拉出来的,你有没有听说过血玉,将带有纹路的玉佩浸泡在血气之中,经过很长一段时间之后,血丝就会沁入到玉佩之中,从而形成血玉。”

    “还有一种玉,是用来做压舌的,肉身在棺材之中腐烂,形成血水,玉石泡在血水之中,时间久了也会出现血纹。”

    “你手里的这块玉佩,应该属于第二种,是从死人嘴里扒拉出来的东西,上面阴煞之气浓郁,要是继续佩戴,不出三天就是你的死期。”

    说完这些,这老头吓得手抖得不行,差点没从床上给滚下来。

    “你的命暂时保住了,只是这块玉不能继续佩戴了,可以的话毁了最好。”

    说完,我看了看时间,恐怕徐川那边是真的不行了,我待在在这里也没什么用,索性直接回了学校。

    第二天早上,徐川带着黑眼圈回来。

    “江辰,昨天的事情是在是不好意思啊,昨晚上后半夜,李梦瑶醒过来了。”

    醒了这是好事啊,没啥不好意思的。

    既然徐川的事情告一段落了,那我这边也不用帮他想别的办法了。

    去学校食堂吃完饭,我来到教室疯狂的做笔记,之前欠下的课程总要想办法补回来。

    到了中午,我回到宿舍准备拿了东西就去食堂的,结果就看到徐川愁眉苦脸的坐在凳子上发呆。

    “这是出什么事了?”我好奇的问了一句。

    平时这徐川是最开朗活泼的一个了,今天这是怎么回事。

    “还能出什么事,被踹了呗。”宿舍的另外一名舍友说道。

    这么衰吗,昨天还帮李梦瑶守夜来的,现在就被踹了,速度是不是有些太快了。

    “要我说,李梦瑶就是拿你当备胎的,分了也好。”

    听到这里,徐川不乐意了,起身拉着我就要走。

    “不是,这出了什么事,你拉着我就要跑的。”我无奈的说道。

    “江辰,那天是不是我叫你过去的帮忙看我女友的。”徐川质问道。

    我点点头,这是肯定的啊。

    “没想到,陈倩这个女婊,不知道在梦瑶跟前说了什么,今天早上梦瑶给我说分手,还是很坚决的那种。”